未分類

烈焰:「(/□)」

花非語神色淡淡,「你沒死成……」

歐陽紫玥還以為難得能聽到她一句好話,誰知道——

「實在是太可惜了……」

「你夠了。」

接著是君無殤,「太好了,你帶著菁兒和雅兒平安回來了吧?」

君無殤點頭,微笑,「是的,我帶她們回來了,我相信……」

我相信你和君無邪也會跟跟我們一樣,歷經艱難,突破重重險阻,還是會相守當老的!

他接下來的話沒有說完,可是歐陽紫玥通過他的眼神,已經看到了一切……

她點頭,「我會得。」

最後的最後……那個身影是她最魂牽夢縈的。

一雙紫眸里閃動著千種她讀不懂的情愫,他突然突破那些怨靈,跑了過來,緊緊的擁住她,幾乎要把她揉進骨血!

「玥兒,我感謝上蒼,你還活著。」

這句話聽著有點怪怪的,感謝她還活著?

不過她恐怕體會不到他這一路走來,有多艱辛,有多忐忑!

每分每秒在擔心的只有一個問題!

她的安危,她的安危,她的安危!

他已經失去了她一次,他再也不能承受第二次的切膚之痛了!

有了他們的幫助,歐陽紫玥和花溪終於殺出重圍,一步步朝玖蘭澤逼近了!

花非語的靈識最絢爛,面對那些怨靈,手指間縈繞的五彩神鞭,揮舞著,一鞭就可以抽死十幾個!

烈焰掐住一個怨靈的脖子,兩人赤身肉搏,那怨靈居然是個五大三粗的厲害傢伙,他搞不定,兩人就那麼對掐著,他居然處於下風狀態了!


他痛得齜牙咧嘴的,最後靈光一閃,「砰——」居然拿頭直接向那怨靈撞去,只聽見重重一聲,那怨靈被他撞的直接倒了下去!

烈焰摸了摸自己的腦袋,自言自語道,「知道嗎?我最厲害的武器不是AK47,不是激光狙擊槍,而是我這寶貝腦袋,師從少林寺的鐵頭功吶!」

接著,就像只花蝴蝶似的,飄飄然跑遠了,「花花,我來幫你了……」

君無殤和君無邪一左一右,負責掩護歐陽紫玥和花溪突破重圍,殺到玖蘭澤那邊去!

眼下他們必須讓歐陽紫玥儘可能保存實力,給玖蘭澤最後一擊!

君無邪的眼眸一直在變幻不停,他知道是體內的神魂又在作祟!

可是他卻咬著牙, 女子監獄的男獄警

「不……不可能……這絕不可能……」身體里那個聲音就像復讀機一樣,驚訝著他的反抗,為何他突然生出這麼強悍的力量!

君無邪的嘴角艱難的浮起一絲笑意,柔柔的目光望向一旁的歐陽紫玥,他就是他最大的力量,最大的潛力,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君無邪的嘴角艱難的浮起一絲笑意,柔柔的目光望向一旁的歐陽紫玥,他就是他最大的力量,最大的潛力,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只要有她在身邊,那麼再大的阻礙都已不復存在!

眼看著離玖蘭澤只有十幾米的距離了,歐陽紫玥深吸一口氣,她知道眼下她的此舉異常關鍵,能不能完全擊潰玖蘭澤,就看現在這一下了!

她吸氣再吸氣……

「歐陽紫玥,不要緊張……」花溪飛了起來,捏著她的手,「雖然平時你讓我看到的樣子都是傻傻的,但是有一點,你還是和花翎挺像的!」

歐陽紫玥凝眸,這究竟是在誇她還是貶她?

「那就是你們都一樣的堅定,一樣的堅持,一樣的固執,認準一個男人,困難重重也還是要跟他在一起,所以目標也是一樣,認準一個目標,就一往無前的走下去,相信自己!」

歐陽紫玥點頭,她不是孤身一人,她周圍還有這麼多人關心著她,身後還有那麼的寄託,她還有那麼多未完成的事,她怎麼能死!

一手牽住君無邪,君無邪認為她是他最大的力量,她又何嘗不是如此,她需要他給她力量!

體內一股熱火升騰起來了,有種火山即將要噴發的感覺,這一刻她感覺到她的丹田熱得要命,不斷的膨脹膨脹,而在她丹田附近,還縈繞著一股溫柔的力量,替她融合這種不受控制的躁動和瘋狂!

她想那估計就是花翎留給她的靈識吧!


一股粗壯的光柱被一些紅色的線條所纏繞,融合,最後……

歐陽紫玥爆吼一聲,兩袖中突然出現一道極為強勢的力量,一飛衝天,直接射穿了玖蘭澤!

三國之乖乖田舍郎

他的眼眸中閃過驚愕,對上歐陽紫玥堅定的眼神,心中一陣嘆息……

他不該輕敵,他難道忘了嗎?那麼多年以前,也是花翎封印的他,而現在雖然時間變了,可是依舊是花翎,她那強大到可怕的意念封印了他……

無論過多少年,這個結果都不一樣!

他看著那張和花翎如出一轍的臉,充滿了憎恨!

「花翎,我就算要死,也要拉著你一起死……」一聲充滿怨氣的吼聲,他的身後出現無數藤條,死死將歐陽紫玥拉住了!

可是歐陽紫玥的身子卻並未動,因為君無邪的手將她拽的死死的!

袖子被風吹起, 黎先生,後會無妻

君無邪咬著牙,和玖蘭澤在做最後的對抗,但顯然他不是一個人……

君無殤將力量灌入他的體內,花非語站在他們身後,眸子里閃動著異樣的情愫,「我這是最後一次管閑事了!」

突然也將力量灌注在君無殤背後,如此一來,君無邪就有了花非語和君無殤還有自己的三重力量!

三個人的力量和玖蘭澤的力量在進行著一場最後的拉鋸賽!

玖蘭澤因為人之將死,怨念卻是最深的……

(推薦新文《邪王獨寵:丑妃太任性》,書荒的朋友可以看看哦,很好看的。) 玖蘭澤因為人之將死,怨念卻是最深的……

亦是不可小覷,力量不斷膨脹膨脹著,那藤條越脹越粗,三人的身子都晃了晃,似乎也要被歐陽紫玥帶動著,一起吸進玖蘭澤那墮落的深淵裡去!

「你們都陪我一起死吧!」玖蘭澤怨忿的話音剛落,四個人的腳步都往前拖了一步,被動的往前拖行,然後一直拖,一直拖,直到拖到黑暗的邊緣……

就在這時又一道身影快如閃電般沖了過來,沖著玖蘭澤露出勝利者的笑容,「孽障,只怕不能讓你如願了!」

他拉住歐陽紫玥,只輕輕一扯,接著幾人就被帶了出來!

那關住玖蘭澤的漩渦迅速旋轉旋轉,將玖蘭澤吸裹進去……

「不……不要……」他滿目絕望,其實一開始他剛出來的時候,他想的並沒有這麼多!

他並沒有那麼多慾念,只是不想再關在那黑暗的地方,重回自由就好了,可是隨著待在這人世越來越久,他的貪婪也越來越膨脹,他想要這天下,他想要取代軒轅晉的位子,他想要一切……

可是說這一切也只是妄然了……

因為他又要為自己的貪念付出巨大的代價,再一次被關進那黑暗的深淵裡……

可是此時後悔也已經沒有任何作用了,一切已成妄然……

「啊——」一聲不甘的吼叫,他整個人墮入那猶如黑洞的深淵裡……再也無法逃出!

——————————————————————————————————————————

歐陽紫玥他們幾人皆是長長舒了一口氣,經過這麼一場奮戰,他們每個人都幾乎是精疲力竭!

尤其……

花非語捂著肚子,額頭青筋直蹦。

「花花,你怎麼了?」烈焰緊張兮兮的捏著她的手。

花非語一聲不吭,開始運功調息,可見其嚴重程度!

歐陽紫玥在一旁朝著軒轅晉微微頷首,「謝謝你,師父……」

那一聲師父似觸動了他內心最深處的一根弦,雖然跟在她一起的時光很短暫,但每一幕都是記憶憂心。

雖然他現在對她已經產生了一些魔王不該產生的情愫,但是他這個人隨心隨心,看得出來她心中並沒有他,他也不會強求!

摸了摸她的腦袋,「乖徒兒……」

可就在這時,一聲慘叫刺痛歐陽紫玥的神經,「啊——」

歐陽紫玥一回頭,正看到君無邪倒在血泊里,他不知何時突然開始渾身滲血,就連眼睛里都流出了血……

「君無邪……君無邪……」她叫他,可是他彷彿聽不到,只是用雙手死死的抱住自己的腦袋,一陣令人心驚膽顫的哀嚎聲!

軒轅晉檢查了一下他的情況,立刻替他護住幾大主脈,「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剛才因為他用強悍的力量對抗神魂,神魂已怒,所以……他的時間不多……」

歐陽紫玥低頭看著自己手中的那顆凈化丸,正用一雙滴溜溜的眼神看著她,這是君無邪的致命葯! 歐陽紫玥低頭看著自己手中的那顆凈化丸,正用一雙滴溜溜的眼神看著她,這是君無邪的致命葯!

可是她看著一旁,已經昏睡過去,如同睡美人一樣安詳的雲若曦。

一邊是愛情,一邊是親情,她該如何抉擇?

凈化丸只有一顆……

究竟救誰?

雲若曦,她不能辜負,雲若曦那麼相信她,要不是為了救她,她也不會幾乎完全被神魂侵蝕……

而君無邪呢,她早已約定和他相伴終生,所以她也不能棄他於不顧!

思前想後,她默默的走到雲若曦跟前,將那凈化丸喂到了她嘴裡!

「玥兒,你……」君無殤張了張嘴,歐陽紫玥心中有多糾結,多痛苦,他完全理解!

看到她這麼做,其實是在他意料之內,可是君無邪畢竟是他的兄弟,他多少有些接受不了!


可是眼下……

歐陽紫玥已經將那凈化丸喂進了雲若曦嘴裡,雲若曦發出一聲輕喃,突然眼皮動了動。

軒轅晉滿目複雜的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雲若曦,「好了,她應該沒事了……」

「嗯。」歐陽紫玥默默點頭,然後走到君無邪跟前,牽起他的手,他的身體已經呈現一種不正常的黑色!

她趴在他的身上,低垂著腦袋,如同睡去一般……

「你在幹什麼?」軒轅晉皺眉看著她,突然嗅到了一種決絕的味道。

他的心臟好似被什麼東西給攫住,生平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

「如果他活不了,我就陪他一起……」她趴在他的胸口,有淚珠劃過她的臉。

軒轅晉凝視著她,這一刻腦海中想過很多畫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