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無劍忽然笑了起來,說道:「那你給他一樣東西,他築基期之後,自然會明白我的意思。」

說話之間,無劍手中漂浮出一道玉色的劍,很袖珍,卻氣勢十足。

「你不用怕這一把劍會奪舍吧?」 無劍拿出來的劍,只有食指大小。

純粹的劍意,給人一種渾然天成的感覺。

吳淵的眼中,出現一抹驚色。

這劍意,比李風雲強大了太多太多,完全就不是一個層面上的東西。

王偉在劍上,有天賦,並且這天賦很強,否則他不會以練氣期一層的實力,駕馭李風雲的劍,殺了練氣九層的古銘人。

也不會讓裘長生有所忌憚。

若是王偉能夠感受這道劍意,那麼他一定會變得很強,而且是在很短的時間內,迅速變強!


甚至有可能,比自己還強。

築基期……

對於無劍來說,築基期就那麼容易么?只是一個門檻?

只要王偉拿到這劍,就算是不看他資質,不需要靈氣的濃郁,修鍊的環境,就能夠築基?

吳淵深深的看著無劍。

「如果你沒有騙我,那便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王偉拜師之日,我也會賠禮道歉,我會將今日之事全部如實告訴王偉。」

無劍淡淡的笑了笑,轉過身,背著劍,緩慢的離開。

小玉不安的看著吳淵,說:「主人,我感覺我看著他,就好像什麼都看不見一樣,他說的話能夠相信么?」

「現在看來,他幫過我好幾次,也沒有要求什麼,我看不透他。」

吳淵沉默了一下說道。

並且心中也有淡淡的不解和疑惑。

無劍,又是通過什麼方式知道他身邊所有事情的?

地獄第二層並未完全打開。

按照道理來說,地獄空間完全是平行在他身邊的存在。


無劍,並不應該知道這一切。

地獄空間沒有開啟,他又怎麼出來?怎麼視聽?

小玉低下頭,小聲的說:「我覺得他讓人無法覺得親近,就像是傲然在平地裡面的一棵樹,其他人對於他來說就像是雜草,他在這裡想做什麼?」

吳淵搖了搖頭,說:「還不知道,不過我覺得,這裡肯定有對他很重要的東西。」

就在這時,吳淵的耳邊忽然響起一個聲音:「主人。」

這聲音很小心翼翼,並且完全是響起在吳淵的意識之中。

吳淵眼神微微變化了一下,很快就恢復如初。

「黃鐘。」

黃鐘頓時來到了吳淵的面前,他畢恭畢敬的看著吳淵,眼神之中都是崇敬。

「傷勢完全恢復,也有所進益,還算不錯。」

黃鐘嘿嘿的笑了笑,說道:「完全是主人賞賜,小的不勝感激。」

就在這時,黃鐘忽而低下頭。

這突然的動作,自然也讓吳淵注意。

黃鐘的腳下,隱隱約約有幾個模糊的字。

「影子,符。」

不過也就一瞬間,黃鐘就動了動膝蓋,字消失不見了。

黃鐘舔了舔嘴角,說道:「主人暫時也用不上我,我就幫你去看著那個怪胎,盯著他不讓他有什麼把戲。」

「去吧。」

吳淵深吸了一口氣,並沒有露出任何奇怪的表現。

黃鐘消失在他的面前。

吳淵也帶著小玉到了之前修鍊的地方,小玉盤膝而坐。

回想黃鐘剛才的小動作,他分明在提醒自己什麼。

影子?符?

自己的影子,是作為地藏王的訴求收服杜乾的媒介。

自從杜乾被抓走之後,地藏王的訴求似乎就失效了。

只不過,杜乾數次進入地獄空間,即便是自己將地獄空間關閉,杜乾也能在其中和自己完成交流。

如今杜乾在地獄第三層,自己也依舊能夠感受得到。


地藏王的訴求並沒有失效,而是脫離了影子的束縛。

難道說……


無劍通過自己的影子,通過杜乾身上,地藏王訴求的媒介,來偷聽,偷看自己的一切?

忽而,吳淵覺得無劍並沒有看上去的那麼一切淡然。

觀察自己,這就代表著目的。

收徒,就真的是她的目的么?

觀察到王偉之前,他也在觀察自己,那他最開始的目的,又是什麼?

吳淵的心中警惕了起來。

無劍,將是一個不確定的因素。

他知道了太多秘密,他卻不是地獄空間的鬼。

並且自己對他幾乎一無所知,這就相當於自己的背後,有一把劍,足以要自己命的劍!自己還無法控制。

影子,必須要想辦法做出處理。

吳淵不動聲色,一直看到小玉進入修鍊的入定狀態之後,才離開地獄第二層。

回了一趟鬼屋,父母興緻勃勃的工作。

夏露看到自己,也沒有那麼大熱情了,反倒是眼神有些躲閃一樣。

吳淵並沒有多說話,也注意到了,在沙發的角落裡,坐著個年輕的男人,一直目不轉睛的看著夏露。幾乎是轉瞬之間,吳淵便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那男人,即便不是夏露的男朋友,兩個人也肯定認識,並且關係匪淺。

夏露才會躲避自己。

吳淵淡淡的對著夏露笑了笑,也對著那個男人點了點頭。

對方同樣回敬了一個友善的笑容。


吳長海和周妍則是讓吳淵去忙自己的事情,鬼屋裡有他們,完全不用擔心。

吳淵坐在沙發上,笑了笑,說:「我得出一段時間遠門,之前的雲隱城,還需要再去一次。」

吳長海的身體僵硬了一下。

周妍明顯表情有些不安。

「我還有些雲隱城的事情沒和你說,你先等我們下班,家裡面還有一些東西。」

吳長海說道。

在鬼屋之中,明面上吳長海和周妍還是員工。

總不能讓夏露和其他人看到吳淵叫他們爸媽。

本來他們也想讓吳淵不用耽擱時間,可聽到吳淵要去雲隱城,夫妻兩人自然是擔心無比。

時間,一晃而過。

吳淵坐在沙發上,也在靜靜的感受著體內陰陽之力的變化。

果然,陰陽之力有層次的劃分。

丹田之中,雖然看似一大股陰陽之力在不停的遊盪,並且每一次運轉周天,都是全部的陰陽之力。

但是,陰陽之力的分層,也很明顯。

一共十四股陰陽之力,凝聚成了所有的陰陽之力。

練氣九層,靈氣九變,自己有十四次變化,豈不是說,自己現在算是練氣第十四層。

即便是依舊不是足夠了解修鍊,吳淵也知道,自己身上的奇特,絕不是一般人能夠達到。

練氣期,已經完全可以無視了。

築基期。

在靈力沒有經過金丹期的蛻變下,自己是否相當於築基中期?

還是說,有所差距?

時間過的很緩慢,也很快。

吳淵又讓陰陽之力在身體運轉了一個周天。

雖然沒有吸收到新的陰陽之氣,但是陰陽之力明顯又凝實了很多,隱隱有一種要出現第十五道的徵兆。

十點鐘,鬼屋關門。

夏露急匆匆的和那個男生離開了。

對方還又好的對吳淵打了打招呼。

當夏露走之後,吳長海的臉色沉重無比,說道:「非要回去雲隱城么?」

吳淵笑了笑,說:「爸,你放心吧,此刻你兒子已經不再是之前那麼弱小了,即便是上一次那些人在我面前,他們也絕不是對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