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無聲無息的小黑跪在了張雲的身前。口中道:“小黑今生唯您馬首是瞻,希望仙長您能平等的對待天下妖族,給我們一個生存的空間。

說完,小黑的一個頭,便磕了下去。

莫名其妙的張雲,看着激動不已的小黑,爲了讓他幫忙救人,雖然不明白天下妖族是怎麼回事,但他還是重重的點了點頭。

高興擡起了頭,小黑也沒有說話,心中道:“原來所謂的禪機,難道就是不說話嗎?看來以後自己以後也要學會用搖頭和點頭這兩種方法和自己的小弟們交流,實在是…實在是…太帥,太酷了…… 夜色正濃,白衣染紅。

仙劍催雲刺,閃爍着斷斷續續的光芒漂浮於柳飛絮的身邊,劍尖所指,便是一名身材肥胖,但卻面目猙獰的老道。

щщщ● ttκǎ n● co

望了一眼,手中被斬斷了的八極桃木劍,三缺道長不禁氣的七竅生煙,誰能想到一個嬌滴滴的小女子,居然有着能跟“天下第二”道門的掌座一拼的實力,雖然剛剛的拼鬥中,那名女子被反震之力震的吐血,但是三缺自己又何嘗不是元嬰被震的差點離竅而去呢。

看見三缺受挫,龍虎山的出雲子不驚反笑,沒想到茅山的道術居然退後到了如此地步,這個世界是以強者爲尊的,或許當自己得到了那極品仙劍後,茅山日後只能做爲龍虎山的附庸而存在了。

冷笑一聲,出雲子猛的越起,宛如一支離弦的利箭,飛到了三缺的頭頂,右手大袖一甩,繡着雲龍風虎的袍子,見風便長,好似一條醬紫色的匹練,抽在了幾名想去幫助三缺的茅山派弟子的身上,不理會三缺那憤怒的目光,出雲子淺淺的勾起了一抹笑,淡然道:“對付一個魔門妖女,我正道中人難道還要羣毆不成?”

不給那三缺辯駁的時間,出雲子又道:“三缺道兄,你累了,下去休息吧。”

聽了那出雲子的話,三缺的小眼睛裏暴射出了兩道烈炎,但似乎是這個社會早已經磨平了他的血氣,他並未答話,只是對出雲子一個揖手,便退了下去。

酒色似乎已經掏空了三缺的真元,這一刻,這位茅山派的道術巨頭表現出了無比的失落與懦弱,如果自己沒有實力去降伏,那柳飛絮的歸屬者便不會是自己,吩咐了手下離去,看着四周的幾名茅山弟子眼中的異常光芒,三缺不禁在心裏哼了一聲,笨蛋,茅山派的真正絕學,乃是術法。

沒有理會三缺的離去,出雲子的手心處射出了一道細小火焰,擊在了三缺的斷劍上,轟的一聲,爆爲一地黑灰。

出雲子要做的是立威,他要讓他身後的那些道士們看看,誰纔是真正的道教領導者,身上的道袍如同被狂風颳過了一般,劇烈的翻騰着,就連出雲子那頭烏黑的頭髮也隨着翻飛,配上出雲子那淡然的沒有表情的面孔,給柳飛絮的感覺就像彷彿站在他身前的是名神仙。

“出手吧。”柳飛絮擦了下嘴角的血,殷紅的液體因此爬上了她的手背,在這個生死危亡的時刻,這個平日裏看上去文雅女子,此時表現出了她無比剛強的一面。

柳飛絮的智慧,絲毫不輸於她的美貌,她沒有像正常女子一樣,去問這些人爲什麼要到帝師府來行兇,除了張雲、寶寶和滄月外,柳飛絮再也沒有接觸過那些玄之又玄的事物,現在的柳飛絮已經猜到了這些人的目的,他們或許和滄月一樣,都是神仙吧,這次來,無非也是想危害張公子。

所以,她能做的只有戰,雖然她的道行淺陋,但仗着手中武器之強勁,她還是有着一戰之力的。雖然她面對的是道教第一人,世襲天師出雲子。

看着眼前這個絕美的女子,出雲子突然改變了主義,上前一步,問道:“張雲大限已到,跟着他沒有好下場的,改過自新,龍虎山給你這個機會。

與三缺不同,出雲子看上的是柳飛絮的實力,而不是美貌。


“張天師?

“似是發問,又似是喃喃自語,柳飛絮的眼睛裏有些朦朧:“打小父親便與我講述過一個故事,天師是有着大神通的聖人,他會降妖伏魔,會造福百姓,會爲國家祈福,可是我想問你,當河北蝗災氾濫,饑民流離失所,異子而食的時候,你在哪?當貪官污吏魚肉百姓,顛覆社稷的時候你在哪?當妖怪橫行皇宮,危急大唐天子的時候你又在哪?

聽了柳飛絮的發問後,出雲子的臉上不禁白一道紅一道,怒道:“魔門妖女妖言惑衆,迷途不改,既然你一心求死,我成全你。”

言罷,不待柳飛絮辯解,出雲子右掌猛的拍出,一道紫色的太極圖於他的掌中急速射出,帶着醬紫色的雷光,直奔柳飛絮面門。

“掌中雷!”

識貨的老道們已經叫出了出雲子這招的名字,但下一刻,他們卻乖乖的閉上了嘴巴,因爲剛剛柳飛絮在與三缺道人鬥法時大展神威的催雲刺又動了。

“嗚~!”

一聲龍吟於柳飛絮的上空響起,不待主人下命,仙劍催雲刺便呼嘯着衝向了來襲的雷光,極品仙劍都是有着簡單的靈智的,跟隨了囂張的滄月那麼久,這催雲刺也是積攢下了一身的傲骨,區區一個小道士,居然敢藐視自己主人的權威,於是催雲刺怒了。

鋒利的劍光摧毀了,出雲子的掌中雷,似乎這名震天下的龍虎山絕學,並不能傷到柳飛絮分毫,甚至抵擋不住催雲刺的輕輕一擊。

疑惑的看着自己手心處那仍未消失的紫色光暈,出雲子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絕學,居然就這麼簡單的本人破掉了。

這掌中雷乃是龍虎山第一代天師所創,雖然威力不如仙劍,但在修真界裏,卻是很難找到能夠向它這種可以瞬發的法術,出奇制勝,所以當在近距離內,還是很難有人能夠躲過掌中雷的攻擊的。

和飛劍相比,掌中雷就如同一把小巧的手槍,雖然威力不如重型弓弩,但卻往往能獲得最後的勝利。其實這掌中雷並不是柳飛絮所破掉的,當雷電被破的時候,柳飛絮方纔緩過神來。

剛剛步入修真界的她,雖然能借助催雲刺發揮出強大的實力,但她的對敵經驗和反映速度卻不會因爲短短一個月的修煉而有所改變。

但那出雲子卻不是這麼想,在他看來,如果自己面對自己的掌中雷,如果不是從手勢上預先看出來,那自己的心神絕對反映不過來。

既然敵人的心神比自己強,那自己唯一能依靠的只有強大的真力的。

想到這裏,出雲子身子突然急衝,從他的袖子裏同是噴出了一口銀白色的仙劍,劍尖吞吐着顫抖的銀芒,直取柳飛絮的咽喉。這一刻,出雲子竟也有些後悔了,剛纔真不如讓大家一齊上,拿下這個棘手的女子了。

((星星的電腦買回來了,但是鍵盤不怎麼好用,打字速度慢了點,所以現在才傳第二章,請大家原諒。。。看到這裏還沒收藏的傢伙,看到星星的留言,就請您高擡貴手,建個號收藏吧。。。星星十分需要收藏。 不勝感激)) 劍光如電,攜帶着澎湃的翠綠色光流,仙劍催雲刺及時的對上了出雲子的袖中劍,一道用肉眼無法分辨的衝擊波於兩把飛劍的交擊處盪漾開來,幾乎同時噴出一口鮮血,出雲子與柳飛絮同時握住了自己的飛劍,堪堪的抵擋住了對方的攻勢,拼起了真元。

修道不足一月,雖然柳飛絮所學的是神仙滄月所留下的上等功法,但她真元的濃厚程度,還是與出雲子相差了不只一點半點,如果不是藉助滄月殘留在催雲刺中的真元,恐怕她連出雲子的半成功力都抵擋不住。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過,細密的汗珠出現在了出雲子的頭上,而那柳飛絮,則是汗水溼透了全身,幾近脫力。

兩人的身體已經脫離了地面,漂浮於距離地面三尺處,一白一紫的光暈圍繞着兩人的周身,分飛的衣衫使得二人看上去,宛如天仙。

但或許沒人看見,一點一滴的血紅,已經由柳飛絮的手指間滲出,被二人所激起的真元所吹的飄散。

這場拼鬥,或許即將出現答案,柳飛絮無疑已經步入了下風。

“公子,你在哪裏?如果今夜飛絮離去…你是否會…如我一般的思念呢。”

柳飛絮的臉色已經出現了詭異的蒼白,驀地,催雲刺爆發出了一陣耀眼的光華,猛的壓向了出雲子。

要孤注一擲了嗎?

出雲子終於露出了笑臉,沁淫道術多年的他,已經看出來了,柳飛絮現在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她現在御劍所用的,不是真元而是自己的生命力了。只要自己抵擋住了她這一波的攻擊,那她的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死亡。

雖然出雲子現在催出了全部的功力,但他的心卻放鬆了許多。

可就在這時,變故突起,剛剛在打鬥中,便跳下了柳飛絮肩頭的小狐狸,突然從陰影中竄了出來,攜帶着強烈的妖風,直奔出雲子撲去。

本來,那些道士們以爲寶寶已經逃掉了,沒想到寶寶居然一直在待機而動,在春雲子最大意的時候,出手了。

三條尾巴,驀地變長,三尾靈狐的必殺一擊準確的敲在出雲子的胸口。

撲哧!


從出雲子口中揚起的血劍噴出了一個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高度。

撲通!

出雲子的身體重重的摔在了十幾米外,幾乎把地面都砸出了一個大坑,也許有着強勁的護體真元的出雲子,未必擋不下寶寶的攻擊,但剛剛他卻把所有的真元都調到手中的飛劍裏了,所以寶寶攻擊他的時候,他只能抽出很小的一部分真元護體。

或許,看上去身體都被打的變形了的出雲子,以後再也起不來了吧。

“妖狐?”

看見出雲子被打飛,衆老道不是悲傷,而是狂喜,本來這極品仙劍和柳飛絮都不可能落到自己手中,而如今最有實力爭得寶物的兩人已經一敗一走,那自己不也是有機會了,就算得不到柳飛絮和仙劍,能抓住小狐狸寶寶也是好的啊。

於是被利益衝昏了頭腦的衆老道,便瘋了一般的衝了上去,除了龍虎山的幾名弟子去尋自己掌門外,足足有三十多名道士爭先恐後的衝向了柳飛絮。

寶寶生氣了,後果很嚴重。

“哇牙牙,你們滴對手在這裏捏,往那邊跑做什麼嗎?”

寶寶對敵人對自己的無視,感覺到十分的氣憤。於是她便怒了。三條尾巴飛快的伸長到了一個另人恐怖的距離,直接把三名道士打的飛了出去。

然後如同一道流光衝入了人羣,又撕又咬,弄得衆老道一陣雞飛狗跳。

“姐姐快跑!寶寶脫住他們。”

一個好聽的帶着絲絲稚嫩的女聲於柳飛絮的心中響起。

搖了搖頭,柳飛絮決然的拿起了催雲刺,衝入了人羣,奮起餘力,一陣砍殺,現在的她已經沒有力氣駕御仙劍飛行着攻擊敵人了。

但,實踐證明,團結就是力量,三十幾名老道的法寶鋪天蓋地的砸下時,柳飛絮和寶寶只有失敗的份。

砍們最終被困到了一個用法寶所圍成的圈子裏,渾身是血的柳飛絮,抱着渾身是血的寶寶,看着閃爍着各種光亮的仙家法寶,卻是毫無懼意,於寶寶的耳邊呢喃道:“小笨蛋,怎麼不逃,你剛剛可以跑掉的。”

聽了柳飛絮的話,寶寶的聲音又從她的心中響起:“飛絮姐姐怎麼不逃,你如果被壞人欺負了,雲哥哥會傷心的,嗚嗚,姐姐,寶寶好怕,雲哥哥會來嗎?寶寶想哥哥了。”

緊緊的抱住了寶寶,柳飛絮的嘴角掛起了一抹淒涼的笑。

決計不能讓自己與寶寶落到他們的手裏,想到這裏,她不禁驀地逆轉,準備自暴。

就在這時沒,一道肥胖的身影,突然穿過了外圍老道們的法寶包圍圈,射到了柳飛絮的身邊,一掌拍在了柳飛絮的肩頭。

三缺道人居然去而復返。

冷冷的目光掃視了一眼周圍越越欲事的衆老道,三缺拎起了被自己制住的寶寶,拿起了柳飛絮手中的村雲刺,卻沒有再去看倒在地上的柳飛絮一眼,其實,他想要的和出雲子一樣。

美色,哪裏有實力來的重要。

不需要他去解釋,憑空出現的近百茅上派高手已經說明了一切,三缺這次,給衆人上了一節成語課,課上所講的成語就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可是,他真的是黃雀嗎?

漆黑的夜空中,似乎有一個更加漆黑的點,在逐漸的接近… 手捂着自己的傷處,冷冷的看着三缺道人一點點接近,柳飛絮居然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她這一刻才真正的開始害怕,接下來等待自己的將會是什麼呢?

而那三缺,拎着勿自掙扎反抗的小狐狸,來到了柳飛絮的身旁,面目猙獰的道:“本座給你最後一個機會,降還是不降。

笑了笑,宛如即將凋零的百合,讓人爲之心碎,柳飛絮倔強的用手支撐着自己的身子,強忍着那痛至骨髓的傷痛,慢慢的爬了起來,然後,堅定的搖頭。

一絲決絕於她的臉上浮現,血於脣角,流淌了一地,好似一潭硃紅的微型湖泊,映襯着,這悽美的身影。

哈哈一笑,三缺猛的轉身,對着身後的一干老道道:“既然她如此不識時務,不知哪位道友能將其收服,回山門好好管教一番。

三缺雖然心裏也十分想得到柳飛絮,但他卻不能將柳飛絮帶回茅山,親近了女色後,他的茅山道法最少也要後退十年。

如今倒不如,拿這個女子換一個人情。

我來,我來。

衆道人爭先恐後的收回了法寶準備往前衝,看見這幫道貌黯然者,如今暴露出了自己本性後,三缺不禁開始微笑,也許,只有自己,才能剋制住貪慾吧。這個時候,他卻忘記了,他把那把催雲刺握得是多麼緊。

突然一股子仿若從心底涌起的寒氣使得沉思中的三缺回過了神,也讓那些衝向柳飛絮的老道們停住了腳步。

黑夜如墨,但是一團比墨還要黑上三分的雲,已經壓了下來。

衆人還未來得及反應,只聽得一聲狂吼聲中,血紅色的巨大刀影便從天而降,長達十幾仗,寬十於米的刀影子中,閃爍中如同血一般粘稠的光,那是來自於上古的絕技,曾經讓無數大尊引恨黃泉的一刀。


《共工三決》之“屠魂滅魄,天地一刀斬!”

也就是曾經魔王屠天,縱橫中原武林的那招“屠盡天下”的完整版。

一刀斬出,赤魄刀攜帶着剛勁無匹的霸絕氣勢,直接將十名道人秒殺!奔放狂暴的刀氣肆虐的縱橫着,回過神的老道們連忙逃出了刀氣的波及範圍,駕御法寶,守護自己的身體。

一滴血,從三缺的額頭上滴下,隱隱約約的一條紅線印在了他的眉心處,電光火石之間,他差點被小黑的一刀直接匹成兩半,關鍵時刻若不是他急中生智的用出了茅山道術中的移行換位,恐怕他會和那些來不及躲閃的老道們一樣,神形具滅,上古神器赤魄刀下,從未有人能逃出元神。


長十幾米,寬一米,深不可測的巨大裂痕旁,小黑冷酷的抗着他那柄血紅色的赤魄刀。渾身上下的殺氣激盪着,吹散了他身邊的煙塵。

灰塵散盡,張雲那熟悉的身影又出現在了柳飛絮的面前,剛剛被三缺丟掉的寶寶,也竄到了張雲的肩上,望着柳飛絮嬰嬰的哭。

緊緊的摟住自己的愛人,張雲的眼裏滿是血紅,身音顫抖的撫摩着柳飛絮的臉:飛絮,我來晚了。

搖了搖頭,柳飛絮的臉上展現出了一抹柔情的笑,笑的悽迷,笑的讓人心痛:“公子,飛絮以爲再也見不到你了。”

說話的時候,鮮血已經從脣角和鼻子裏開始溢出。看得張雲一陣心疼,宛如那每一滴血都是可以穿金裂石的毒藥,滴落在了他的心頭。

風在吹,蕩起了飛絮的髮絲,但她的眸卻是越發的暗淡了。

慢慢的,她合上了眼睛,一滴淚水從她的眼角滴落,同時臉上留下的,是滿意的笑,即使是死,能見到自己的愛人一面,她也無憾了。

“飛絮,你不會有事的。”

似是在勸慰,又似乎是在自我麻醉,張雲的臉孔出奇的平靜,只是細心人可以發線,他的那雙眸子,已經變得血紅,給人一種深深的壓迫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