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無道離開書房,來到了他的房間里,盤膝做到了床上,閉目。

沒有了原來的那一句身體,令他連屠蒼生模式下的那個狀態,都無法進入,還有那股道力壓制著他的靈魂,將他的那個狀態,死死的壓制,無法實現。

閑來無事,他要感悟一下,能否突破束縛,從新進入那個境界。

可惜,直到傍晚時分,還是沒有什麼效果,那一股道力,太強大了,禁錮一切。

這股道力如此之強,無道對他這次的罰天系列之一,也頗為期待,不知是三魂,還是七魄。

他之受那股道力的壓制,其實,這空間里,還存在著另一種無上之力,只不過那一股無上之力,並不能壓制無道。只有存在與這個世界的那罰天體系之一,它所散發出來的道力,方能將他死死的壓制住。

無道睜開雙眸,嘆一口氣,有那一股無上道力壓制,他完全不能實現進入那個境界的狀態里。

搖搖頭,他起身下地,剛欲推門而出,門便被敲響…

無道開門,只見程雨晴正站在外邊。她身穿著一襲軍裝,身段修長,雖才十七歲,但發育的卻是亭亭玉立,一雙眸子熠熠生輝。

「邪皇大人!人我都挑選好了,現在全在點軍場候著。您看天色以晚,您要不要先去進食,然後再去看他們?」程雨晴低著頭,稟告道。

她從未想過,自己當日隨意救下的少年,來頭居然那麼大,實力那麼恐怖。

「恩!先去吃飯!」無道點頭。

「大人,請隨我來,飯菜都已準備好!」可以看出,程雨晴做事,很細膩。

無道隨著她走出了這個院落。 一座唯美的院落里,坐落著一片波光粼粼的小湖上,建立著一座各色燈光璀璨的亭子。

無道正在亭子里進食,程雨晴站在一邊,靜靜的看著他吃。

對於無道,她很恭敬,是他給了她機會,給了她那麼強大的力量,她沒理由不敬畏。

哪怕無道現在立刻讓她脫光了,來給他服務,她也不會有半點的猶豫。

這是一個強大的男人,有資格逐鹿天下,打出八國之外的男人。

無道安靜的吃著,就連吃飯的模樣,在程雨晴看來,都很高貴的樣子,唯一讓程雨晴感到不適的便是…他的這一具身體,配不上他的高貴,有些不協調。

無道似乎看得出程雨晴在想什麼…

他突然開口:「本皇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而是一種意外,令我靈魂來到了這個少年身上。這個身體,自然配不上本皇那高貴的靈魂。」

程雨晴聽完,恍然大悟,她說呢!

「大人您在外界,定然是一位絕代風華的人物吧!」程雨晴有些好奇的道。

「絕代風華?」無道不置可否,平靜的道:「本皇有四萬鐵騎,可碾壓一切!可惜,都失散了,不知他們死活。」

「哦哦!」程雨晴應聲,腦海里在幻想著她的邪皇大人,在外界是有多麼的威風凜凜。

一會後,無道吃完,拿起餐巾,擦了擦嘴,站立起身,道:「走吧!看看你選的人。」

「是!」程雨晴恭敬的跟著身後。

跟著無道身後,程雨晴之感很有安全感,在她心中,無道又成了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

出了所住的園林,無道帶著程雨晴,直奔軍營而去,他並不住在軍營里。

夜晚的邊境城,現在比以前,要熱鬧的多了。

「見過邪皇大人!」

無道來到軍營外,見他者,全都恭敬萬分的彎腰行禮,看著他的眼神,敬畏無比。

無道點頭,帶著程雨晴進入了軍營里。

……

點軍場。

這裡,已經集結了五萬戰士,他們已經等了一個時辰了,沒有一人心中產生不耐煩,靜靜的站立著,如木樁一般,一語不發。

這時,無道和程雨晴,自外邊走進來,當無道走上了點軍台上…

「拜見邪皇大人!」五萬戰士,全都單膝跪立在地,齊聲行禮。

「你們,起來!」無道抬手。

「是!」

五萬戰士,統一的站立起身。

「你們心中一定很迷茫,本皇召集你們來有何事。」無道環顧下方五萬戰士,緩緩的道:「這次讓程雨晴召集你們來,是給你們一個機緣。」

眾戰士不語,靜靜的看著台上的無道。

「你們五萬人,將成立一個超級精英部隊。」

「我這裡有五萬顆等級不一的金蓮子,都混在一起了。」

古畫迷局 說著,無道手上的空間戒指一亮,嘭的一下,大軍前方,出現了一大袋的金光閃閃的蓮子。

「五個五個上前,每人一顆,這些金蓮子能提升的氣力有高有低。 玉冰鎖 其中有一千顆,可直接提升至少五萬公斤的氣力,拿到高級的還是低級的,一切就看你們的運氣。」無道俯瞰著下方五萬大軍,面無表情的說道。

「屬下,多謝邪皇大人恩賜,日後我等之性命,只要邪皇大人您一句話,隨時奉上。」突然,五萬戰士,齊齊的雙膝跪立下來,很真誠並恭敬萬分的說道。

「好!從第一排開始,上來拿吧!」看著每個人臉色的表情,無道點頭,很滿意。

「是!」

五萬戰士,每五人一次,紛紛的上來拿起一顆金蓮子之後,便歸位。

至於能拿到什麼等級的金蓮子,就要看他們的運氣如何了。

祖境以下的金蓮子,大小基本都一樣的。

半個時辰之後,五萬大軍,個個手拿一顆金蓮子,袋子也變得空空如也。

「吃!」無道吩咐。

五萬大軍,統一的將手中金蓮子,放入嘴裡,吞咽下去。

立即,每個戰士,都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越是強力的金蓮子,所要承受的痛苦,就越厲害。

至尊以下的金蓮子,對無道都沒有什麼用,若有用,他不會這樣浪費,不會給一切在他眼中不值一提的人物,自己服用。

有好東西,他一向都是自己用的。

「你等下將他們的職位分下,按照實力高低來分!分完了,來我房間,以後這一支精英軍團,便交予你。」無道吩咐一聲,然後就離開了。

「好的!」後面傳來程雨晴的聲音。

……

無道在邊境城逛了一下,感覺很無趣,就回去了,沐浴了一番,他便坐到了窗戶旁邊。

皎潔的月光,透過窗戶照射進來,無道披著一條浴巾,靜靜的躺在一個睡椅上,平靜的看著天上那浩浩圓月和那漫天繁星,一陣安靜,不知他在想什麼。

「世界大嗎?浩瀚嗎?自那些超級強者面前,只不過彈指間滅之。凡人也好,仙人、神人也罷!都跳脫不了死這個劫難。死?又是什麼?死了之後,會到一個什麼樣的世界?是否真的人死如燈滅,一切皆空?」

「這蒼茫空間,是否還有死界的存在?人死掉之後,所去的世界?」

「這個蒼茫空間,還有很多奇異的事,等著我去探索,此地不宜久留!」

無道躺在睡椅上,嘴裡輕輕的低語著。

「篤篤!」就在這時,門被敲響,無道知道,是程雨晴來了,開口道:「進來!」

門被推開,程雨晴款步走入,見無道正躺在窗戶旁,她蓮步走過去。

在無道身後止步,玉手輕輕的放到了他裸露著胸膛上。

無道拉著她玉手,一把將她拉近了懷裡,一陣淡淡的體香,便撲面而來,她頭髮還有些濕潤,肆意披散著,朱唇嬌艷,雙眸顧盼,膚若凝脂,身穿著一件很暴露的睡衣,只能微微的遮住她敏感部位。

她縮在無道懷裡,吐氣幽幽。

「誰讓你穿的那麼性感的?在勾引我?」無道那深邃黑眸,靜靜看著她。

「屬下沒有要勾引大人,只要大人想要,屬下無半點的抵觸,心甘情願。」程雨晴輕輕的將無道的浴巾拉開。

「恩!用你這,先服侍一下我!」無道手指輕碰了一下她嬌艷的小嘴,然後挺了一下他那不可描述之物。

程雨晴吐氣如蘭,沒有半點猶豫,將頭埋了下去。 翌日,快臨近中午。

無道房間里。

他正在慢條斯理的吃著早點,程雨晴早已下去。

與此同時,三十萬的蒼狼戰士,也開始了在軍營里集結。

五萬精英戰士,一千名戰將中期,八千名戰將初期,一萬三千名戰師後期,三萬六千名戰師初期!算的上精英中的精英。

無道給了吝海所描畫的那張天象國的地圖程雨晴,讓她先去打頭陣,能攻打下來的城池,最好都攻下來。他的命令是,最好他的大軍所到,直接能進城屠殺。

不錯,就是屠殺。

無道給了一顆祖境的金蓮子程雨晴,令她在一陣瀕臨死亡的痛苦中,終是步入了十萬公斤氣力,戰王這一行列。

小靈兒可以吸收剛死之人的死氣來孕養金蓮子。

以他的性格,大軍所過,定是屍橫遍地,人命在他眼裡,就如同那草芥一般的卑微,死多少也不能讓他心中產生一點的波瀾。

他的目的很簡單,將天象國上下,一個不留的,全部屠了。

本來無道並不打算那麼做的,他想從長計議。而現在他真的不想在這個世界做過多的停留。

所以,他需要金蓮子來為他的大軍,提升戰力,橫掃了這個世界。

為今無道所要做的,只有一個字!殺!

一路殺到巔峰,不管你無辜與否,都得化作我大軍的養料。

無道他真的不想在這個世界久留,等拿到了這世界里的那罰天體系之一后,他可能就要離開了,去會會那究極大世界,那才是他應去征服的世界,而不是這個世界。

無道吃完早餐之後,推門而出,他現在要以最快的速度,殺到巔峰。

一路無阻,來到軍營點軍場。

見無道到來,走上了點軍台,三十萬蒼狼戰士,統一的單膝跪地,恭迎道:「屬下,拜見邪皇。」

「起來!」無道抬手。

三十萬蒼狼戰士,統一的站立起身。

「上坐騎,出征!屠殺!」無道一聲令下。

「屠殺?!」無道之話,令三十萬戰士心中一愣,不過也未過多糾結,紛紛的躍上了身旁的戰狼。

無道今天身穿一襲紫衣,看上去只是一個少年的摸樣,但於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是那麼的從容鎮定,似乎什麼也入不得他法眼。

她一躍,上了點軍台下的烈風狼王背上。

「嗷嗚!」

烈風狼王興奮的長嘯了一聲,四肢邁動,暴掠了出去。

與此同時,三十萬蒼狼戰士,也統一,整齊劃一的跟隨而上,自軍營外奔去。

大軍浩浩蕩蕩的行駛出了軍營,在街道上如一條超級長龍一般,大張旗鼓的朝著城外邊境之地狂奔。

「天吶!天狼軍這是要征戰蠻族不成?」

街道上兩旁的老百姓,看著蒼狼軍朝著邊境而出,都感到了深深的震撼。

半刻中之後,三十萬大軍,出離了邊境城,向著遠方急速的行軍而走,威勢懾人。

大軍一路所過,很快就進入了雲嶺,然後又穿出了雲嶺。

天空,碧藍,屢屢有雄鷹展翅而過,大地一馬平川,大軍轟隆隆的行駛,帶動起漫天的塵土,一切弱小的生靈見了,都如避蛇蠍。

……

三十萬大軍行駛了兩個時辰之後,終於抵達天象國第一城,范城!

只見遠方,橫貫著一座規模頗為雄偉的巨城,橫斷了大軍的去路。

大軍,兵臨城下!

然而就在這時,范城的城門,卻是緩緩的打開了,如此一幕,使眾戰士不解。沒見到他們大軍壓境了嗎?怎麼還主動開啟城門,這是不將他們放在眼裡嗎?

「邪皇大人,范城已經破了,裡面的守城軍,已經全滅!」此間,城牆之上,傳來一道聲音:「既邪皇大人來臨,屬下便告退了。」

「聽我號令,進城,封鎖兩邊城門,將整座范城一切生靈,屠殺一空!」這時,無道下了一個慘絕人寰的命令,聽得眾大軍心中一顫,一時間並未執行命令。

屠城啊!這可是大忌,若是這樣做了,定會遭到全天下的國家群起而攻之。

「恩!?」見自己的命令無人執行,無道轉身,一雙幽暗的眸子,掃視全軍上下,「你們,要忤逆本皇的命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