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然後把手機收了起來。

和藍天待久了,小玉也沒有了之前那種所謂的拘束。

反而就像是釋放了本性一樣。

「陳姐,現在能看出來嗎?」

藍天笑着問道。

「嗯,需要做一個胃部CT,很有可能是導致的輕微中毒現象,才導致的發燒,舌苔泛青,嘴唇呈微紫,確實是中毒現象。」

陳曉雲開口說道。

藍天對着她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陳曉雲的能力還真不是蓋的。

她完全可以繼續以前的那種獨自坐診。

可惜,因為她本身的手術問題,耽誤了接近三個多月的時間,這才被調配過來。

「好了,現在你需要去消化科看看,我先給你開單子。」

說完,藍天也出手開了單子。

「藍醫生,謝謝,今天的事情我聽說了,你可真的是一個好醫生啊。」

病人對着藍天豎起了大拇指,笑着說道。

「謝謝,這是我的職責所在,你去做一個胃部CT之後,然後先做一個簡單的洗胃,然後再進行點滴退燒,以後注意不能再亂吃了。」

藍天點了點頭,然後將病人目送了出去。

等到他們兩人忙完之後,小玉這才走了過來。

「藍醫生,陳醫生,你們看。」

小玉走過來,然後把手機遞給了他們。

有個第一的熱搜。

標題:平凡的英雄。

上面赫然是一張張照片。

他們脫下外套,被寒冷的風吹的瑟瑟發抖。

卻從來都沒有離開一步,幾十個人圍成一圈,他們的目光一如既往的朝前。

沒有人交頭接耳,沒有人去說一句話。

他們就這樣安安靜靜的站在那裏。

冷風吹過的身體,雙手僵硬的想要搓搓手。

但是發現自己想要搓手的時候,就會讓肩膀部位出現空隙。

他們就只能拽緊拳頭,獨自取暖。

而有一個照片,是以藍天正面拍攝的角度。

拍下了藍天蹲著的身影。

幾個女孩在不斷的安慰著孕婦。

臉上露出的焦急和激動。

倒數第二的照片上面,那數十個人對着身邊的歡呼了起來。

而最後的一張照片上,是一個年輕人,癱坐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手中握著的水,臉上洋溢着笑容。

配文上面寫着:每個人生來平凡,可平凡的世界上,也有平凡的英雄。

上面的話題論,更是寫着#平凡的英雄#藍天#陳曉雲#匯峰第一人民醫院。

一時間,整個微博第一的熱度,達到了以億起步的轉發。 「你不能去。」

尉遲墨追出來攥住她的手,眼底噙著冷肅之色,「別人早已經布好局等着你踩進去,你現在回去無疑是送死。」

「比起讓你們擋在前面,就算真要我死,我也問心無愧。」顧冷清想甩開他的手,卻如何也甩不開。

「你放開我!」

「誰允許你死?沒有本王的允許,你休想!」

尉遲墨惱了,脖子上的青筋突現,一字一句,深情繾綣,「你是本王的女人,是齊王妃,我有責任保護你,顧冷清,你要是敢死,我就……」

「你就如何?」

顧冷清愣愣的看着他一雙猩紅的眼,心頭一閃而過的悸動。

玄色的身影不動,忽而伸手一把勾住她的后脖子,薄唇低頭湊上來,貼在她的嫩唇之上,溫涼的觸感逐漸炙熱。

舌頭探入,他加深這個吻。

顧冷清被桎梏在胸前的手捏成拳,使勁拍了幾下無果,逐漸被軟化。

宋簡在後面看得眼角一抽一抽的,這……刀都架在脖子上了,還有心思嗯嗯啊啊呀!

王爺和王妃心可真夠大的!

尉遲墨冷靜下來,離開唇瓣,呼吸微重。

雙手捧着她秀麗乾淨的臉,眼裏的光儘是溫柔。

「清兒,你若死了,我也絕不獨活。」

溫柔逐漸被眼底的一股厲色取代,強而有力,「但是,本王絕不會讓你有事!」

顧冷清怔怔地看着他,眨了眨眼。

作為戀愛小白,又是被強吻又是被告白,她有點招架不住啊。

但是——

她緩緩皺眉,不解地開聲,「怎麼,按照你的意思,現在連死都流行買一送一嗎?」

她使勁抹了一把嘴唇,就當剛剛被狗啃了,清冷的眸子裏流轉着一股自信從容的冷意。

「那你聽好了,別說我不會死,我也不允許任何人為我送死。」

說完,她用力扯住尉遲墨的衣襟往面前一帶,眼神鎮定透著霸氣。

「帶我入宮,我要見皇上。」

尉遲墨流轉的眸光意外地盯着她,半晌,嘴角緩緩勾起玩味的弧度,他的齊王妃,當真是越來越不一樣,越來越……

颯!

「好。」

尉遲墨勾住她的腰,走向白馬,身形一躍,抱着她已然坐在同一馬背上,他俯身,緋薄的唇湊到她的耳邊,溫熱的氣息吐在脖子間。

「你的腦袋,誰也取不走!」

聲音落下,馬背被鞭子用力拍下,駿馬嘶叫一聲,劃破黑夜,馬蹄踏聲而去。

「王爺,等等屬下。」

宋簡連忙跳上馬,緊跟而上,明明氣氛挺嚴肅的,望着月光下策馬而去的身影,心頭忽而有些莫名愉快。

夜裏的皇宮,在燈火下映襯得肅清而不減恢弘。

養心殿。

常公公在門外稟告:「皇上……皇上,齊王帶着齊王妃求見。」

明弘帝銳利的眸子倏然睜開,一抹厲色閃過。

相府。

暗衛帶回消息,說顧冷清回了皇宮,顧相爺立即起身更衣,蒼老的面容上,一雙飽含風霜的眼睛裏除卻怒色,更多擔憂。

顧太夫人披着件披風來到他身後,憂心忡忡地看着他。

「老爺,清兒是不是……在劫難逃?」

說話間,顧太夫人忍不住哽咽。

顧相爺眯起眼睛,不復以往的凜冽,摸著顧太夫人的肩膀,沉聲安撫。

「夫人無需過於擔憂,為夫即便拼了老命,也絕不讓清兒有事,你且在府中靜候消息,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話音落下,命小廝進來伺候他更衣。

顧太夫人聽了那些話,心安許多。

嫁給他數十載,她從來都信他!

雖不似別的男兒七尺威猛,可他仍然威風八面,睿智沉穩,這麼多年,不曾讓她受過委屈,不曾讓她擔驚受怕。

她為他生兒育女,他在朝堂為官,心繫朝政,她便在內持家,盡心儘力。

家,是她的一切。

他,更是她的信仰。

顧元之,便是顧家的魂。

養心殿內,尉遲墨和顧冷清一同請安。

外頭的月色被遮蔽,一片漆黑。

明弘帝一身明黃睡袍,面上一片嚴厲之色,「齊王妃,你還敢回來!」

「父皇要媳婦回來,媳婦不敢不回。」

顧冷清看着明弘帝一張怒容,仍然從容淡定,「父皇,淑妃遇害,此事媳婦在離開路上得知后,便動身趕回來,配合父皇調查清楚。」

「你說得好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