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然而,就在小九與風鎮天開心的時候,天劍則是對風鎮天說道「主人,這九彩神龍,並非是真正的武神,只是一個半武神的存在而已。」

當這話一出,那小九與風鎮天都是震驚不已,因為他們都沒有想到天劍竟然會這樣說。

隨後,風鎮天問天劍說道「天劍,那現在小九是什麼境界?」

此時的小九早就懵了,他知道只要自己的身體散發出九彩光芒就是說自己已經突破了武道,成為武神了。

「現在的小九乃是半武神巔峰九段。只差一點點變可以成為武神,但是他卻無法突破。」天劍這時直接將小九的真正境界說了出來。

「什麼是半武神巔峰九段?」風鎮天對於這樣的事情根本就是知之甚解。

天劍,則是繼續說道「半武神巔峰九段是這樣的,因為突破到武道境界的時候,會有半武道境界,這些主人應該都知道,但是要突破武神並沒有那麼容易。」

「因為,當到達武道巔峰的時候,則是半武神境界,然而半武神境界還分為九段,然而現在的小九則是半武神巔峰九段,此時的天地根本無法突破到武神。」

本來聽到這個消息之後,風鎮天與小九都是很失望,但是當聽到此時的天地根本無法突破武神的時候,是的風鎮天與小九瞬間跌落到谷底。

「為什麼?」風鎮天不解的問道。

天劍則是想了想便是說道「自從遠古的一場空前的大戰之後,天地便是發生了變化,雖然我是由天而生,但是卻不知道天的意圖,只知道天的主宰不想讓人突破到武神,將所有人的能力都鎮壓到半武道巔峰九段,這已經是最高的境界了。」

「除非……」

「除非什麼?」風鎮天焦急的問道。

「除非,有人可以打破天的禁錮,到時候,便會讓眾人解釋可以正常的突破到武神境界。」天劍繼續說道。

「那你呢?」風鎮天問天劍,意思就是在問天劍到底有沒有被壓制境界。

天劍想了想「沒有太嚴重,只是壓制了一個境界而已,這也是因為我乃是由天所生,所以才會如此,如果要是以前的話,天的主宰,也就是三十三重天的主宰,他的修為應該只是壓我一個小境界。」

「哦?那三十三重天的主宰是什麼境界?」風鎮天這個時候想知道那主宰到底是什麼境界,到時候也讓他有點準備。

「蠻荒時期的時候,他已經到了武聖皇巔峰九段。現在是什麼境界我便不得而知了。」當天劍說出三十三重天的主宰竟然在蠻荒時期就是武聖皇巔峰九段,這已經超出風鎮天的承受的範圍了。


蠻荒時期距離現在已經是五萬年前的事情,如果現在那天地主宰還活著的話,那已經是五萬歲了,這可是超出了人類的極限。

「那他還活著嗎?」風鎮天顫抖著聲音問道。因為風鎮天很難相信,一個活了五萬年的人。

「還活著,因為我可以感覺到他的存在,他在一直的注視著我。」這時,天劍則是劍尖衝上,彷彿劍指蒼穹一般。


風鎮天已經被這些話語震驚到了麻木,他無論如何都無法想象到,這樣的人現在到底有多強大。

「天劍,你知道修武的極限在哪裡嗎?」風鎮天現在只能問天劍了。

天劍想了想說道「據我所知乃是武聖皇境界,但是上面還有沒有我就不知道,如果要是武聖皇九段的話,只要沒有靈魂受到什麼重創的話,活者十萬年不算什麼事情。」

這句話說完之後,風鎮天暗暗的慶幸,那就是三十三重天的主宰應該還在武聖皇九段,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風鎮天還有一戰之力。


因為修武的極致乃是在武聖皇九段的話,就算這主宰者在活個幾萬年都行,只要自己達到這個境界之後,就不會懼怕他。

「修鍊吧。」此時,風鎮天心中暗暗的發誓,一定要將這天地攪翻。

「天地不公,我便費天,天地不仁,我便破天裂地。」這時,風鎮天身上爆發出弄弄的戰火,身上散發出來的光芒要比天劍散發出來的光芒都要強大數倍。

「破天斬,第三式,破天裂地。」話落,風鎮天猛然飛到天空當中,手中的混沌之劍陡然的出現,一股股磅礴的能量,從風鎮天的身體內散發出來,天地之間所有的能量解釋往風鎮天的混沌之劍凝聚而來。

那摧殘的光芒,耀眼奪目,只見,風鎮天雙手握劍猛然揮出,一道劍芒陡然從混沌之劍中呈半圓形爆發出來,猶如破天裂地一般。 第44章還有下次,踏平你楓亭

「媽的!擋姑奶奶的路,還敢這麼囂張!」

濃濃的睡意被無緣無故給攪了,林湘的怒火本就無處發泄,此時看見正在狠力拍打著車窗的女人,她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扯開安全帶就跳下了車!

容胭知道林湘現在火氣正盛,抬手就要攔住她,可是為時已晚。

而林湘果然沒讓容胭失望,只見她怒氣沖沖地奔過去,指著車窗外的中年女人便是開口大罵!

容胭急忙推門下車,卻只見與林湘罵著一口髒話的中年女人突然掉轉頭,怒火旺盛的瞬間朝容胭撲了過來!

她衝過來,揚手便狠力甩給容胭一記響亮的巴掌!

容胭頓時覺得腦子一懵,臉上便是火辣辣的疼!

「卧槽你大爺的!你這個老女人是不是瘋了!」林湘火速奔過來,用力一把推開面前的中年女人,將錯愕的容胭護在身後。

同中年女人一起過來的幾人,急忙也衝上前將她拉開。

林湘火大地瞪一眼那個瘋女人,連忙轉過身來去看容胭的傷勢,「怎麼樣,疼不疼?」

容胭的皮膚本就白皙,哪怕夏季被蚊子叮咬一下,一個小紅點也要連著三四天都消不下去,更何況是這樣一記巴掌,足足佔了容胭的半張臉,掌痕印在臉上清晰可見。

「這位夫人,打人總該給個理由吧?」容胭倒是十分冷靜。

因為出入楓亭這種高級場所,絕大部分都是上流社會的豪門太太或者名媛千金,在沒弄清楚眼前中年女人的身份之前,她不宜輕舉妄動。

見容胭這般出奇的淡定,女人的怒火一時之間更盛了!

她憤恨地勢要衝過來,再賞容胭幾個耳光,卻被圍觀的幾人連忙再次攔下。

「你個不要臉的騷狐狸!還敢勾引我家老趙!你一個被千人睡萬人騎的臭婊子,也配出入楓亭這種地方!老天就應該把你賣到窯子里去,天天被那些不要臉的臭男人騎……」

女人的怒罵聲越來越不堪入耳,林湘怒火地抿著唇線,抬腿就要衝上去和她撕扯一番,卻被身後的容胭突然一把拽住!

「湘湘!」容胭沉聲喚住她,轉身拉著她就朝車子走去,「別和她一般見識,先離開這裡再說!」

「可是你都被這個瘋。」林湘哪裡肯善罷甘休,見容胭無奈地一挑眉,她只好把怒火咽進肚子里,聽話地乖乖上了車。

等到兩人重新返回車上,中年女人為了攔住容胭的車,直接順勢躺在車前的輪子旁邊。

她順便放聲道:「想跑,沒門!今年老娘不撕了你的臉,你就別想離開楓亭!」

「我擦你大爺的!姑奶奶不發飆,你真以為自己是王母娘娘啊!」見到眼前一幕,林湘更是氣的心肝都疼起來!

她作勢就要下車,卻被容胭一把將車門鎖死,任她怎麼拍打就是不給開!

林湘更怒了,「這個瘋女人都這樣了,你能忍著,姑奶奶我忍不了!開門,胭寶,快讓我下車!」

容胭冷靜地看著車頭前撒潑打滾的女人,無奈地輕撫額頭。

從這個女人口中聽到「老趙」二字,她就知道這個女人肯定就是趙謙明的老婆。

一定是昨夜她和趙謙明碰面的事兒,被她聽到了,或者撞見了。

她與趙謙明只是簡單地吃一頓晚餐,並沒有做任何出格的事情。

雖然用餐期間,趙謙明時不時地向她諂媚,話里話外的意思大致就是他有的是錢,只要跟了他,下輩子不愁吃穿。

對於宋湘雲而言,趙謙明是爸爸生意上的合作夥伴,宋湘雲肯定不會讓她得罪趙謙明的老婆。

這件事兒還真是難辦的很!

容胭默默嘆口氣,隨即掏出手機,撥打了楓亭總機的電話。

這個號碼還是之前陪宋湘雲來楓亭時,無意記下的。

楓亭的經理帶著保安很快趕過來,幾個身穿保安制服的大漢走過去,將中年女人從地上慢慢拉扯起來。

「你們楓亭怎麼隨隨便便什麼人都能進入?她一個不要臉的臭婊子,憑什麼出入這裡!我倒要看看她是靠著誰的關係進來的!湯經理,你今天不給我一個交代,我就把這裡鬧得雞犬不寧,看你們怎麼開門做生意!」

女人怒火滔天的又將矛頭對準了前來調解的楓亭經理湯璇。

一身優雅黑色套裙的女人,望一眼後面的白色小Polo,眼睛掃過車牌號時,她突然變了眼色。

「趙太太,我先向您解釋一下,容小姐是我們楓亭的終身VIP會員!這樣身份的人,在我們楓亭總共也不超過十人,如果您覺得您有必要繼續糾纏下去的話,我會替容小姐報警的!」湯璇對著女人莞爾一笑。

這些話一出,撒潑打滾的趙太太頓時不吱聲了。

楓亭這樣的高級會所,只招待南城上流社會中的名媛千金和各大豪門家族裡的闊太太,所以出入這裡的會費一般都是金額很高。

能夠一次付清終生的會費,幾乎可以達到上千萬元。

她出入楓亭這麼些年,也就結識過一兩個這樣身份的女人,怎麼都沒料到,容胭這隻騷狐狸竟然勾搭上一個這麼有錢的男人!


趙謙明那個死摳門的老東西,才不捨得在一個女人身上花這麼多錢!

結婚二十多年,這點她還是能夠篤定的!

「容小姐!」成功勸解了趙太太,湯璇這才抬步走向後方的那輛白色小Polo,她抬手輕輕敲打車窗玻璃。

車窗緩緩搖下,容胭對她淺淺一笑:「謝謝你了,湯經理!」

「應該的!」湯璇一臉抱歉的模樣,「今天是我們楓亭管理不到位,讓容小姐受驚了,改日我會親自登門道歉!」

「道歉就不必了,我還有事,先走了!」容胭最後望她一眼,隨即發動車子朝楓亭的高大鐵門駛去。

湯璇站在寬闊的主道上,望著逐漸遠去的車子背影,瞬間鬆了一口氣。

容胭這個女人一直都是南城的傳奇!


就比如她在楓亭的終身VIP會員,高達上千萬的會費一次性清付,而她隨意出入楓亭的通行證,就是她開著的那輛白色小Polo。

QS8888的車牌號,是容胭隨意出入這些高級場所的通行證。

景園也好,花都也罷,甚至是楓亭,但凡是這些場所的管理人員,沒人不知曉這輛白色小Polo的車牌號。

容胭在楓亭被打的事件很快傳開,楓亭的幕後老闆很快便給盛梵國際大廈的某人去了一個電話,語氣相當客氣:「城少,真對不住!中午在楓亭,沒照顧好容小姐,讓她受了不小的驚嚇!」

那邊還在召開緊急會議的男人,眼神瞬間全黯,深不見底。

會議桌前的眾位領導高層看見江遇城這般陰沉幽暗的臉色,就知道,這是他薄怒的徵兆!

「把視頻發給我!還有……」他靠在皮椅上,半眯著冷峻的眸子,周身散發出一股懾人的低壓,他掀動唇角吐出冷硬鋒利的一句話:「記著,還有下次,我踏平你楓亭!」

「我保證!絕對不會再有下次!這次真對不住了,城少!」

會議室里安靜的連掉根針的聲音都能夠聽到,一群公司高層紛紛低著頭不敢吱聲,就怕在這個關鍵時刻惹火燒身!

一旁站著的驍征與高子翔也是滲出一身的冷汗,察覺主位上的男人明顯臉色不對,兩人招呼著會議室的眾人趕緊離開,揚聲道:「中午的會議暫時先到這裡,各位請回吧!」

驍征的聲音一出,眾人頓時猶如得到大赦一般,紛紛拿上桌面文件,一個個飛速逃離會議室。

跟了大老闆這麼多年,他的性子,他們多少還是了解的。

雖然大多時候顯示生人勿近,但是像剛才那般直接撂出狠話,他們見到的並不多。

更何況,大老闆向來是說得出,做得到。

當楓亭的幕後老闆將調取到的視頻錄像發送到江遇城面前時,那張向來溫涼清潤的面龐卻是瞬間冷峻異常,他看著視頻里容胭被狠力甩了一巴掌,薄唇抿出一道冷酷的線條。

江遇城幽暗深邃的目光一直落在電腦屏幕上,他微微扯動唇角:「查一下這個女人的身份!」

「我馬上去辦!」驍征的辦事能力向來是雷厲風行。

看見容胭被打的那一幕,連他都為視頻中的這個瘋女人捏了一把冷汗。

不一會兒,驍征拿著手機快步返回了會議室,「江總,視頻里的那個女人已經查到了!已經確認無疑,是趙謙明的太太!」

「趙謙明?」男人冷峻的身形靠著座椅,厲色的眼神隨之浮上一層深邃的幽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