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然而,這麼一耽擱,飛機已經距離崖底不足五十米了,眼看飛機馬上就要撞上崖底的亂石,聶風猛然一提操縱桿。

“嗚……………..”

飛機幾乎是貼着那些如利劍般的亂石羣上方飛過。

“呼!”

聶風重重的呼出一口氣,這一系列動作真的是險之又險。在聶風抱住凌娜的那一剎那就很驚險,萬一聶風失手,可能兩人都會被摔得粉身碎骨。當聶風抱住凌娜時,飛機貼着亂石林飛過時,其驚險程度絕對超過了現今世界任何高難度的飛行表演。

劫後餘生的兩人終於鬆了口氣,聶風隨即駕駛飛機朝着崖頂爬升而去,凌娜則死死抱住聶風,將頭深深埋在聶風的胸膛,安靜的像只小貓一般。

“隆隆隆…………”

飛機呼嘯着衝了出來,衆人頓時發出一陣歡呼聲,而此時斷崖對面已經戰成了一團,只見剛剛從飛機上跳落的小阿魯此時化成了金毛巨猿的形態,而她身後則是蛇女小夭。

自從晉階到化丹期之後,小夭的精神力越來越雄厚了,此時她形成了一個三米直徑的精神光幕,將幾十名黑衣武士的長劍完全阻擋在光幕以外。

面對實力達到化丹初期的小夭,黑衣武士的長劍再難刺進精神光幕分毫。而且當小夭晉級到化丹初期之後,她多了一種使用精神力的方法,只見一形狀和小阿魯相識的透明光幕將它密密實實的籠罩了起來,雖然這個精神光幕沒有小夭本身控制的光幕堅韌,但也能將大部分的利劍阻擋住,只要施術者沒受重傷,那麼那個分身光幕就不會消失。這也算是小夭晉級後的技能吧。

小阿魯仰天大吼,做着那招牌式的人猿泰山動作,雙拳不停的擊打着它那雄壯的胸膛,發出一陣低沉而響亮的“咚咚”聲。

衆黑衣武士驚懼不已,他們還是頭一次見到這樣的異獸。

小阿魯在小夭的示意下,趁着衆人還是發愣的時候,一把將昏倒在地的艾瑟琳搶了過來,將其交給小夭保護,而它則踏着沉重的步子猛然朝着那七十多名黑衣武士衝去。 “咚咚咚……………”

五米高的金毛巨猿像座移動的小山般,揮舞着鐵拳朝着那些黑衣武士擊去。聶少海驚恐的吼道:“給我上,把這頭巨猿給我殺了!殺啊!“

雖然聶少海叫喊的厲害,但他自己卻朝着後面慢慢褪去。那些誓死效忠於他的黑衣武士瘋了般的朝着金毛巨猿殺去。

“嗷………….”

金毛巨猿發出一聲震破九天的咆哮聲,兩顆長達半米的獠牙閃着森森寒光,讓人心顫不已。

“砰”

一個急衝而來的黑衣武士被金毛巨猿一拳擊飛了出去,這一拳直接將黑衣武士的胸骨擊得塌陷下去,黑衣武士七孔流血的被擊到那深深的崖底下去。

一名內勁達到中級的武者,面對化丹初期的小阿魯,根本毫無還擊之力,直接秒殺。其他的黑衣武士悍不畏死的朝着小阿魯殺去。

有了小夭的精神光幕防護,衆黑衣武士刺來的劍的力道,幾乎都不能破開小阿魯化身的金毛巨猿的堅韌皮毛了。

看到這麼多不知死活的黑衣武士圍着自己砍殺,小阿魯憤怒不已,頓時咆哮連連。衆多黑衣武士就像螞蟻般將小阿魯圍在中間,瘋狂刺擊着。小阿魯每擊出一拳便就會有一個黑衣武士被擊飛到那深崖下,摔得粉身碎骨。

雖然黑衣武士有七十幾個,但面對小阿魯的鐵拳,幾乎它每擊出一拳就有兩三個黑衣武士被打飛,摔進下面的深淵。片刻之後,黑衣武士已經死去了一大半,而僅剩的那些黑衣武士仍然瘋了般繼續朝着小阿魯撲來。

此時那些趕來的夜鷹族戰士也將索橋上的精靈族婦孺一個個救回到崖邊。聶少海一看大勢已去,急忙帶領着十個最親近的黑衣武士朝着後面亡命逃去。

對岸的喀麥隆看到聶少海逃跑,頓時大急,吼道:“快追上聶少海,別讓他跑了!”

那些已經將橋上的婦孺救出的夜鷹族戰士,紛紛快速的朝着逃走的聶少海追去,身後的衆多半獸人戰士也朝着索橋涌去,不過因爲索橋狹窄,年久失修,因此只能容兩個人慢慢行走。

最先飛到對岸的夜鷹族戰士和小阿魯一起將剩下的黑衣武士全部剿滅,而聶風則駕駛着飛機在天上繞了一圈,安穩的降落在對面懸崖上的一塊平地上。飛機停穩後,聶風和凌娜急匆匆的朝着艾瑟琳奔去。

此時艾瑟琳已經完全昏迷了,一路的奔波勞累讓她體內的蟾毒提前發作了,若再沒有解藥,艾瑟琳將挨不過明天。

看到聶風趕來,小夭散去了那層精神光幕。

聶風風塵僕僕的走到艾瑟琳身邊,當他初看到艾瑟琳的樣子時,心裏驚呼道:這個女人是那個冷豔無比的精靈族女子艾瑟琳嗎?

看到聶風的表情,凌娜忽然不高興起來,她認爲聶風因爲艾瑟琳容顏被毀,就嫌棄她了。這些天的相處,讓凌娜和艾瑟琳的感情如同親姐妹了一般。

“誒……….”聶風發出一聲傷心的嘆息,心道:艾瑟琳啊!看來我聶風這輩子都要欠你了,誒…….

聶風低沉的搖了搖頭,隨即從那寬鬆的亞麻長袍中摸出一個瓶子,那個瓶子裏面裝的正是那黑毒蝰蚺的鮮血,雖然已經隔了一天時間,瓶子裏的鮮血依然呈現出新鮮的鮮紅色,看起來嬌豔欲滴。

聶風擰開瓶塞,就想將鮮血倒進艾瑟琳的口中。

忽然後面傳來一聲大喊:“聶風兄弟,這樣不行,這黑毒蝰蚺的鮮血必須經過女巫的凝鍊才能製成解藥,否則艾瑟琳將死的更快。”剛剛穿過索橋的喀麥隆大聲說道。

幸好喀麥隆及時趕到,否則聶風這個赤腳醫生就會好心做壞事了。

聶風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心道自己差點害死了艾瑟琳,要是真因爲自己的魯莽讓艾瑟琳死去,那他將一輩子都活在愧疚當中。

崖壁的前方傳來了陣陣廝殺聲,看來那些夜鷹族戰士已經將聶少海圍住了。

………………….

聶少海猙獰着面孔,對着那些時而俯衝而下的夜鷹族戰士吼道:“你們這些鳥人,有本事將本大爺殺了啊!來殺啊!”聶少海瘋狂的揮舞着手中利劍。此時他的那些隨從都已經被夜鷹族戰士殺盡,不過也有十幾個夜鷹族戰士受傷,所幸沒有傷及性命。

而此時後面的半獸人大軍也及時趕到,幾百人將聶少海團團圍了起來,聶少海驚恐無比的看着周圍那些虎視眈眈的牛頭人、熊族人、半人馬、夜鷹族人,以及那些精靈族人。

幾百號半獸人戰士將手中的武器高高舉起,齊齊吼道:“殺了他!”

“殺了他!

“殺了他!”

….…….

聶少海緊握住手中的利劍,不過從那急速顫抖的劍身可以看出,此時的他很慌亂,很恐懼,甚至連他的兩條腿都開始顫抖起來了。

他眼中充滿了絕望的神色,他何曾想到最終會變成這樣子,不但沒有爲兒子報仇,自己所有的家族武士連帶他自己都將葬送性命。

所有人當中,要數精靈族人最想將聶少海碎屍萬段,因爲聶少海手中沾滿了精靈族人的鮮血,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儈子手。但是由於喀麥隆這個精靈族首領還沒出現,羣情憤憤的衆人並沒有急着將這如同喪家之犬的聶少海殺死,他們要等喀麥隆來主持這場正義對邪惡的審判。

片刻之後,人羣中讓出了一條通道,只見喀麥隆、聶風、凌娜、小夭、還有被抱着的艾瑟琳一起走了過來。衆人都尊敬的看着喀麥隆,對着聶風等人也露出善意的微笑。

雖然衆半獸人不知道聶風是誰,但他們很佩服聶風冒着生命危險將凌娜救起的膽魄,半獸人最崇拜的就是無所畏懼的勇士。

喀麥隆等人走到聶少海前方几米處,冷冷的看着如今這個失魂落魄的中年男人,此時的聶少海哪還有一點當初那縱橫四方的氣勢,此時的他只是一個內心充滿了恐懼和無助的落魄男人。


然而,當聶少海看到聶風出現時,他忽然暴起,嘶吼着,朝着聶風撲來。

“我要殺了你!“

然而,還沒等他衝到一半,一名早就想動手的牛頭人暴起一拳將他揍的飛了起來,摔在地上半天爬不起來。

那名牛頭人還想繼續暴揍聶少海,不過卻被喀麥隆制止住了。

聶少海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嘴角已經流出許多猩紅的鮮血,他一步步朝着聶風爬過來,嘴裏惡狠狠的說道:“聶風,我要你爲我兒償命,爲我兒子償命!“

至始至終,聶風都冷靜的看着場中發生的一切,他想不到這個聶少海會這麼恨自己,他那兒子完全是咎由自取,不過聶少海對他兒子的親情倒是深深的刺激着聶風。

剛剛那名牛頭人一腳踩在聶少海的背上,讓其不能再繼續爬動。

聶少海嘶吼着、咆哮着、痛哭着、指頭將地面劃出了十道深深的指痕,十個指甲早已扣破,滿手的鮮血,然而他卻渾然不知疼痛,只是在那瘋狂的嘶吼着。

喀麥隆看了看聶風,眼神微動,意思是問聶風如何處置聶少海。

聶風眉頭皺了皺,稍一沉吟,說道:“放了他吧!”

“什麼?”

衆人無不瞪大雙眼,看着聶風,好像是聽到了一件最不可思議的事情般。

“你確定放他走,他可是無時無刻都在想着殺掉你!”喀麥隆強調到。

“不能放了他!”

“殺了他,給我們的族人報仇!”

“殺了他!”

“殺了他!”

……………….

衆人嘶吼着,全部都不同意放過聶少海這個惡貫滿盈的罪人。

“靜一靜!”

喀麥隆揚起了手,周圍的精靈族人紛紛停歇了下來。

“我想聶風大人一定有他的理由,大家不妨聽聽他的解釋。”

聶風尷尬的笑了笑,對於在這種大場面發言,他還有些不適應,不過要是不把原因說清楚,恐怕這些憤怒的精靈族人是不會答應他的想法的。

而那被踩在地上的聶少海則驚訝的張大了嘴,他沒想到聶風竟然不殺他,而是要放他走,他不相信世上還有這樣的人。

周圍的所有人都將目光聚集到聶風身上,讓聶風心裏有點發毛,於是他理了理嗓子,大聲的說道:“如果我們一直要用仇殺來解決問題,那麼這個世界將會永無安寧之日。爲什麼大家不能和睦相處呢?爲什麼要讓我們的孩子從小就經歷血腥,經歷這些該死的戰爭!”

頓了頓,聶風此時情緒有些激動,這次他將自己心中壓抑很久的想法說了出來,接着道:“如果所有人都能和睦相處,那麼就不會有這麼多妻子沒有丈夫,父母沒有兒子,子女沒有爸爸,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爲這些該死的戰爭!是戰爭毀了千千萬萬個家庭!你們可曾想過那些失去親人,而成爲孤兒寡母的婦孺………爲什麼我們不能放下成見,大家和睦相處呢?”

說着說着,聶風目光一下子變得深邃起來,他遙望着天際,緩緩的說道:“我所在的世界,就是一個所有種族都和睦相處的世界,那裏的人民都有飯吃,有衣穿。雖然也會有些不平等的事情存在,但大環境還是很美好的!”

聶風的話引得周圍的半獸人竊竊私語起來,他們不相信會有這樣的天堂!爲什麼要說是天堂,因爲在這個世界,每一個半獸人自一出生就被打上了奴隸的名號。

而吃飽飯,穿好衣,則完全是奢侈,如同靜水樓臺般不切實際。除了精靈族和矮人,幾乎所有人都看不起半獸人,而眼前這個人類魔法師竟然能說出這樣驚人的言論,實在讓他們震驚不已!

聶風用深邃的目光掃視着周圍的所有人,包括那仍被踩在地上的聶少海。當大家接觸到聶風的目光時,都不由得閃躲起來。此時的聶風讓衆人覺得無比的神聖,就像是神的使者般聖潔無比。不過,如果讓大家知道聶風的真實身份,肯定會大跌眼鏡,因爲他是亡靈法師,被世人冠以邪惡稱號的“亡靈法師”。

所有人都被聶風的那聖潔的目光看得心裏發虛,因爲他們心裏都隱藏着貪慾,隱藏着對戰爭的渴望,而喀麥隆更甚。

此時,喀麥隆不得不重新看待聶風這個人了,以前他只是把聶風當成一名厲害的魔法師而已,他沒想到聶風竟然有如此驚人的見解。

忽然,一個熊人走了出來,他粗暴的吼道:“你是異想天開吧!不可能所有的種族都和睦相處,人類和獸人都歧視我們,根本不給我們活路,他們搶佔我們的土地,奴役我們的人民,我們要反抗!”

熊人的話好像說出了所有半獸人的心聲,頓時所有的半獸人都大喊起來。

“我們要自由!我們要反抗!”

…………………… 看着羣情激憤的衆人,聶風知道不可能一下子就改變他們的想法,畢竟這個世界是一個野蠻的、充滿了弱肉強食的世界,以前世界的那一套在這兒根本行不通。

聶風嘆息的看了看這些被仇恨和憤怒充滿了腦子的半獸人,事已至此,他也無能爲力了,至於這些人要怎麼處置聶少海,他已經不想再管。

聶風慢慢轉過身去,不忍再看衆人將聶少海碎屍萬段的情景,他還要趕回去將黑毒蝰蚺的血液交給女巫,爲艾瑟琳配製解藥。

看到聶風轉身離去,聶少海眼中流露出絕望的神色,不過此時他往向聶風的眼神緩和了許多,已經沒有先前的那般仇恨。

剩下的精靈族人一起指向聶少海,吼道:“殺了他!殺了他……”

聶少海已不再掙扎,而是閉上眼睛,等待自己被處死。他等了很久,但卻遲遲沒有等到那意想當中的劇痛。


一個聲音忽然響起:“聶少海,枉你以前也是一個有頭有臉的人,想不到你竟然做出這麼卑鄙無恥的事情,而且還和那狼人鮑威爾勾結在一起。對於你這種人,就算是殺上百次也不能抵罪,不過看在聶風的面子上,這次你就自斷一臂謝罪吧!”

聽到喀麥隆說話,騷動的人羣終於安靜了下來,對於他的宣判,雖然還有些精靈族人還不是很服氣,但畢竟喀麥隆是精靈族的首領,所有人都還是選擇服從他的判決。

“哐……..”

一個夜鷹族戰士將手中的彎刃扔到聶少海的面前,幾百人將目光完全聚集到最中間的聶少海身上。


聶少海緩緩的站起,用那佈滿鮮血的右手撿起地上的那把鋒利彎刃,此時他的手在微微的顫抖,他的心裏在掙扎,那畢竟是自己砍斷自己的手啊!

“砍、砍、砍、砍…………..”

所有人都亢奮的喊了起來,眼神中閃爍着對鮮血的渴望。

聶少海一咬牙,右手高高舉起,猛的朝着自己左臂砍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