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熱鬧的冷家院子中,滿園的綠蔭。

夜風吹過有陣陣熱浪,但初夏的天氣這樣的微風依舊顯得很是愜意。

“冷雪鷲,明天帶着陽陽去海邊兜風吧。”坐在院中,李揚望着冷雪鷲眼神裏滿是期待。陽陽是冷雪鷲的孩子,他不可能自私的只想跟冷雪鷲單獨在一起。所謂愛屋及烏,李揚愛冷雪鷲,他當然也要盡全力去愛陽陽。

“去吧去吧。明天我帶着陽陽,你們年輕人一起出去玩。”秦菊花立即發表態度,現如今李揚就像冷家的香餑餑,人見人愛。在秦菊花的眼裏,如今冷雪鷲還帶着一個孩子,李揚不僅不介意,反而對陽陽又這麼好。所以,她一定要促成冷雪鷲與李揚的這門親事。

“媽–,明天我還有事情呢。”每當這個時候冷雪鷲就特別反感秦菊花的反應,就好像自己嫁不出去一樣。

“有什麼事情?你能有什麼事情?一個月3000塊錢的工資難道還要加班?人家李揚剛畢業一個月的工資就7000塊了,比你多了一倍還多,也沒見着人家李揚忙啊

!”秦菊花說了一大堆,她真是對冷雪鷲恨鐵不成鋼。李揚是她從小看着長大的,這孩子的爲人絕對好,最關鍵是他對冷雪鷲還很上心,而冷雪鷲則還帶着一個拖油瓶。所以,像李揚這種如此優秀的條件,對於冷雪鷲來說真的是打着燈籠也難找啊。

“媽–,你能不能少說幾句?明天我真有事,替冷迪做家教,冷迪明天要去打籃球比賽,聽說贏了比賽還會有5000塊錢的獎金。”冷雪鷲知道秦菊花向來愛財,所以她直接將冷迪打比賽可能贏獎金的事情告訴了秦菊花。否則,以她對秦菊花的瞭解,秦菊花一定會因爲冷迪參加籃球比賽的這件事情而喋喋不休的。

“是嗎?如果這樣,那明天你就和李揚一起去做家教。”秦菊花依舊不肯放過撮合冷雪鷲與李揚的所有機會,平時兩人上班都忙,好不容易過星期天了,他們一定要在一起。

感情就像一罈子酒,越釀便越醇厚,便越是誰也離不開誰。

即使是偶爾吵吵鬧鬧,但如果在一起久了便會不知不覺的就將對方看成自己一輩子的親人,便永遠不想分開了。

而更何況,冷雪鷲與李揚之間本身就有感情基礎。

所以,以秦菊花看來,冷雪鷲與李揚之間只要多多加強聯繫、多多相處,他們在一起便肯定會開花結果的。

“媽–”冷雪鷲真的很反感秦菊花這樣說,與李揚一起去做家教,虧秦菊花能想得出來。

陰碑 一對母女吵吵鬧鬧,李揚在一邊也鬱悶的不得了:“這樣吧伯母,明天我帶着陽陽一起去冷雪鷲家教的地方,我帶陽陽在附近逛逛,等冷雪鷲結束了家教我們就一起回來。你呢,也好好在家休息一下。”李揚也知道秦菊花那些話是對冷雪鷲的無禮要求,但就李揚本身來說,其實他也願意與冷雪鷲多多相處。所以,李揚便想到了一個一箭雙鵰的美計–帶着陽陽與冷雪鷲一起去家教。

“唉,好吧好吧!真是拿你們沒有辦法。”迫於秦菊花的壓力,冷雪鷲只得答應她讓李揚帶着陽陽一起去酒店給軒兒做家教。

“媽咪,這個酒店好漂亮。我想坐電梯,我想坐電梯。”一個不到三歲的孩童對一切都感到新鮮。想想陽陽一直以來過的清苦日子冷雪鷲便一陣心酸,這種高檔的酒店陽陽還是第一次來,而像出生在好家庭的軒兒,聽說在他三歲的時候早在美國與中國往返了很多趟。

這便是貧民與富貴人家孩子之間的差距!

很悲哀、很淒涼……

“冷雪鷲,趕快上去吧,沒事的,我帶陽陽去坐電梯。”李揚知道冷雪鷲心酸,望着冷雪鷲眼神中因爲不能給陽陽提供良好生活條件的落寞以及無奈,李揚發誓這輩子他一定要讓冷雪鷲與陽陽過上好日子。

“恩–”冷雪鷲笑笑,親了親陽陽以後便向軒兒住的房間走去。

“安辰哥哥,我這邊來了一個漂亮的姐姐,你要不要來看一看?”家教的時間到了,軒兒知道這會冷雪鷲一定在路上,他撥通安辰的電話神祕的說道。

“漂亮姐姐?”電話中的安辰聽到軒兒給自己打電話竟然是讓他去他哪裏看漂亮姐姐,安辰差點一個出氣不穩笑死:“小傢伙,你知道什麼叫做漂亮嗎?”雖然安辰與採婉之間很客氣,但經過幾天的相處,他卻與這個同父異母的弟弟很談得來。畢竟小孩子毫無心機,走進大人的心裏很容易。 ?

“反正就是特別特別漂亮,是我見到過的最漂亮的姐姐。等我長大了一定要娶長得像她一樣漂亮的女人。”確實,在軒兒的眼中冷雪鷲真的特別特別漂亮,那種漂亮以軒兒還是孩子的智商根本表述不出來,但他真的認爲:冷雪鷲是他見過的最漂亮的姐姐。

“有這麼誇張嗎?好吧,一會我去看看。”安辰哈哈一笑掛了電話,小孩子的審美觀點怎麼可能會和大人一樣?軒兒口中那個漂亮的姐姐沒準是一個絕對的恐龍!

“喂,你說什麼?我這裏信號不好,你大點聲。”李揚帶着陽陽乘坐在電梯裏,公司的同事給他打電話,由於電梯裏的信號不好,李揚聽得不太清楚。

“陽陽,走,咱們先出去玩一會兒。”但陽陽卻依舊在電梯裏玩的不亦樂乎,對李揚的話根本置之不理。無奈之下,李揚只得強制性的將陽陽帶出了電梯。

“喂,我這會出來了,你說吧。”李揚給同事回電話,他用眼睛盯着一邊正在玩耍的陽陽,生怕自己一不留神,陽陽便走丟了。

“啊?談談方案? 掌珠 方案通過了嗎?太好了。”李揚是做園林設計的,雖然剛剛畢業也便成爲了公司的一名骨幹,現在業主要求李揚必須立即趕過去與其進行面談。要知道這個案子造價可是有一個億,如果再將施工的活接下來,那麼僅這次李揚的提成就有很多。李揚此時只顧沉浸在了他與同事快樂的談話中……看看錶,還有二十分鐘冷雪鷲就結束家教了,李揚顯得很興奮。

然而,李揚卻不知道,陽陽卻早在他專心與同事談話的時候再次偷偷溜進了電梯房。吃力的踮起腳尖按下開門鍵,隨着電梯“叮”的一聲陽陽便調皮的鑽進了電梯。

“安辰哥哥,你怎麼還沒有來?家教的時間馬上就用完了,漂亮姐姐馬上就要走了啊。”軒兒藉口跑進衛生間給安辰打電話,他敢打賭:安辰哥哥絕對會喜歡上冷雪鷲姐姐的。

“小鬼,好,這會兒我就下樓。但咱們可說好了啊,僅此一次,我還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根本沒有時間去看你的什麼漂亮姐姐

。”安辰無奈的搖了搖頭,他與軒兒之間那種血濃於水的親情根本讓他不可能會對軒兒反感。

走出房間,按下電梯,安辰將雙手插進口袋裏等待着電梯到達22樓。此時,他耳邊那顆耀眼的藍色耳鑽將他一張俊逸的臉襯托的簡直像個妖孽,四年了,他重新回到夏威市他沒有與以前所有的朋友聯繫。他要崛起,如今30歲的他再也不是四年前那個張狂而自負的安辰了,他要用他的人格魅力以及沉穩的辦事魄力來征服安氏集團內所有的股東。

“叮–”電梯門打開。

令安辰感到匪夷所思的是他竟然看到一個漂亮的小男孩正疑惑的站在電梯間裏。小男孩一雙清澈的大眼睛炯炯有神,濃密而長長的睫毛生動而有靈氣,更難得的是他竟然與自己一樣在右側臉頰上有一個好看的酒窩。

“叔叔–”看到安辰盯着自己,陽陽歪着頭看着安辰。三歲的他尚搞不清楚自己的眼前怎麼就憑空出現了一個帥叔叔,他疑惑的瞪着大眼睛望着面前的安辰用充滿稚氣的聲音喊了安辰一句叔叔。

“呵,小傢伙,你好。”安辰一向很嚴肅,但他在看到陽陽的一剎那卻由心生出一股親切感,可能是由於自己年齡大了的緣故吧,不知道爲什麼安辰竟然很喜歡面前的陽陽。走進電梯間,安辰自然的彎下腰愛憐的揉了揉陽陽的腦袋。他一張薄薄的脣向上划起一個優美的弧度,他的腦子裏突然出現了四年前一個曾經消瘦的身影,她還好吧?如果當初她肚子裏的孩子不流產的話應該和現在這個孩子差不多大小了吧!可是,她叫什麼名字呢?安辰突然腦子裏一片空白,四年了安辰自從夏威市離開以後他便再也沒有想起過這個人,這個人的名字!

“小孫–,當年在郊區別墅住過的那個女孩,給我查一下她現在的情況。”安辰鬼使神差的給小孫打了一個電話,四年以後他重新回到夏威市,當年自己的私人保鏢小孫都已經又回到了自己的身邊,而那個女孩子呢?她已經嫁人了嗎?

而爲何自己卻要在此刻想起她呢?

安辰淡淡一笑,她似乎與自己從來沒有任何關係吧?

“叔叔,你的耳朵上是什麼?”此時,可愛的陽陽突然很好奇的盯着安辰耳朵上那枚耀眼的藍鑽疑惑的說道。

“鑽石。”雖然安辰很喜歡眼前的這個小男孩,但對於如何與一個小孩子進行良好的溝通他卻顯得很生疏,他說話的語氣聽起來有些生硬。

“叔叔,你叫什麼名字?”陽陽似乎很健談,他應該是繼承了冷家大多數人喜歡與人交往的外向性格。雖然安辰是一位萬衆矚目、高高在上的安氏集團少董事長,但安辰如此尊貴的身份在一個沒有貴賤之分的孩子的眼中似乎根本不算什麼,而他對安辰也不會有任何的懼怕。

“咳–”陽陽的問題讓安辰猛咳了一聲,臉上的表情顯得很奇特。這麼多年了,除了眼前的小男孩,不管他走到哪裏都是自己先問別人叫什麼名字的:“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呢?”一個孩子而已,安辰肯定不會與他計較。

“我叫陽陽,叔叔你呢?”陽陽繼續追問。

“陽陽,很好聽的名字。”安辰破天荒對一個孩子如此有耐心。

“叔叔你的名字呢?”陽陽雖然是一個孩子,但似乎很喜歡較真,他一直追問安辰的名字,似乎安辰的名字對他很重要一樣。

“呵呵,你猜猜。”安辰臉上的表情依舊顯得很奇特,眼前的小男孩不過看起來才3歲,怎麼就如此伶牙俐齒呢?

“叔叔是不想告訴我嗎?媽媽說,不誠實的孩子是一個壞孩子,叔叔是一個壞孩子

。”陽陽用稚嫩的聲音對安辰進行批判,這個叔叔一定是個壞叔叔。知道了自己的名字卻不告訴自己他的名字是什麼。

“叔叔告訴陽陽叔叔的小名可以嗎?”安辰有些哭笑不得,這個小陽陽太可愛了,尤其是他那雙清澈的眼睛竟然讓安辰在四年前曾經經歷過的一個女人的形象在安辰的腦海中復甦。

“是什麼?”陽陽嘟起小嘴,似乎很不高興。

“叔叔像你這麼小的時候也有一個小名,叫安兒。”安辰大笑,在自己像小陽陽這麼小的時候,安兒這個乳名經常被母親暖暖的呼喚。

“安兒叔叔,我們可以做好朋友嗎?”陽陽竟然學着大人的模樣,很神氣的向安辰伸出一隻小手。

“好,安兒叔叔和你交朋友。”安辰垂下腰輕輕的握住了小陽陽的小手掌:“只是你的媽媽呢?”安辰估計小陽陽的家人看到小傢伙跑沒了一定會很着急。

“我也不知道。”陽陽無奈的聳聳肩膀,一幅很無奈的模樣。

“呵呵,叔叔帶你去前臺吧,讓前臺的阿姨幫你找媽媽,好嗎?”自己對小陽陽如此有耐心,連安辰自己都感到無比驚訝與震驚,自己何時變得有如此好脾氣了?

“謝謝叔叔。”陽陽很有禮貌,安辰越發的喜歡上了這個聰明伶俐而又很有禮貌的小傢伙。

“姐姐,我給你介紹一個男朋友怎麼樣?”軒兒的注意力根本沒有在書本上,他用雙手託着下巴望着冷雪鷲的側臉若有所思的道。

眼前的冷雪鷲姐姐太漂亮了,長長的睫毛、筆挺而清秀的鼻樑、白皙而完美的肌膚……簡直就像傳說中的童話公主。

“如果我長大以後能夠遇到這麼美麗的女人就一定會把她娶回家”。十歲的年齡,軒兒對喜歡已經有了一定的認識,如果冷雪鷲姐姐的年齡再小一點,他一定會向她求愛的。

“恩?介紹男朋友?”冷雪鷲瞪大了眼睛,軒兒竟然要給自己介紹男朋友!

“可以嗎?”軒兒認真的說道,姐姐驚奇的樣子更好看。

“軒兒,姐姐已經有男朋友了。”冷雪鷲含笑,她揉了揉軒兒的腦袋笑道,而她所指的男朋友則是指李揚。昨天晚上她考慮了一夜,她準備與李揚確定男女關係。

“真的嗎?唉,哥哥太沒有福份了。” 隱婚萌妻:錯惹天價老公 軒兒的眼神黯淡了下去,他應該想到像冷雪鷲姐姐這麼漂亮的女生一定有很多的追求者。

“好了,今天咱們就先到這裏,我先走了。明天由冷迪哥哥來爲你上課,咱們以後再見吧。”這個星期六、星期天把時間都用在了家教上,此時冷雪鷲只想立即回家帶着自己的寶貝陽陽出門溜達。

“姐姐,等五分鐘,再等五分鐘。”軒兒立即拉住冷雪鷲的手撒嬌道。他剛剛可是跟安辰哥哥打過電話了,他再有五分鐘就會下樓了。

爲了跟安辰哥哥打賭冷雪鷲姐姐是否真的漂亮?軒兒可是用今天中午自己最喜歡吃的日本料理下賭注呢。如果此時冷雪鷲姐姐走了,他的日本料理也便要泡湯了

“爲什麼?”冷雪鷲低下頭衝着軒兒笑道。

“只是想到姐姐明天就不來了,軒兒不捨得姐姐。”軒兒的小腦袋在極速旋轉,只要能再拖冷雪鷲姐姐五分鐘,安辰哥哥就下樓了。

“是嗎?如果軒兒想姐姐的話呢,可以和冷迪哥哥一起來家裏玩。”冷雪鷲覺得自己確實該走了,要不然她就得等半個小時以後的下一趟公交了。

“姐姐,在軒兒這裏再呆一小會兒。”軒兒焦急的看了看手錶,再有四分鐘安辰就該下樓了,到時候安辰哥哥就可以見到冷雪鷲姐姐了。

“鈴–”冷雪鷲的手機在此時響起。

“冷雪鷲,陽陽發高燒了,你快到醫院。”電話是李揚打來的,此時他正抱着陽陽向醫院趕。

“好,我馬上就回來。”陽陽生病了,冷雪鷲的心像針扎一般難受,她的眼眶中突然滿是晶瑩,櫻脣有些發抖。她抱歉的望了望身邊的軒兒焦急的說道:“軒兒,陽陽發高燒了,這會我必須得走。姐姐答應你,改天和冷迪哥哥一起來看你好嗎?”

說完這句話,冷雪鷲便迅速打開房門向電梯口奔去。

“姐姐–,姐姐–”軒兒鬱悶極了,望着冷雪鷲焦急而去的背影軒兒靠在牆上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軒兒,你怎麼在這裏?你所說的漂亮姐姐呢?”軒兒的面前在幾分鐘以後準時出現了一張俊逸的臉。

“唉,走了。”軒兒無奈的聳聳肩。

“爲什麼?你不是說你會拖住她嗎?”其實見不見這個女人對自己來說真的無所謂,但就軒兒屢次希望自己可以見見那個女人的急切態度,安辰當真對那個女人好奇起來。

“她的寶寶生病了。”軒兒繼續無奈的搖頭。

“什麼?她都已經有寶寶了?”軒兒的話讓陽陽大跌眼鏡。看來軒兒一定是喜歡上了那個女人身上的母性美。

“是啊!”軒兒再次可惜的搖了搖頭轉身離開:“看來今天中午的日本料理我是沒有緣份了。”

“這個軒兒!”安辰薄薄的脣向上揚起一個好看的弧度,話說以他的身份和地位,他不可能、也絕對不會對一個有夫之婦產生任何好感的。

即使是這個女人是仙女下凡、西施再世!

當冷雪鷲趕到醫院,李揚已經抱着陽陽在醫院的急診室裏。

“冷雪鷲,陽陽一定不會有事的!”陽陽發燒,李揚的心又何嘗能夠平靜?他握了握冷雪鷲由於太過恐懼而在閆熱的夏季過於冰涼的雙手不停的安慰着她。

“恩,我知道,陽陽一定不會有事的,一定不會。”冷雪鷲望着李揚懷裏正在昏睡的陽陽頭有些眩暈,她有些無力的靠在醫生的辦公桌前,她只感覺自己的心臟突突的跳動的很厲害!而在冷雪鷲的心裏,此時眼前的李揚突然變得猶如自己與陽陽一個堅實的港灣,一下子變得重要極了!

最終,醫生經過診斷終於爲陽陽的病下了一個結論“XXXXX”,那名字不僅陌生而且很長,醫生連說了幾次,冷雪鷲與李揚也都沒有聽明白。 “醫生,這個病嚴重嗎?”冷雪鷲的聲音顯得有些爭切而顫抖,同時,心臟跳動到幾乎到破裂!

此時,冷雪鷲關切的已經不是這個病本身的名字!而是這個病所倒置的結果。

“沒事的,不算嚴重,對兒童來說,也算是比較常見!”

終於,醫生的最後結論令冷雪鷲以及李揚都鬆了一口氣!

“病人家屬,我先給孩子開藥,你們快去掛號!”醫生的這句話讓冷雪鷲的心情突然變得愉悅極了!有種說不出的快樂!

拖着輕盈的腳步向醫院大廳的掛號處走去,冷雪鷲禁不住的“格格”笑了幾聲,引得幾個路人詫異的目光

“陽陽真的沒事,真的沒事!”冷雪鷲用微笑回饋他們詫異的目光!沉浸在自己的快樂當中!

在醫院,打了幾瓶吊針,陽陽的高燒漸漸褪去,冷雪鷲如釋重擔般重重的嘆了口氣,終於可以將高懸的心重新放回肚子裏,她擡頭凝望李揚的眼睛,兩人相視而笑!

離開醫院時,已是晚上十點,街頭上,早已是燈火璀璨!

“李揚,我們下個禮拜天去寺院給陽陽祈福吧?”出租車上,冷雪鷲疲憊的靠在李揚的肩膀上低喃道,有了這次的風波,冷雪鷲與李揚的心突然更近了。

“恩,下個禮拜就去。”李揚嘿嘿的笑了幾聲。黑夜中,他狡黠的眸子透出一種讓人嚮往的帥氣。這是冷雪鷲的心第一次主動距離自己這麼近,她竟然願意主動把自己當成她的依靠了。

愛憐的將陽陽以及冷雪鷲同時扔進懷裏李揚的臉上露出滿足的笑容。他願意這輩子都是冷雪鷲以及陽陽的大山,一輩子爲他們遮風避雨。

而冷雪鷲,也同樣被李揚深深的感動着!

出租車徐徐的向家的方向駛去!車裏此時正在放着冷雪鷲最喜歡喜歡的歌曲–《隱形的翅膀》。

每一次

都在徘徊孤單中堅強

每一次

就算很受傷

也不閃淚光

……

我終於

看到

所有夢想都開花

追逐的年輕

歌聲多嘹亮

……

冷雪鷲快樂的跟着音樂的旋律輕輕的哼着自己喜歡的歌曲!滿眼感動的看向李揚!

而在冷雪鷲的內心深處,她知道,自己似乎離曾經那個張狂而自大的身影越來越遠了!

從日本回來,安辰便一心撲在了工作了。而安少天最近則爲了能夠讓安辰在安氏集團立足而做了很大的努力。

與此同時,安辰與安少天之間的怨恨似乎少了很多。雖然父子相見依舊不是很和氣,但至少已不像以前那般見面便相互譏諷。

而安辰的新思維以及辦事睿智的作風也使得安少天漸漸對安辰的印象改觀了很多,以至於最近有很多事情安少天都讓安辰親自去處理。

父親的讓步讓安辰多少有點感動,而他對安少天的怨氣也似乎少了很多。

“安兒,晚上回家吃飯吧。你採婉阿姨做了一桌子的豐盛飯菜,都是你最愛吃的,軒兒也嚷嚷着讓你回來。”此時,安少天給安辰打電話讓他晚飯時回家。

“恩,好的

。”安辰很想拒絕安少天的邀請,雖然他對安少天的成見少了很多,但並不代表他可以立即可以像以前那樣單純的接受他。然而,當安少天提及了軒兒,安辰才最終願意回家一趟。在那個家裏,似乎唯有軒兒還能得到安辰的認可。

夏威市最奢靡豪華的別墅區–“依香園”,安辰驅車進來卻發現在安少天的別墅門前停有一輛紅色的法拉利。

“這是採婉的車吧。” 霸愛總裁:獨寵萌妻 安辰在心裏想,因爲好久沒有來過“依香園”,他甚至不知道房間裏面的佈局是否改變。

這個時候安辰口袋裏的手機開始震動。

一看是小孫,安辰接通來電。

“少董事長,前幾天您讓我查的關於“冷雪鷲小姐”的事情我已經查清楚了。”小孫的口氣聽起來有些忐忑。

“冷雪鷲?”安辰反問,他幾乎忘記了前幾天曾經給小孫打電話讓他去查一下曾經在自己的郊區別墅生活過的那個女孩子。而同時,隨着小孫的提醒,“冷雪鷲”這個名字也逐漸在安辰的腦海中越發的清晰起來。

“恩,你說。”剛剛踏進前廳的腳步又折了回來,安辰倒是突然很想知道那個氣質如野貓、性格像野草、而脾氣又像刺蝟一樣的清秀少女現在過得如何?

“她好像已經結婚了,並且有了一個三歲的小男孩……”小孫沉吟片段,他想從電話裏聽聽安辰的情緒,在小孫的記憶中冷雪鷲這個女孩子是唯一一個在安辰的生活裏出現過又事隔多年被安辰提起的女孩子。然而,電話那端的沉默卻讓小孫聽不出安辰的任何情緒。

“好了,我知道了。”安辰在聽到小孫的調查結果後,一顆冷靜的心竟是無端的有些懊惱。掛了電話,安辰的一雙黑眸突然布上了一層寒霜。

“安辰哥哥。”突然,耳邊傳來一聲空靈的聲音。

安辰望去正有一位身着粉色衣裙、笑嫣如花的女孩站在別墅門前。看到安辰,她的眼神中閃過一抹精彩的光亮。

“……”安辰覺得眼前的粉衣女孩很眼熟,卻又想不起在哪裏見過。

“我是依晴啊!安辰哥哥。”依晴望着安辰一幅嬌態。

“依晴!”安辰認出來這個粉衣女子竟然是小時候自己的那個喜歡哭哭涕涕的小鄰居。聽說依晴的父親現在是夏威市的市長。只是,她今天怎麼有空來這裏?

“虧安辰哥哥還記得依晴。”依晴的臉上被塗抹上一層羞色,她跑到安辰的身邊很親暱的將安辰的一隻胳膊抱進懷裏。

“……”她還是小時候那個羞澀的小丫頭嗎?如今十幾年沒見,似乎性格大變。

“昨天剛剛隨父親搬來夏威市,今天就過來了。”依晴擡頭眼中蒙上一層對安辰的崇拜,這個長得像妖孽一樣的安辰哥哥如今更加帥氣了。

“你父親還好嗎?”安辰自然的分離依晴挽着自己胳膊的手,只是當他一想到剛纔小孫給他的那通電話,安辰莫名的內心一陣煩燥。

“安辰哥哥不喜歡我了嗎?”依晴垂眸,神色暗淡,安辰這是在拒絕自己。

“……”安辰沒有回答,只是衝依晴笑笑

。他從來沒有喜歡過她又何來不喜歡?只是,安少天這次如此好心的邀請自己回來難道是因爲她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