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爲什麼不直接幹掉他?”葉飛心裏有些不甘,雖然說昨晚他沒有什麼損失,但是面子已經丟盡了。爲了報復陳天生,他已經準備豁出去了。只是不知道爲什麼老爸竟然還打算好好和他淡,靠,有什麼好談的。

對於昨晚陳天生說他的後臺是**,葉飛是不屑一顧的,**你妹,自己老子的後臺就是**。

爲了害怕自己老子畏手畏腳,葉飛直接把這段省了過去。只是現在好像自己的老子還不一定對付陳天生啊。

“他很有本領。”


葉玉凡語重心長的說道。

“雖然我後面有**站着,但誰也保不準**會放棄我們,都我們必須留幾條後路。”

“周家那邊是一條,教庭那邊是一條,現在我要陳天生變成第三條。”

葉玉凡的話已經說得非常的清楚,他就是打算收攏陳天生,他要保證以後。

但葉飛可以接受嗎?不可以!這算什麼事,自己父親要是真的和陳天生勾上了,那麼自己還報個毛的仇啊。

“父親,不是我說你,那陳天生就是頭白眼狼,即使現在他同意了,肯定也是假的,在以後,肯定會反咬你一口,到時候我怕你會得不償失。”

“不怕,你父親可不是軟柿子,他陳天生再厲害,可以厲害過**?而且這是雲南,我們沒什麼好怕的。如果他真的背叛,滅他,不費吹灰之力。”

葉玉凡的自信讓葉飛很無奈,他知道,自己老爸是鐵了心要收復陳天生了。現在的葉飛只希望,到時候陳天生的選擇是否定,這樣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對付他了。

叮咚~

門鈴聲響起,葉飛直接起身去開門。在門鈴響起的那一刻,不知道爲什麼,葉玉凡的不安更重了。

開門,門外果然站着陳天生,看着只有他一個人,葉玉凡心裏微微鬆了一口氣。

“你好,葉公子,我們又見面了。”陳天生笑眯眯的看着葉飛。

葉飛臉色有些不自然,禮貌的點了點頭,看陳天生的樣子,是選擇合作了,不然他這麼禮貌幹什麼。

想到以後和這個傢伙合作,自己還要擺出一副虛僞的笑容,葉飛就覺得生氣。

雖然心裏面很生氣,不過良好的教養還是讓他忍了下來。

“陳先生,請進吧。”

葉飛讓出了一條路,陳天生大搖大擺走了進來。

絲毫沒有客氣的坐在了葉玉凡的對面,翹起個二郎腿,顯示出他的吊兒郎當。

葉玉凡眉頭微微皺起,這個陳天生也太沒有禮貌了吧。

“陳小子,想好了沒。”

看着陳天生不順眼,所以葉玉凡對此的稱呼也發生了點變化。

“當然,我這個人嘛,缺點不多,不過守信用這個優點還是有的,怎麼說也是接受過了九年義務教育嘛,怎麼說也得對得起國家,人民……”

葉玉凡有些不耐煩了,這個陳天生搞什麼鬼,廢話說這麼多幹嘛。還有,那個自己的優點關義務教育什麼事。

看着陳天生還在“樂不思蜀”的說着,葉玉凡不得不打斷了。

“陳天生,就一句話的事,你什麼選擇!”

陳天生有些不悅的看向葉玉凡。

“葉書記,怎麼說你也是個大官啊,怎麼這個耐心那麼小呢,還有你難道不知道突然打斷別人說話是不禮貌的嗎?”

靠!葉玉凡氣的想爆粗,不過畢竟是有文化的人,所以忍了下來。

“陳天生,如果你再不講重點,那麼我就當你選擇確認了。”

“好吧,好吧……”

聽到陳天生這麼回答,葉玉凡心裏先是一喜。

“我現在就告訴你,我的選擇是拒絕!”

咔嚓~

葉玉凡一時間愣住了,感情這個陳天生是在耍他來着。

“陳天生,你真要找死嗎!”葉玉凡直接氣的拍桌子了。作爲一省的老大,何時被人如此玩弄過。

此時最高興的莫過於葉飛了。哈哈哈,這個陳天生竟然真的選擇拒絕啊,有骨氣,有意思,看來以後有的玩了。

“葉書記,你這是個什麼意思呢,我拒絕怎麼就找死了。”陳天生“不解”的問道。


葉玉凡只是冷冷的看着陳天生。

“陳小子,別以爲有些人跟你就可以天下無敵了。告訴你,在中國這片土地,還是黨的。”

陳天生嘴角微微翹起,這讓葉玉凡心裏有些不暗。

陳天生拍了拍手,笑眯眯地說,“沒想到葉書記還知道,這片土地是黨的啊。”

此時的葉玉凡根本不知道陳天生玩的是哪一齣。

“既然你知道,那麼你的選擇……”

“我的選擇沒有錯!”

陳天生一下子打斷葉玉凡的話語,這讓葉書記很生氣。

“葉玉凡,我問你,你還知道這是中國嗎?”


不知怎麼,聽到陳天生的話,葉玉凡竟然有些慌張。

“當然知道。”

雖然不知道爲什麼害怕,不過葉玉凡還是硬着頭皮說。

“那你說說爲什麼賣國?”

這下子葉玉凡不穩定了,這個就是死都不能承認的,雖然是暗地裏的事,不過要是擺了上來,肯定對自己不利。

“你胡說什麼!我葉玉凡行得正,站得正,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國家的事。”

陳天生笑了。

“葉書記,人在做,天在看,你以爲單憑你一兩句話就可以擺脫了麼。”

葉玉凡臉色一變,惡狠狠地對陳天生說道。

“陳小子,看來你真是無法無天了,竟然公然威脅**要員,你等着被通緝吧。”此時的葉玉凡,也豁出去了。

“葉玉凡,你不是一直很想知道我的身份麼。”

陳天生突然說了這麼一句話,讓葉玉凡一愣。別說是他葉玉凡想知道,就是葉飛,也非常想知道。

“那麼我就告訴你……”

陳天生眼神慢慢冷下來。

“我是國安局特別行動組組長!” 葉玉凡愣住了。

作爲一個雲南省的第一把手,他知道國安局代表着什麼,也清楚國安局特別行動處是什麼意思。

國安局特別行動組是個臨時組建的小組,這個小組每一次的形成都代表着有大事發生。以爲葉玉凡曾經見識過,外國間諜潛入,不斷公佈國家機密計劃,這個國安局特別行動組就出現了。

成立不足三天,直接把國外間諜連根拔起,前前後後不用五天的時間,看得當時的葉玉凡非常的震驚。

而現在,這個組再次出現了,而看樣子好像還是針對自己的,這,這也太他媽倒黴了吧。

葉玉凡震驚過後立馬冷靜下來,現在不能自亂陣腳,先不說是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自己也要想好方法對付。

“陳天生,我不知道你怎麼得知國安局特別行動組這個名字,但我告訴你,這裏是雲南,你以爲單憑這個可以嚇住我,從而無法無天?”

氣勢上絕對不能低,這就是葉玉凡此時的想法。

“葉玉凡,別逼老子鄙視你。這裏當然是雲南,不過你別忘記,這裏還是中國。”

陳天生的話直接讓葉玉凡無語了,看來這個組長的嘴皮子很厲害啊。

“哼,即使你真的是國安局特別行動組組長,那又怎麼樣,我貌似沒有得罪你吧。”

“你得罪的是中國人民。”

說起這個就氣。在下午拿到葉玉凡證據的時候,陳天生就想殺了這個傢伙的。爲了政績,竟然拉攏國外勢力,不惜出賣**土地,壓榨人民,竟然還聯絡外國**大開雲南方便之門,往內陸運輸毒品。

想想之前還打算放過葉玉凡一馬,陳天生就覺得自己是個煞筆。


不過好在自己並沒有明確答應他,而且這個傢伙又不會做人,那麼自己也沒有什麼顧慮了。

“陳天生,別以爲你們國安很厲害,我們即使犯事也是紀委管,而不是你們國安!”葉玉凡還打算說什麼,只是陳天生已經不想和他墨跡了,直接一拳打了過去。

葉玉凡只是個普通人,上位者的氣勢倒有一點點。只是這樣就可以嚇住陳天生了嗎?不可能!總統都敢殺,何況你一個省長。

葉玉凡的鼻子直接被打得出血,他不敢相信,這個陳天生沒有抓他,就先打他了。

“你,你這是濫用私刑,你,我要投訴!”從小到大葉玉凡哪裏受過這樣的對待,即使以前不得志的時候,也沒有人對他直接動手,最多就是打擊你他。

只是現在,陳天生打他了,毫不留情的打了,還出血了,他怒了。

“哼哼哼,葉書記,我想你也是一個大人物,應該知道,國安局的人員可是有先斬後奏的權力,別說是打你,就算現在我殺了你,你信不信也沒有人怪我。”

陳天生的話直接給葉玉凡潑了一頭涼水。

爲什麼?

因爲他知道,陳天生說的這一切,都是真的。

葉飛早在陳天生打葉玉凡的時候就偷偷溜回了房間,他知道事情大條了,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聯繫葉玉凡所說的後路。

撥打週日的號碼,沒有人聽,葉飛知道,可能周家也完了。沒有想到即使強大如周家,也保不住雲南勢力。

搖了搖頭,又迅速找出了一個號碼,這,是最後的希望了。

一分鐘後,電話接通,裏面傳來了一個男子的純真英語。

“哪位?”

“烈使者,我需要你幫助。”

葉飛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這個電話是打給遠在緬甸的叫烈紅衣使徒,他,就是紅衣幫的幕後老大。教庭十大紅衣使徒之一。

“哦?葉公子,可以說說怎麼一回事嗎?”


對面明顯有些好奇。

媽的。

葉飛直接罵娘了,這個烈是裝逼麼,都說了葉家出事了,他竟然還在好奇,這算是幸災樂禍嗎。

不過葉飛也不是個笨蛋,知道這是最後的機會,自己一定不能衝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