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牛堅強拿個小本子正在清點人數——這個工地原本是他負責管制進出,現在大門那裡有專人把守,他只需負責指揮自己帶來的民工隊伍。

趙寶萱因為去過幾次縉村,眼特別尖,一下子就認出牛堅強帶來的人裡面有好幾個是她在村裡見過的,混在隊伍里的慕三爺,正不露痕迹的打量著坍塌的位置。

王恩正眯著眼睛,緊盯著慕三爺看了好半天,直到慕三爺的身影進了工地,他才收回目光。

趙寶萱學著外公的樣子去看,沒看出個所以然來:「外公,你看到什麼情況?」

她好想立刻就知道慕三爺身上藏著的秘密。

賽文好奇的轉過頭來:「外公,那個三爺有很大問題?」

他也是第一次見到慕三爺,之前就只聽張無為提到過,對這個人充滿了好奇。

在他心目中的東方,充滿了神秘感。

誰知來到這裡工作之後,他才發現華夏國的傳說實至名歸,隨隨便便一個二級城市都有辣么多神人,看上去越平淡越低調的人,越是身懷絕技。

就好比寶萱的外公,一個沒脾氣的樸素小老頭,兩隻手隨便摘幾個菜就給你做一碗好吃的,抓著你的手隨便摸兩下就能知道你哪裡不舒服,超級神奇的!

這會兒在車裡盯著慕三爺看到了老半天,那眼神跟福爾摩斯似的。

讓人不由得分分鐘想問,外公你到底看到了什麼?

王恩正輕輕搖頭:「天機不可泄露!」

趙寶萱:「……」

賽文:「……外公,你真是會製造懸念!」

老頭越是不說,他越是佩服人家!

能把秘密守口如瓶的人,都是能做大事的人。

王恩正擺擺手:「你們兩個有事就去做事吧,我自己回家了。」

賽文不同意:「外公,我開車來都要半個多小時,你要是這麼走回去要走兩個鍾,很辛苦的,你稍等一下,我讓司機送你回去。」

王恩正不讓:「我想自己走一走。」

工地不讓進,那又有什麼關係?

這附近方圓十里都是唐宋廣場的氣場範圍!

只要腳踏實地走一圈,就能感受得到這裡的氣場。

賽文看著王恩正走遠的背影問道:「寶萱,你放心讓你外公一個人走回去?」

趙寶萱點頭:「我外公是因為要保護我才跟著來的!他去深山裡採藥、收草藥,都是自己一個人。」

好像從小到大還沒聽說外公出過事。

賽文豎起大拇指點贊:「厲害!寶萱,你猜外公剛才都看到什麼了?」

趙寶萱偷偷在心裡白了賽文一眼,外公外公叫的那麼親熱,又不是你親外公,別人聽見誤會了怎麼辦?

「天機不可泄露,等下進去千萬不要暴露目標!」她把安全帽戴在頭上扣好,通行證拿在手上。。


賽文秒懂,哈哈大笑:「保密!」

最容易保密的就是這種什麼秘密都沒有。

他們兩個邊說邊笑走進了大劇院工地。


趙寶萱一進去,目光自然而然的就開始搜索慕三爺。

地基旁邊,能站人的地方站滿了人。

牛堅強拿個小本子正在清點人數——這個工地原本是他負責管制進出,現在大門那裡有專人把守,他只需負責指揮自己帶來的民工隊伍。

趙寶萱因為去過幾次縉村,眼特別尖,一下子就認出牛堅強帶來的人裡面有好幾個是她在村裡見過的,混在隊伍里的慕三爺,正不露痕迹的打量著坍塌的位置。

王恩正眯著眼睛,緊盯著慕三爺看了好半天,直到慕三爺的身影進了工地,他才收回目光。

趙寶萱學著外公的樣子去看,沒看出個所以然來:「外公,你看到什麼情況?」

她好想立刻就知道慕三爺身上藏著的秘密。

賽文好奇的轉過頭來:「外公,那個三爺有很大問題?」

他也是第一次見到慕三爺,之前就只聽張無為提到過,對這個人充滿了好奇。

在他心目中的東方,充滿了神秘感。

誰知來到這裡工作之後,他才發現華夏國的傳說實至名歸,隨隨便便一個二級城市都有辣么多神人,看上去越平淡越低調的人,越是身懷絕技。

就好比寶萱的外公,一個沒脾氣的樸素小老頭,兩隻手隨便摘幾個菜就給你做一碗好吃的,抓著你的手隨便摸兩下就能知道你哪裡不舒服,超級神奇的!


這會兒在車裡盯著慕三爺看到了老半天,那眼神跟福爾摩斯似的。

讓人不由得分分鐘想問,外公你到底看到了什麼?

王恩正輕輕搖頭:「天機不可泄露!」

趙寶萱:「……」

賽文:「……外公,你真是會製造懸念!」

老頭越是不說,他越是佩服人家!

能把秘密守口如瓶的人,都是能做大事的人。

王恩正擺擺手:「你們兩個有事就去做事吧,我自己回家了。」

賽文不同意:「外公,我開車來都要半個多小時,你要是這麼走回去要走兩個鍾,很辛苦的,你稍等一下,我讓司機送你回去。」

王恩正不讓:「我想自己走一走。」

工地不讓進,那又有什麼關係?

這附近方圓十里都是唐宋廣場的氣場範圍!

只要腳踏實地走一圈,就能感受得到這裡的氣場。

賽文看著王恩正走遠的背影問道:「寶萱,你放心讓你外公一個人走回去?」

趙寶萱點頭:「我外公是因為要保護我才跟著來的!他去深山裡採藥、收草藥,都是自己一個人。」

好像從小到大還沒聽說外公出過事。

賽文豎起大拇指點贊:「厲害!寶萱,你猜外公剛才都看到什麼了?」

趙寶萱偷偷在心裡白了賽文一眼,外公外公叫的那麼親熱,又不是你親外公,別人聽見誤會了怎麼辦?

「天機不可泄露,等下進去千萬不要暴露目標!」她把安全帽戴在頭上扣好,通行證拿在手上。。

賽文秒懂,哈哈大笑:「保密!」

最容易保密的就是這種什麼秘密都沒有。

他們兩個邊說邊笑走進了大劇院工地。


趙寶萱一進去,目光自然而然的就開始搜索慕三爺。

地基旁邊,能站人的地方站滿了人。

牛堅強拿個小本子正在清點人數——這個工地原本是他負責管制進出,現在大門那裡有專人把守,他只需負責指揮自己帶來的民工隊伍。

趙寶萱因為去過幾次縉村,眼特別尖,一下子就認出牛堅強帶來的人裡面有好幾個是她在村裡見過的,混在隊伍里的慕三爺,正不露痕迹的打量著坍塌的位置。 辰月站在原地神情不解地看著這位傳令官,她可不認為眼前的這些人是從「鐵秦帝國」來的。

如果真是來自於「鐵秦帝國」的旨意,也不可能用如此高高在上的語氣,要知道東方修哲在「鐵秦帝國」里,可是連當今陛下都忌憚三分。

「這些人應該是『天火帝國』的人,可是他們為什麼會找上這裡,難道是為了少爺搗毀親王府的事?就算是為了這件事,也不應該是下聖旨啊,正常的情況可都是派兵圍剿!」

辰月的腦中閃過數個念頭,因為拿不定主意,所以她並沒有動地方。

那位傳令官的一張臉,立即變得不悅起來,他冷哼一聲,說道:「本官的話說得還不夠清楚么,聖旨在此,還不速速叫裡面的人出來接旨!」

辰月向前走出兩步,含笑問道:「你們可是『天火帝國』的?」

「廢話,難道我們還是其他帝國的不成?」那傳令官有些不耐煩地說道。

面對他這樣的態度,辰月依舊心平氣和,笑著說道:「真不好意思,我們可不是『天火帝國』的,如果你們有什麼事的話,就直接說好了,現在天色已晚,不要再驚動其他人!」

「放肆!你不是『天火帝國』的,難道就可以無視我們『天火帝國』的法典不成?凡是在『天火帝國』者,就必須服從我們『天火帝國』的法典!」傳令官的態度變得更加強硬,完全就沒有把辰月放在眼裡。

辰月收起笑容,語氣平淡地道:「那可真不好意思了,我們可沒有被別人強制的習慣。如果你們有事,我可以代為傳達,如果你們是來宣傳你們帝國的法典,那麼你們來錯了地方!」

「大膽!」那傳令官一聲怒喝。

剎那間,原本分列兩旁的精兵。立即齊刷刷地站出來,一個個怒目圓瞪,不斷向辰月施壓!

辰月輕輕一嘆,提醒道:「奉勸你們一句,千萬不要驚動我家少爺,不然的話。你們能不能回去都是一個未知數。」

「好狂妄的女娃!」那傳令官一聲冷哼,然後話峰一轉,突然大聲道,「我乃奉陛下旨意來此,爾等竟敢如此傲慢無禮。這可是蔑視聖威的重罪!」

「唰!唰!唰!」

兩旁的精兵向前連跨三步,手上的火把閃動著,現場的氣氛頃刻間變得壓抑無比。

辰月沒有再說話,反而退回到了門邊。

「再給爾等最後一次機會,快點出來接旨,否則休怪我等強制執行!」那傳令官將手中的盒子舉過頭頂。

「聖旨的話,直接交給我就可以了,如果你們想驚動其他人。我是不可能答應的!」辰月眼中寒光閃爍。

「哼,不識抬舉,外來者果然蠻橫無禮。看來只有強行執行了!」傳令官手臂一揮,對著這些精兵下達了一個執行的命令。

呼啦一下子,早就蓄勢待發的眾精兵,凶神惡煞地向著辰月所立位置走去。

辰月手指舞動,一道結界赫然出現眼前。

精兵被結界擋住,可不會知難而退。而是暴發出體內的鬥氣,開始攻擊起結界來。

「轟!」

「轟轟!」

隨著一聲聲巨響。結界開始搖搖欲墜。

辰月雙眉緊皺,她沒有想到這些人非但不懂得見好就收。反而得寸進尺。

「既然你們如此,就休要怪我出手了!」

辰月雙手結出一個簡單的印記,剎那間,風生水起,直接將面前數十倍精兵吹飛。

「竟然敢反抗,看來沒有再宣讀聖旨的必要了,來人啊,給我把這裡的人全部抓回去!」

那傳令官臉色一寒,再次下令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