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獨角冰猿王折騰了片刻之後,便四肢展開一動不動了,鬼仔王從它的眼眶裡鑽了出來,「呵呵,夥計幹得不錯!回去后給你找一個女鬼仔,讓你也讓有個伴!」納甲土屍笑呵呵道,鬼仔王立即興奮地跳躍著,然後閃電般地鑽入了納甲土屍的懷裡。

一旁觀看的司徒媚頓時傻了眼,沒想到自己精心豢養的獨角冰猿王被殺死了,她怒吼道:「臭殭屍,你竟敢殺死了我的獨角冰猿王,我要把你大卸八塊!」

納甲土屍笑呵呵道:「你來呀,我要疏通你管道,讓你死翹翹!」

司徒媚的臉氣青了,她伸手就開始寬衣解帶,「哇,你真的想我給你疏通管道呀!」納甲土屍眼睛瞪得大大的。

「我靠,這女人是不是傻了,怎麼脫衣服了呢!」黃富驚訝道。

就在大家疑惑不解的時候,司徒媚的胸口出現了一副紋身的圖案,那是一幅奇怪的圖案。司馬紫燕一眼就認出了司徒媚胸前的那副圖案,驚呼道:「葵水冰煞圖!」

「咯咯,司馬紫燕你見識還真廣!今天你們一個都別想走!」司徒媚笑道。

江帆疑惑道:「紫燕,那女人身上是什麼圖案?」


「江郎,那是葵水冰煞圖,是冰晶殿的捨身法術,是歷代冰晶殿流傳下來給宮主的秘技!此圖具有讓人頭暈目弦的功效!」司馬紫燕道。

就在司馬紫燕和江帆講述的時候,司徒媚默念咒語,她胸前的葵水冰煞圖立即光芒四射,如同一道強烈的閃電一樣。

納甲土屍見到強光之後,立即頭暈目眩啊地叫了一聲,倒在地上。司徒媚手持冰晶劍立即朝納甲土屍撲了上去,手持劍對著納甲土屍的脖子就劈,她想一劍砍下納甲土屍的腦袋。

眼睛劍就要劈到納甲土屍的時候,突然一道影子一閃,直奔司徒媚的眼睛。司徒媚急忙撤回劍,默念咒語,胸前的葵水冰煞圖立即釋放出耀眼的強光。

那道影子立即跌落地上,那影子是鬼仔王,他剛才是為了救他的主人納甲土屍,所以攻擊司徒媚,但是被葵水冰煞圖眩暈了。

司徒媚再次舉劍劈納甲土屍,她太恨他了,恨不得一劍砍下納甲土屍的頭顱,就在冰晶劍要劈中納甲土屍的瞬間,一道人影一閃,納甲土屍的身體移開了。

司徒媚的劈空了,她已經看到救納甲土屍的人是江帆,她立即默念咒語,一道強光一閃,江帆哎呀一聲,倒在地上。

司徒媚大喜,手持冰晶劍衝到江帆身邊,一把提起江帆,笑著對司馬紫燕道:「司馬紫燕,你的男人落到我手上了,我要你看著我侮辱你的男人!」

司馬紫燕驚呼道:「司徒媚,你敢!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咯咯,我喜歡看著你傷心的樣子!」司徒媚笑道。

司徒媚伸手就要扯江帆的褲子,突然她感覺肋下一麻,身子立即癱軟倒了下去,「呵呵,你這個笨女人,我的外號叫十尾狐,你還想和我玩心計!」江帆笑呵呵道。

「你,你不是被眩暈倒了嗎?」司徒媚驚訝道。

「呵呵,你那個什麼葵水冰煞圖對我無效!所以我假裝暈倒,然後引你上當,你這笨蛋果然上當了!」江帆笑道,他修鍊的是天眼術,根本不怕這種強光炫目的。

「你,你好卑鄙!竟然使詐!」司徒媚氣憤道。

「呵呵,這些都是我的優點,謝謝你誇獎!我看你臉上的麻子太多了,我幫你割掉吧!」江帆喚出誅妖劍,對著司徒媚的臉蛋就要切割。

女人最在意的就是容貌,雖然司徒媚是個麻子臉,但是比刀疤臉要強多了,「你,你敢毀我的容,我不會放過你的!」司徒媚威脅道。

「嘿嘿,我最不喜歡別人威脅我的,本來是嚇唬你的,我今天不畫花你的臉,那我就太沒面子了!」江帆舉劍就要割司徒媚的臉蛋。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 大胸妞一出場,氣場強大,戰經理立刻陽痿,囁囁嚅嚅,再也不敢唧唧歪歪。

“兩位警官,不好意思,飯時又麻煩你們出警,等早點辦完案子,我請客。”

鄧子淇一邊和警官客套着,一邊主導着場上局勢:

“剛纔我已經聽說了案件經過,貴重珠寶失竊,這在紫玉軒有史以來,還是頭一次,警官有什麼吩咐,我們全力配合!”

學生妹再次慘兮兮哭了起來,梨花帶雨,讓人十分同情。

鄧子淇登登走過來,狠狠挖了一眼龍江那笑嘻嘻的面孔:

“龍江,放手!”


不料龍江小臉一板,故作嚴肅道:

“琪琪姐,我不能放,一放東西就徹底沒了。”

戰經理來勁了:

“你看,你看,警察同志,我沒說錯吧,這小子看人家姑娘長的漂亮,抓住人家的手,說啥不放,不是耍流氓是啥?”

陣陣口臭薰得痘痘警官直皺眉頭,她白了眼戰小軍,對着龍江道:

“沒事,你放開吧,有我們在,她跑不了。”

一起被帶到保安室的還有七八個當時看熱鬧的,無緣無故被帶進來,耽擱了晚飯,不少人不幹了:

“快點吧,等着回家做飯呢。”

“就是,我們也沒偷你家東西,這是幹什麼,不放我們走?”

幾個學生樣的混子更是來勁兒:

“啊澀啊,快些啊, 我媽叫我回家吃飯呢。”

“哎呀,什麼時候完事啊,真煩人。”

……

肖警官眼睛一瞪,渾身殺氣外放:

“涉及到近400萬的案件,有誰想着急走?他就是最大的嫌疑人。”

大約是被警察嚇住了,大家不再抱怨,聲音小了許多,一些人開始打電話發短訊,安排晚飯和雜事。


龍江放開了學生妹的手,卻一直緊緊盯着她。

這人真沒處想,這妞手臂軟軟,渾身香噴噴,兜裏不缺錢,剛開始龍江根本沒有懷疑她。

直到一羣學生小混子連打帶鬧衝進來,龍江發現,學生妹的手開始出現了綠色輝光,才覺得不對。

藍色虛擬屏幕標註的清清楚楚,綠色輝光代表奸詐、算計、狡猾、兇惡,反正不是好事。

手上開始出現綠色,那就意味着主人要開始偷竊、行兇、甚至是殺人,這是要幹壞事的節奏啊。

果然,緊盯着着妞手的龍江,突然發現她手掌裏多了一個標籤尾巴。

貴重商品標籤和普通商品不一樣,龍江記的清清楚楚,小黃一共拿出了五款產品,都是拿一樣,再放回一樣,免得丟失。

可算上學生妹手裏這款,龍江眼前卻出現了六個標籤,這顯然不合常理。

藉着那幫小混子鬧哄哄的掩護,龍江只見這妞手上的綠色輝光迅速消失了,反而有一塊微綠的輝光,閃耀在她的咪咪罩內。


近期幸而龍江善能攢了不少,儘管距離升級還有點懸,但是全過程開放觀看輝光,一點問題也沒有。

這妞頭上的黑白條數字,也有了激烈變化。

原來黑4800,白7800,現在變成了黑6800,白5800,這變化也太快了吧。

轉眼之間,一個好妞變爲了一個惡妞。

龍江肯定,出於對自己左手黑白雙魚的絕對信任,這妞剛纔肯定沒幹好事!

光天化日,她既沒殺人,也沒放火,除了偷東西,還有什麼?

果然,妞手裏的標籤尾巴沒了。

嘿嘿,抓女賊,俺喜歡!龍江於是一把上前,緊緊抓住了她軟綿綿的手臂,故此引起了一場軒然大波。

學生妹兒停止了哭泣,掏出了價值不菲的進口面巾,擦了擦眼淚,見周圍不少人,尤其警官犀利目光看着自己,一時有些怯怯。

腳下走了幾小步,靠近了戰經理,嬌滴滴小聲道:

“這位大哥,謝謝你仗義執言。”

戰小軍剛剛離婚,正處於飢渴狀態,見一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主動示好,樂得什麼似的,拍着胸脯道:

“妹子,沒事兒,客氣啥,有事找大哥,大哥全給你擺平!”

(這話怎麼這麼熟悉捏?)

肖警官咳嗽了一聲,嚴肅道:

“剛纔我向局裏申請了搜查令,一會兒要對現場嫌疑人進行搜身,請大家配合,男左女右,分兩列站好。”

一聽要搜身,現場人終於靜了下來,尤其幾個混子學生,一臉緊張。

“你幹什麼,扔什麼東西?”

痘痘女警一聲大喝,嚇了龍江一跳,隱隱見到那個公雞頭混小子,好像把一個什麼東西扔進了垃圾筐。

一個白紙包被撿了出來,裏面藏着硬幣大小的一團白色粉末。

“摟草打兔子,今天還有點收穫,抓住個買小包的,小曹把他扣起來。”

痘痘女警英姿颯爽,上前一個標準擒拿,將那個壞小子緊緊鎖住,“咔嚓”一聲,銀色手鐲寒光閃閃,把公雞頭直接拿下,按翻在地上。

見警察動了真傢伙,幾個抱怨的路人甲、路人乙緊緊閉住了嘴巴,生怕那個挺着炮彈胸的生猛女警上前,也給自己來這麼一傢伙。

而學生妹兒,卻藉機緊緊依偎在戰經理身邊,怯怯地抓着他的手臂,讓人不由自主,憐意大增。

不對啊,龍江眉頭一皺,一會的功夫,學生妹兒咪咪罩裏,那處綠色輝光怎麼不見了,而她頭上黑色數字竟然又多了500多。

他仔細觀察,戰經理的褲袋,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小團淡淡的綠色輝光,他頭上的黑條數字,卻一下子增加了1500!

龍江笑嘻嘻伸出手高舉着。

曹警官大奇:“你有什麼事?”

龍江呲着白牙,笑的見牙不見眼:

“警官大人,我覺得我們店裏員工應該支持警察工作,我申請第一個搜身。”

肖警官冰着臉點了點頭:

“這小夥子態度不錯,過來吧。”

衆目睽睽下,肖警官請全體女士面對牆壁迴避,仔細摸索了龍江全身,又讓他脫掉衣褲,裏裏外外檢查了內褲,這才滿意罷手。

鑰匙、手機、手錶、零錢、一張破破爛爛摺疊打印紙,一一還給了龍江。

“好,下一個誰來。”

龍江一臉壞笑,邊穿衣服邊指着戰經理道:“領導帶頭啊。”

戰小軍正和學生妹兒聊的來勁,時間不長,電話,手機統統弄到手,就連明天中午的飯店都基本敲定,嘿嘿,這豔遇來了,擋都擋不住。

這個白富美妞對自己肯定有意思,手臂始終挨挨蹭蹭,有幾次甚至是胸罩的材質都感覺得到了,戰小軍銀心大蕩。

聽龍江嚷嚷,讓自己帶頭,他有點不樂意:

“着什麼急?我們自己內部人不着急搜,哪有自己人偷自己東西的,警官你先搜別人吧。”

說完,又熱乎乎地噴着臭氣,一臉垂涎地和學生妹兒低頭聊了起來。

龍江搖了搖頭,大聲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