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王偉,你*給我閉嘴。”突然,就在這個時候,但見安辰大罵一聲而後擡起一隻腳竟是一腳將王偉、雄雷等四人圍座的麻將桌給踹翻了。

雖然冷雪鷲在安辰心目中的位置不重要,但還不至於讓其他男人來糟蹋。

本想着自己明天就要去日本今天來給這幫兄弟道個別,當然也順道將這個消息也告訴冷雪鷲。但是眼時的環境說這些似乎已經沒有多大的意義了。

“老子告訴你們,以後誰要是敢對她無禮,*小心老子廢了你們。”高高興興的聚會因爲王偉的不會察言觀色、安辰的憤怒而早早結束。

拉起冷雪鷲憤怒的離去,安辰自己也鬱悶了,這個女人對自己真的有這麼重要嗎?竟然可以爲了她跟自己這幫弟兄鬧翻了臉?

不過,事情既然已經這樣了,安辰也不想做過多解釋,拉起冷雪鷲直接駕車駛回別墅,安辰認爲自己應該是瘋了,竟然會因爲冷雪鷲而大動肝火。

“那個,謝謝你。”可能因爲從小失去父親的緣故,一直都是冷雪鷲用她稚嫩的肩膀獨自面對來自各方面的嘲笑以及困難,如今突然有一個男人站出來肯爲了她的自尊而與自己的弟兄翻臉,冷雪鷲突然有些感動。 “不用。”原本是爲了讓冷雪鷲對自己唯一的一絲好感消失,沒想到竟然誤打誤撞又因爲她而跟弟兄們翻了臉。當然,跟雄雷那幫人翻臉就像天要下雨一樣很正常,但如果在離別之際在冷雪鷲的心中又種下了一種感動,這不是安辰所希望看到的。

但是,安辰也不想解釋什麼了。反正,明天中午他就要離開了,他與冷雪鷲之間本沒有故事,即使是有一切也都會隨着時間的流逝而逐漸沖淡的。

回到別墅,冷雪鷲發現劉媽、小孫、安辰的私人醫生表情都怪怪的。就連有一段時間沒有見到的安辰的司機小高也破天荒跑到別墅來了。

看到安辰回來,幾人似乎u言又止。

“都去休息吧,我也累了。”知道幾個人一定是因爲自己明天就去日本的事情來特意跟自己告別,但此時安辰全然沒有了那份心情。這幾個人,如果可能,等他四年回國以後他們至少還會聚在一起的。特別是劉媽,安辰已經在夏威市市中心爲她買了一套二居室的房子,住在哪裏總比住在這個空曠的別墅要好的多。

“少爺。”想想與安辰這次告別再相見可能就到四年以後了,小高顯得很激動,雖說安辰脾氣是差了點,但對他真的很不錯。前年自己母親得病,安辰還特意給小高寫了一張十萬塊錢的支票。

“都去休息吧。”安辰的性格決定他根本不會喜歡這種悲悲慼慼的場面,他衝幾個人擺了擺手便拉着冷雪鷲走向自己的臥室。

在走進臥室的途中,冷雪鷲的心“彭彭”的亂跳着,她與安辰之間這算是正式的同居嗎?

他竟然在衆人面前完全不避諱與自己的關係而公然要讓自己與他住在一起。

“丫頭,想什麼呢?”推門而入,安辰將冷雪鷲抵在牆上,面對她安辰感到自己就像一塊燃燒不盡的火炭想與冷雪鷲永遠熊熊燃燒。

“我們算是正式的同居嗎?”從未有過的羞澀漾滿冷雪鷲的心間,今天與以往不同,她想與安辰交流的還有自己那顆對安辰u罷不能的心。

安辰沒有回答,只是衝冷雪鷲帥氣的笑了笑。他與她之間只是永別以前的最後一次親密接觸而已。

擡起冷雪鷲的下巴,安辰深深的凝望着冷雪鷲。其實她長的還是蠻清秀的,就像一枝雨後的水蓮,雖然並不妖嬈卻清雅脫俗,再加上她骨子裏與生俱來的那份傲氣以及野性,其實冷雪鷲也算是一個人見人愛的美女。

第一次在安辰如此正式、如此溫情的注視下,冷雪鷲感到有一種來自於少女心靈深處的羞澀正在促使自己的臉頰紅紅的。她的一顆心不停的“嘭嘭”亂跳着,或許這就是喜歡一個人的感覺吧。

安辰的脣向冷雪鷲壓了下來,冷雪鷲緊張的閉上眼睛,尤如自己的初吻一般。

因爲這是冷雪鷲第一次在用心與一個男人進行身體上的親密交流。而這個人也在此時悄無聲息的深深走向冷雪鷲的內心。

依舊是狂躁的氣息,依舊是冷雪鷲熟悉的霸道,但如果用心靈去細細體會的話,冷雪鷲發現其實自己還是很喜歡安辰身上的這股邪氣。

安辰也第一次溫柔的吻着冷雪鷲,似乎怕弄痛了她一樣,安辰吻的仔細且溫柔、張狂且細心。

冷雪鷲的腦袋在此時尤如被糊上了一層漿糊,她的脣以及她的整顆心皆沉醉在安辰的吻裏。星星點點的u望之火隨即衝進冷雪鷲的體內,冷雪鷲再一次有了希望安辰佔有自己的衝動。

十歲的年齡差在此時完全被忽略,只是十歲而已,而他們的身體卻彼此需要、彼此沉醉、彼此渴望。

與以往不一樣,安辰這次變得很溫柔,平生第一次對一個女人如此溫柔,連安辰自己都驚奇了。

輕輕的拉開冷雪鷲黑色錦鍛棉裙背後的拉鍊,安辰的大手輕輕的摩擦着冷雪鷲後背細嫩的肌膚。 一切都變得順理成章、合乎情理,當安辰一把將冷雪鷲抱走急不可待的放在牀上,冷雪鷲的心再一次揪的緊緊的。

吻沿着冷雪鷲脖間的性感曲線逐漸向下悄然滑落,當安辰的脣輕輕啄起冷雪鷲胸前最敏感的花蕊,像個農夫一般愛憐的澆灌着他的花園,冷雪鷲感到身體中如有一股巨大的海浪在她的身體中不斷的洶涌澎湃。

貪婪的聞着冷雪鷲肌膚中那種特有的清香,感受着她身體之中的熱度,安辰將瘦弱的冷雪鷲撲倒在身下。

冷雪鷲熱烈的迎合着安辰的動作,雙手自然的攀上了他結實的肩膀。親吻的力度加大,安辰的一隻大手自然的握住了她胸前起伏的美麗。

完全將冷雪鷲的衣衫褪去,冷雪鷲美麗潔白的酮體如春日裏嬌羞的花朵般綻放在安辰的面前,輕咬她含苞u放的粉紅色花蕾,她發出滿足的聲音。他的手開始尋向那一片美好如春的禁地,一遍遍的探尋和扶摸,直至那片屬於他的花園完全爲他綻放而妖豔。褪去她身上最後的一片羽毛,使她如上帝初造般毫無保留而又完美的的顯現在他的面前,這一刻,她爲他而瘋狂,她讓他迷戀。彼此的呼吸越來越緊促,完全不能自抑,演繹如此激烈。

他終於也除去了所有的屏障,兩個赤。裸的身體相互纏繞、糾結在一起,如泥土和雨露彼此需要,彼此撫慰。糾纏在不斷進行,她的一切皆屬於他,身上的每一寸寶地都留給了他。

她抑制不住的發出呻吟聲,他知道她已經完全爲他綻放,此時迫切需要他的雨露。他熱烈的擁抱她,親吻她,小心翼翼的將自己的炫耀在她的花園外徘徊,如農夫對待自己的莊稼那樣的愛護和小心。

“~~~~恩~~~~”隨着這樣的聲音,他知道她的迎來了她的是春天,他使出了最後的力量,她們同時如羽毛般飛了起來,飛過滾滾江河,如同天堂,又如同地獄。

她緊緊的滿足的抱着他,如同他會飛走一樣,令他有剎那間的窒息,看着她俊秀的臉龐,他愛惜的將她摟的更緊。

一晚上的風雨……

一覺醒來已是上午11點,寬大而柔軟的大牀一側早已沒有了安辰的身影。冷雪鷲揉了揉發酸的肩膀,想起昨天晚上與安辰所發生的事情不僅面露紅暈。

用最快的速度洗刷完畢下樓,冷雪鷲看到劉媽正神情恍惚的站在廚房門口。

看到冷雪鷲下樓,劉媽慌忙轉身回到廚房去端早已爲冷雪鷲準備好的午飯。

“劉媽,你怎麼了?”冷雪鷲感到劉媽的神情有些不正常:“那是什麼?”突然,冷雪鷲看到廚房的一角正有一個大行禮箱:“你要出遠門嗎?劉媽?”冷雪鷲怔在那裏,她突然感到整幢別墅都空曠了許多。

“恩,出遠門。”聽到冷雪鷲問自己,本來神情恍惚的劉媽突然泣不成聲。渾濁的眼淚順着她滿是皺紋的臉頰頓時如泄了閘的洪水一發不可收拾。

“劉媽,發生什麼事情了?”一定是發生了什麼大事,要不然以劉媽的性格一定不會哭成這樣。

“沒事,我就是捨不得少爺。”劉媽頓住哭聲,牽強的笑道。安辰從小到大一直都是跟着自己,如今一別便是四年,劉媽從內心捨不得與安辰分開。

“劉媽,什麼捨得捨不得的,你要是想他可以回來啊,這裏隨時歡迎你。”冷雪鷲安慰着劉媽,這個可憐的姑娘到現在還不知道安辰離去的消息,她以爲是劉媽捨不得離開這裏。

“不是這樣的,小姐,少爺今天去日本了,需要四年。”劉媽哭泣的同時從口袋裏拿出一張支票遞給冷雪鷲,這是安辰今天上午臨走前讓劉媽交給冷雪鷲的。

而自己這次也是爲冷雪鷲最後一次準備午飯了。

“什麼?去日本?今天?”劉媽的話尤如一個晴天霹靂讓冷雪鷲的腦袋頓時嗡嗡嗡作響,安辰去日本這件事情爲何她卻不知道?爲何安辰卻不願意告訴自己?而自己在他的心目中到底算什麼?妓女?性伴侶?還是隻是他衆多女人中的一個女人而已。

她有點不敢相信劉媽所說的事實,安辰就這樣走了,留下一張一百萬的支票走了,並且還是一去四年,要知道四年的時間有多長,四年啊,四年的時間足可以抹平他與她之間的一切回憶。

望着手中的支票冷雪鷲的眼淚奪眶而出,難道在他的心目中她只是爲了錢嗎?難道他真的以爲自己是出來賣的嗎?竟然想到用錢來補償自己,簡直太可笑了。

一把將手中劉媽遞過來的支票扔在地上,冷雪鷲感到自己的心碎了、痛了。有一種難以言表的委屈以及心痛幾乎令冷雪鷲感到窒息。既然他明知道自己要走,爲何還要在臨走之前對自己充滿溫情?

難道他不知道他的溫情有可能將她的靈魂打入萬劫不復之地嗎?

安辰太自視清高了,他以爲一百萬便可以瞭解他與她之間的一切嗎?

“是的,小姐,這張支票是今天少爺臨走之前讓我轉交給你的,他讓我轉告你再找一個學校,好好上學。”劉媽拾起冷雪鷲仍在地上的支票小心的放在餐桌上。頗爲留戀的望了望這幢別墅,劉媽的眼淚再次縱橫:過了今天,這幢別墅就會有新的主人來入住了。

“哼,好好上學,他還知道讓我好好上學?”冷雪鷲感到自己快要崩潰了,她覺得是安辰玩弄了她的感情,她被安辰徹底捉弄了。那個不可一世的男人總是在無形之中主宰着別人的命運,當自己對他u罷不能的時候,他竟然瀟灑的轉身離開,徹底無視。而安辰則是那個無視冷雪鷲滿腔熱忱、將冷雪鷲的心撕成一片片血肉模糊的人。

悲憤之下,冷雪鷲突然尖叫一聲衝出別墅,她要去機場找安辰,她要問問安辰她究竟是他的什麼?究竟是什麼?

“小姐,沒用的,估計少爺乘坐的飛機已經起飛了。”劉媽從背後死死的抱住冷雪鷲。此時,他們分離也許是最好的時機。

少爺去了日本深造,而冷雪鷲則可以繼續上學。當少爺學成歸來,冷雪鷲的學業已滿,到時候兩個人再相遇一定會美滿幸福的。

“不可能,不可能。劉媽,他爲什麼不告訴我?爲什麼要騙我?爲什麼要恰巧在我對他不能忘記的時候要拋下我?”冷雪鷲靠在劉媽的懷裏無力的坐在冰冷的地面上,一切都太可笑了,太可笑了。安辰太狠了,太狠了,臨走之前他還要偷走自己的心,而後在上面狠狠的劃上無數刀,讓自己最終體無完膚。

孤獨而落寞的坐在別墅大廳內的木質樓梯上望着劉媽拖着行李箱戀戀不捨的走出別墅,冷雪鷲的脣角略微欠了一個嘲笑的弧度,這裏的一切只是她的一個夢而已,現在夢醒了,她也該好好的爲自己以爲的生活做安排了。

從下午一直坐到傍晚十分,冷雪鷲一直沉默的坐在樓梯上,空曠的大廳裏只剩下了她一個人的孤獨身影,冷雪鷲沉默着,眼睛裏有着無盡的憂傷。

自己是不是很失敗?竟然將一顆心丟在了一個讓自己捉摸不透的男人的身上?

一百萬!

望着手中安辰留給自己的一百萬支票,冷雪鷲冷笑一聲鬱悶的搖了搖頭。

不過,這一百萬至少可以讓自己、冷迪、冷亞三人唸到大學畢業。

好吧,安辰,既然你認爲我只是一個喜歡錢的女人,那麼從今天開始,我收了你的錢,我們之間便永遠互不相欠。

“這位小姐,對不起。這幢別墅已經賣給了我們,還請您……”別墅的門被一對陌生男女推開,看到冷雪鷲,那位女士禮貌的對着冷雪鷲說道。

“對不起,請給我十分鐘的時間。”無力的站起身,冷雪鷲對女人抱歉一笑。她需要十分鐘的時間來整理自己在別墅裏的一切東西,同時也需要用這十分鐘的時間將有關安辰的一切全部留在這幢別墅裏。

十分鐘的時間很快流過,當冷雪鷲最終穿着安辰臨走前晚送給她的那套黑色錦鍛棉裙,手拉行李箱走出別墅的大門時,冷雪鷲感到很諷刺,沒想到她行李箱裏所有的衣服都是安辰爲她買的,她找來找去竟然找不到一件跟安辰沒有關係的衣服。 突然想到當初自己是空手而來的,冷雪鷲不僅再次悽慘一笑,將手中的行李箱拖向垃圾站,這裏的一切包括這個行李箱在內的與安辰一切有關的東西似乎都該與自己說再見了。回頭面對這幢熟悉的別墅,冷雪鷲的眼睛裏一片晶瑩:別墅的主人變了、別墅裏的一切都將改變。而自己也即將踏上新的征途,而她與安辰,將永遠形同陌路。

由於先前安辰通過臨川高中校長出面告訴冷雪鷲的母親–秦菊花,冷雪鷲被其它市的封閉高中優先錄取走,所以爲了將這個謊言圓到底,冷雪鷲從別墅裏出來以後根本不能夠回家。

想起了閆妮,雖然不再怨恨,但冷雪鷲卻始終邁不過去閆妮曾經背叛過她的那道坎兒。

無奈之下,冷雪鷲只得在夏威市租了一套民房暫且住下,而後她想通過同學打聽一下其它高中的情況,看看那些高中能不能錄用自己。

轉眼一個月的時間很快過去,爲了使自己徹底忙碌起來而不至於會想起安辰,冷雪鷲每天晚上都會學習到很晚。好在,冷雪鷲天姿聰明,一個月的時間她幾乎將這兩個月以來所拉下的所有課程全部補了回來。而冷雪鷲也通過同學的介紹在其它高中進行了模擬考試而最終得到了那所高中的校長以及高二年級班主任的認可。

冷雪鷲很感激他們,畢竟這所高中是夏威市內唯一沒有考慮冷雪鷲被勒令退學、而看重冷雪鷲成績的高中。

冷雪鷲很珍惜這次來之不易的機會。這天晚上,冷雪鷲依舊在燈下挑燈夜戰。

一個月了,這所房屋陪伴了自己一個月。而再過幾天,自己就將踏入新的旅途。即使那所高中的升學率不是很高,但冷雪鷲相信她可以成爲那所高中的神話。

“哇–”然而,就在冷雪鷲在計算一道算術題的時候她突然感到自己的胃裏一陣翻江倒味的難受,緊接着她“哇”的一聲便將今天晚上所吃的東西全部吐了出來。

一定是這段時間太過賣命了,可能也是沒有好好吃飯的緣故,冷雪鷲以前本來就有輕微的胃閆。而經過這段時間的折騰,冷雪鷲的胃閆似乎越來越嚴重了。

合上書本,冷雪鷲在牀上躺下,或許休息一晚就會沒事的。

很快沉入夢鄉,冷雪鷲一覺睡到天亮,這幾天她好像總是有點嗜睡的毛病,可能是因爲解決了入學的問題整個人的身心徹底得到放鬆的原因,她感到整個人竟然不如前段時間學校的問題沒有解釋以前有精神

“哇–”突然,有一股刺鼻的油煙味傳進冷雪鷲的鼻子。正在睡夢中的冷雪鷲感到胃裏再次涌上一股酸水,她來不及起牀便“哇”的一聲將胃裏的東西吐在了地板上。

太可恨了,誰家做飯的味道竟然飄進了自家所在的窗子。

冷雪鷲來不及多想便迅速起牀關上了窗戶,這時她才覺得那股刺鼻的油煙味小了很多。

只是接下來,冷雪鷲似乎根本對食物沒有任何興趣,一天的時間她除了只吃了一塊麪包以外,一口飯都沒有吃。而冷雪鷲今天也破天荒的在牀上賴了一天,感到渾身無力。

然而,一連三天,這樣的情況並沒有減少,冷雪鷲變得越來越喜歡嗜睡,胃閆也似乎在加重,即使是冷雪鷲躺在牀上什麼東西也不吃,她還總是感到胃裏不舒服。特別是當她聞到各種異味之時,胃裏便越發翻江倒海的厲害。

明天就要去那所高中報到了,冷雪鷲認爲在去高中報道以前她應該去看看醫生。

拖着沉重的腳步走向門口的衛生室,給冷雪鷲把脈的是一位老中醫。

“姑娘,恭喜你啊,你懷孕了。”老中醫衝着冷雪鷲慈祥一笑,孕育生命這個過程雖然很艱辛,但對於一個家庭來說卻是天大的喜事。雖然眼前的冷雪鷲看起來年紀應該不大,但這並不能剝奪她懷孕的權利。

“什麼?醫生,您是不是搞錯了?”老中醫的話幾乎讓冷雪鷲差點背過氣去。懷孕,她又懷孕了,不是曾經有人說小產月子做完沒來月經之前是不會懷孕的嗎?

“姑娘,我當了一輩子的醫生,怎麼會錯呢?”老中醫很不高興冷雪鷲的質疑。

“我不是那個意思,麻煩您再給我看看。”冷雪鷲真的害怕懷孕這個事實,這太可怕了。要知道自己明天就要去那所高中報到了啊!

“好吧。”老中醫拗不過冷雪鷲,又給冷雪鷲把了一次脈:“不會錯的,你確實是懷孕了。”

“老天–”老中醫的話尤如給冷雪鷲的希望殘忍的下了最後的死亡判決書,她蹙起眉頭,感到自己的心臟劇烈的跳動着。

難道這就是宿命嗎?這就是安辰親手爲自己編制的宿命嗎?

明明可以逃的,可爲何卻又兜兜轉轉回到了原點?

“不可能,自己絕對不會懷孕,也不能懷孕。”冷雪鷲仍舊存在僥倖心理,老中醫一定是把錯脈了。此時懷孕同等於要殺掉冷雪鷲,在這個接骨眼上自己怎麼能夠懷孕呢?

跑到西藥室從護士小姐手裏接過兩條測孕紙,冷雪鷲要排除自己懷孕這個可能。

回到家裏,按照測孕紙上的說明,冷雪鷲給自己做了孕測試。

兩條紅槓子!!

還是兩條紅槓子!!

望着手中測孕紙所顯示的結果,冷雪鷲突然yu哭無淚,這算是什麼情況?這是老天在故意懲罰自己嗎?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到底做錯了什麼……竟然逃不掉安辰爲自己編制的悲慘命運

!!!

又在牀上躺了一天,這樣的情況冷雪鷲根本不可能去那所高中報到了。她給高二年級特別喜歡她的那個班主任打電話請了半個月的假,聽說小產最少需要在牀上休息半個月才能起牀,否則會留下後遺症。

又要走進那個冰冷的手術室了,冷雪鷲無望的躺在牀上,她似乎看到醫生正在拿着刀子狠狠的捅自己的肚子,而與此同時,正有一個鮮活的生命在醫生的屠宰之下永遠毀滅。

“啊–”冷雪鷲突然感到自己的肚子一陣隱痛。流產,太可怕了,她真的不敢獨自一個人去面對。

然而,如果不走流產那條路的話自己又該怎麼辦?當一個未婚媽媽?可是如果孩子生下來又該由誰來照顧他?當孩子長大以後問自己他的父親是誰時?自己又該如何回答?

思來想去,冷雪鷲最終咬了咬牙。這個孩子根本不該出生,根本不該來到這個世界之上。

自己是顆野草,永遠打不垮的野草。所有的艱難困苦她一個人都可以去勇敢的面去。

下定了決心,冷雪鷲隨後到超市倒騰了一大堆的東西,她準備流過產以後自己獨自一個有捱過生命中最脆弱的時候。

“你的身體太虛弱了,不適合流產。”沒想到,穿白大褂的醫生竟然給準備好了一切的冷雪鷲下了這樣一個結論。

“我很健康,怎麼會不適合流產呢?”冷雪鷲覺是醫生是在故意給自己出難題。這個孩子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反正,她不能把他生下來。

“這樣吧,如果你真想把孩子做掉,就再等幾個月,這幾個月你先回家養養。”醫生很不耐煩。

“什麼?幾個月?不行,我必須今天要做。”醫生竟然能夠想得出來讓她在回家養幾個月,幾個月的時間自己的肚子早就大起來了。而到那個時候聽說是需要引產的,引產可要比流產痛苦多了,而自己的學業根本耽擱不起啊!!

“那好,你給我籤個協議,如果流產過程中你由於休克而倒置大出血、傷害子宮,造成永久性不能懷孕的事實與醫院毫無關係。”醫生冷漠的在冷雪鷲的面前推來一張協議書,上面條條框框、清清楚楚了說明了由於身體太過虛弱而做流產時會造成的一切嚴重後果。

不能懷孕、子宮破壞!真的有那麼嚴重嗎?

冷雪鷲望着面前的協議書當場懵了,學業很重要,但對於一個女人來說生育更加重要,一個女人不會生育那就如同這個女人不完整一樣,會讓這個女人痛苦一生。

冷雪鷲根本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她拿着協議書雙手在不停的哆嗦,她真的下不了決心,下不了。

“好了,你先去考慮吧,下一位。”醫生將冷雪鷲冷漠的推出手術室,另外一名孕婦很快走進了手術室。

“雪鷲雪鷲–”突然,就在冷雪鷲感到自己的眼前一片昏天地暗、特別無助的時候,她猛然聽到身後有人在叫她。

“閆妮–”此時此刻看到閆妮,冷雪鷲僞裝的堅強在剎那間全部被撕破,雖然閆妮曾經出賣過她,但在此時冷雪鷲根本顧不上那些了,她只想找一個人依靠一下,哪怕只是安慰安慰她也好

“雪鷲雪鷲,怎麼了?告訴我?到底出了什麼事情?”先前一直對冷雪鷲深深的愧疚,如今看到以前那個高傲的冷雪鷲竟然虛弱成這個樣子,閆妮感到自己的心很痛很痛。 暴力丹尊 她認爲冷雪鷲之所以會變成這樣、會被勒令退學、公變得如此的虛弱無力都是她造成的。尤其是此時面對冷雪鷲那雙絕望而無力的眼神時,則讓閆妮更加的羞愧難當。

“閆妮,我懷孕了,又懷孕了。”冷雪鷲哭着將這個自己不能面對的殘酷事實告訴閆妮。

“天,那安辰呢?他人呢?”閆妮一把抱住了冷雪鷲,心莫名的痛了起來。

“他走了,去了日本,需要四年。”冷雪鷲發誓她從未因爲一件事情而哭成這樣,但這次她的心確實是碎了,真的碎了。

“靠,這個男人怎麼這樣?怎麼能夠這樣呢?”閆妮很憤怒,上一次她與李揚在安辰的別墅門口時,安辰不是把冷雪鷲看的很重嗎?怎麼才一個月的時間而已,他竟然在冷雪鷲的肚子裏不負責任的留下了種卻不管不顧的獨自一個人離來?

“他還不知道我懷孕了。”冷雪鷲的情緒漸漸穩定了下來,這段時間因爲她的哭的太多,她的一雙眼睛總是紅紅的。

“啊?怎麼回事?”閆妮很震驚,她不知道冷雪鷲身邊這一個月以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回到出租屋,冷雪鷲將她與安辰之間所有的事情向閆妮托盤而出。如今,她已經一無所有了,她能抓住的只有與閆妮之間的友情了。

而閆妮也因爲先前曾經傷害過冷雪鷲的事情而在這次對冷雪鷲的事情特別上心。可能是爲了彌補、也可能是爲了修復與冷雪鷲之間破損的友誼。閆妮當天晚上便留在了冷雪鷲的出租屋裏照顧冷雪鷲。而與此同時,閆妮也聯繫到了自己一位做婦科醫生的表姐,準備讓冷雪鷲再去做一遍檢查。

然而,閆妮表姐的這次檢查也並沒有排除冷雪鷲能夠做流產手術的可能。冷雪鷲的身體太虛弱了,因爲她剛剛做過小產過的緣故再加上她在小產月子時被蛇咬傷過事情,她根本不適合再次做流產手術。

當然,做爲一個過來人,閆妮表姐建議冷雪鷲將孩子生下來。因爲對於一個女人來說,能生不生那是一回事,如果想生不會生則是一個女一生的悲哀。所以,閆妮表姐的意思是生育真的比什麼都重要。

面對這樣的結論,冷雪鷲再一次的沉默了。

然而,她卻別無選擇了,把孩子生下來似乎變成了她唯一的退路。

重回校園根本不可能了,而閆妮也早因爲擺脫不了白fen的困擾早就退學了。兩個無良的少女再次聚在了一起,當然爲了閆妮以後的幸福,善良的冷雪鷲竟然願意拿出安辰留下的一百萬中的五十萬讓閆妮去戒毒所去戒毒。

由於自己吸食白fen的原因曾經對冷雪鷲的傷害太大了,閆妮在收到冷雪鷲的錢後堅決將毒癮戒掉。

轉眼,冬去春來,一晃三個月已經過去。閆妮的戒毒很成功,而冷雪鷲肚子裏的孩子也在逐漸長大,此時的冷雪鷲更像一個母親了。偶爾,她還會一個人對着肚子癡癡傻笑。

每當她感到肚子裏的孩子在頑皮的搗蛋時,冷雪鷲感到幸福極了。而她腦海深處,那個張狂而霸道的身影就如一個塵封的記憶被冷雪鷲深深的埋在心底深處。 盛夏,豔陽高照。

“閆妮,我害怕。”懷胎十月,再過幾天就到了預產期,冷雪鷲這幾天晚上緊張的幾乎都沒有睡好。

“好了,不要害怕,孩子出生也是瓜熟蒂落的事情,不要害怕。”閆妮笑着安慰着冷雪鷲,事實上她比冷雪鷲更緊張,更期待冷雪鷲肚子裏孩子的到來。

分娩的痛苦雖然自己體會不到,但一想到從電視上看到的女人在生孩子時的那種撕心裂肺的痛,閆妮便爲冷雪鷲感到緊張。

“聽說生孩子還要父親簽字。”本來自己就是一個未婚媽媽,如今去醫院還要面對醫生別樣的目光,冷雪鷲感到心裏酸酸的。

“沒事,我是孩子的乾媽,我來籤。”閆妮知道冷雪鷲在擔心什麼,其實她知道冷雪鷲不怕別人看不起她,而是怕別人看不起她剛剛生出來的孩子。

畢竟孩子真的是無辜的。

但是,如今安辰又遠在日本,又有哪個男人願意承擔起這樣的責任呢?

對,或許只有他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