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王改又是愣了一下。

“穆總,您是專程來找我的?”王改有點兒不相信。

穆州擡起頭笑道,“對啊,你是叫王改吧?大哥王滿,二哥王浩,三哥王敢。”

王改點點頭。

“你認識我哥?”王改問道,

穆州笑而不語,刷刷刷的簽了字。

“好了,還有什麼其他事,我會讓我助理來辦,到時候你聯繫他就行了,我先走了。”

穆州拍了拍王改的肩膀。

“啊?”王改一臉懵逼。

以前王浩混的時候,道兒上的人都知道王浩的兄弟姐妹幾個人,但是王浩的兄弟姐妹幾個人。也都沒有把王浩手底下這幫人認全。

尤其是王滿和王改。

王滿不願意接觸這種事情,王改是王浩幾個人不讓接觸。

所以王改不認識穆州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旁邊的經理還有幾個同事都在旁邊站着。

把穆州的視線擋的很死。

所以穆州根本就沒有到了一邊兒坐着的王浩。

王浩也沒有搭理。

一行人離去。

杜卡也跟着跑出去送人。

沒一會兒。

王改率先走了進來,杜卡跟在屁股後面。

“小王啊,原來你認識穆老大啊,這你早說啊,我和穆老大關係很好,你要是早點說你們認識,咱們也不會產生這種烏龍,你說是不是啊?”

王改只是掃了一眼。

回頭看向王浩,“二哥,這個穆州該不會是你叫來的吧?”


王浩還沒說話,王改就道。

“不可能!不可能是你叫來的!你剛回來,這幫人你都認不齊,肯定是三哥搞得,這個穆州肯定認識三哥,所以纔來給我撐場子的。”

王浩一陣無語,“爲啥就不能是我了。”

買月可憐巴巴的拉了一下杜卡的衣袖。

“杜總,咱們的業務還沒辦呢?”

杜卡回過神來。

“辦,寶貝,這就辦。”

買月又偷偷看了眼程筱筱,“那這個KTV小姐剛纔潑水的事情怎麼算?”

程筱筱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誰KTV小姐了?長了一雙眼睛出氣的嗎?”

買月躲在杜卡身後。

“杜總我怕。”

杜卡瞥了眼程筱筱,“說你兩句,你又不會掉塊肉!再說了,又沒說錯什麼!”

程筱筱氣的咬牙切齒,指着杜卡。

“行!狗男女!我今天不讓你們爲了今天做的事情後悔,我就不姓程!”

買月可憐巴巴道,“杜總,怎麼辦?”

杜卡輕蔑一笑,“剛纔的穆總我只是讓他三分,其他人,我杜卡怕過誰?”

程筱筱掏出手機,撥了個電話。 “打電話找關係誰不會?”

杜卡囂張道,“剛纔事情我還準備和你們就這麼算了,但是你們既然這個樣子,那我就得和你們掰扯掰扯了!”

杜卡囂張跋扈道。

王浩倒是沒說什麼,坐在一旁,就像是看耍猴的一樣看着對面的那個杜卡。

王改眉頭緊皺。


一時間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處理這個局面。

程筱筱打通電話。

“炎夏區鳳凰街這邊有個銀行,找他們田行長,把裏面有一個叫買月的職員開了。

還有,查一下一個叫杜卡的,看看他是幹什麼的,好好收拾一下。”

掛了電話。

程筱筱平靜的看着對方。

杜卡冷笑道,“這就是你打電話找的關係?你電話打通了沒?是不是在這裏跟我裝腔作勢呢?

一個KTV的小姐是不是陪幾個有錢人上了牀是不是就感覺自己能夠在銀州市橫着走了?”

王浩擡頭,“說話客氣點,別什麼話都亂說,吃的是五穀糧食,別說那些六畜的話。”

杜卡指着王浩,想到王浩和王改是兄妹,介於穆州的關係。

“這件事和你們兄妹沒有關係,這件事是我和這個KTV小姐的事情。”


王浩已經有了火氣,畢竟程筱筱是王浩帶來的。

“這是我帶來的人,我再說最後一遍,說話客氣點。”

“多少錢一天,我出雙倍!”杜卡依然不知悔改。

“杜總,你看這個女的,一看就是什麼好人,估計一天撐死了也就五百塊錢。”

程筱筱氣炸了,左右一看,抓起水杯就砸了過去,什麼時候吃過這種憋。

杜卡正要動手的時候。

門開了,

進來了一個頭發花白的男人。

目光一轉,最終看到了程筱筱,連忙跑了過來。

“程總,您怎麼來了?”

男人跑過來握手,但是程筱筱根本就沒搭理。

“田行長,你們這裏竟然有素質這麼底下的職員,真的是令人噁心!”

田行長一回頭。

買月嚇得花枝招展。

“行長,我……我沒有。”

田行長也不廢話,“你明天不用來了。”

買月哭的梨花帶雨,朝着杜卡喊了一聲,“杜總。”

杜卡盯着田行長,“田行長,給我一個面子,買月是負責我所有事情的人,你要是把她開除了的話,那就是失去了我這個大客戶。”

田行長輕笑,“杜總,您覺得我是失去您這個小公司的客戶划算呢,還是失去程氏集團總裁這個客戶划算?”

“程……程氏集團總裁?”

杜卡聞言,一張臉刷的白了。

嘴脣顫抖,“可……怎麼……怎麼可能!”

話音剛落。

杜卡手中一直捏着打電話找關係的手機響了。

接了電話之後。

杜卡的面色更加蒼白。

失魂落魄的看着程筱筱,“程總,我錯了,我真不是故意的,是我狗眼看人低,是我狗眼不識泰山,不知道您就是程氏集團的總裁。

求求您,給我一條活路成不成,不要切斷我的貨源,我上有老下有小,我們一大家子還指望我活呢。”

“我老婆孩子還在外面找女人,真不是什麼好東西!”

程筱筱鄙夷道。

說完話。

“田行長,以後我們和貴行之間的合作,交給這個叫王改的妹妹處理,

就這樣,我還有事,先走了。

記得把我剛纔說的事情辦了。”

說完話,一把拉起來王浩,挽着王浩的胳膊就往外走。

留下里面的幾個人凌亂的凌亂,懵逼的懵逼。

“杜總,怎麼辦?”買月看向杜卡。

杜卡憤怒的一腳踢開買月。

“賤女人!給老子滾開!”

“田行長,求求您,能不能幫我說說話,救救我。我的貨源要是被切斷的話,我就真的完了啊。”

田行長只是掃了一眼,“好自爲之。”

杜卡又看向了王改,把希翼的目光投向了王改。

恰逢這時,田行長拍了拍王改的肩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