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王立軍臉色大變,立即向一邊躲去。

但是王立軍發現,他的實力和秦巖相差太遠,不等他躲開就被秦巖一掌拍在了胸口上。

“砰”的一聲,王立軍吐出一大口鮮血,他難以置信的看着秦巖:“姬寧,你這個王八蛋,你居然敢對我下手。”

秦巖笑着說:“對你下手怎麼了,我今天就是要對你下手。”

緊接着秦巖對門外說:“爺爺,你進來吧!”

秦昌齡點了點頭,從門外走了進來。

秦巖將手按在王立軍的頭頂上。

秦昌齡也跟着將手按在王立軍的頭頂上。

秦巖這是準備對王立軍搜魂,同時將王立軍的記憶傳送到秦昌齡的腦海中,這樣的話,秦昌齡就可以讀到王立軍所有的信息了。

到時候,秦巖再給秦昌齡畫一張人皮,讓秦昌齡變成王立軍的樣子,這樣的話,秦昌齡就可以代替王立軍了。

“姬寧,你這是幹什麼?莫非你要對我搜魂嗎?”王立軍驚訝的睜大了眼睛。

秦巖沒有理會他,念動咒語開始對王立軍搜魂。

王立軍的所有記憶就像潮水般涌進秦巖的腦海中,同時也涌進了秦昌齡的腦海中。 不一會兒,搜魂結束了,秦巖和秦昌齡同時從王立軍的頭上拿開了手。

王立軍呆若木雞,坐在地上一動不動。

因爲有秦昌齡對他搜魂,王立軍的大腦被破壞了,他現在變成了一個癡呆。

看到王立軍的樣子,秦昌齡嘆了口氣,一掌拍在他的頭頂上。

“砰”的一聲,王立軍的頭就像西瓜一樣被拍開了花。

“真是可憐!”秦昌齡看了一眼王立軍,感慨無比的說。

“沒什麼可憐不可憐的,現在是兩軍對戰,如果因爲可憐別人而留手的話,那絕對是非常愚蠢的做法。”秦巖深知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這個道理。

秦昌齡點了點頭:“這個道理我自然知道,只是感慨一下罷了。”

“爺爺,我給你畫像吧!”秦巖拿出魂皮,拿出魂筆。

秦昌齡點了點頭,站在一邊一動不動。

不一會兒,秦巖將王立軍的畫像畫了出來,他將畫好的魂皮披在了秦昌齡的身上。

秦昌齡在瞬間變成了王立軍的樣子。

“爺爺,你可要記住了,如果被他的手下發現千萬不要逞強,立即回來。”

秦昌齡拍了拍秦巖的的肩膀說:“你放心吧!不會有事的。王立軍的記憶都印在了我的腦海中,就像是我的親生經歷一樣。”

回到飯局,秦昌齡裝出非常滿意的表情和秦巖道別,然後帶着自己的護衛就走了。

王立軍的護衛還以爲秦昌齡就是王立軍。

等秦昌齡走後,九窈壓低聲音問:“事情都辦妥了嗎?”

秦巖點了點頭:“都辦妥了,就看我爺爺能不能在南陽城站穩腳了?”

如果秦昌齡能在南陽城站穩腳,還能將他的屬下全部收買過來,那對於秦巖未來擊敗趙王爺將是極大的幫助。

雖然王立軍是趙王爺的得力手下,但是趙王爺也並不是特別放心王立軍,所以給王立軍配備的手下也有一些奸細。

“那真是太好了,不過我們接下來怎麼辦?”九窈很想知道秦巖接下來的計劃。

“我目前也不太清楚。”秦巖還沒有具體的策略。

他想先看看秦昌齡那邊事情處理的怎麼樣。

如果秦昌齡那邊把事情都處理好了,秦巖準備馬上對安國侯動手。

而這正是趙王爺所希望看到的。

半個月後,秦昌齡給秦巖發過來了通信符,說他在那邊基本上穩定住了局勢,讓秦巖不要擔心。

看完秦昌齡的通信符,秦巖懸着的心終於落進了肚子裏。

最近一段時間秦巖天天在考慮這件事情,生怕秦昌齡那邊出現了差錯。

現在得到秦昌齡的消息,秦巖終於可以安安穩穩的睡覺了。

又過了半個月,秦巖將九窈他們三個將軍召集了過來:“三位,我把你們叫來,是想和你們商量一件事情,我覺得現在應該可以攻打安國侯了。你們覺得如何?”

聽到秦巖這樣說,卞良虎不是特別同意,他們現在各個將軍的實力雖然已經和安國侯手下的三位將軍相當,但是軍隊的數量畢竟還很少,只有安國侯的三分之二。

以這麼少的兵力想要吞掉安國侯還是有風險的。

卞良虎當即將自己的擔憂告訴了秦巖。

“你們難道沒有徵收兵馬嗎?”

“侯爺,徵收了,但是新徵收的軍隊實力太差,讓他們守城還行,但是讓他們長途作戰我覺得還有所欠缺。”

秦巖點了點頭:“那你覺得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對安國侯動兵?”

卞良虎思索了片刻說:“我覺得兩個月後就可以對他動兵了。”

停頓了一下,卞良虎接着說:“當然了,在此期間我們可以派出小股的兵力騷擾他們,讓他們疲於應付,爲我們兩個月後的大戰做準備,反正趙王爺也不讓安國侯對我們動手。我想安國侯肯定不會愚蠢到因爲這麼一點小事和我們拼命。”

秦巖點了點頭,非常贊同卞良虎的想法:“好好,既然這樣,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執行吧!”

“是將軍!”卞良虎恭敬無比的說。

就在這時,秦巖收到了一張通信符。

他看完通信符立即睜大了眼睛,並且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看到肖戰的動作,大家覺得肯定是出了大事,否則秦巖不可能會這樣。

“侯爺,出什麼事了?”狐小仙第一個問。

與此同時,其他人也紛紛擡起頭向秦巖看去。

秦巖沉吟了片刻,對狐小仙和九窈說:“你們倆跟我來。”

說罷,秦巖轉過身向議事大廳後面走去。

九窈和狐小仙特別驚訝,不過他們什麼也沒有說,跟着秦巖向後面走去。

卞良虎和童貫面面相覷,不知道怎麼回事。

不過秦巖既然沒有說,他們也沒有問,畢竟這是私事。

來到秦巖的房間,秦巖將手中的通信符放在了九窈和狐小仙的手中:“你們看看吧!”

看完通信符,狐小仙驚訝的睜大了眼睛:“秦巖,莫非我們小世界又有人來了?”

秦巖點了點頭,非常肯定的說:“我估計就是小世界的人,只是不知道他是誰?”

原來通信符上寫着:有不明身份的人進入了安國府,並且變成了安國侯的軍師。這個人特別厲害,正在幫安國侯訓練軍隊。

通過細作的描述,秦巖估計對方極有可能是高長老。

“秦巖,你覺得會是誰?”

“我估計是高長老,不過我也不敢確定,畢竟我們的人只做了很簡單的描述。”

“如果是高長老,那真是太好了。他和秦昌齡都是用兵高手,到時候可以幫你分擔很多憂愁。”

秦巖點了點頭說:“不過我們必須要趕快聯繫到他,讓他知道我的真實身份,否則他一旦幫助安國侯將軍隊訓練好,對我們來說那可是一個大麻煩。”

狐小仙和九窈也意識到了問題的關鍵,立即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明天我就去安國府,你們先留在建安府給我壓陣。”

“秦巖,你一定要小心一些,千萬不要被發現。”狐小仙擔心的說。

“秦巖,要不我和小仙都陪你去吧!”九窈接着說。 秦巖搖了搖頭:“不行,你和狐小仙還是留在這裏吧!安國府太危險了,你們和我去只會變成累贅。”

這時,狐小仙也勸九窈:“九窈妹子,你還是聽秦巖的吧,秦巖一個人去要比我們跟着去方便的多,而且他實力高超,現在已經超過了安國侯,他這次去只會有驚無險。”

聽到狐小仙這樣說,九窈嘆了口氣:“既然你們這樣說那就這樣做吧!”

“好,那你們兩個先下去吧!我再去安頓一下卞良虎和童貫。”

再次回到議事大廳,卞良虎和童貫同時好奇的向秦巖望去,想知道秦巖到底去做了什麼。

“我明天要出去辦一件事情,你們兩個和狐小仙、九窈守在建安城,明白了嗎?”

“是,我們明白了。”卞良虎和童貫同時大聲說。

秦巖轉過身走了,童貫好奇的問:“將軍,侯爺這是要去幹什麼?”

卞良虎苦笑起來:“我勸你好奇心不要這麼重,你問我我問誰?”

童貫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第二天一大早,秦巖離開了建安城,一個人直奔安國城。

經過五六個小時的長途跋涉,秦巖來到了安國城外,在進安國城的時候,秦巖換上了其他人的面具,這樣就沒有人能認出秦巖了。

進了安國城,秦巖來到了安國府門外,他剛要準備想辦法混進安國府,就看到好幾個人從安國府裏面走了出來。

其中一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高長老。

看到高長老,秦巖翹起嘴角笑了起來,能在這裏見到故人,秦巖十分高興。

高長老雖然看到了秦巖,但是他並沒有認出秦巖。

“高先生,您真是神機妙算啊!把很多事情說的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安國侯手下的一個將軍恭敬的對高長老說。

高長老擺了擺手說:“這算什麼,當年我和我家掌教在一起的時候,學到了很多兵法每種都十分神奇。”

說到這裏,高長老似乎想起了傷心事,他不由唉聲嘆氣起來:“只可惜我家掌教被姬寧那個狗賊殺了。”

說到這裏,高長老立即攥緊了拳頭,露出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

原來高長老晉升到天尊巔峯後,並沒有傳送到秦巖縮管的範圍內,而是傳送到了安國侯所管轄的範圍內,高長老並沒有向狐小仙那樣衝動,直接殺向建安城找秦巖報仇,而是找機會認識了安國侯,並且將自己的才能展示出來,他想借用安國侯爲秦巖報仇。

聽到高長老的話,秦巖十分感動,他沒有想到高長老對自己這麼忠心耿耿。

如果說狐小仙他們爲自己報仇秦巖能想得到,畢竟狐小仙是秦巖的老婆,秦昌齡是自己的爺爺,而高長老和自己沒有任何血緣關係。

“這位先生,我看您很面善啊!我想免費給您算一卦,不知道你願不願意?”秦巖走到高長老面前笑眯眯的說。

不等高長老說話,其中一個將軍大聲呵斥起秦巖:“滾開!”

“這位先生,你難道忘了當年在衆閣派的事情了嗎?你難道忘了在小世界的事情了嗎?”秦巖沒有理會那個人繼續對高長老說。

而且秦巖在說話的時候使用了原聲。

聽到秦巖的話,高長老臉色大變,過了一會兒,高長老似乎想到了什麼,他激動的滿臉通紅,同時滿眼放光的看着秦巖:“你幫我算一卦吧,走走走,咱們去那邊。”

高長老從人羣中走過來,一把抓住了秦巖的手。

“高先生,他只不過是一個臭算卦的,你沒有必要理會他。”這個將軍對高長老大聲說。

其實他是不想讓高長老離開他的視線,因爲安國侯千叮嚀萬囑咐,讓他監視高長老,因爲他覺得高長老是個非常厲害的人才,如果他們無法利用高長老,那就殺了他,不能讓其他的人得到高長老。

高長老說:“劉將軍,我有事先離開一會兒。”

高長老跟着秦巖向遠處走去。

劉將軍眼中閃過兩道寒芒,跟了過去。

看到劉將軍一直跟着自己,高長老鬱悶無比,他跟着自己,自己就不能和秦巖相認了。

“劉將軍,你回去吧!我一會兒回去找你。”

劉將軍嘿嘿大笑起來:“高先生,我也對算卦很迷戀,不如讓這位小哥也給我算一卦吧!”

高長老十分爲難,轉過頭向秦巖望去。

高長老此刻已經猜到了秦巖的身份,對秦巖是言聽計從。

秦巖笑着說:“既然劉將軍喜歡,那咱們就一起來吧,但是城裏麪人多嘴雜,咱們還是去城外吧!”

秦巖想趁機殺了劉將軍,這樣安國侯就少了一個左膀右臂。

劉將軍以爲自己是天仙初期高手,所以根本不怕秦巖,他點了點頭說:“好啊,咱們出城吧!”

劉將軍也想出城看看秦巖想耍什麼花招。

不一會兒,三人來到了城外。

秦巖拿出兩個銅板對劉將軍說:“我先給你算一卦吧!”

劉將軍點了點頭說:“好啊,先生請!”

秦巖指着兩個銅板說:“劉將軍,你看,這可是最不吉利的卦象,這說明你馬上要身首異處。”

聽到秦巖的話,劉將軍立即擰起了眉頭,他知道秦巖這分明是在咒罵他。

他冷笑起來:“小子,你什麼意思?你是不是想死?”

說到這裏,劉將軍開始催動魂力準備在必要的時候攻擊秦巖。

秦巖哈哈大笑起來:“我說了,今天死的人是你,你怎麼就不相信呢?”

說罷,秦巖突然出手向劉將軍的咽喉抓去。

看到秦巖是天仙中期高手後,劉將軍臉色大變,他難以置信地看着秦巖:“天仙中期高手,這……”

不等劉將軍說完,他的脖子就被秦巖抓住了。

只聽見“咔嚓”一聲,他的脖子被秦巖扭斷了。

秦巖不屑一顧的冷笑起來:“我說你一會兒要身首異處你還不相信,你現在相信了吧!”

“掌教,原來你沒有死。”高長老噗通一聲跪在了秦巖面前,擡起頭激動的說。 秦巖將高長老扶起來,笑着說:“高長老,咱們終於又見面了。”

高長老站起來,點了點頭:“掌教,我之前還以爲你死了,都怪我不好,居然忘了你會鬼匠之術。”

這一刻,高長老已經猜出秦巖就是姬寧了。

秦巖哈哈大笑起來:“這也不怪你,狐小仙他們也沒有發現我是姬寧,走吧,跟我一起回建安城吧!”

“掌教,不行,屍皇也來了。我如果走了,安國侯肯定會殺了屍皇,到時候我們怎麼向九窈交代。”

秦巖想了想,覺得高長老說的很對:“既然這樣,那我就再將屍皇救出來。”

高長老搖了搖頭,笑着說:“掌教,我有一個辦法,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秦巖好奇的哦了一聲:“你說來聽聽。”

“掌教,是這樣的,你假扮成劉將軍,和我一起去安國府,然後你再悄悄的逃出來回建安城,而我和屍皇繼續潛伏在安國侯身邊給你當內應,到時候我們裏應外合,絕對可以非常輕鬆地將安國城拿下。”

聽到高長老這樣說,秦巖覺得這是一個妙計。

現在高長老可是安國侯身邊的大紅人,安國侯對他是言聽計從。

如果高長老潛伏在安國侯身邊,到時候將安國侯以及他的軍隊帶進秦巖的包圍圈,那秦巖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將安國侯一舉殲滅。

“好的,既然這樣,那就按照你的來吧,不過你一定要記住,千萬不可讓安國侯發現你們。否則遠水解不了近渴,我想救你們都來不及。”

高長老哈哈大笑起來:“掌教,你放心吧,我絕對不會讓安國侯發現我們的。”

接下來高長老銷燬了劉將軍的屍體,秦巖則按照劉將軍的樣子畫了一張魂皮披在了自己的身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