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王鐵生就是在入門第11年,卡在了鍊氣六層。

像他們這種外門弟子,玄符宗就不會輕易放手了,當然也可以離開,但也給了他們在宗門產業中任職的機會。

大部人都會選擇留下,留下就有機會獲得修鍊資源,就有機會築基。

跨過了築基那道坎,就是另一片天地。

而一旦離開,如果沒有大家族勢力扶持,鍊氣六層,高不成低不就,在修真界是沒什麼機會的。

王鐵生又恢復了那副老大哥的做派,「小蕭啊,說吧,你想買點啥,哥給你內部價,隱身符要不要~」

說著他還挑了挑眉,一副男人都懂的表情。

蕭寒是正經人,本來對隱身符這種東西完全沒有興趣的,可是聽他這麼一勸,立即反問,「什麼價?」

「一靈石兩張,兩靈石五張,三靈石十張!一般人拿不到這個價的。」

「那如果十靈石呢?」

「十靈石,十靈石我給你40張,相當於一靈石4張!」王鐵生一副豁出去的樣子。

「來40張!」蕭寒大手一揮。

王鐵生突然問,「你要這麼多隱身符幹嘛,你家開女澡堂子啦?」

「沒有啊,我家就是種地的,但是地多,有錢!」

「兄弟,你不能這樣啊,」王鐵生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聽哥一句勸,你買10靈石的,不如買100靈石的!」

「那麼多啊?」

「折扣力度還大呢,我給你500張,而且還能直接成為這修仙一條街的會員!」

「買買買!」蕭寒豪氣干雲道。

王鐵生暗罵了一句「狗大戶」,然後開單子,「把靈石交一下吧,你家到底多少地啊,這麼有錢。」

蕭寒摸了一下腰間,「哎呀,我沒帶錢。」

「我拿你當兄弟,你拿王哥當玩笑呢,去去,出去玩去。」

蕭寒也聽勸,立即就出去了,嘴上還衝動道,「師兄你給我等著,我這就給你取錢去!」

等到了外面,看到崔翡眨巴眼睛,蕭寒衝動的大腦一下子冷卻了。

好傢夥,自己鍊氣四層的修為被這兩張符吃的死死的,差點就衝動消費了。

自己要那麼多隱身符幹嘛,有個兩三……四五張還不夠嗎~ 華天陽其人,當年之時,也是一位劍道奇才。不過百年時間,就已經邁入了所有劍修渴望而不可及的境界。

在他邁入劍道宗師那一刻,正是華天陽最意氣風發之時。放眼天下,沒有人能接住他一劍之威!那些同時代所謂的天驕,不過是他華天陽的磨劍石罷了!

不過那些都已經如同過眼雲煙一般,現如今只有一個老邁不堪的魂鳳宗修士而已了。

另一邊,龐沂南在跟大長老講完之後,便跟洛羽一起,團團作揖。

無論如何,禮數要做到。這不僅是彰顯為了自己的風度,還是為了彰顯自家宗門的氣度。

而後,龐沂南便帶著洛羽頭也不回的飛走了。看其方向,並不是來時的方向,而是偏離了半丈遠左右。

南宮大長老見到這一幕,眼底疑惑一閃而過。不過他並沒有詢問,沂南想去做什麼,就讓他去做什麼。只要不會發生危險就好。

在龐沂南二人走後,魂鳳宗的朱嶺壓抑著火氣,出聲對著呆立在那邊不知所措的慕容離說道:「還在那裡幹什麼?」

聽到朱嶺這句話,慕容離臉色通紅,低下頭灰溜溜的回到了魂鳳宗的人群之中。

隨後魏英便站了出來,經過剛才的一番事情,他心裡也有些不舒服。

畢竟是在自己家地盤,但是風頭卻全都被另外三家宗門搶走了。

而自家那個天驕……此時說不定在哪裡喝酒烤肉呢……一想起那個玩世不恭的林奇,他就一陣頭疼。

「唉!」

嘆了口氣之後,魏英攏了攏心神,而後臉上堆滿笑意,朗聲開口:「諸位同道!剛才之事不過意外而已,現如今還請諸位裡面一敘,如何?」

魏英隻字不提剛才發生的事,無論是那個離去的玄劍宗少年宗師,還是那個魂鳳宗的華天陽劍修,或者是那個水雲宗的天驕水丞。

因為這些都是舉世矚目之人,雖然他作為一個頂級大宗長老,但是也不可隨意評說。

更何況,自家掌門不在,天驕也不在。可以說,除了在自家地盤之外,其他都跟另外三宗比不了。

所以此時最明智的決定,就是不要說,不要問。一切等見到自家掌門或者天驕林奇之後,再議。

眾人聽到魏英的話之後,也沒有猶豫就答應下來。畢竟正主已經走了,他們在繼續在這裡也沒什麼意義。

隨後,眾人隨著魏英一起回到了仙林宗駐地。各自有仙林宗弟子出現,分別領著魂鳳宗和水雲宗的修士去住處。

…………

另一邊,已經離去的龐沂南和洛羽二人,此時正在前往白伊和鶴無雲所在之地。

本來這二妖是一直跟著龐沂南的,可是就在半個時辰前,鶴無雲突然有所感應,言說此處山脈之中有些古怪,想要去查看一番。

白伊這種好熱鬧的性格自然不能缺席,所以纏著一起。

龐沂南並沒有阻攔,以他如今的戰力,除非各宗的隱世仙人出世,不然他還真的可以橫著走!

所以鶴無雲一見,只是略微猶豫了一下,也就答應下來。

於是鶴無雲給龐沂南留下了位置信息之後,便帶著白伊極速而去。

此時龐沂南感應了一下鶴無雲留在他元神仙府里的信息,而後辨認了一下方向,便帶著洛羽迅速趕去。

兩個時辰之後,龐沂南的神識遠遠的便看見了一片平原。

而在平原之上,此時正有一紅一白兩道倩影矗立半空之中,赫然是鶴無雲和白伊二妖。

此二妖不知正在說些什麼,隨即便停下交談,齊齊扭頭看向龐沂南和洛羽之處。

又一刻鐘后,四人終於匯合。未等其他人開口,白伊一臉興奮的說道:「小沂南,小洛羽!你倆猜猜,我們發現什麼了?!」

龐沂南和洛羽聞言,皆是一愣,而後齊齊露出笑意,龐沂南笑著開口問道:「發現什麼了?」

白伊晃了晃腦袋,一臉的高深莫測:「你不是腦瓜聰明嘛,那你猜猜看啊~」

「哦?」龐沂南聞言,有點來了興趣。他看了看白伊臉上的得意,又看了看鶴無雲帶著嬌笑的臉龐。

略微一思索之後,龐沂南帶著胸有成竹的笑容,淡定的開口說道:「鎮仙鍾!」

「切~」白伊聞言翻了個白眼,旁邊的鶴無雲一個沒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龐沂南尷尬的摸了摸鼻子,說道:「不是嗎?」

見到龐沂南的囧樣,旁邊的洛羽帶著微笑,安慰般的拍了拍龐沂南手臂。

正當龐沂南眼中帶著欣慰的神情,一邊轉頭看向自家師姐,一邊嘴裡感激的說道:「師姐,謝……嗯?!」

無他,只因為龐沂南正好看見師姐扭過頭去,香肩一陣聳動。

龐沂南頓時滿臉黑線。

白伊這時才開口解釋道:「鶴姐姐說,我們站立的下方,有一種莫名的氣息散發出來,如同上古洪荒一般。古樸,深邃。所以……」

「所以這裡一定有什麼東西。」鶴無雲介面說道。

可是她隨後又有些猶豫的說道:「但是這片平原有古怪,我的仙識無法穿透過去,探查不到下面。」

「哦?」龐沂南二人聞言對視一眼,洛羽開口問道:「是有什麼禁制嗎?」

鶴無雲搖了搖頭:「在我的感知里,這裡並沒有什麼陣法、禁制之類的。不過,也可能是這裡的禁制太過高級,不是我可以窺探的。」

幾人聞言一驚,一個玄仙境中階的妖仙都無法窺探到,那這裡的禁制是何人所下?

「莫非……」龐沂南一陣猶豫。

「你想到了什麼?」白伊開口問道。

龐沂南看了看幾人一眼,而後說道:「這裡莫非是上古大荒川界繁盛之時,那些高階仙人所遺留下的禁地?」

白伊和洛羽聞言都沒有回答,她們對上古之事所知甚少,所以都向鶴無雲投去了詢問的目光。

鶴無雲聽聞龐沂南的話之後,抬起一條藕臂,五指張開對準了身下的平原。

而後猛然發力,只見其晶瑩如玉的手掌心之中,突然出現了一抹紅光,而後一閃而逝轟向地面。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清晨,吳菲菲醒來,睜開眼便看到寬敞的大房間。

方悟德在旁邊坐着,肥碩的身軀,現在看上去,還頗有威嚴。

吳菲菲撲過去,趴在方悟德腿邊,嬌聲道:「老公,人家現在是你的人了。」

「你要怎麼對我?」

方悟德哈哈一笑:「小美人,我這麼愛你,怎麼會虧待你呢?」

「去,那邊柜子裏的東西,你隨便挑!」

吳菲菲愣了一下,立馬爬起來,跑過去打開柜子。

看了一眼,吳菲菲就立馬驚呼一聲。

這柜子裏面,擺滿了各種奢侈品。

什麼包包啊,衣服啊,名表啊,首飾啊,放的滿滿的。

這些東西,全都是吳菲菲以前做夢都想得到的。

她驚喜地看着方悟德:「老公,我……我真的可以隨便挑嗎?」

方悟德笑道:「當然了!」

「全部拿走都可以!」

吳菲菲大喜過望,跑過來抱住方悟德:「老公,你太好了!」

方悟德哈哈一笑,起身道:「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了,我的東西,自然全都是你的了。」

「這點算什麼了,如果我們方家那個別墅區的項目還在,別說這些了,就算再給你買一百個這樣的柜子,都沒問題!」

吳菲菲心中激動萬分,同時奇道:「老公,什麼別墅區?」

「這項目怎麼了?」

方悟德:「你應該也聽說過,這個別墅區的項目,現在被林漠霸佔了!」

吳菲菲面色頓變,急道:「怎麼會這樣?」

「老公,林漠那個王八蛋,他……他憑什麼霸佔咱家的別墅區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