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現在的節目越來越不好看了”沐璃嘟起嘴抱怨道,沐璃絕對是一個忠實的電視迷,最喜歡追韓劇偶像劇了,與黃君怡的愛好差不多。

唐顏則在一旁跟着看,與沐璃聊着天,沐璃掌握着遙控器,不停的在換臺,在賓館裏面的電視,頻道也是很多的,甚至還有外國的頻道。

沐璃轉着臺一個接着一個,就是沒找到喜歡看的節目,可愛的小嘴也不聽的在嘟囔着,抱怨這裏電視節目太多,一直找不到她想要看的臺。

在沐璃轉節目的時候,突然轉到了一個不純潔的頻道,臉上瞬間通紅,唐顏也愣住了,那頻道上有些兩個人赤身裸體的纏綿在一起,這是島國片啊。

沐璃腦中特別的混亂,甚至連轉檯都忘了轉,一直在盯着屏幕上的畫面,臉上也越來越紅潤,格外的動人。

唐顏從側面輕輕的摟住沐璃,沐璃也沒有反抗,唐顏那鹹豬手瞬間就得逞了,將沐璃推下,兩人又一次融入了激烈的戰鬥中,曖昧的氣氛,比電視裏的,還有過之。

當唐顏停止了的時候,已經九點了,沐璃臉上都是滿足之意,甚至還帶着倦意,眼眸迷離深情的看着唐顏,便閉上了眼睛進入了睡眠。

唐顏看到沐璃那疲倦的模樣,沒有再繼續折騰沐璃,在沐璃的額頭上親了一口,就將電視給關住,穿上衣服關上了燈輕輕退出房間。

現在的唐顏總算知道了什麼叫做真正的男人,剛纔那段特殊的放鬆,唐顏體內的真元也昌盛飽滿,甚至還隱隱有些突破的跡象,這讓他有點驚喜。

唐顏走在大街上,街上人山人海很是熱鬧,從口袋掏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告訴黃君怡今晚不回去了,就將電話掛上。

從手袋中掏出一根菸,默默的點上吸了一口,眼眸微眯看着周圍的人影,現在的他,也該報仇了。

在街上不緊不慢的走着,偶爾抵不住誘惑就買一兩樣小吃,畢竟晚上,尤其是這個點,小吃店燒烤店,那是多不勝數,即便有城管來管事,等城管走了他們還是會回來照常營業。

這裏離建興路還遠,中間還隔着幾個街,不過唐顏也不急着過去,這路上的風景,一邊走一邊賞,這纔是晚上都市的魅力。

一個小時後,唐顏也來到了建興路,這一條路比較混亂,酒吧KTV估計能排在全市前五,唐顏以前也經常來這個地方玩,不過都是混在酒吧中。

他與楊紫雲就是在這裏認識的,楊紫雲也挺愛逛酒吧,不過楊紫雲卻是一個潔身自愛的人,當初在酒吧裏也有一些人過來搭訕,楊紫雲卻拒絕了,原因就是她有男朋友了。

想到他以前跟楊紫雲的過往,唐顏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真希望這事沒有發生過,不過這個可能麼。

…………

“別打了,別打了,我兄弟喝多了,各位老大你們別打了”唐顏在建興路晃悠,經過一家豪華的酒吧時,酒吧門口響起這樣的聲音,引得唐顏看去。

在酒吧的門口,四個板寸頭帶着墨鏡的瘦青年,四人不斷的踹着地上的一位板寸頭男生,另外一位就是剛纔那出聲的那位,跪在地上求那四人不要打了。

周圍路過的人,能在這裏路過的,基本都是年輕人,看到那人在求四人別打,還有一人躺在地上被打得弓着腰,路過的人都是帶着看好戲的表情看着,沒有一個人臉上帶着同情。

“老大,各位老大,小弟在這裏給你們磕頭了,你們不要打了”那名跪下來的人在地上磕了幾個頭,幾乎用着哭腔說道。

“哥,你不用求他們,他們不敢把我打死”地上的那名被打的人,撇着嘴對着那名求情的人說道,那人就是他的親哥哥。

“嘿嘿,哥幾個今兒心情好,沒有把你打死,下次再來惹咱哥幾個,哥把你給閹了”那四人其中一個手臂帶着紋身的說道,臉上滿是囂張,周圍圍觀的人越多,他越狂。

“是是,以後不敢了”那求情的人猛得點頭說道,看着地上那受傷躺着的弟弟,臉上滿是傷心,但他除了爲他弟求情,沒有任何辦法。

這幫人是在這酒吧混的人,可以說是市井流氓,他們兩兄弟惹不起,雖然說他們兩兄弟也是略懂這一道上的行規,但無奈的是他們在這一道上完全就沒有身份,誰都惹不起。

“呸,以後小點心眼”那四人另外一人吐出嘴中的口香糖,口香糖帶着口水直接吐在了那跪地求情的哥哥臉上,那名哥哥卻沒有任何的憤怒,點頭哈腰的急忙回答是是是。

“你們四個給人家道歉吧”就在那四人剛剛轉身準備進酒吧的時候,在周圍圍觀的人羣中,走出一個俊逸的少年,那話就是從他嘴中說出的。

“什麼?你再說一句?”那四人聽到這聲音,紛紛都轉過了頭,其中那紋身男子臉上帶着囂張,指着唐顏的臉說道。

“你耳背嗎?我說,你們四個趕快給人家道歉”那少年就是唐顏,唐顏臉上帶着不耐煩的表情,對着四人說道,根本就沒有把四人放在眼裏。

── 本章完 周圍一羣人臉上都掛滿驚訝,不知道唐顏究竟哪裏來的資本,唐顏身材也不高大呀,不可能有多麼厲害的本事吧?


“什麼,你在說一遍”那紋身男子歪着頭,揚着手臂指向臺階下的唐顏,呲牙對着唐顏說道,大墨鏡裝飾在臉上,整個裝扮讓人看着就感覺不好惹。

“看來你真的是耳背了”唐顏無奈的擺了擺手,這一句話說出來,旁邊圍觀的人很多都發出了笑聲。

在四人前面的那兩兄弟,躺在地上的弟弟一直在盯着唐顏,唐顏爲他們出頭,這讓他們很感動,不過這也太誇張,簡直是玩火。

“嘿,牛子”從周圍的人羣竄出了一個身材比較矮小的人,身穿豹紋背心,也是一個板寸頭,那人竄出人羣,立馬就來到了那四人的旁邊。

“咦?哪個找死的敢惹你們……”那人一來到四人的旁邊,拍了拍紋身男的肩膀,看到紋身男臉上掛滿憤怒的表情,不由的開口問道,隨即就轉過身看,這一看險些讓他嚇一跳。

“媽的,豹頭,一會兒再說,我去揍那個小子”那紋身男牛子說道,還沒有等豹頭阻攔就直接帶着三個人衝下了臺階,朝着臺階下的唐顏奔去。

那四人幾步跨下臺階,牛子一腳踢去,直接踢向唐顏的腰部,力氣很大,這熟練度顯然是有練習過。

唐顏那俊逸的臉上依舊掛着笑容,看着牛子一腿踢來,沒有閃躲,周圍的那些年輕人,膽小的甚至捂住了臉。

在腿準備打向唐顏的時候,百分之一秒的時間,唐顏動了,一隻手伸出直接抓住牛子的腿,往上一折。

牛子被唐顏抓住腿,並且往上折,瞬間失去了重心,身體直接摔在了地板上,背撞地,尤其又是在石磚板上,疼得牛子幾乎快喊娘。

剩下三人也來到了唐顏身旁,揮動着拳頭砸向唐顏,唐顏身上無形的真元飄出,真元與對方的拳頭相撞,三人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嗷”那三人捂住拳頭,這一拳就感覺打在鋼板上一般,疼得那三人的手指就像快要斷掉一般,直接捂住拳頭蹲在地上。

“那麼不經打”唐顏心裏暗道,這幾個人實在太菜了,不過兩下就被唐顏的搞趴下了,不過想到他們只是普通人,能有這樣的戰力也是正常。

唐顏沒有把視線放在那四人的身上,而是放在臺階上,臺階上的那名豹紋背心的矮小男子,豹頭他認識,上次在學校打他,豹頭也是其中之一。

“你,你要幹什麼”那豹頭死死的盯住唐顏,眼睛睜得大大的,嚥了一口口水對着唐顏問道,他害怕唐顏,因爲唐顏跟他有仇。

原先他也不怎麼害怕唐顏的,甚至還小瞧唐顏,可今天下午發生的事卻讓他恐懼了起來,陸六被斷了三根手指,手下的七名小弟也被斷了一兩根手指,一共八人都受了傷,將八人弄傷的人就是唐顏。

這個消息讓張化坤跟那十三個人,心裏沉甸甸的,八個人打唐顏一個,都沒有將唐顏弄傷一點,反而還被唐顏給逼斷手指,這事他們能做出來?

豹頭今天就是去醫院看望陸六,聽到這個消息,他對唐顏的恐懼直接誕生,原本以爲就是一個小打架,沒想到竟然扯出那麼大個事來。

只不過過去了幾個小時,豹頭就看見了他心裏最恐懼的那個人,唐顏,他現在手下又沒有小弟,就他一個人,他面對唐顏怎麼可能不恐懼?

“我說過我會來”唐顏對着豹頭淡淡一笑,人畜無害的看不出有任何危險,卻讓豹頭的心不斷的變寒冷。

“你,你,上次那事不關我事,放過我吧”豹頭直接跪下來,不顧周圍的人,生怕惹怒了唐顏,唐顏將他變成陸六那個招遇,那他就徹底變殘疾了。

“譁”在圍觀的人羣看到豹頭跪在唐顏的面前,瞬間騷動了起來,人羣中有一些人認識豹頭,豹頭平常在他們心裏地位都是高高在上的,最接近坤哥的人,在這一個圈子中,都是等於大佬。

那兩兄弟已經站起了身,就站在唐顏的一旁,看到唐顏竟然有那麼大的威懾力,竟然讓豹頭也跪下,不由的感嘆,這少年究竟是何方人物。

豹頭的地位他們懂,豹頭比牛子的地位還高上一點,牛子在他們心中都是高高在上,更別說豹頭了,兩兄弟在這一圈子中,打了個底就是小弟的角色。

“我,我真的錯了”豹頭看到唐顏沒有迴應他,幾乎帶着哭腔對着唐顏說道,他可不想被斷掉手指。

“斷掉手指吧,兩根”唐顏不冷不淡的說道,這一句讓旁邊的兩兄弟嚇了一跳,讓豹頭斷掉手指,這,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不,不要,老大,我不想變殘疾”豹頭臉色略白,幾乎都快哭了出來,心中那個悔啊,如果他不跟張化坤去惹唐顏,估計也沒有今天這個下場。

“再猶豫就變三根,我數三個數”

“三”

“二”

“停,老大,我斷,我斷”那豹頭聽到數越來越少,立馬着急的說道,從口袋中拿出一把匕首,剛剛想將一隻手指給切斷,卻被唐顏給制止了。


“一會兒再切吧,這裏人多”唐顏直接說道,一道無形的真元打向豹頭的手掌,附在豹頭手上,就算一會兒他不切,豹頭的手指也會自動脫落。

“好,好”豹頭他聽到唐顏這句話,當然高興了,一會兒他就跑人,誰知道他切不切?但他卻不知道的是,就算他不切過兩個小時後手指也會自己斷。

豹頭立馬就站起了身,對着唐顏立馬的躬身,腳底一抹油直接就跑了,能少在唐顏面前晃悠,就少晃悠,他算是怕了。

“你們兩個叫什麼名字?”唐顏對着身旁的那兩人說道,那兩人就是剛剛被欺負的那兩兄弟,其中的那弟弟,臉上還帶着淤青。

“我叫李大虎,他叫李大龍,咱倆是兄弟”那名哥哥開口說道,臉上帶着憨厚的表情,搭在他弟弟的肩膀,這兩兄弟的感情,不會低。

“你們怎麼來這個地方”唐顏又問道,這兩人不像混混,看起來還像是一個憨厚老實的人,真不明白他們爲什麼來這種地方。

“我們是幹物流的,今天大龍失戀了,他心情不好,就跟我來這裏喝酒,在裏面不小心跟那幾人發生了口角,就被打了”李大虎笑了笑,看向身旁的李大龍。

李大龍聽到他哥哥說話,嘆了嘆息,原本酒醉的他也經過了剛纔的毆打,早就醒了,只是身上還帶着酒味。

“你們有沒有興趣當這裏的老大”唐顏淺淺一笑,這兩人性格不囂張,很溫和,也挺好相處的,便對那兩人說道。

“嗯?老大?這……”弟弟李大龍聽到唐顏的話語,嘴巴張得大大的,他們就一個沒有身份的兄弟倆,雖然這念頭也有想過,不過卻是有心無力。

“沒事,這裏的老大做得太久了,是應該換人了”唐顏對着臉上還帶着淤青的李大龍說道,隨即又把視線放在了這家酒吧的門口,酒吧的門口有些幾個大字“夜玫瑰酒吧”。

李大虎跟李大龍心裏很是激動,這是他們夢寐以求的事情啊,而唐顏卻說讓他們做,他們能不高興麼,唐顏的本事擺在了這裏,在黑道中,誰的拳頭最大,誰就是老大。

唐顏沒有多說,直接走進了這家酒吧內,龍虎兩兄弟就在後面跟着,沒有交談,進入了酒吧內,這個環境,讓唐顏生出了熟悉的感覺。

── 本章完 “嘭嘰噠嘰”進入了整個酒吧,就能聽到震耳欲聾的DJ聲,讓人不嗨都不行,如果沒有進過酒吧的新手來這裏,恐怕頭髮都會被震得根根豎起。

“哥,你說他要幹什麼呢”李大龍對着身旁的李大虎說道,兩人一直在跟着唐顏走在後方,搞不清楚唐顏這是要幹什麼。

“不知道,如果他有事我們必須要幫忙”李大虎對着李大龍說道,唐顏竟然把他們當朋友,那他們也不會忘記唐顏。


“肯定”李大龍點了點頭,能幫他們儘量會幫,也不知道唐顏究竟要幹嘛,唐顏剛纔說讓他們做這裏的老大,同時心裏也帶着一絲好奇。

在前面的唐顏自然可以聽到,這裏那震耳欲聾的DJ聲並不能影響他的聽覺,他聽到大虎大龍兩兄弟的交談聲,心中不由的稱讚。

“你們兩個先在這裏玩玩,我有點事”唐顏來到龍虎兄弟旁邊,聲音附上真元,不會被那DJ聲給沖淡。

“好”大虎點了點頭,知曉唐顏有事,拉着大龍去酒吧的一側玩去,與周圍普通的人沒有任何不同,只不過視線時不時的瞄在唐顏的位置。

“坤哥,你說這事怎麼辦”在酒吧上層一個包間,一位長髮男子對着坐在中間的張化坤說道,張化坤纔是這裏的老大。

“怕什麼,下面這幾十號人都是我的人,上次十幾條棍就可以把他制服,這次加了幾倍,他能有多厲害?”包間內的張化坤掐着香菸,吐出一團團煙霧,看着包間下的人羣。

“是是是,坤哥你可是什麼人,怎麼可能被那小毛崽子給壓在頭上”那長髮聽到張化坤的話音,急忙的點了點頭應聲說道。

“那是”張化坤聽到長髮誇他,撇了撇嘴得意的說道,依舊盯着下方的人,時不時喝上幾口小酒,在這裏他最大,他怕什麼?

這個夜玫瑰酒吧雖然說有老闆,但其實也可以說算是他的,這裏的老闆對他還需要點頭哈腰,就連賺來的利益,三分之一還要算做給張化坤的保護費。

張化坤不僅於在這個酒吧有這等權利,在別的酒吧也是如何,許多老闆都要給保護費,畢竟這裏是張化坤的地盤,如果出了事,都是指望張化坤來罩。

甚至酒吧中的毒品交易,都有他的份,只不過他是轉手出售而已,在整個毒品道上,他肯本就算不入流,不過這已經讓他滿足。

張化坤並不想爭做N市的黑道霸主,他只想守住這一畝半田,做這幾條街的地主,這已經讓他很滿意,在這幾條街他就是老大,誰敢對他不服?

“坤哥,那小阿舅的事”長髮對着張化坤膽怯的說道,這長毛之前也有跟着張化坤一起去堵學校,今天中午他知曉陸六被唐顏復仇,嚇得如今只敢在張化坤旁邊。

“真沒出息,跟在我旁邊,不會讓你受傷,這幾天哪裏也不要走”張化坤聽出了長髮的意思,不耐煩的說道,心裏卻想着,能有什麼事?

“是,是”那長髮聽到張化坤的保證,在旁邊弓腰站着,如同小雞啄米般點了點頭,這下心裏纔有一點放心。

“坤哥,坤哥,不好了不好了”一名小弟急忙的跑進張化坤所在的包間,因爲聲音很大,在門口時張化坤只聽到門口有混亂的聲音,卻不知道是怎麼了。

“咋了,這麼慌忙”那小弟跑到張化坤的旁邊,張化坤放下了那翹着的二郎腿,斜眼看着那名小弟,略有些惱怒。

“坤,坤哥,剛纔牛子四人在門口被打了”那小弟在張化坤的旁邊喊到,因爲聲音太大了,幾乎是用喊的纔可以聽到。

“哦?那倆小子那麼厲害?”張化坤疑問的說道,剛纔牛子幾人在大廳跟那兩人發生碰撞,他在上面是看到,不過那兩人是被連踢帶打拉出去的,怎麼一出了門口就有那麼大改變。

“不是不是,不是那兩人打的”那小弟張着嘴呼吸,聽到張化坤的誤解,急忙搖手說道。

“那是誰”張化坤略有些興趣說道。

“是一個少年,好像跟那兩人認識,豹頭最後也來了,豹頭見到那人,就害怕得跪地求饒”那小弟將剛纔發生的一切簡單的喊了出來,張化坤聽到那人的描述,眉頭微微皺起。

“那個人是怎樣的”張化坤在心裏將這件事的嚴重性提高了,開口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