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現在貝克再看著這一幕不免有些感觸。

「洞府?」聽著貝克的話青陽老人眼神一亮,「說不定會有什麼好東西。」

貝克看了他一眼,苦笑道:「好東西都不在了,當初在這間房室裡面擺設好的兩瓶皇級藥劑化為葯靈消逝而去。」

「哼,小子,你既然來過有沒有認真搜查過這地方,堂堂皇級藥劑被放置在那樣顯眼的地方,你不覺得奇怪么?」青陽老人目光毒辣立即對貝克道。

貝克一怔,緩了緩頭,恍然道:「是啊,當初所有人都為了皇級藥劑拼死拼活的,倒是沒有想到這麼簡單的問題,既然是皇級藥劑那位留下的前輩又怎麼會放置在當初那麼顯眼的地方。」


「所以,你小子還太嫩了,這分明是欲蓋彌彰,那間室內絕對會有好東西,說不定咱們這行還會有額外的收穫也說不一定。」青陽老人二話不說直接踏進了那間煉藥室。

貝克想了想,也好奇的走了進去,被青陽老人這麼一說他倒是真的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了。

重生回潮

走入煉藥室,經過上一次三方人馬在這裡混戰將這裡面的幾個石柜子以其一些其他的東西給弄得東倒西歪,雜亂不堪。

除了那張上次用來承載兩瓶皇級星葯的石台之外其餘幾乎被損毀。

青陽老人自然看見了這地方那紊亂模樣,眉頭微微一皺,道:「這間內室的設置很奇特,顯得有序而讓人無法察覺,看來這洞府的主人精通傳聞中的星陣之法。」

貝克不得不對青陽老人豎起一根大拇指道:「前輩說的不錯,這確實是一位星陣師留下的洞府,同時還是一位高階的星藥師。」

青陽老人身子一轉,在內室裡面轉了一圈兒,喃喃道:「這石室壁結合的恰到好處,設計甚為精妙,如果不是老夫當初外出遊歷的時候有幸見過一位星陣師施展手段,我還真不能發現。」

「前輩,你既然明白這一層,那麼你可能看出這室內哪裡有機關之類的東西?」這一次說話的人並不是貝克而是黃金劍宗古摩珂。

「太精妙了,老夫不過是一個半吊子,只能試試看,你們都讓開……」

聽此,貝克,古摩珂對視一眼,爾後朝後面退後幾步。

青陽老人見此,這才再次將注意力揮發到室內那些顯得極為平常的石壁上。


觸手於上,冰涼的石壁,因為年代久遠的原因,上面還帶著一點點青苔,青陽老人在石壁轉悠一圈兒,單手不停的輕拍牆壁,這樣過了好一會兒。

「恩?」當青陽老人走到內室一個角落的時候立即停了下來。

貝克,古摩珂兩人眉毛當即一挑,看情景青陽老人似乎感知到了什麼,就在這時,青陽老人雙手一變,托住了身前一個橢圓形的石頭,一股星力迸發,單手出拳,轟隆一聲橢圓形的石頭頓時應聲而碎,這才發現這塊橢圓形凸出來的石頭是空心的,圓形石頭碎裂之後,裡面一張白色的紙張如此的醒目。



貝克倒吸一口涼氣,沒想到這裡還有這樣的一層在裡面,如果不是青陽老人誤闖此地,或許永遠都沒有人知道這個秘密。

貝克,古摩珂朝前數步,湊了上來。

青陽老人打開紙張,紙上面渺渺數個字:緣者,當你得到老夫留下的信條的時候,那麼你便是老夫的可以託付的人,在房室中間部分放置的兩瓶皇級星藥劑之下,有老夫留下的東西,如果那東西對你有用,那麼你便收起來,如果那東西對你無用,希望你能夠為老夫找到一個合適的人選交給他,那兩瓶皇級星葯就算是老夫於你的報酬。

青陽老人眉頭緊皺,這時候三人的目光同時轉過房室中間處那個不大的高台上。

「下面還有東西。」三道身影走近,青陽老人二話不說一掌就把石台給擊壞了,石屑轟的一聲當即四散而開。

貝克臉色一黑,真是太暴力了,如果裡面是星藥劑這一下過去星藥劑還不毀了。

因為石台也是空心的,石屑散開之後,立即現出裡面的一個黝黑的盒子。

看著這個三人一愣,看其樣子這裡面並非是星藥劑,因為星藥劑不用盒子裝啊,那是什麼呢,星技?星法?

青陽老人這貨一咧嘴,當即俯身下去將盒子拿起來,捏在手裡把玩一番,這東西嚴格來講是他發現的自然要交給他,不過當他打開盒子之後他臉色微微一扯,盒子裡面只有一張紙,準確的說是個星藥方子,上面『五行之液』四個大字寫的剛勁有力。


看著這個青陽老人臉色再也掛不住了,這玩意兒給他有個屁用,他又不是星藥師,還有之前說的兩瓶皇級星葯的報酬,根本就沒有了嘛,這不是白乾了……

貝克並沒有看青陽老人那無比陰沉的臉色,他的眼睛而是死死的盯著那張藥方子上面『五行之液』能夠讓一位這樣的強者這般鄭重的將其收起來可想而知這五行之液的珍貴。

難道是皇級星藥劑的方子?

想到這個貝克心底就一陣狂喜,不過他臉上卻沒有太大的表情,而是淡淡的道:「青陽前輩,這是星藥劑的方子……」

本書首發於看書網 陳龍自然會責問顧琳爲什麼會自殺了,於是顧琳哭着將自己懷孕的事情告訴了陳龍。但是顧琳始終沒有告訴這個孩子是誰的。

陳龍其實在幾年前就喜歡顧琳了,只是那個時候陳龍不過是也紈絝子弟,顧琳有怎麼會喜歡他。再加上我從中阻撓,所有陳龍一直沒有達成心願。最終被我刺成了殘疾,後來便到了外公那裏讓外公跟他治療。

陳龍救下顧琳的時候,病情其實並沒有治好。只是陳龍爲了讓顧琳保全名聲,將所有的責任都扛在了自己的頭上。後來無論誰對他大罵,陳龍也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甚至偷偷跑出去,爲顧琳買了一枚碩大的鑽戒。

顧琳感念其好,最終還是跟陳龍私定終身。陳龍始終也沒有問顧琳孩子倒底是誰的,顧琳也不在乎陳龍的病倒底能不能夠治好。他們二人都在替對方着想,卻將愛達到了最高的境界。

當顧琳獲知陳龍遇險時,她不顧自己有身孕,獨自一人來到了蓉城。和陳龍在一起,她屢受驚嚇,甚至朱煥天想猥瑣於她。陳龍不顧生死,大鬧青龍分舵,最終被朱煥天治服。朱煥天還想對顧琳圖謀不軌時,謝染的及時出現,救了顧琳。

謝染並不是真心想救顧琳,她是看到顧琳和陳龍恩愛異常感到妒忌。之後在顧琳的水中下了某種藥物。顧琳當晚只是覺得有些不舒服,也並沒有出現什麼異常。

只是今天上午,顧子墨跟他提起了陳龍手上有十幾條性命時。顧琳又急又氣,頓時昏厥過去。她腹中的胎兒其實早已死去,當時顧琳昏厥便動了胎氣,所以才導致了落紅。


顧琳用微弱的聲音跟我講了這些,整件事情其實最受委屈的應該是陳龍了。只是陳龍倒底有沒有十幾條性命在身,現在還沒有人下結論,那天陳龍跟我講過古墓中的怪事,照陳龍那麼一說。古墓裏死是十幾個人絕對有那種可能。

只是顧琳尚在病中,我又怎麼能夠跟她說這些。顧琳爲了跟我生下一個孩子,不惜讓陳龍背黑鍋,甚至拿自己的一生的幸福做賭注。萬一陳龍病情難愈,她豈不是要守一輩子活寡。

“顧琳,你爲什麼不跟我說呀!爲什麼?”我捏着顧琳的手,流淚說道。

“我跟你說了有用嗎?你會更加爲難。你親口答應過你大爹,我不能讓你成爲一個言而無信的小人。再說,周璐那麼愛你,你又怎麼能夠負了她?”顧琳輕聲說道。

“顧琳!是我太混了。其實我早應該想到孩子不是陳龍的。陳龍總共纔去治療了二十天病。我外公縱是華佗再世,也不可能有那麼大的本事。如果我早知道是這樣,我就應該跟你結婚的。”我哭着說道。

“周然,不要說這樣的傻話了。即使是乾媽同意了,你還能將你大爹從土裏挖出來讓你大爹同意嗎?周然,你是男兒漢,便要對自己說出的話負責。你心裏有這份情意,我早已心滿意足了。”

身在痛苦中的顧琳,反而回過頭來安慰我,我此刻更加是無地自容了。

“顧琳,你別說了。我從今以後,再不會讓你受任何傷害了。”我捏着顧琳的手不願意鬆開。

“你把陳媛叫過來照顧我吧!你那麼忙,再者以後陳媛是我的小姑子,我更應該跟她多接觸接觸。周然,這輩子不能跟你做夫妻,我們來生再做夫妻。我還是喜歡幾年前的人,有些桀驁不馴,雖然你還是一個窮屌絲,但你的人卻是自由的。可是你自從接任了你大爹的鐵血會之後,你就不是在爲自己而活了。”

顧琳將自己的手縮了回去,之後閉上了眼睛不再跟我說話。顧琳爲了做了這麼大的犧牲,只到現在才告訴了我真相。我一直還以爲顧琳不守廉潔,和安軒或者顧子墨有染,才懷上了這個孩子。

此刻即使有萬般悔恨,又能如何?

我問顧琳,要不要通知陳龍。顧琳嘆氣說道,陳龍此刻正在病情康復期,若是聽到這個消息,會導致之前的治療前功盡棄。顧琳到這個時候,還在替他人着想。而我,卻從來沒有顧忌她的感受。

一個鐵血會的兄弟跑進來告訴我。外面有一個男子昏厥在鐵血會對外就診的大廳裏,問我怎麼處理。

“怎麼處理?既然是暈倒了,就該好好治療纔對。對了,他叫什麼名字?”我說着,將那個兄弟喊了回來。

“老大!從那個人的身份證上得知,那個人叫顧子墨。”

顧子墨?顧子墨暈倒在了外面的大廳。我聞言更是大驚,顧琳幾乎從牀上掙扎着坐了起來。

“周然,求你救救顧子墨,他是一個好人。”顧琳流淚說道。在顧琳眼裏,似乎永遠沒有壞人。我答應着出去,之後讓鐵血會的醫護將顧子墨送到了鐵血會的內部治療中心。

醫生經過了緊張的搶救,終於查清了病因。

一位醫生走到了我的面前。

“周總,病人身上中了一種極爲罕見的病毒,跟之前劉琪所中的那種毒藥差不多。可能略有差異,所以我們在緊急尋找治療方案。他暫時還得昏迷兩個小時,因爲他當時忍受的疼痛是常人不能想象到的。”

醫生跟我說了這些之後,我也徹底明白過來,之前顧子墨爲什麼要替朱煥天賣命。很顯然是被朱煥天下了毒,之後便被朱煥天控制了。大舅毒發之時,我親眼見過。那種樣子,好似千萬把鋼刀在割他身上的肉。

顧子墨原本可以回去找朱煥天要解藥的,只是爲了顧琳他放棄了。我甚至難以想象,顧子墨每次毒發之時,靠什麼來緩解疼痛。

我回到了顧琳的病房,如實的跟顧琳說了這些。顧子墨之前盜竊衆誠集團的內部資料,完全是受了孫少和朱煥天等人的要挾。有些事情他沒得選擇,所以只得按照朱煥天他們的要求去做。

“顧子墨爲什麼要這樣?爲什麼?”顧琳白皙的臉上又開始淌着淚水。

除了愛!我找不出一個合適的理由。顧子墨爲了顧琳將性命豁出去了,而陳龍爲了愛,甘願爲顧琳背黑鍋。

顧琳此刻更是矛盾重重,無論她選擇顧子墨還是陳龍,對另外一個人則是無以復加的傷害…… 第141章古摩珂的令牌,貝克的面子

「哼,老夫難道不知道這是星藥劑的方子?你小子不是想要麼,給你……」青陽老人瞬間一甩,氣得要死,這藥方他也知道肯定會很珍貴,但是奈何他不是星藥師啊,他不懂煉藥,就算是給他也無用,更何況那位高手囑咐過,如果對他無用的話還得給他找一個合適的人,他要去哪裡找一個合適的人啊,反正貝克是星藥師,他所幸直接扔給他好了。

「小子,這回你可滿意了,走,回青陽谷。」

青陽老人似乎對最後好東西給了貝克很是不滿,當即一佛袖子,直接朝外面走去。

古摩珂沒有太大的表情,而是對貝克使了一個眼色,當即朝外面走去,貝克則笑的合不攏嘴,匆匆一瞥藥方子精妙而複雜的藥材配試方法,毫無疑問這是一張極其珍貴的星藥方,七品星藥方無疑,上面共有五種屬性之液的配置,雖然沒有細看但足以讓他欣喜。

心裡大呼自己找來青陽老人是多麼明智的選擇。

走出這塊地方,三人對準一個方向閃爍而去,在一個山頭處的時候貝克停了下來道:「青陽前輩,古大哥,你們先走吧,我需要去看一位故人。」

「在這裡你還有故人?」青陽愣道。

貝克鄭重的點點頭,同時對古摩珂道:「古大哥,你的星葯大可以放心,我會在近段時間挑個合適的地方開始煉製,你就回九天鎮等待好消息吧!」

「一切有勞老弟了。」古摩珂慚愧道。


貝克微微一笑,對於他來說為朋友做事他從不圖回報。

「那好了小子,我和古摩珂就先走了……」

「再會。」

說罷,兩人同時閃爍著金,青兩道輝芒駛去,待兩人走後,貝克身子對準另外一個方向閃去。

青陽谷。

奧布里來回走個不停,看著這個情況,安諾達就一陣頭痛,眼睛都看晃了。

「你說貝克怎麼還沒有回來?不會是出事情了吧!」露琪也是焦急道。

「當然不回了,在暗之三角城一帶還沒有人能夠威脅得了我師父的,更何況還有黃金劍宗古摩珂前輩。」安諾達道。

「可是……」露琪欲言又止。

與此同時,兩道懾人般的氣勢從四人頭頂駛過,最終落入院子中。

光華消散,露出一青一白兩道身影。

「啊……師父。」安諾達當即一喜,屁顛顛的跑過去。

奧布里,達姆,露琪刷的一下眼睛看了過去。

「這就是暗之三角城傳聞中的兩位大人物,青陽老人與黃金劍宗。」

兩人目光爍爍的盯著,青陽老人一襲青衣,頭貫銀髮,古摩珂一襲白衣,手持金色的黃金劍,便是兩人的標誌,第一次見著這樣的大人物,三人都有些緊張。

「你小子,這一次居然沒有偷跑出去?」青陽老人詫異的看著安諾達。

安諾達尷尬的撓了撓頭,道:「徒弟去了,但是幾天前又回來了。」

聽此青陽老人沒好氣的給了安諾達一個爆栗子,真是朽木不可雕也,隨後目光一轉院子里的其餘三人,眉頭微微一促。

安諾達見著青陽老人盯著達姆三人看,立即解釋道:「師父,這三位是巨神星力學院的學員,都是貝克兄弟的朋友,是來找他的。」

「哦?貝克那小子的朋友?」

古摩珂也不由的多看了三人兩眼。

三人聽見這裡,立即來到青陽與古摩珂的身邊拱手一禮道:「見過青陽前輩,古前輩。」

「這是怎麼回事。」青陽老人疑惑的對安諾達道。

於是安諾達便開始向青陽老人解釋起來自己在萊特城怎麼與三人遇見的,然後經歷了什麼,三人最後怎麼來到青陽谷的都說了一遍,說完之後,青陽老人這才恍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