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現在鴨嘴火龍的傷勢,有些不容樂觀,需要羅格去全身心的投入。

「怎麼辦,我被羅格望了一眼,我不會懷孕吧?」

艾莉嘉一想到這裏,就感到更加羞恥起來。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鴨嘴火龍身上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

長期使用磐石之力,羅格的狀態卻一點沒發生變化!

沒過多久,鴨嘴火龍便慢慢轉醒了過來。

他的眼睛裏面,充斥着滿滿的感激之情。

「艾莉嘉,我們該暫時離開這裏了。」

羅格突然發現,現在的時間已經很晚了。

天上的星辰,將點點星光灑落在地上,顯得格外的愜意。

羅格這句話說了三分鐘后,艾莉嘉遲遲沒反應。

「艾莉嘉,艾莉嘉!」

羅格無奈之下,到後面只好大聲喊了起來。

時間倒是不是那麼緊急,但早點找個地方住下來還是挺好的。

艾莉嘉聽到羅格突然放大的聲音,不禁被嚇了一大跳。

她猛的跳起,內心也是一驚。

「我是誰?我在哪?我在幹什麼?」

艾莉嘉就此陷入了短暫性的失憶。

「唉,真是受不了你。」

羅格微笑着說道。

這個樣子的艾莉嘉,還真的有些可愛。

即使是這樣,羅格還是不想讓艾莉嘉正式成為自己的女朋友。

一切,等自己的噴火龍擁有冠軍級別實力的時候再說吧。

那到時候的事情還比較的多,選擇性的收服第三隻精靈,還有接受艾莉嘉的表白。

一個活生生的美女放在羅格面前,他心不心動?心動。只是時機未到而已。

「我的頭髮真的長出來,而且變黑了!」

一個此時顯得有些癲狂的夏娃,跑到了對戰場地面前。

他臉上的笑意,可濃了。

「夏娃先生,你的…」

還沒等艾莉嘉說完,夏娃就打斷了她的話。

「咳咳,我知道艾莉嘉你想說我的鴨嘴火龍還在這裏的吧。我再次來到這裏,就是為了將鴨嘴火龍送到神奇寶貝中心的。」

夏娃咳了咳,故作鎮靜的說道。

眼前的情況,顯得尷尬無比。

他故作鎮靜,就是為了緩解現在的尷尬。

他朝着對戰場地上望去,發現鴨嘴火龍安然無恙的站在那裏!

夏娃看到這一幕,頓時就楞在了那裏。

「夏娃先生,你也不用發獃了,這隻鴨嘴火龍身上的傷勢,是羅格用磐石之力醫治的。」

艾莉嘉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絲微笑。

前身為玉虹道館的她,後面自然明白過來,羅格之前使用的招式,就是磐石之力!

剛開始明白過來這點的時候,她確實有些震驚。

後來她滿滿的想通了,眼前這個男人,可是羅格啊!

羅格,那是多次在她面前創造奇迹的男人。

羅格身上,一切皆有可能!

「磐石之力,傳說中的能力啊…」

夏娃聽到艾莉嘉說的話之後,直直楞在了那裏。

震驚,除了震驚還是震驚!

「咳咳,我也是偶然獲得的這個能力,也就不用一直跑去神奇寶貝中心而已。」

羅格謙虛的說道。

他說的話確實是真的,不光是磐石之力,就連他現在的實力都是運氣!

如果他運氣不好,沒有獲得系統,他現在都還是一個僅僅擁有傑尼龜的弱小訓練家。

小智有主角光環,他可沒有。

甚至有可能的是,如果羅格運氣不好沒有獲得系統,他連屬性克制的玉虹道館都打不過!

「我現在倒是越來越感覺,我將紅蓮道館交給你,是一個很明智的決定!」

夏娃的嘴角,露出了滿滿的笑意。

羅格實力強大,他也沾了一點光的。

別人今後提及羅格的時候,會聯想到他的賞識!

「話說夏娃老爺子,你家旅舍一個晚上多少錢呀?」

羅格突然想到了這點。

天已經這麼黑了,他們還沒找到地方住呢,只能先問問夏娃看看了。

當然,他也沒做太大的打算夏娃這裏有地方住。

現在的情況,外面的旅舍肯定都住滿人了。

萬一夏娃這裏沒地方住,他和艾莉嘉今晚還可以住帳篷。

在他的系統空間裏面,還存放有兩個不大不小的帳篷的。

這時,夏娃開口了。

「有是有,但你得答應我一個請求才行。」

夏娃的這句話,是羅格萬萬沒想到的。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蘇拾急忙捧住了顧瑾的臉:「馬上就好,不疼,不疼了。」

怎麼感覺越養越嬌弱了呢?

浮白生忽然「咦」了一聲,眼中似乎有些驚訝:「這蠱蟲怎麼會……」

小紅很明顯沒有將蠱蟲取出來,它挫敗的甩了甩尾巴,圓溜溜的眼睛里大大的疑惑。

明明在他身上聞到了很強大的蠱蟲的味道,怎麼吃不到肚子里?

顧瑾就忽然和小紅較上了勁,他朝它吐了吐舌頭:「略略略略……」

蘇拾急忙捂住了他的嘴。

你好歹是人,幹嘛總要和一條小蛇過不去?

蘇拾將顧瑾受傷的傷口包紮好,用系統掃描了一下顧瑾的身體,沒有任何狀況,甚至於,他的身體,比一般人要強健很多。

「那蠱蟲怎麼了?」

浮白生也覺得驚奇:「他把蠱蟲收為己用了。」

蘇拾:「這………」

浮白生指尖繞著小紅,說:「蠱蟲對他應該是無害的,你不用太過擔心。」

蘇拾現在才反應明白,剛剛為什麼系統會響了,應該是檢測到了蠱蟲,可是又無害。

現代世界蠱蟲是個稀奇物種,幾乎滅絕,蘇拾沒有接觸過,所以懂的不多,竟是不知道蠱蟲竟然還會對人體有益。

衙門裡的人將屍體抬走,這群人的身份和過往,那就是衙門的事了,蘇拾驗完屍就打算帶著顧瑾回去的。

卻被花無魘攔在了衙門口。

他目光危險的落在顧瑾身上,蘇拾明白他的意思,她不能跟顧瑾回去,她要跟他走!

有點頭疼!

蘇拾把顧瑾拉在自己身後,「他是我相公,你敢動他一個試試!」

花無魘目光閃了一下,指尖動了動,還是縮了回去,沒有對顧瑾動手。

在他的認知里,他會直接把顧瑾打暈,然後把蘇拾帶走,哪怕用搶的。

蘇拾看男人垂著頭,像個受傷的貓科動物。

花無魘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轉身消失了。

顧瑾在後面問蘇拾:「媳婦。他是什麼人啊?」

蘇拾:「他是小花兒的哥哥,大花兒。」

「哦……就是那個幫助蘇九天的人?」

蘇拾驚訝:「你怎麼知道?」

「小花兒跟我說的。」

「媳婦,你昨晚沒回家,就是因為他嗎?」

蘇拾點頭,被人抓走,賠笑了唄。

如果用點別的手段,蘇拾未必就打不過花無魘,只是原主這個身體太弱了,完全沒有她在現代的身體強悍!

上清園。

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晚上了,顧瑾昨夜也沒睡好,洗了澡,香噴噴的打算替自己媳婦暖被窩,剛掀開被子——

「啊——」一聲驚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