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現在,他已經達到了要求,可以開始進行難度更大的修煉了。

“轟——”

太荒山的一道瀑布前,一個人影靜靜坐着,默默承受着激流的沖刷。

太荒山雖然荒蕪,但是山勢奇陡,流水從崖頂衝下,力道十分駭人,萬斤巨力足以摧山裂石,而龍天就這樣,默默承受着,借瀑布的巨力錘鍊己身。

流水落下,似天河掛霄,如雷聲轟鳴,在日光的照射下,像是一把天刀力劈人世。

“喝!”

龍天在瀑布的沖刷下站起來,挺着激流的暴衝,拙劣開拳,一招一式艱難地開打,眼中精光爆閃,有如閃電劃過。

在瀑布的衝擊下,如果能夠挺住阻力完美自如地修煉、打拳,那對力量的掌握極有好處,在以後的修行路上也有助益。

力量可以增長,但這種境界的感悟卻不會忘記,以後境界提高了,實力增長了,同樣可以完美掌控己身力量,不至於因爲力量的暴漲而不適應。

“譁……”

流水挾萬鈞之力不斷轟下,而龍天則不斷地承受着,忍受着劇烈的疼痛,咬緊牙關,配合吐納之術,艱難修行。

最初的修行是極其艱難的,每一次站到瀑布下,他都會直接被沖走,摔得七葷八素的,身體像是散了架,渾身使不上勁。

瀑布如怒馬奔瀾,沿着陡崖飛瀉,想要迎着流水穩穩站立,甚至逆流而上,本就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

最初的幾天裏,龍天幾乎是天天被甩出去,渾身上下沒有一個地方是可以看的。在幾百次的摔倒之後,他才終於可以勉勉強強現在流水下,接受沖洗。

“轟——轟——”

瀑流如雷鳴響,碧落九天,每一道水流衝在身上,都有如山石撞擊,肌肉像是要裂開了,劇烈的疼痛感傳來,疼到最後,像是失去了知覺,神經麻木,鮮血順着傷口流下,轉瞬之間,又被流水沖走。

而龍天則如老僧入定,枯木坐禪,無聲忍耐着,只有胸膛一鼓一鼓地,證明他是一個活人。

晚上,回到草屋裏,他的全身都是青一塊紫一塊的,佈滿淤青,痠痛難忍。

好在有山上採來的藥草,塗抹完第二天便可恢復如初,因此他纔不必擔心這些皮外傷,每天都迎接瀑布的洗禮,進行修煉。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龍天也在一天一天地變強。瀑布洗刷雖然痛苦,但效果卻是顯著的,他的皮膚下隱然已可見到赤紅色的氣血在鼓動,像是蟄伏的巨龍,只等破開束縛的那一天,讓天地失色。

另一邊,古聰也在一邊指導龍天,一邊進行修煉。不過,他的修煉比較奇特,就是坐在山頂上看風景。

他現在已經是第一層天巔峯的境界,與羿長弓相同,隨時可以破入第二層天。但是古老說讓他再等等,先在太荒山上感悟天道,等撥開那層面紗,再晉入第二層天,對以後的修行有好處。

不過坐了幾個月了,他也沒感受到太荒山有什麼特別的,雖然有點朦朧的感覺,但總像是隔着一層霧一樣,眼前的太荒山看起來就是一座山,普普通通,還不如周圍的山嶺有靈氣。

只是古老說這座山精華內斂,蘊含大道至理,要古聰細心體悟,他也只能耐着性子坐着感悟了。

太荒山也確實有些怪異之處,周圍的山嶺雖然不如望月峯,但也靈氣逼人,巍峨大氣;然而處於其間的太荒山卻是一反常態,就好像是一個藏寶庫,裏面佈滿了黃金珠玉,奇珍異寶,但其中卻放着一塊破瓦,特別的彆扭。

山上除了山石奇陡無比、山路崎嶇難行外,到處都是荒草老樹枯藤歪木,周圍的一些兇獸都不屑來這裏,見到最多的就是幾隻老鴉了,一天到晚聒噪個不停,簡直就是市中心裏的垃圾場。

只是古老一副安然自得的樣子,一派悠然,天天坐在草屋前閉目養神,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頗有點泰山崩毀不亂於前的架勢。

當然,這些事情還輪不到龍天來關心,他現在的主要任務就是不斷錘鍊肉身,爭取早日激發氣血,凝鍊神紋。

現在,他的皮膚下赤色血氣越來越盛,像是有一條巨龍潛伏其中,隨時可以衝破束縛爆發開來。 “轟——”

荒山瀑布前,龍天穩穩坐着,流水之中,隱隱可以看到,他的胸部一鼓一鼓地,在呼吸吐納。

他的皮膚下,一層若隱若現的紅光微微閃動,無形的氣勁撕裂流水,隱隱然把他保護在內。

瀑流兇獰,而他則如虯勁的古鬆,紮根巨石之上,不爲所動。此刻,他的意念已經融入了周圍的環境中,在細細體悟。

崖頂之上,古聰同樣面色肅然,靜靜盤坐。幾天前他就已經隱隱約約察覺到了太荒山的不同,腦中朦朧的薄霧越來越淡,快要撥開了。

此刻他靈識散出,與山靈融爲一體,一股無形的道韻瀰漫開來。

修行無歲月,問道不知年,時間一點一滴流逝,日頭從東邊升起,又在西邊落下,兩人靜坐閉目,皆未曾察覺,像是凝固住了。

當天邊一道曙光再現,晨風鼓盪,古聰眼一睜,精芒閃過,無形氣勢如山拔天。

他的身體像是一團人形雷雲,轟鳴作響,赤色血氣從他的身體裏噴涌而出,如同一團赤霞紅雲在滾動,一個個神祕的符文在血氣裏浮現、構築。

“轟!”

雄渾無匹的氣勢洶涌而來,赤色氣血凝鍊爲一體,神紋在交織着,紋絡如電光,像是雷神在滅世,噼裏啪啦的聲音不絕於耳。

古聰的全身竅穴裏,彷彿有一顆顆星辰在生成。星河運轉,如煉世的烘爐,神輝瀰漫。血氣塌縮陷入烘爐中,隨着烘爐運轉,一道濛濛白光閃現,一股清氣嫋嫋升起,在他的頭頂盤旋,幻化。

他身上的赤色氣血也在逐漸發生着變化,綻出一縷縷霞光,像是旭日東昇,霞染天光。

霞光交織,如天衣裹身,古聰立於其中,雲蒸霞蔚,燁然若神人。

另一邊,龍天正在按照古聰教給他的方法,激發氣血,凝鍊神紋。

只見他一鼓勁,皮膚下隱現的氣血如火山爆發,似狂風呼嘯。赤紅精氣瀰漫,紅雲一般繚繞周身,氣血中有一道道玄奧的線條在遊走,勾勒出莫名的圖案。

猛然,他腦中轟鳴一聲,在龍山中記下的九十九幅神祕圖案顯化出來了。

其中一幅圖紋強勢霸道,竟直接擊散古聰教給他的神紋,吞納龍天的氣血,代替原本的線條遊走勾勒,莫名的紋絡閃着紅光,烙印在龍天的血肉裏面。

龍天心頭大駭,不知道這莫名的變化會帶來怎樣的結果。

在得到神紋的時候他就知道了,龍山之內的九十九幅圖案其實也是九十九道神紋,只是不知道神紋如何,有何奧義。

原本他是想要等凝鍊完古老教的神紋再行參考,如今神紋突然出現,強勢霸道,讓他有些措手不及。

神紋繼續勾畫,吞納龍天積攢下來的血氣,在龍天體內穿行交織,像是繡花一樣。

突然,神紋勾織到一半,他的氣血快用完了。龍山之內的神祕圖案太過強大,需要的氣血太多,他體內的氣血在神紋的掠奪下漸漸枯竭,面色也是一片蒼白。

凝鍊神紋時,最忌氣血不足,因爲氣血是凝鍊神紋的原料,一旦氣血不足,神紋凝鍊又到關鍵時刻,神紋會自動激發肉體潛能,汲取體內本源之力繼續凝鍊。

而本源損耗將會導致暗傷,使得潛力被激發殆盡,嚴重的甚至會喪失繼續修煉的可能。

本來龍天積攢的氣血已經足夠了,但龍山之內得到的神祕圖案太過驚人,竟是要完全凝鍊出一座太古神山,這才導致了他氣血的不足。

神祕圖案察覺到能源不夠,開始汲取龍天的本源,讓他的面色由一片蒼白轉變爲不正常的紅潤,他感覺像是要被吸乾了。

就在危險之時,古聰感悟天道有得,引起了太荒山的共鳴,整個太荒山竟是突然一震。

龍天的意識被突如其來的震動影響到了,體內血肉裏的神紋一陣閃爍,意念融入神紋中,隨着神紋蔓延整個太荒山,與山靈水**融。

意識境裏,荒涼死寂的太荒山山體一震,靈氣暴涌,無邊精氣爆發開來,山勢猛然拔高,巍峨蒼茫,大氣磅礴,遮天蔽日。

山上古木參天,奇珍異獸四處奔走,神霞瀰漫虛空,一股生命的氣息磅礴驚人,如混沌初開,大道剛行,萬物創立。

“轟!”

一股磅礴靈力隨着太荒山的爆發涌入龍天體內,補足了缺欠的氣血,神紋以更快的速度交織,烙印。

此時的龍天覺得他的骨骼筋脈彷彿被一寸寸揉碎,再一寸一寸重鑄,劇烈的疼痛海浪般涌來,像是無邊的黑暗,吞沒一切。

疼,只有疼,無邊無際的疼。

痛,痛到窒息,痛到抽搐。

“吼!”

龍天低聲嘶吼,痛苦難耐,鮮紅的血液從毛孔中激射而出,將他染成一個血人,流水衝下,一瞬間都被染成了血色。

而淋漓的鮮血之中,一點一點的赤金色神光如流螢般撲閃,神祕又美麗,一座太古神山在龍天心裏成形。

他身體裏的筋脈骨骼在神紋印記的作用下重新煥發生機,骨骼之內一片晶瑩璀璨,赤金色的血液源源不斷地生成,涌入五臟六腑,四肢百骸,痛苦也隨之淡去。

神紋勾勒下,像是有一座山在鎮壓己身,穩固本源。神山屹立不倒,一種踏實穩重的氣勢凝聚而成。

凝太荒山山勢於己身,懷抱太古神山神紋印記,此刻的龍天彷彿化身太古神山,有一種永恆不朽的神性在流轉,睜眼之間,精光爆閃,奔流而下的瀑布如遇山截,在他頭頂硬生生崩斷。

坐在巨石之上,擡頭看着周圍高聳入雲的羣山,龍天的心中涌起了一股獨尊五嶽的豪情,彷彿有萬山來朝。

羣山山勢匯聚,一座神山虛影在他身後顯現,而他則攜山靈之氣鎮世而立,唯我巔峯。

“這就是神紋帶來的力量嗎?”神紋凝鍊成功,龍天迎着激流站立,原本如雷的瀑流打在身上,像是撓癢癢,神紋護體的他甚至都不曾抖動一下。

“轟!”

他一握拳,空氣猛然炸裂。往下一拳打出,一道赤金色光芒涌動,無匹巨力轟下,水潭裏翻滾的水猛然坍塌縮陷,隔了片刻周圍的水才涌過去把水坑填滿。

“好強,與之前根本不可同日而語!”龍天自語,雙目如電,擡頭仰天遙望,暴漲的力量讓他產生了搏擊長空,嘯傲山林的錯覺。

他心中激動得大喜,經過了一年半的努力,終於成功凝鍊出神紋了,所有的痛苦都有了回報,讓他有種跨入新天地的感覺。

而神祕的龍山圖案神紋更是讓他興奮不已。他起步太晚,如今也不過是剛凝鍊出神紋而已,同齡人都已經開始衝擊第二層天了。但是,有如此神奇的神紋,他追上別人的可能性又大了許多。

環顧四周,太荒山還是老樣子,寂靜無聲,荒草叢生。


但剛纔凝鍊神紋的時候,意念融入山中,龍天已經看到了它真正的面貌,此山藏有大祕密,爲一座真正的神山,絕對不簡單。

他收起了小覷之心,對此山充滿了感激,若無山靈之氣的突然爆發,提供充足的靈力,他可就要直接被太古神山神紋吸乾了。

靜坐一會兒,適應了一下暴漲的力量,龍天起身回到草屋前。

古聰早就已經到了,他晉入了第二層天,身材魁梧健碩,雙目明澈如瀚海一般,渾身籠罩着一股難言的氣息,有種遺世孤絕的高人風範,彷彿一動作便將是風涌雲動,電閃雷鳴。

古老還是那副古井不波的表情,風輕雲淡,看着兩人微微頷首,道:“不錯,竟然能夠勾動山靈之力做出突破。”

“古老,這座山……”古聰開口詢問,對太荒山的變化很不解。

古老擺了擺手,示意他停下來,而後平靜道:“此山名爲太荒山。世人皆以爲這只是一座荒蕪的廢山,但其實此山精華內斂,以拙示人,暗合天地大道。”

“你們既然可以勾動山靈之力做出突破,這是你們的機緣,我也是在此山中有所領悟,悟出了自己的拙之道。但我不希望你們以此山爲依憑,凝鍊圖騰印記,我的道並不適合你們。”

“道在天地間,古人的道值得尊敬效法,但不可陷入其中,真正的強者都是自己感悟大道,凝鍊出屬於自己的圖騰印記,別人的法只能作爲參考。”

“是!”兩人點頭。


龍天雖然纔剛凝鍊神紋入體,但他的目標同樣遠大,日後肯定要晉階,古老的話對他也是一種警戒——九十九幅神祕圖案雖然強大,但終究不是他的法,只能作爲修煉途中的參考。

剛凝鍊神紋,讓得他有點沾沾自喜,爲自己有神祕強大的神紋而自得,老人的話如當頭棒喝,讓他一下子清醒過來,心中暗自告戒自己:不能驕傲自滿步入前人的路深陷其中,修行的路只能自己開拓。

看着兩人肅然的神色,古老點點頭,道:“古聰,你現在已經晉入第二層天,是時候出去走一走,參悟自己的道。你先在山上待一段時日,等境界鞏固下來,再去永旭之塔,那裏你可以找到自己的路。至於龍天,你剛剛凝鍊神紋入體,還需要加強鍛鍊,確保神紋與己身契合。”

“嗯!”

接下來,古聰進入閉關狀態,開始鞏固修爲,而龍天則進入那些荒古森林中,與兇獸搏鬥,以此來錘鍊自己,讓神紋徹底烙印在血肉裏。 荒林深處,古木參天,藤蔓羅織,各種兇獸怒吼咆哮,兇威震天。

龍天小心地走着,避開那些強大的兇獸,如虎蛟,獅犼等。

他們雖然血脈稀薄,在古聰眼裏實力不強,還曾經獵食過不少,但對此時的龍天來說,卻是不能招惹的龐然大物。

他小心翼翼地越過那些強大凶獸棲息的地方,來到一處水潭邊,目標直指角犀獸。


角犀獸擁有太古靈犀的微薄血脈,但是卻無太古靈犀的強大神力,雖然也長着角,卻無法勾動天地之力殺敵,只能憑藉蠻力衝擊。龍天才剛凝鍊神紋入體,以蠻力著稱的角犀獸是他最好的陪練對象。

此時水潭邊一羣角犀獸正在嬉水。這是一種羣居兇獸,雖然實力比不上虎蛟獅犼等兇獸,但勝在數量多,因此那些強大的兇獸也不會輕易攻擊它們。

龍天隱藏在樹林裏,靜靜地等待,與樹木化作了一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