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環苓緩了口氣,「那就好,我們繼續前進吧。」

洛允心看三人都準備的差不多了,對她們點了點頭,握著劍柄的手微動,只見一條條裂紋從劍身處蔓延開來。

蒼葉靈三人將洛允心護在中間,時刻警惕周圍。

她們不知道這裡還會不會有變異人出現,需要隨時保持警惕。

即使她們把這一片區域的沙子都變成玻璃,可以輕易地就看到二長老的基地,但她們依舊不知道要如何進入,只能強行突破了。

就算她們知道機關,現在也可能用不了了,畢竟就在半個小時前這裡還是一片可以流動的沙子,而不是堅硬的玻璃。

洛允心的手腕緩緩轉動,只見裂紋越來越多,延伸的範圍越來越大。

蒼葉靈的眼眸突然一厲,大喝道:「快散開!」

洛允心將碧霄猛地拔出,瞬間這一片玻璃應聲而碎,一片片反射太陽光的玻璃碎片緩緩墜落,從遠處看就像是從天空灑落的星辰。

然而還沒完,在四人退開的那一刻,金字塔最頂端忽然打開了一個開口,一道人影以及一個長長的軀體從裡面竄了出來。

「哈哈哈,不愧是洛熙的姐姐,果然很敏銳。」

蒼葉靈剛一站定,還沒有看清那道人影,就聽見對方那故作溫和的嗓音,而且她莫名還有些熟悉,好像在哪裡聽過。

緋紅和環苓本能的第一時間就護在了蒼葉靈的身前。

「你是誰?」蒼葉靈眯了眯眼,眼前的人逆光而站,她根本看不清對方的臉,不過這個男人腳下踩著的怪物她倒是看清了,一隻巨大的變異蜈蚣。

估計是這些人在用動物做實驗的時候出現的變異體。

「我?我是二長老的心腹,」人影輕笑,「至於我的名字,你可以猜猜。」

男人彷彿一點都不怕自己的身份泄露,或者是自信他擁有將蒼葉靈四人都留在這裡的本事。

蒼葉靈的眸子閃了閃,她終於想起了為什麼這個聲音聽上去那麼耳熟,因為她在電視上見過這個人。

能出現在電視上的人基本上大多都是明星,這個聲音的主人就是近兩年一直都發展不錯的並且與洛熙有過一面之緣的葉卿。

「你是……葉卿。」蒼葉靈眉頭緊蹙,沒想到她居然還能遇到一個演技這麼好的。

葉卿在外面的人設一直都是個暖男,說話總是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很多女孩就喜歡他這款。

然而蒼葉靈卻對他非常反感,從看到他的第一眼開始,雖然對方偽裝的很好,但是那眼中流露出來的厭惡以及自負,這種表裡不一的人著實讓人喜歡不起來。

婚內重生之嬌妻似水 「沒想到你居然能想到。」葉卿笑著對蒼葉靈鼓掌。

蒼葉靈扯了扯嘴角,這個人給她的感覺真的是相當討厭,「聽過了幾次,自然是還有那麼點印象的。」

洛熙作為洛氏總裁現身之後,自然是不可能一直隱藏在幕後。

在蒼葉靈假扮洛熙的時候,與葉卿還是見過幾面的,但是她只是表演一個高冷女王的形象,只要端坐在那裡擺范兒,至於其他的則是全部由洛茵代勞。

對於葉卿,也不過是對方每次見到她都獻殷勤獻的非常勤快,就算沒有說過什麼話,但是對這個如同牛皮糖的男人也有了那麼一點印象。

如果不是今天遇到,蒼葉靈可能都要忘了他這一號人。

「真是沒想到,你居然是諸神的人。」蒼葉靈盯著葉卿,因為是面向著太陽的,即使她沒有去看那些陽光,但眼睛依舊乾澀的厲害。

「怎麼樣,是不是很驚訝。」葉卿得意的笑道。

蒼葉靈隱晦的掃了眼緋紅,後者立馬明白了自家二小姐的意思,屏氣凝神,爭分奪秒的恢復自己的異能。

幸好她們現在的地方是沙漠,空氣中擁有著大量的火元素,對於緋紅這樣的火系修鍊者可是一個快速恢復的好地方。

兩個人之間的小動作,葉卿完全沒有放在心上,做為一個相當自負的人,他的思想也相當的自負,以至於他估錯了她們的實力。

因為一開始蒼葉靈和洛允心是面對面的站的,所以,現在葉卿面對著蒼葉靈,那麼就代表他背對著洛允心。

葉卿彷彿已經完全沉浸在了與蒼葉靈嘮嗑的事上,完全不在意身後的人的小動作,即使葉卿發現了洛允心,也完全不會把一個孩子放在眼裡。

洛允心本以為葉卿會驅使這隻大蜈蚣來攻擊她,但是一刻鐘過去了,葉卿還是一點動手的意思都沒有。

洛允心眨了眨眼,一步步向葉卿走去,知道那隻大蜈蚣的尾巴處。

洛允心一開始還是抱了種試探的心思,但發現對方完全沒有將她放在眼裡,墨綠的眼瞳終於有了一絲絲漣漪。

洛熙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唯一的小徒弟在產生情緒的時候,居然是在這麼個時候……

洛允心目中無人的拿著碧霄對著蜈蚣的紅色硬殼比劃,彷彿在想從哪裡下刀才不會把食材給弄壞。

洛允心見自己已經這麼明顯的開始挑釁了,對方依舊沒有什麼反應,反倒是蒼葉靈三人擔心的要死。

接下來,洛允心在六道驚世駭俗的目光下,把碧霄插進了蜈蚣的每片軀殼之間的接縫處。

感覺到疼痛的蜈蚣開始大幅度扭動身子,就連腦袋上的葉卿也被他一下子就甩了下來。

葉卿氣急敗壞的對蜈蚣吼道:「你在做什麼!」 葉卿這才注意到洛允心那小小的身影。

紅色的巨大身軀上一抹小小的綠色身影在跳躍,兩種顏色形成鮮明的對比。

紅蜈蚣巨大的身體劇烈搖擺著,蒼葉靈的眼睛緊緊盯著洛允心,深怕後者會一個不小心被甩下來。

葉卿神色陰沉的盯著洛允心,這隻變異蜈蚣的外殼可是相當堅硬的,唯一的弱點就是每一塊甲殼的連接處,那裡是蜈蚣最脆弱的地方,但如果這樣就想打倒他未免也太天真了。

洛允心在夜氏的這兩年可沒少受到訓練,雖然夜老爺子夜二爺還有夜無憂都很疼她,但是在訓練這方面卻從來都沒有都不會放水,相反,他們的訓練非常嚴苛。再加上夜氏的各種特殊秘法,僅僅兩年的時間就讓她的實力突飛猛進,這就是洛熙會讓洛允心回夜氏的原因。

就算蒼族有許多功法和秘術,但不一定就適合她,與其讓她學一些有用的,倒不如學一些適合她的,這樣修鍊起來的速度才會快,瓶頸才不會那麼難突破。

洛允心靈活的在蜈蚣身上跳躍,如履平地,一點也看不出要被甩下去的徵兆。

葉卿見狀整張臉都黑了,伸手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形狀奇怪的黑色棒狀物。

一直提防葉卿的環苓暗道不好,立刻對著洛允心吼道:「小心!」

洛允心下意識回頭,結果一個不慎腳下一滑,但是很快就反應過來,就在快要被甩出去的時候,伸手一把抓住了紅色的甲殼。

三人看到這一幕心臟差點都要跳出來了。

然而,這個時候已經晚了。

只見,葉卿將黑色的棒狀物放到嘴邊,輕輕一吹,一陣刺耳的聲音傳入她們的耳朵。

蒼葉靈三人面露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耳朵,就連面無表情的洛允心都皺起了眉頭。

這聲音彷彿一根根細針,對著她們的耳膜刺了過來,這疼痛直至大腦,整顆頭都有一種被針扎的刺痛感。

洛允心還好,因為自己身體的無限再生能力,不管受多大的傷都可以無視,因為她知道自己的生命不會受到威脅,至於疼痛,這種程度還在她的承受範圍之內。

從一開始,洛熙開始訓練她的時候,洛熙的第一個要求就是習慣疼痛,只有這樣,他們才會再受傷之後將疼痛感對實力的影響降到最小。

僅僅只是刺痛對洛允心來說還算不上什麼,真正可怕的是洛熙或者說洛茵的冰系異能,那種無孔不入的寒涼感才是最可怕的,那種乾燥而又冷冽的刺痛感,她至今記憶猶新。

完全被影響到的蒼葉靈三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葉卿那得意的笑容咬牙切齒。

反觀洛允心的心思並沒有在葉卿的身上,反而在那個漆黑的哨子上。

從一開始她就聽得到,來自這隻大蜈蚣的哀嚎……以及請求,他在請求她殺了他。

那隻哨子是用來控制他們這些變異生物的,上面不知道設有什麼特殊的異能,但那絕對不是一個好東西。

葉卿笑容猙獰的說道:「去,把他們全部都吃了,哈哈哈!」

此時的葉卿沒有一點在大熒幕上的謙謙公子的影子,就像是一個得不到糖的孩子,嫉妒、不甘佔據了他的臉龐。

葉卿話音一落,蜈蚣就不再因疼痛繼續擺動,反而像是失去了知覺一般,張開血盆大口就向蒼葉靈三人撲了過去。

蒼葉靈三人就算聽覺受到了影響,但對危險的感知還是有的。

在葉卿說話的時候,他們就知道那肯定不是什麼好話,當蜈蚣向她們撲過來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散開。

洛允心趴在蜈蚣的背上,快速的移動讓她現在無法站立,只能死死扒著紅色的甲殼,手心被勒出幾道血痕也不自知。

葉卿一刻也不停的吹著哨子,笑看著被追得四處亂跳的蒼葉靈三人。

葉卿將目光移到依舊扒在蜈蚣背上的洛允心,嘖了一聲,然後哨子吹的就更加賣力了。

蒼葉靈忍著耳中傳來的劇痛感,一遍遍躲避著蜈蚣的攻擊。

從氣息上來看,她可以肯定,葉卿只不過是一個普通人,只要解決了這隻蜈蚣他還對她們構不成威脅,但是,她們並不知道葉卿手中到底有多少這種奇怪的道具。

現在她們因為那個哨子,聽力嚴重受阻,溝通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昭和貴妃 在蜈蚣背上的洛允心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眸中一道碧綠的光芒一閃而過。

接著,只見這隻蜈蚣突然放棄了緋紅和環苓,一直對蒼葉靈窮追不捨。

葉卿突然像是見到了什麼及其有趣的事,瞳孔皺縮,就連脖頸都開始微微泛紅,這哪裡還是國名老公,分明就是一個變態。

對於葉卿來說,看到蒼葉靈被這樣追逐,就像是看到無能為力的洛熙,畢竟兩個人長得一模一樣。

他從一開始就非常討厭洛熙那高高在上的樣子,非常非常想把洛熙從那個神壇上拉下來,看著她跌入塵埃的狼狽模樣。

緋紅看著蒼葉靈狼狽的躲避,之前消耗的力量僅僅半個小時還沒有完全恢復,想著就在手上凝聚了一個火球,卻被一隻手給拉住了。

緋紅回頭瞪著環苓,用嘴型說道:你幹什麼?

環苓同樣用嘴型回道:二小姐和允心牽制住了這個怪物,我們先把這個葉卿解決掉。

比起責任心極強的緋紅,環苓要考慮的就比較多了。

緋紅立馬就明白了環苓的意思,只要殺了操控者,這隻蜈蚣不足為懼。

兩個人立馬轉換方向,緋紅手中凝聚好的那個火球直接對著葉卿投擲了過去。

葉卿自然也注意到了,但是,在兩人的注視下,他這個普通人竟然不慌不忙的向左移了一步,就這樣輕輕鬆鬆的躲過了火球的攻擊。

緋紅低咒了一聲。

蒼葉靈看到這一幕眉頭緊蹙,她猜的果然沒錯,葉卿的身上肯定還有其他的道具。

如果葉卿的另一件道具是幫他躲避攻擊,那麼她們的現在只有一個辦法可以傷到他——範圍型攻擊。 但是,她們當中的範圍型攻擊……

洛允心的能力她不清楚,環苓和她最擅長的是輔助,至於緋紅擅長的則是單體攻擊。

蒼葉靈好看的眸子微眯,葉卿身上的東西看起來很有用,但實際上,也只是剛好掐在了她們的弱點上,如果遇到其他實力不錯的人,估計就沒這麼好運了。

緋紅看著葉卿囂張的樣子,一口銀白的牙差點都要咬碎了。

她擅長的是單體攻擊,火系異能最大的優點就是強攻擊力,同時,在範圍型攻擊上卻有很大的缺陷。

火焰的範圍一旦擴大,那麼熱量就很可能會分散,以至於攻擊力下降,除非她可以擁有蒼霓煙那種實力。

蒼葉靈看著她們兩邊都束手無策,漸漸的開始有些焦急。

大蜈蚣的爬行速度很快,身體的每一個動作非常連貫,連一點的喘息的機會也沒有。

洛允心彷彿是有些不耐煩了,目光冷冷的掃向葉卿。

還在那裡得意的葉卿忽然感覺如芒在背,冰冷的寒氣直躥腦頂,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洛允心抽出蜈蚣身上的碧霄,瞬間,一大片綠色的液體噴涌而出。

洛允心看著那液體,頭一回感覺到了噁心的滋味。

那液體估計就是蜈蚣的血液了,因為變異,連帶著血液的顏色也發生了變化。

洛允心將雙腳也用力貼在了蜈蚣的背上,開始一點點往上爬。

因為這裡沒了流動的柔軟的沙子,只有堅硬的玻璃,所以洛允心沒少被撞在玻璃上。

要不是洛允心的特殊體質,可以快速修復傷口,說不定早就被摔死了。

洛允心在這一刻彷彿什麼察覺不到,一心向上爬去。

蜈蚣感覺到了洛允心的想法,身體開始晃動的更加厲害。

蒼葉靈看著洛允心那危險的動作,真的是心驚肉跳,尤其是洛允心被撞在玻璃上的時候,她恨不得衝上去墊背。

保護好洛允心。

這是蒼葉靈對自己發的誓,不光是因為洛允心是洛熙的徒弟,更多的是一個長輩對晚輩出於心底的愛護。

蒼葉靈看著洛允心一步步爬到蜈蚣的頭頂,趴在其眼睛旁。

只見洛允心的嘴巴動了動,卻沒有看清她在說什麼。

就在蒼葉靈疑惑的時候,洛允心突然對蒼葉靈打了幾個手勢。

這是蒼氏內部特殊的暗語,蒼氏內部的人員每個都會,其中也包括洛熙。

洛允心打的暗語在蒼葉靈的眼裡也沒什麼奇怪的,畢竟是洛熙的徒弟,學會點關於蒼氏的技能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蒼葉靈看著洛允心的手勢,眸光閃了閃,眼中閃過詫異。

洛允心的想法很靈活,與她那張撲克臉真的是一點也不相符。

蒼葉靈在心中感嘆了一下,接著對洛允心微微一笑,表示自己明白了。

在洛允心打暗語的時候,緋紅和環苓自然也注意到了,看著那個依舊一臉得瑟卻不知死亡降臨的男人,眼中露出一絲悲哀。

緋紅繼續用她的火球攻擊葉卿,環苓觀察葉卿的移動方式,從中找到破解的方法。

洛允心抓住蜈蚣頭頂的兩根大觸鬚,勉強單膝跪坐在蜈蚣的頭上。

蜈蚣的動作依舊是充滿連貫性的,速度也是絲毫不減,但是,一開始還有些狼狽的蒼葉靈卻開始變得輕鬆了起來,每一次在蜈蚣攻擊的那一刻就已經離開了先前的位置,就像是提前知道了其動作一樣。

這邊,葉卿是完全沒有在意這邊的情況,依舊在「逗」環苓和緋紅玩。

在他的眼裡,蒼葉靈和洛允心不過就是一個嬌弱的有點本事的女人以及一個沒什麼威脅的小丫頭,怎麼可能贏得過二長老給他的變異蜈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