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瓏五回去就直接丟掉鞋子,往床上一撲,很快就睡過去了。

一覺睡到黃昏時刻,樓下的那個衛兵還在原地轉圈。

這怕是個傻孩子吧?

瓏五有些無奈,爬起來找了兩袋零食,坐在床上。

厲承蒼難得有了半天都休假,在瓏五一醒過來的時候就過來了。

還帶了白雲給瓏五的小零食。

瓏五立刻就眉開眼笑。

厲承蒼看著她小的沒心沒肺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你呀,整天就不能消停點。」

瓏五有了零食,暫時,放過了厲承蒼,不介意他揉自己的頭髮。

厲承蒼也沒有得寸進,主動給她選了一塊甜點。

自己的媳婦,就得寵著。 自從有了瓏五,厲承蒼覺得自己去出任務已經不是出任務了,簡直比度假還要清閑,除了條件稍微差一點。

他現在已經不是覺得她沒有把他當成一個男人了,她簡直沒有把自己當成一個成年人。

照顧孩子怕是也沒有照顧這麼周到的吧。

「你應該相信我一點的。」厲承蒼坐在她旁邊,她的床軟到可以讓人陷進去,厲承蒼一下子還有點不習慣。

「你受傷了多麻煩,我還得想辦法救你。」瓏五並沒有委婉的說出來,她本來就是怕他受傷了麻煩。

厲承蒼一時無話,他沒法保證自己去出任務肯定不會受傷。

但她可以。

她完全是憑著自己就幫著他完成了任務,甚至幫他排除了危險。

怎麼看起來他都很沒用。

瓏五在這件事上沒有妥協,厲承蒼和清緣不同,他再怎麼樣也只是肉體凡胎,熱武器只要一下子就可能要了他的命。

厲承蒼心裡不太舒服,可他也沒有跟瓏五發泄,瓏五為了他勞心勞力,他要是還衝她發脾氣,那他就不是個男人了。

他能怎麼辦呢,只能讓自己變得更強,強到不需要她擔心。

瓏五正解決掉一塊麵包,前面擺著平板。

陶江北最近動作很勤嘛。

已經認識虞城斐了……瓏五看著這個信息默念了一句。

他們是怎麼認識的?

下面那個小衛兵見真等不來瓏五,只能回去復命了。

「小丫頭好大的架子!」衛兵彙報完,傅將軍放下手裡的書。

「虞司令的女兒怎麼會架子小呢,最近又立了功,可不正是年輕氣盛的時候嘛。」一個美貌的中年婦女從書架旁走過來。

像是調笑,可言語里就差直接說瓏五是仗著自己父親的勢,才敢對首長不敬的。

果然傅將軍的臉色難看了兩分。

「不過是一個剛剛有點功績,連正經職位都沒有一個的小丫頭,太過囂張了不好,小路。」

「是!」衛兵忙答應。

「傳我的命令,明天就把這個丫頭下方到基層去,年輕人就該多摔打摔打才行,她要是連這點苦都吃不了,也不適合在部隊帶著了。」

那衛兵感覺答應著去了。

而一旁的白琪則拿著書,擋住了自己微微上揚的嘴角。

白雲,你找到兒子又如何,給你兒子找了門好親事又如何,還不是一樣要被我給摁下去。

你等著吧,沒有人能夠超越我的兒子。



瓏五接到通知后一笑,這是一個下馬威不成,還想公報私仇了?

這通知的意思不就是說,要不她就去受苦,要不她就不能在軍營待了。

傅將軍?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盤。

軍營里誰不知道虞美人最大的願望就是參軍,現在終於有個機會可以在部隊里幹下去了,肯定不會放棄。

瓏五可不認為,她要是真去了基層,接待的人會好好對她,到時候百般刁難怕都是誇他們的了。

瓏五當即收拾好小行李,背著小書包回家了。

厲承蒼知道了這個消息趕忙趕過來,她已經坐在門口等車來接了。

「是傅將軍?」厲承蒼不太願意相信這種事是他那個沒有相認的父親做的。

瓏五點點頭,其實傅將軍針對的不一定是她,而很有可能是厲承蒼。

「你就這麼走了?」厲承蒼也知道,傅將軍可能是在給傅征撐腰,可這樣的公私不分,厲承蒼對他很失望。

難怪他和母親分開不到半年就另結新歡,不對,他把人帶回來的時候,白琪已經懷孕四個月了。

那豈不是才兩個多月他就……

「當然不,」瓏五哪裡是那種被人欺負了就跑的人,「我回家去跟我爸告狀。」

瓏五說的理所當然,沒有一點不好意思。

厲承蒼一愣,其實這件事她一定有很多方法可以解決,可她偏偏就選了這麼一個。

「也好。」厲承蒼同意她的決定。

玄黃方真劫 這件事本來傅將軍做的就欠妥當,現在又搞出這麼一檔子事來,虞伯父一向寵愛小姝,他要是能忍才怪。

瓏五的做法無疑是讓矛盾升級了,但想想傅家這些年做的事,也許這樣反倒是件好事。

傅將軍敢這麼做,也不知是不是就篤定了瓏五不會告訴虞父。

厲承蒼親自送瓏五回去。

回了家,虞父聽說自己女兒竟然被別人欺負了,頓時火冒三丈。

冷笑道,「那個老東西做過什麼我們這些年都當做不知道,現在竟然還敢欺負我女兒,真是不把我放在眼裡。」

厲承蒼彎腰道歉:「對不起伯父,這件事也有我的關係。」

厲承蒼不是那種逃避責任的人,即便這件事過錯並不在他,但終究跟他有關係。

虞父擺擺手,他在軍政界打拚了這麼多年,這些東西怎麼會看不出來,「我這個人一向恩怨分明,有人偷錢難不成還能怪被偷的人太有錢了?這件事責任本來就不在你。」

別看他因為瓏五的事對厲承蒼很是刁難了一番,可除此之外他是很看好厲承蒼這個年輕人的。

倒是傅天恆那個老傢伙,這些年不在大院,外面都去那些人那個敢跟他嗆聲,不是順著就是奉承著,怕是他早已經被奉承的有些飄飄然了吧。

瓏五雖然告了狀,但這種事還是自己解決最解氣不是。

她到底是怎麼進來特種部隊,真正的原因還真沒有人知道。

國防安全局管的可不止是外部的危險,還有內部的「不確定因素」。

而瓏五就屬於一個主動暴露的,「不確定因素」。

她上去就拆掉了國安局的防火牆,把國安局攪得天翻地覆,順利的引起他們的注意。

然後由他們出面來找她解決。

國安局當然也想過逮捕她,可他們打不贏,不僅如此,他們連威脅她也不敢。

她手裡握著國安局上百萬,上千萬份秘密資料,只要有一份泄露出去就是不可挽回的重傷。

他們只能和她談條件,瓏五的要求都很簡單,簡單的他們簡直不能相信這是她大範圍攻擊國安局的理由。

「這不是為了吸引你們的注意嘛。」瓏五說的隨意,負責人卻氣的七竅生煙。

國安局為了她這個吸引注意的事情,里裡外外忙活了一個星期才恢復過來,中間的損失不計其數。

可他們能怎麼辦,這麼一位祖宗,只能供著。

也多虧了她父親是國家領導,對她的教育很好。

根據他們查到的資料,她保護國家的可能遠高於出賣國家的可能。

即便都是被定位為「不確定因素」,但國安局還是會給他們劃分一個危險係數。

像瓏五這樣的,就屬於能力強,危險係數低,可能被招攬的人。

所以他們對於瓏五進部隊,幫厲承蒼做任務的事都很配合。 冷少的第三任新娘 如果不是因為有國安局在背後操作,單憑瓏五那些不守紀律的行為,她早不知道被開除多少次了。

這次的事,其實即便是她沒有動作,等國安局的人一知道了,也會提她擺平。

所以說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都是廢話。

LCK之職業女選手 不過國安局自然也不可能就放任瓏五在這裡不管,他們派人監視了瓏五。

這個監視的人說起來也讓人聽意外的,就是食堂的大師傅。

誰能想到,在特種部隊做了幾十年飯都大師傅竟然是國安局的人。

當然了,監視的結果不但沒有給他們增加新的煩惱,反而讓他們非常滿意。

要是多兩個這樣的人報效國家該多好。

但是在他們去招攬瓏五的時候被她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她又不是真的想要參軍,自然不可能答應。

國安局,平時幾乎不會出現在公眾的視野里,可它卻有著實打實的權利。

個個國家都打著和平發展的旗號,可利益不均又怎麼可能真正的和平發展。

國安局,說白了它也是一個間諜機構。

傅將軍這次對瓏五發難可真是踢到鐵板上了。

沒過多久先是虞父在宴會上主動發難,緊接著他管轄的系統就出了問題。

這一樁樁一件件聯繫起來,傅天恆怎麼說也是在軍界浸淫多年的老人,在看不出問題來他也不是能走到今天的傅將軍了。

他確實是沒有想到,為了一個女兒,姓虞的那傢伙竟然親自出面為難。

說起來這事本來就是他的不是,可虞父這麼做,讓他下不來台,這矛盾就不好化解了。

國安局那面一早也知道了情況,一面感嘆傅將軍年紀大了,行事作風不如從前。

另一面又擔心瓏五當真出手報復,別人不知道他們哪能不知道,這件事要是瓏五報復,怕是要鬧得更大了。

為了防止事態進一步發展,國安局主動聯繫了瓏五,表示他們願意幫忙,讓傅將軍提前退下來,也算是補償她了。

條件是這件事就不要再追究了。

這個條件已經很不錯了,畢竟怎麼看,傅將軍雖然公報私仇,但並沒有對瓏五造成什麼實質上的影響,而他則要為此付出終結仕途的代價。

瓏五本來也不會真的把他怎麼樣,於是就同意了。

國安局的人鬆了口氣。

他們這種人素來是心高氣傲,目無下塵的,誰知道她竟然這麼好說話。

瓏五不知道他們用了什麼方法,但沒過多久,傅將軍就宣布提前退休了。

國安局掌控外國情報,自然也有本國的情報,顯然拿住傅將軍的一兩個把柄並不是什麼難事。

明面上他依舊是風光退休,可事實上早已經有人猜測他退休的真實原因了。

要知道傅天恆雖然已經六十多歲,但仕途再進一步也不是不可能的。

這事一出,自然有人想到了瓏五頭上,可又似乎沒有什麼聯繫。

一時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道叫人摸不清頭腦。



傅天恆退休后就搬進了專門為幹部準備的山莊,這裡青山綠水,環境宜人,是養老再好不過的地方。

可問題是,他根本就不想來養老,他還有那麼多的政策沒有交代,還有許多軍務沒有處理。

繁忙了半輩子,乍然清閑下來他不但沒有舒服,反而有些坐立不安。

當時國安局的人來找他的時候他還不敢相信,直到他們拿出那個他曾經冒領戰友功勞,才在那之後被人關注,隨後一路順風順水走到今天的的事情。

這是他心裡的秘密,從未對任何人說過,可他們卻知道了。

為了自己的名聲,他不得不同意他們的要求。

三界紅包群 而這一切的原因竟然只是因為一個小丫頭!

不管他是怎麼想到,這件事已成定局就是了。

厲承蒼還是第一次見到瓏五真正的手段。

她出手果決,一點也不拖泥帶水,說處理就處理,那樣的能力,就是自己也沒有厲承蒼有些佩服她了。



傅將軍退下去的原因,別人不知道,但作為它現在唯一的兒子的傅征是肯定知道的。

又是很厲承蒼有關係,跟他有關係的事,就沒有好事。

傅征眼神中閃過一縷陰鬱。

白琪把兒子叫到自己的房間,「兒子,你可得給媽報仇,要不是那個小丫頭片子和白雲那對母女,媽媽也不用落到今天這個地步。」

傅征想起曾經,點點頭,「我知道了,你照顧好自己。」

白琪見他聽進去了,才放心的讓他離開。

總裁的天降仙妻 這一場確實是她輸了,她只顧著打壓厲承蒼和她身邊那個小丫頭,卻不知她如此厲害。

可是,那又怎麼樣。

白琪冷笑一聲,虞家是有些本事,可是陶家就差嗎?傅征和陶江北在一起,那是合法的軍婚,可厲承蒼和瓏五,說是自由戀愛,其實八字還沒一撇呢。

又出了這麼一件事,虞司令肯定更不待見他,這親事,怕是也就要到此作罷了。

她倒是算盤打的響。

可事實真如她所料嗎?

當然不會,瓏五就是因為厲承才長期留下來上。

倒是白雲,因為這件事也緊張了一下,令兒一直不受待見,這要是親家生氣了,那她們之前的努力不是白費了。

誰知道,虞父不僅沒有怪厲承蒼,反而因為這次的事,他更加看好厲承蒼,覺得他有擔當,終於,鬆口了。

厲承蒼激動的抱著瓏五轉了好幾圈。

「謝謝岳父大人。」厲承蒼改口該到倒是快。

「瞎叫什麼!」虞父板著一張臉,「我同意你在一起,可還沒同意你娶小姝進門呢,你這個時候就亂叫,壞了小姝的名聲怎麼辦?」

厲承蒼趕緊道歉,「我這不是只在您面前這樣叫嘛,這樣顯得多親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