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用不着這樣草木皆兵,真的要防的話霍少你纔是最危險的人。”顧盼微微側身避開了霍承翔伸過來的手。

看着自己滯留在半空的手,霍承翔愣了片刻,黑眸閃過一抹怒意:“你以爲回到榕城就安全了?你不在乎自己,我也無所謂,可我不允許你拿念念的安危賭氣!” “霍承翔你憑什麼這樣說話!”顧盼被他惹惱了。

“憑我是她的父親,這一點夠了嗎?”霍承翔的惱意並不比她少。

“父親?”顧盼嗤笑一聲:“你現在跑來說你是念唸的父親,然後對我指手畫腳的,可是憑什麼?當初是你自己不要我們的。”

“我什麼時候說過不要念唸了?”霍承翔咬牙切齒道:“從始至終你都瞞着我不讓我知道不是嗎?現在在我面前裝什麼可憐?”

“呵,霍承翔你還真是好樣的!”顧盼瞬間紅了眼眶,可是卻倔強地隱忍着不讓眼淚落下來:“即便是這樣,當初提離婚的是你吧?不顧我的挽留也要離婚的人也是你吧?這跟不要我們母女有什麼區別?”

念念聽到顧盼的話抖了抖,一直懶懶散散地窩在她懷裏的小丫頭突然直起了身子,一臉受傷地看着霍承翔:“霍叔叔,媽媽說的是真的嗎?您曾經不要念念跟媽媽了嗎?是不是因爲念念不聽話連累了媽媽?”

孩子黑葡萄一般的眼睛噙着淚水,明明一臉受傷,卻倔強地不讓眼淚掉下來,仰着頭看着霍承翔,那倔強的小模樣跟顧盼簡直就是一模一樣。

顧盼看到念念這樣便意識到自己剛剛被霍承翔氣瘋了,竟然忘了孩子還在場,就說了不該說的話。


本就敏感的孩子,聽到這樣的話心裏該有多難過。

顧盼立馬將她摟緊,輕聲道:“念念乖聽媽媽說,剛剛媽媽說的是氣話,霍叔叔沒有不要你,他很愛你。”

可是,這一刻顧盼的解釋卻閒得欲蓋彌彰。

念念並沒有相信她說的話,依舊倔強地扭過頭看向霍承翔:“叔叔念念要聽你說實話。”

即便向來遇事淡定如霍承翔,這一刻也有一些慌了。

顧盼剛剛說的話有一半是正確的,當初確實是他不要這個妻子的。

在那樣的情況下,顧盼不告訴他孩子的存在也是正常的事情。


剛剛話趕話,他的態度也不算好。

顧盼情緒不大好,看到念念這樣執着乾脆把孩子塞到霍承翔手裏:“你們自己交流。”

她把孩子塞到霍承翔手裏之後,便獨自一人拉着行李坐到了一旁的休息椅上。

顧盼把空間留給了父女兩個人,至於能不能夠安撫好孩子,讓孩子從心裏面信任他,並且接納他這個爸爸並沒有拋棄她這件事兒,就是霍承翔自己的事兒了。

當初他曾經那麼毅然決然地拋棄了自己,這三年來也從來沒有過問過關於自己的一切。對於顧盼來講就這些她只是把剛剛的這個難題丟給霍承翔來處理並不過分。

這世上哪有那麼便宜的事情?

她一個含辛茹苦的把孩子帶大了,好不容易能夠享受孩子繞着了自己身邊撒嬌賣萌的感覺,這個男人就冒出來出來口口聲聲說他是孩子的父親他也有權利享受父親的權利。

這麼好的事情,誰不想要?

反正顧盼不想讓霍承翔這麼輕易就得了便宜。

霍承翔沒有想到顧盼會突然來這麼一出,他直勾勾地看了一眼一臉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女人,又看了一眼懷裏的念念,完全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但是他知道,如果這件事情他處理不好,那別說是顧盼了,顧念念他都別想要見到了。

“念念,我……”霍承翔張了張嘴,還是覺得難以啓齒。

當年的事情,是他做錯了,但是跟自己的孩子承認錯誤,實在是太丟人了。

霍承翔見顧念念眼裏的淚水更多了,甚至開始不要錢似的往外冒,立馬慌了,手忙腳亂地胡亂給他擦眼淚,忙不跌停地跟她解釋道“我們先回家好不好?回家了爸爸跟你慢慢說,總之你記住爸爸是這個世界上最愛你的人,永遠不會變……”

“所以您是因爲不愛我媽媽,所以纔不要我的嗎?”顧念念吸了吸鼻子,小奶音還帶着一些哽咽,抽抽搭搭地叫人好不心疼。

“不,不是這樣的!”霍承翔慌了,這丫頭的腦子到底是什麼做的,爲什麼會這麼精。

“那您沒有跟媽媽離婚嗎?”顧念念眨了眨眼睛。

霍承翔點了點頭。

“那您沒有說過就算全世界只有公的,也不會回頭找我媽媽嗎?”顧念念吸了吸鼻子,眼神開始有點兇了。

奶兇奶兇的小模樣,叫霍承翔心頭一軟,卻也有一點怵,他不悅地看了一眼顧盼,不高興她這種事情也要跟孩子講。

“霍叔叔你看我媽媽做什麼,這是我偷聽到的,媽媽沒有說過你的壞話。”顧念念伸手擋住他的眼睛,強迫他看向自己。

霍承翔嘆了一口氣,人家的女兒都是爸爸的小情人,小棉襖,爲什麼他家這個偏偏就是他的霍小刀?

刀刀致命!

“你媽媽是怎麼說爸爸的?”霍承翔想着順着孩子的話轉移話題。

可是念念並沒有她想象的那麼好糊弄,小丫頭看見他壓根不回答自己的問題,反而顧左右而言他,開始轉移話題,便一臉不高興的板着一張臉瞪了他一眼道:“現在是我問你問題,而且你不要說你是我爸爸,我都還沒承認你呢!”

“我沒有轉移話題呀,這不是你說到這兒了,爸爸順道問了一句。”霍承翔訕訕一笑,試圖睜眼說瞎話。

“哼我不信,乾媽說過男人的嘴騙人的鬼,我不能被你迷惑了。”顧念念鼓着腮幫子,雙手叉腰眼睛瞪得像銅鈴一般大:“還有我說了你現在只是霍叔叔,你不要再說爸爸了。”

霍承翔聽到她這樣說眼神暗了暗,無奈道:“我現在已經後悔了,以後我想照顧你和媽媽,所以念念可以幫我嗎?”


“不可以!”顧念念這一會兒倒是乾脆利落地搖了搖頭。

“爲什麼?你不是一直想要爸爸媽媽嗎?我跟你媽媽在一起了,你就能擁有一個完整的家了。”霍承翔開始給念念誘惑。

果然,聽他這樣說小丫頭眼裏開一些掙扎。

只是,霍承翔還來不及高興,顧念念又道:“但是我已經有一個爸爸了,你不能跟我媽媽在一起,乾媽說不管男的女的破壞別人婚姻的人都是不要臉的第三者,你不要坐這種事情,我會看不起你的。”

“你喊周子睿做爸爸?”霍承翔聲音冷了幾度:“還有你那個乾媽是誰?你怎麼什麼都聽她的。”

“嗯啊!乾媽就是乾媽啊!太奶奶說我們在一個戶口本上,就是一家人,我應該叫他爸爸的。”顧念念掰着手指道。

這……好不容易不說乾媽說了,又來了一個太奶奶……

霍承翔撫了撫額頭,一臉認真地看着自己的閨女:“念念,我纔是你爸爸,你要聽我的纔對,你要幫的人也該是我。”

“可是你對我媽媽又不好?”顧念念撅了撅嘴巴:“你知道我媽媽喜歡什麼討厭什麼害怕什麼嗎?”

“不知道!”霍承翔搖了搖頭。

孩子不說還不覺得,她這樣一說自己似乎真的一點都不瞭解顧盼。

聽到他這樣說,念念白了他一眼:“不知道還敢說要跟我媽媽在一起,一點誠意都沒有,我爸爸都知道這些,乾媽跟我太奶奶,外公還有太爺爺他們全部都知道!”

霍承翔的臉越來越黑,才三四年他錯過了這麼多?

等等……

他怎麼聊着聊着被這孩子牽着鼻子走了,霍承翔探尋地看了顧念念一眼,才發現她早就不像剛剛那麼委屈了。

甚至她那忽閃忽閃的眼裏還有一絲絲絲毫不加掩飾的狡黠,這會兒他也總算是回過神來了。

合着從一開始這孩子就是故意的假裝委屈,好讓顧盼頭疼,爭取機會讓自己可以跟她單獨交談!

霍承翔勾了勾脣角,擡手颳了刮她的鼻子。

“那你呢?你知道媽媽的一切嗎?” 顧念念歪着腦袋,忽閃忽閃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轉着透出一股小狐狸一樣的狡黠:“那得看有沒有好處!”

“哦?”霍承翔微微挑眉,鳳眸也跟着揚起了些許弧度。

“有好處就是知道很多,沒有好處就是不知道。”說着小丫頭還擡了擡下巴,雙手抱肩閉上一隻眼睛,留一隻時不時瞄他一眼。

“成交!”霍承翔擡手看着顧念念。

顧念念看了一眼他攤開的手掌並沒有跟他擊掌,學着赫敏平時跟周子睿談判時的口吻:“你得先說說我有什麼好處!”

“你告訴我,你媽媽的事情我就把她娶回家做你爸爸怎麼樣?”霍承翔勾着脣角讓自己笑得儘量溫柔一點。

顧念唸白了他一眼:“我已經不是一歲的孩子了,你少在這裏騙小孩,那是你的好處不是我的。”

霍承翔:“……那你要什麼?”

顧念念聳聳肩,奶聲奶氣道:“現在還沒想到,等我以後想到了再說,你得答應我可以滿足我三個願望。”

說到三個願望的時候,小丫頭的眼睛都在冒着金光,瞧着就是佔了天大的便宜一樣。

霍承翔眸光一閃,鳳眸裏噙着一絲笑意與縱容:“一百個都可以。”

“那就一百個這是你說的我可沒有強迫你哦,不許反悔哈!” 淺淺一笑醉花蔭

“你還真的老謀深算!”霍承翔看着自己的手中愣了愣旋即無奈一笑,自己這是又被親生女兒擺了一道。

“嘖嘖,看來您的語文一定不是生物老師教的。”顧念念嫌棄地打量了他一眼。

霍承翔第一次被人這樣鄙視,這人還是自己剛剛四虛歲的女兒,他一時來了興致,輕笑一聲:“哦?這是什麼個說法。”

顧念念指了指他再指了指自己:“老謀深算應該是說你跟太爺爺那個年紀的人,我跟媽媽那樣的是聰慧過人,足智多謀。”

說着她擡了擡下巴:“快,給你一個證明自己很老謀深算的機會。”

霍承翔掀了掀眼皮,擡手颳了刮她的小鼻子:“你的意思是我很老,你媽媽很年輕?”

顧念念:“差不多吧!”

霍承翔擡手就輕輕地在她的額頭彈了一下:“你這小狐狸到底像誰?”

“當然是像我媽媽了!”顧念念驕傲地擡了擡下巴一副自己很了不起的模樣。

“你們好了沒有?”另外一邊顧盼看着他們父女兩個你來我往的,開始有說有笑了,便開始催促。

她的眼睛不敢去看父女二人,絕不敢承認自己剛剛看到他們兩個那麼溫馨的畫面有點嫉妒了。

“好了好了,馬上就來!”顧念念先一步大聲喊道:“媽媽我們帶他一起回家吧!”

顧盼看着自己的女兒親暱地摟着霍承翔的脖子,有些無語地瞪了一眼站起來走向他們:“霍叔叔他很忙,而且他是明星我們帶他回去會惹麻煩,你下來我們自己叫車回去。”

“可是媽媽不說我不說誰會認出來?”顧念念噘了噘嘴巴:“而且我們這麼漂亮的兩個人站在這裏這麼久都沒有人上來要簽名,說明他不紅根本不用怕。”

“……”

不紅的霍影帝眸光一閃,輕咳一聲道:“對,我不紅不會有人注意到的,所以還是我送你們回去吧!”

顧盼白了他一眼:“你這話被人聽了去,要引來多少紅眼病?快把念念給我,我要回家了。”

“自己開心就好了,明星也是人不能沒有私生活吧?”霍承翔側了側身子避開顧盼伸過來的手:“你拉行李孩子我來抱,送你們回去了我就走。”

顧盼看了一眼懸空的手,這下也沒勉強。

在機場已經耽擱很久了,她不想再拖延下去,便拉着行李往外走,霍承翔帶好口罩抱着念念跟了上去。

他們到達淮安半島泊宮的時候,顧念念已經睡着了。

顧盼沒捨得叫醒孩子便抱着她下車,她空不出手拿行李只能看向霍承翔:“你在這裏等一會兒,我抱她上去了下來拿行李。”

霍承翔瞥了她一眼,並未說話直接下車將她行李拿了下來放在一旁,又上車啓動車子。

看着他開着車子離開,顧盼看了一眼行李又看了看懷裏的孩子,狠狠地斜了一眼霍承翔離開的方向。

顧盼換了抱念念的姿勢,調整了許久才騰出手可以去拉行李,可是……兩個行李箱她根本沒有辦法一次性拿上去

她左右看了看,也沒能找到可以幫助自己的人,顧盼只能尋思着要不要把念念叫醒讓她下來自己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