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由於運輸主要是由孩子進行的,只有少數幾個大人幫忙裝貨卸貨,所以就沒有來得及將稻子都打下來。

不過堆積的時間比較短,而且由於地方非常大,所以也不用擔心將稻子捂壞了,這邊水稻剛割完,大家就趕忙回到部落里開始打稻子。

雖然沒有專門的打稻機,但是也不用和以前一樣直接摔在木棍上,現在摔到的是一根青銅打造的棍子上面還增加了不少小突起,效率上肯定是要快上一些的,而且整個過程都在一個木頭圍起來的大方桶裏面進行,就連底也是用木板拼起來的。

打完的稻子直接就堆在了裏面,滿了之後直接就拔出來,然後送到外面晾曬,基本上很少會有什麼損失,之前的話打完稻子四處濺的都是,這樣做就好很多了。

而且今年院子門口這一片空地都已經收拾出來了,就在前一段時間,宋宸還帶着人緊急夯實了一遍,目的就是為了更好的曬稻子,這麼大的地方可比以前舒服多了。

第一天打出來的稻子,到了第二天就已經幹了一多半,正好可以將地方騰出來,乾的差不多的稻子稍微鋪的厚一點,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雖然說是厚一點,但也是和新的稻子相比,如果和往年相比的話,這個所謂的厚基本上就是以前的薄了。

將所有的稻子都放進了糧食窖裏面,今年最早的任務這才算是完成了,今年所有的糧食都放在了山洞裏面存着呢,由於祭壇被搬了,出去大量的地方都空了出來,宋宸一下子建了八個新的糧食窖,個個都是三立見方的,而且從地到頂差不多也有三米的高度,存放的糧食非常多。

除了有一個適用於存放稻種之外,其他的都是用於平常吃的,去年的水稻還剩一點,所幸就將他們都搬了出來,反正那麼一些,半個月差不多也就吃完了,窖裏面還是放一些新的比較好。

外面那倆其實也沒有太浪費,其中有一個離住的比較近的並沒有拆掉,而是稍微改造了一下,然後變成了日常存放稻米的地方,平時部落里需求還是比較大的,總不能每次都吃一點拿一點。

部落里現在都是集中拿出來一批,然後舂好了存放起來,平時吃多少拿多少的,差不多了就再來一次,所以外面也需要一個存放的地方,這個糧食叫雖然存放效果沒有在山洞裏面那麼好,但是如果只是用於短時間的存儲的話,其實也沒有太大的影響,一般也就是二三十天的用量,放在裏面正合適,另外一座,這是用來存放平時吃的肉乾和蔬菜了,放在裏面效果也不錯。

將一切都處理好之後,休息了幾天,宋宸就開始着手正式施工了,估計雖然還是比較炎熱,但是和前幾個月相比依舊是要稍好一點的,只要裝備穿的好,加上不在最炎熱的時候幹活基本上都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收水稻的時候整天都在烈日之下,也只有一兩個人中暑,現在天氣還要稍微涼那麼一點點,主要天空上的雲比較太陽多,沒有當時那麼大了,此時來幹活最好不過了。

現在主要做的就是將地基給挖出來,涉及的範圍還是比較大的,而且部落里的人手也沒有太多,只有五六十人能用,新得院子肯定追求更加牢靠,所以地基相對也要深一點,寬度又比較寬,一個人一天也就一兩米的速度。

不過也不用太着急就是了,後面的時間還是比較長的,部落里又沒有什麼要緊的事情,慢慢來也不着急。

挖這麼深的地基是比較累的,所以宋宸也會帶着他們偶爾挖一挖『護城河』來舒緩一下心情,按道理說護城河肯定要比城牆的地基要深,但是畢竟是在原始社會一切從簡嘛,夠用就行。

而且部落里挖的這東西也稱不上是護城河,這個簡單的圍牆更稱不上是城牆,滿足自己所需就好,不用要求太高。

挖挖停停加上日常的工作,前後一共用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才將周圍一圈地基給挖好,護城河也已經挖掘一大半了,就連砌牆所需的磚頭也已經開始向地基旁邊運送了。

如果開始砌牆的話,肯定規模比較大,同時開始,到時候運送方面可能就不會太趕得及,到,還不如現在就準備好,反正種磚頭這玩意兒也不怕,這兩天的日晒雨淋,至於其他東西就只能等開建了再送過來。 「大哥關的。」程嘉遠不像弟弟程嘉沁那麼多話,一般都是你問什麼,他答什麼。

程嘉欣知道問不出個所以然,也不再多問。

來到前院看到李晴從廳堂里端出一盆碗筷,蹲到水缸旁洗碗,忙放下包,走過去搶過她手中的瓷碗:「李老師,你是客人,你進屋坐,等下我再過來收拾。」

李晴沖他咧嘴笑,正要開口,頭頂上方就響起了程嘉朗冷淡的聲音。

「進屋吃飯。」

「我在老師家吃過了。」程嘉欣看到客人又拿起碗刷碗,再次搶過那碗,「李老師你去休息,真不用你洗,我來洗就可以。」

也不知道後面的人走了沒有,李晴咬了咬唇,落落大方地笑道:「沒事,我在家也有幫我爸洗碗的……」

意識到自己這話有些不對,忙轉移話題,「你別叫我老師了……我現在不當老師了……」

程嘉欣停下刷碗的動作,側頭疑惑地看着她,「李老師,當老師不好嗎?」

李晴認真地想了兩秒鐘,悶悶地吐了口氣,「也蠻好的。」

程嘉欣最近也在想這個問題,聞言更加疑惑了,「那為什麼?」

李晴鬱悶地皺起眉頭。

這問題她要怎麼回答?

就在這時,胳膊再次被人拽住,下一秒,人就被拉了起來。

「讓他自己洗。」程嘉朗一臉陰沉,低沉的聲音中似乎還透著一股……怒意?

這人居然也有情緒!

李晴一臉的震驚,就跟看到了怪物似的。

程嘉朗看她還站着不動,莫名有些煩躁,下一秒,那顆高速運轉比常人聰明百倍的頭腦,立刻意識到了自己的反常。

洗澡出來就看到這弟弟回來了,想到大伯的叮囑,他只是走過來喊人吃飯而已。

看到他們蹲在地上居然聊起天來了,就莫名地有些煩躁……

這種感覺……糟透了。

程嘉朗面無表情地掃了兩人一眼,轉身回屋。

「碰——」

震耳欲聾的摔門聲,對面的小嬰兒嚇得哇哇大哭。

李晴愣站在原地,驚得眼睛都瞪圓了。

這少年這是在發火嗎?

從去年夏天到現在,她還是第一次看到他發火。

原來淡漠得跟木頭人一樣的人也是有情緒的。

可是,why?

蹲在地上洗碗的程嘉欣也是一臉的震驚,「李老師,我哥他怎麼了?」

李晴睜著大眼睛,想了想,小聲地回道:「你弟弟剛剛被隔壁屋奶奶打了,你哥應該還在氣頭上。」

「誰被打了?」程嘉欣扔下筷子,蹭地站了起來。

她每次來注意力全在程嘉朗那裏,程家那麼多孩子,年紀又都差不多,到現在還沒認全呢,只能尷尬地笑笑,「年紀比較小的。」

年紀最小的,那就是八小子了。

程嘉欣進屋看到小胖子正在逗小狼狗,出門轉了一圈,才看到真正的傷患。

跟程嘉沁了解了一下情況,他又回到水缸旁,要繼續洗碗。

李晴這時已經把碗筷全洗好了。

看到這女老師如此主動幫忙,他猛然想起自己包里還裝着一堆鈔票。

「李老師,你來我屋裏一下。」

說着,他就接過她手中的鐵盆,放到廚房的灶台上,拉着人往自己屋子走去。。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母親這是何意?」

蕭奕辰對這個表妹,壓根沒有太深的印象。

唯一記得的便是,那個十二三歲的胖姑娘,在自己面前臉紅的樣子。

「母親只是在府里待的無聊,想讓她來府上住一段時日,順便陪陪我罷了。」

心知直接撮合兩人,必然會讓自己兒子反感,太妃也只能這般借口,讓蕭奕辰沒法提出反對。

正如太妃所預想的,她這樣說了,蕭奕辰只能點頭同意。

太妃這才略感滿意,只是仍舊沒忘請帖的事。

「這百日宴,便我去吧,你若去了,必定要遭人恥笑。」

未婚夫參加未婚妻兒子的百歲宴,說出去像什麼話!

辰王府本就因為這件事讓人議論,此時若是蕭奕辰再去參加百日宴,非得讓人笑死不可。

畢竟,被迫戴綠帽子,和主動找綠帽子,性質可是完全不一樣的。

「兒子知道了。」

蕭奕辰點了點頭,母子兩人又閑談了幾句,蕭奕辰便起身離開了。

實際上,蕭奕辰本也沒想好到底該不該去,既然太妃反對,他便正好不去也罷。

到時候讓人準備一份禮物便是。

太妃聽到滿意的答案,心中才覺得舒暢了幾分。

想了想,她乾脆叫來身邊的嬤嬤,「你去讓人把那清荷院好好收拾一番,過幾日瑤瑤來了,就讓她住到那裏去。」

「主子放心,奴婢一定讓人收拾妥當。」

秦嬤嬤點頭,也不問太妃為何這樣安排,轉身便領命下去了。

事實上,清荷院距離太妃住的院子相距並不近,若是太妃當真是為了讓外甥女陪伴自己,怎麼可能會安排那麼遠的院子給她住。

分明那清荷院就是挨着蕭奕辰住的院子,若說這是巧合,那根本就不可能。

不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罷了,這一點不管是蕭奕辰,還是府里的下人,都是心知肚明。

但既然太妃打着讓外甥女陪伴自己的名頭,蕭奕辰就沒辦法說出一個不字。

畢竟孝道大於天,不過是些許小事,蕭奕辰也沒必要不給自己母親這個面子。

總歸就算人進了府,對他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影響。

不搭理也就罷了,難不成還能主動爬到自己床上去不成?

黎素倒是不知道,自己這小小的一張請帖,牽扯出了這麼多的事情。

請帖送出去之後,她便忙着籌備起了百日宴流程的事情,再加上每天還要去醫館,去平陽侯府,這幾日他可是忙的不行。

此時,黎素帶着鶯歌剛剛從平陽侯府出來。

這是黎素在古代第一次給人開刀做手術,因此對於世子夫人秦氏的狀況,她格外擔憂。

好在傷口恢復的不錯,如今看來,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了,黎素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她這幾日忙的很,倒是不知道,因為給平陽候世子夫人剖腹產子一事,她在京城裏又不大不小的火了一把。

古代因為醫療條件的落後,加上古代人大多成婚早,十幾歲便結婚生子,難產的情況非常普遍。

正常情況下,只要遇到了難產,那基本就是十有八九要丟了性命,往往一屍兩命,一個也保不住。

可是黎素這一次,居然生生讓世子夫人把孩子給生了出來,她本人竟然也得以保住了性命,這實在是神乎其技。

正因如此,黎素的醫術再一次得到了眾人的認可,這幾日到醫館找她看診的孕婦越來越多。

「小姐,這下您的名聲更響亮了呢!」

兩人剛走到醫館不遠處,便看見了門口排隊等待的病人,鶯歌目光滿是崇拜的看向黎素。

想起那日給平陽候世子夫人剖腹的畫面,鶯歌心中便敬佩不已。

「快走兩步吧。」

這麼多看診的人,黎素也不知該喜還是該憂,腳下步子忍不住加快了幾分。

「哎呀,黎姑娘,您可算是回來了!」

見到黎素,那些人都是一臉的激動,看着她的眼神就好像看活神仙一樣,滿臉的敬仰。

黎素不禁滿頭黑線,點了點頭,走到桌子後面坐下,開始看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