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界咬牙切齒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李斯眯起的眼睛裏爆出了一點詫異和訝然的精光,他的指尖也剛好點到雲邈兒星丹處,隨着那一聲的訓斥,他的指尖一按,雲邈兒柔軟細嫩的肉就如同裹了血的薄皮,啪的一聲,皮肉翻飛,鮮血如泉流出。 雲邈兒只覺得腹部一疼,垂眸看去,便瞧見李斯修長細白的指尖已經沒入肉裏,就如一把鋒利的尖刀,鮮紅的血液印入她的眼裏。

在那一瞬間,雲邈兒感覺到了窒息。

李斯真的下手了。

黴女翻身記 在以前,李斯根本不會親自動手,都是找比她厲害的人對她動手。

看來李斯真的是下定了決心要殺她!

李斯臉上依舊帶笑,但手下卻不留情面,他已經是天地級,根本不懼怕任何變故,即使身後神鞭散發出來的氣息跟說話的聲音讓他猜到了變化成神鞭的人到底是誰,但他也能感覺到那個人實力不如以前!

既然不如從前,他也沒什麼可以畏懼的!

傷口破了可以再養好,李斯根本不在意後心的傷口越來越大,他只在乎雲邈兒的死活!

李斯眼底迸發出冰冷的殺意,融合在他日日掩蓋下的深情裏,變得各位猙獰扭曲,手指不斷下陷,勢要將雲邈兒的星丹從她體內取出!

“找死!”

一道聲音響起,李斯背後的界感受到自己的契約者竟然被戳傷,怒氣騰騰而起。

突生異變!

李斯後心神鞭亮起白光,化作神鞭的界直接變化成人型,掙脫開綠藤的纏繞,白衣白袍,面色肅然,周身白光耀眼,咋看是仿若是天地幻化出來的無上神明,他面色肅然,看着李斯的眼神充滿了威嚴與怒氣,彷彿張着吞天巨口的洪荒巨獸,勢要將李斯一口吞下!

“不過一朵我創造出來的小花,也敢在我面前猖狂!”

縱然界因爲與雲邈兒的契約關係現在不過是中神級別的實力,但他再怎麼說也是傲視衆神羣魔的存在,世間萬物三界生靈皆由他主宰,沒有一點壓箱底的東西是不可能的!

縱然李斯天賦異稟在沒有任何人的引導下突破主神級到達天地級十分的強大,但落魄的龍族也比蛇大,界的威力也同樣不能小視!

他伸手直接對着李斯後背一掌,白光侵蝕了李斯的後背,融破了李斯身後的靈魂之盾,直接打在了他的後背上,甚至塌陷下去一塊形成手掌的大洞!

雲邈兒瞬間感覺到體內剩下的星辰之力被抽空,經脈空空蕩蕩的難受級了。

這一掌裏,界直接抽空了雲邈兒體內所剩無幾的全部力量!

李斯悶哼一聲,根本承受不出這巨大的衝擊,整個人的身體向前飛了出去,抱着雲邈兒的手不由的鬆開。

界藉此伸手一拉,輕巧的從李斯懷裏將雲邈兒抱入了自己的懷裏。

李斯直接飛出了三丈外,他臉色異常蒼白,卻也同樣平靜,無邊的花海被莫名的狂風吹的矮了一個口,花香隨風飄蕩,迷了衆人的眼,李斯盯着界的眼神裏充滿了探尋。

“沒想到真的是你。”

李斯咬牙切齒的說道,可還沒等李斯說完,他背後破碎的傷口突然散發出耀眼的銀色光芒,折射出一個模糊的人影,那人影看的雲邈兒渾身一顫。

讓她情不自禁的瞪大了眼睛,一種不祥的預感席捲而上。 那虛幻的人影模樣,很想軒轅影,雖然身影很模糊,模糊的讓熟悉軒轅影的雲邈兒都有些遲疑,但是她卻能從那陣法的氣息裏感受到了獨屬於軒轅影的靈魂氣息!

這是虛幻還是真實的?

雲邈兒下意識的否認了這是真正的軒轅影。

自那次離別,她便再也沒有見到軒轅影。

東瀛富士山洞穴內部李斯半真半假說出來的東西,她半信半疑只想等軒轅影再度出現,對她說出他的苦衷或是否認李斯說過的假象。

她等了一年多,手機號碼忍着一直沒換,就是爲了軒轅影有空了能給她打個電話,告訴她,他回來了。

這也是爲什麼界將她手機弄壞,她會發飆要界修復的重要原因。

“影……”雲邈兒下意識的脫口而出,而後猛地一驚,冷笑望向李斯,說道“你的幻真是越來越厲害了!竟險些騙了我!”

界盯着軒轅影的虛影,微皺了一下眉頭,

李斯露出了快意的笑容,明明面色蒼白如紙,被血染紅的脣卻妖豔的勾起,讓他整個人都生出一種說不出來的魅惑來,他咳嗽了一下,在萬花叢中狼狽站起,望着身邊的軒轅影,說道“你爲她如此,她卻認不出你了,真是……可憐。”

雲邈兒皺了一下眉頭,一種不祥的預感從心底生出。

軒轅影望着雲邈兒的目光滿含深情,那包含着李斯永遠也學不來的真摯,而後垂眸,什麼話也沒說,身上的銀光閃爍了幾下,最終化作銀光碎屑,飄蕩在花海里,來到雲邈兒的身邊,沒入了她的身體。

李斯身體一動,想要阻止這一切,卻還是站立在那不再動彈。

“原來你並不是自主突破到達天地級的。”見識多廣的界看到這裏,已經猜透了其中的貓膩,冷聲說道“想來你是吞噬了軒轅家的封印容器裏的力量,纔有現在的成就,果然,黃帝的**外加軒轅家千年來的家族魂魄融合在一起後的力量確實強大到逆天,竟然能讓你一步跨越了主神級與天地級的屏障,到達了衆神無法企及的級別。”

界垂眸看了一眼手掌上帶着花香的鮮紅血液,擡手,伸出舌頭,舔了一下李斯留在他手掌的血液,像是品嚐美味佳餚一般“不過我從你的血液裏感受到了,你吞噬那股力量的時候,還出了一些岔子,讓你的實力沒有真正的到達天地級別,而且有時候還會出現渾身僵硬如石雕。”

“這麼說……”雲邈兒聽出了界話裏的意思,瞪大了雙眼看着李斯,雙眸通紅,心中彷彿有一座大山壓住,沉重的讓她幾乎窒息,憤怒的情緒衝向腦門,不由的握緊了拳頭。

李斯,將軒轅影吞噬了?!

雲邈兒看着四周的銀屑,心中隱隱作痛,彷彿又回到了兩人初遇時的場景。

不管其中到底有什麼貓膩,但不可否認的是他們曾並肩作戰過。

強烈的怒氣讓雲邈兒呼吸急促,銀色的光屑沒入體內,讓她的肌膚開始綻放出銀光來。 “你吞噬了影?”雲邈兒有些艱難的開口,肺葉的空氣似被吸走一般,讓她難以呼吸。

“是!”李斯縱然動不了,也笑的從容,他看着雲邈兒的眼眸閃着光,似品味着什麼,也隱藏着什麼,毫無畏懼的悠悠然道“但又如何?”

“李斯!你該死!”

雲邈兒瞳孔皺縮,發出一聲充滿決定憤怒的仰天咆哮,想要殺死李斯的強烈意志形成一團火焰在心中燃燒着。

她很討厭李斯,卻從未沒有像如今這樣強烈,李斯一直想要殺她,兩人膠着了這麼久,卻從未出現過李斯傷害她朋友的事情,而讓她顯得不那麼積極。

如今她卻突然覺得自己錯了,敵人就是敵人,今天不傷害,不代表明天也是如此!

毒瘤必須拔除,否則後患無窮,她要殺了李斯!

滔天的怒火燃燒,銀色的光屑進入了雲邈兒的體內,有什麼東西在她體內砰然破碎,緊接着,她的整個身體被銀色的光芒完全籠罩。

四周的花海,忽然蒙上了銀色的光芒,天空的湛藍驟然變成了銀色與金色相交融的詭異色彩,大地輕輕顫抖,發出隆隆的聲響,虞美人花海在銀光的吞噬下枯萎凋落,彷彿生命已到盡頭,四周死氣沉沉一片,若敲響了末日的喪鐘,整個世界在這一聲咆哮之下完全凝固!

“邈兒,吞噬我!”

伴隨着恐怖的死亡氣息,另一道冷酷的聲音從銀色的光芒中傳出,卻是要讓雲邈兒吞噬!

雲邈兒進入了一種奇妙的銀色世界裏。在一片銀色包裹下,她聽到這個聲音,心微微觸動了一下,她睜眼四處張望,便看見站在她面前的男人,雲邈兒瞧着眼前的人,心中真的是悲憤至極,沒想到當初一別,再見時卻是如今這幅樣子。

軒轅影的容貌依舊是她熟悉的那張冷酷到了極點的俊臉,身材修長挺拔,一身黑衣包裹在銀光下,讓他整個人意外的生出一種卓然清越的氣質來,狹長的眼睛裏滿含深情與決絕,那是一種不帶任何雜質跟掩飾的感情。

但這樣的身體,卻是朦朦朧朧的靈魂體。

而且他的話……

心中不祥的預感越發的強烈,讓雲邈兒徒勞的瞪大了眼睛,想要傾聽他的理由。

“爲什麼?”

雲邈兒不自覺的喃喃道,她不知道他那一天到底去幹什麼,但她知道,這一切一定跟李斯有關係!

軒轅影聽到雲邈兒說的話,看着她此時的模樣,心中悲喜交加。

悲的是,此次後他沒辦法再這樣看着她,喜的是,如今終於見到了她。

當初李斯騙他吞下假血珠,將他囚禁,又用古怪的方法將他吞噬,如若不是他在最後一刻反噬,他剩下的一半的力量便會被李斯全部吞噬,他剩下的靈魂體也會永遠的消失不見,他再也不會見到雲邈兒!

拒做豪門妻:逃婚少夫人 憤怒絕望,已經代表不了他那時的情緒。

在這段時間裏,他與李斯以李斯身體爲戰場,相互對抗,相互牽扯,他不斷的反抗,卻不斷的被李斯吞噬。 他的力量,在吞下那一枚假血珠的時候,就已經被封印,李斯雖然因爲他的反噬沒有完完全全的進入天地級,但強大的實力還是在那裏擺着,他根本鬥不過李斯。

爲此,他反抗兩三次後,便在李斯體內沉默蓄力,在李斯看不見的地方偷偷做了手腳,等待李斯再見雲邈兒的那一刻,將他體內剩下的一般力量全部交給雲邈兒!

與其被李斯吞噬,還不如全部交給雲邈兒!

他因生在軒轅家,而註定此生悲劇,但至少,他並不希望自己也死的悲劇。

“李斯當初吞噬我時,因我的反抗而沒有完全吞噬完畢,導致他的靈魂突破了天地級,但**卻沒有突破,剛剛站在你面前的李斯是靈魂體,他侵入了你的精神夢境裏,想要直接將你的靈魂殺死,這四周的一切都不是真實的,你不要因他製造的幻而迷失了方向!”

軒轅影望着雲邈兒,並沒有正面回答雲邈兒的話,而是匆匆的說了許多話。

“這段時間我在他體內做了一些手腳,只要你將我吞噬,便能擊敗他!不要拒絕我,拒絕我的下場就是讓我成爲李斯的力量,當初我中了他的詭計,如今已經身不由己,吞噬我!解脫我!是你唯一能爲我做的!”

靈魂體?!

靈魂體根本沒有血液,難道說剛剛的血液也都是幻化出來的?

雲邈兒下意識的摸向腹部,卻發現腹部只是破了一個洞,卻沒有鮮血流出。

雲邈兒忽然之間感覺心裏有些堵,她張了張嘴想要爲軒轅影做些什麼,卻又發現自己根本做不到!

吞噬他?

從心裏上,雲邈兒是抗拒的!

軒轅影知道雲邈兒的爲難,他說完這話後,便直接向前踏了一步,隨後張開雙臂,冷酷如冰山的臉上,勾起了一抹笑。

四周的銀光暗淡了,所有的光都融在了他的笑裏,亮了天地,他帶着釋然和解脫,看的雲邈兒一愣。

當他降生在軒轅家時,他的人生便已經註定,生時,他便身負守護封印容器的責任,死時,自己的靈魂便會被封印容器吞噬。

被吞噬,就是他的宿命,也是天安排給他的責任。

他曾逃避過,特別是愛上雲邈兒的時候,卻一直無法逃避。

因爲他知道,他並不是一個人,他的身後,是整個軒轅家,他的家人都被玉帝管着,家族興衰,都掌握在他的手裏。

當這個環繞在軒轅家頭頂的噩夢,這被強迫的宿命即將從他結束,只要他吞噬李斯給的血珠,只要他犧牲,今後軒轅家的噩夢便會結束,如果他逃避了這個責任,那下一個倒黴的便是他家族裏的人。

爲此,在被召喚後,恢復記憶後的他,在掙扎猶豫後,依舊吞下了李斯給予他的血珠。

卻未想,身爲天的使者的李斯,竟然會在血珠裏做手腳。

李斯的陰謀,改變了他出生就要接受的宿命,讓他有了死的選擇。

真不知道是應該感謝李斯,還是痛恨他?

軒轅影莫名的有些感慨,他張開雙臂,輕輕彎腰,一把抱住了雲邈兒,將她揉進了自己的懷裏。

“其實這是我最好的歸屬。” 軒轅影此時很平靜,當一個人出生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今後死亡便是真正的消失時,在漫長的成長歲月裏,他要麼頹廢,要麼接受。

他接受了。

接受這個殘酷的宿命。

而當這個宿命出現轉機,出現選擇,他便會發現這樣或許更好。

他要求並不高,他的期望並不大,他只希望自己不要被冰冷沒有思想的封印容器吞噬,他也不想被李斯吞噬,他只想將自己的一切都奉獻給他所愛的人。

而如今,這個機會就在他的面前。

他不會放棄,也不想放棄。

在軒轅影說完這話之後,身體四周的銀光開始串入雲邈兒的體內。

所以他不會容許雲邈兒的拒絕!

寸寸銀光沒入雲邈兒的體內,雲邈兒還未來得及反應,便被龐大的力量包裹住全身,她彷彿就是那膨脹的氣球,在這力量的衝擊下身體開始脹開。

“影……”

忍着身體的劇痛,雲邈兒擡手想要保住軒轅影,卻在觸及的那一剎那,軒轅影的身體從她的手掌順着經脈到達丹田,進入星丹內。

她在吞噬軒轅影!

心在痛。

都市之少年仙尊 可是她無能爲力。

她不後悔遇見軒轅影,不責怪軒轅影的逼她吞噬,她只痛恨自己太過弱小。

如果她再強點,強到無人能敵的地步,強到可以藐視天下蒼生的時候,就不會有人敢算計她。

是她太過弱小,所以任人宰割。

這個世界,強者爲尊!

有淚水從她眼眶落下,有一種意念在她心底發芽。

她想要自由,想要擺脫天的宿命,就必須變得強大!

她不夠強,就不能保護家人朋友!

“啊!”雲邈兒一聲絕地咆哮的憤怒從口中吼出,無窮的力量化作心中一把刀刃,強烈的意念如火燃燒,勢要隔斷阻礙她的所有阻礙。

這個世界,阻礙她的人,殺!

她充滿不甘的眼眸深處,有熾白的火焰騰起,軒轅影的靈魂體全部吸收進了雲邈兒的體內,黑色的髮絲寸寸白雪,強大的力量的輸入讓雲邈兒的實力如坐了火箭一般上升。

從中神級串到高神級,又從高神級,到達主神級,在主神級與天地級之間的屏障前,衝擊了好幾下,最終停留在主神級巔峯!

雲邈兒知道,她到達天地級別不僅僅只需要力量的衝擊,還需要境界的感悟,她的力量已經能夠到達天地級,只是感悟的境界還未到達。

天地級,到底需要什麼?

雲邈兒不知道,她只知道,她現在就想殺了李斯!

當境界穩固,雲邈兒轉頭看向李斯,擡手,金色的星辰之力帶着銀色的靈魂力量交融在手中,狂風吹拂着她的頭髮,右眼處的黑瞳閃着熾白色的光芒,那是屬於軒轅影的力量!

明鹿鼎記 “你可以死了!”

雲邈兒冷聲說道,她在接收軒轅影力量的同時,也接收到了軒轅影控制李斯的權利!

現在的她。

殺李斯,易如反掌!

她化作一道颶風,瞬間來到李斯的跟前,她沒有用任何武器,而是直接用這雙手,直接滅殺李斯!

電線燒壞,家裏沒電,聽說要換外面的電線,今晚的電可能沒辦法恢復,我現在是用手提電腦碼字,再用手機連網上傳,不知道手提電腦能堅持多久,手機又能堅持多久,只能說,儘量多更t_t 李斯瞳孔皺縮,他感覺到自己能夠動彈,他心中一喜,剛想要躲開,卻又發現自己不能動彈,他擡眼,便瞧見雲邈兒充滿恨意的眼神裏的戲謔。

李斯心底一沉,明白了過來,她先讓他可以動彈,讓他慶幸,再限制住他的動作,讓他絕望!

他咬牙,心底閃過一絲憤恨。

他直接用靈魂體侵入雲邈兒的精神世界,製造夢境,就是爲了擺脫軒轅影的控制,不在關鍵的時候給他石化無法動彈,卻沒有想到,在他體內沉默許久的軒轅影,竟然已經能夠直接控制了他的靈魂!現在又交個雲邈兒!

這是超乎了他的意料,也是他此時的困境。

但縱然如此,李斯的神色依舊堅定而不慌張。

以爲這樣就能殺他?

癡心妄想!

靈魂之盾附在體表,四周原本逐漸枯萎的虞美人花海逐漸新生,天空隱隱出現一抹湛藍,李斯不偏不倚的接受了雲邈兒的傾力一掌!

“轟!”

一聲來自末日的巨響,金色與銀色相交匯的力量在這一掌下擴散,空間動盪,土地翻飛,以雲邈兒與李斯爲中心,方圓百里的花海,因經受不住強烈的波動連根拔起,肥沃的泥土帶着被風吹裂的虞美人,飛散在空氣裏,變得支離破碎。

金的,銀的,黑的,綠的,紅的,分外精彩,世界狼藉一片!

咔嚓。

附在李斯身上的靈魂之盾,在雲邈兒的一掌下破碎。雲邈兒的手掌打在了李斯的身上,也在這個時候,李斯身上暴起金色的光芒!

突生異變!

李斯腳下豁然出現了一個金色的陣法,耀眼的金色照在李斯的臉上,讓他妖異嫵媚的臉龐多了一絲神聖的感覺!

而云邈兒的手,也同樣陷入了李斯的體內,彷彿陷入了沼澤,根本無法拔出,雲邈兒心中一咯,一股不詳的預感席捲腦門。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總裁霸愛:撲倒小廚師 “你該讓我說你什麼好?永遠都是這麼笨!”李斯勾脣微笑,他右手抓住雲邈兒陷進去的手臂,右手細白纖長的手指劃過雲邈兒的臉頰,動作輕柔,滿眼的戲謔和玩味“軒轅影在我體內潛伏隱忍那麼久,原來就是爲了今天讓你吞噬,只是可惜啊……如此笨蛋的你,竟傻傻對我投懷送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