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畢竟張林這形象,看起來就是那種古靈精怪的樣子。

兩人談話的時候,一旁的魚頭怪弱弱的問道。

“兩位,女孩我也放了,沒有其他事的話,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張林正想說不可以走。

然後一切都來不及了,一旁的敖丙,已經有了動作。 這魚頭怪雖然有些過分,可總的來說,算不上壞,因此敖丙覺得,放了也沒什麼關係。

畢竟師父告訴他,他是靈珠附身,秉承着拯救着天下蒼生的任務,應該以慈悲爲懷。

可他卻不知道,剛纔張林追捕這魚頭怪的時候,由於魚頭怪化作水,不知道的還以爲張林綁架了小女孩。

魚頭怪若是走了,那就一切都解釋不清了。

然而這一切,張林還沒有說出口,敖丙的動作比他快了一步。

冰凍法術解除,東海又恢復了海浪激盪的樣子。

而魚頭怪一見東海冰面解除,他再也顧不上其他,一頭躥進了東海,快速離開了這裏。

一切都是如此的措不及防,張林張了張嘴,想說些什麼,可卻不知道怎麼說。

東海冰面解除,敖丙腳踩海浪,幾個漂亮的踩浪動作,猶如大俠一般,來到了岸邊。

至於張林,他在想小女孩的事情,因此沒有注意,直接跌落了海水當中。

張林喝了一口氣,這才反應了過來,趕緊撲騰了幾下,從水中鑽了出來。

岸邊的敖丙,見到張林如此模樣,他還以爲剛纔張林說的是這件事。

張林不會飛,因此叫他等一下,想到這裏,敖丙快速朝張林那邊飛去,一把抓住了張林,把他帶了上去。

張林也不反抗,他確實不會飛,混天綾那些武器還沒有到手之前,張林只有一身蠻力,外加噴火之術。

敖丙有些歉意的看着張林說道。


“抱歉,我不知道你不會飛。”

張林回頭,看向東海,此時的魚頭怪,早已經不知蹤跡,既然如此,那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沒事,我叫哪吒,你呢?”

雖然早已經知道了敖丙的名字,不過該有的介紹還是要有的,免得太唐突了。

張林這麼一說,敖丙趕緊自我介紹道。

“我叫敖丙,很高興認識你。”

張林突然拿出一個毽子說道。

“會玩這個嗎?一起來玩玩。”

敖丙搖了搖頭說道。

“你玩給我看看,如果簡單的話,我說不定一下就學會了。”

張林點頭,也是,這踢毽子本來就簡單,沒什麼說的。

於是張林趕緊踢了起來,接着一個用力,踢給了敖丙。

敖丙看懂了之後,也不客氣,也踢了起來,第一玩,他感覺特別有意思。

兩人你踢給我,我耍帥幾下,又踢給你,本就比較單純的兩人,到是玩的不亦樂乎。


一旁的小女孩見到張林跟敖丙的動作,笑嘻嘻的,也不住的拍手,

夕陽西下,時間不早了,張林也該回去了,敖丙也是。

張林微微一笑道。

“有空來找我玩哦!”

敖丙點了點頭說道,

“會的。”

說完,敖丙一個帥氣的飛身動作,離開了東海岸邊。

張林見到敖丙走了之後,一把抱住小女孩,朝着陳塘關的方向走去。

這麼久時間沒回去,估計那些村民都急了。

張林這次抓魚頭怪,乾的事情可不少,毀壞房屋,更是讓人誤會抓了小女孩,這次可能得被他那便宜老爹一頓臭罵。

世人都不懂他,張林又有什麼辦法呢?接下來該怎麼做還怎麼做。

回到小漁村,張林把小女孩還給了他家人,接着慢悠悠的朝着總兵府邸走去。


而這時,李靖帶着一大隊人,來到了小漁村。

李靖一到這裏,那條眉毛,頓時凝成了一字。

李靖冷冷的說道。

“吒兒,這些事情都是你乾的。”

張林不在意的說道。

“這些重要嗎?你認爲是,我在多說也沒有用了。”

說完這一句,張林便沒了言語,自顧自的朝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

一羣村民,指着哪吒,說個不停。

“哪吒是妖怪,如此行徑,遲早危害陳塘關,趕走他!”

“對,哪吒不能留在這裏。”

“趕走妖魔哪吒。”

村民們的聲音,此起彼伏,絡繹不絕,都是說哪吒的壞話。

這些話,張林早已經聽了無數次,現在聽到,也沒什麼特別的感應。

或許這就是有關於哪吒的命運,張林又何嘗不是,在主神世界裏,沒多少人願意幫助他。

大部分人都是肅殺一派,他們都想要張林死。

張林究竟做錯了什麼,就因爲張林,有可能改變那百年之期嗎?

拿那些沒有發生的事情做藉口,有跟沒有,這又有什麼區別?

如果沒有別人的打壓,張林若是統治一個世界,他不會冷血對待那些敵對的傢伙。

可張林還沒有崛起之前,便受到了那些傢伙的打擊,若是有一天,張林真的統治了主神世界,他一定不會放過那些對付他的敵人。

或許是感同身受,此時的張林,對於哪吒身體的掌控,越發的真實了。

不知不覺間,張林感覺有突破的徵兆。

就算這一次不突破鑽石中級,下一次也一定可以。

這些村民的聲音到是一件好事,讓得張林有了別樣的感悟,實力到是有了些進步。

一旁的李靖,見到自己兒子被排擠,他趕緊對着村名恭敬一禮。

“請各位父老鄉親放心,若是我兒,真的對大家造成了傷害,我一定親自送我兒出去。

不過,在此之前,還請各位父老鄉親,給我李靖一個薄面,最近一段時間,我會好好管教我兒。”

李靖作爲陳塘關的總兵,卻對各位村民說出這樣的話。

這些村民也不好多說,那就給哪吒一個機會。

張林回頭,看了一眼村民跟李靖,哪吒的命運,似乎比他要好上許多。

至少哪吒還有人站在他前面,爲他抵擋一些風雨。

張林想了一下,他也不算太慘,至少他背後,還有一羣朋友,默默的支持着張林。

這個世界或許是不公平的,可總有些人值得你去結交,讓你覺得這個世界是值得的。

想到這裏,張林對於那天罰,沒了什麼恐懼的感覺。

主神世界當中,還有很多朋友,在等着張林的歸來。

張林絕不會倒在這小小的天罰當中,天命又如何,若是這天不待我,我便反了這天。

一個人強大,需要便是堅強的意志,此刻的張林具備了這種意志。 李靖跟村民說了這些之後,便帶着人回去了。

對於哪吒,李靖知道,他本性不壞,只是需要正確的引導。

如今三年之期也快到了,不知道天罰何時到來,他也是是時候給哪吒找個師父了。

現在的哪吒,還有他來守護,可等天罰降臨了之後,哪吒就沒能守護了。


李靖做了爲哪吒做了許多安排,表面對哪吒雖然是嚴加管教,可哪吒在怎麼說,也是他的兒子。

李靖跟哪吒母親回到了府邸之後,直接來到了哪吒的房間。

哪吒母親拉了拉李靖的手臂,眼神裏滿滿的關愛。

張林見到這一幕,也不多說什麼,或許有關於其他人來說,會很難過。

不過對於這個副本世界熟悉,張林懂得他們父子之情,因此他沒什麼表現。

李靖看着哪吒,語氣一如既往的嚴肅。

“吒兒,這次你闖了大禍,你可知錯。”

張林沒有回答,什麼錯不錯的,這個世界上,對錯有那麼重要嗎?

一旁的哪吒母親,再次拉了拉李靖,然後上前一步說道。

“吒兒,聽說你下山去玩了,還從妖怪手裏救了小女孩。”

哪吒母親是懂自己兒子的,因此他知道該怎麼說。

張林都哪吒表現出好感的表情,但也只是如此,多餘的話,張林覺得沒必要說。

等天罰結束,無論是什麼結果,這個副本世界,跟張林都不再有任何關係。

除了這點之外,張林還想過,這《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副本世界,可是還有下一部的。

只不過另一部的副本世界,主要講述的目標人物,不在是哪吒,而是姜子牙。

如果兩人副本世界跟大話西遊的副本世界一樣,也是聯合在一切,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