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畢竟有如花在,如果我們全都各自突圍,分散這些人僵的數量,那麼剩下的如花只有一個死字!

所以我們只能集中在一起保護如花的安全,但也正是我們五人都集中在了一起,從而導致所有的人僵也都集中在了一團。

如果一隻人僵被我們打倒或者殺人,那麼馬上就會頂上另外一隻,結果半個小時過去了,沒有絲毫進展。

“炎哥,人僵的數量越聚越多,我們該怎麼辦?”阿雪一腳踹翻了一隻人僵,然後急促的開口問道。

我見阿雪這般問道,也是皺起了眉頭,陰沉着臉不知該如何作答。

之所以我們無法突圍而出,有兩個原因。

第一個,我們沒有法器在手,只能赤手空拳的搏鬥,有要避免不被人僵抓傷咬傷,所以很能放手一搏。

第二個,那就是我們保護着如花,不能全身心的去突圍戰鬥,這也是我們遲遲不能突圍的原因。

正當我沉着臉,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阿雪該怎麼辦的時候。

如花卻開口對我說道:“李炎你們都快逃跑,不用管我,不然大家都得死!”

突然間聽如花這麼說道,我的心裏怪不是滋味的。

扭頭望向瞭如花,見如花瞪大了水靈靈的眼睛看着我,並且表情很是凝重,看樣子她是認真的。

不過我卻咬着牙,一個一個字的說道:“想都別想!”

說罷!我一把便拉着如花的手,然後大吼了一聲:“再衝一次,我TM就不相信大風大浪都過來了,會在這陰溝裏翻船。”

我的話音剛落,我拉着如花就開始往前衝。

衆人見我這般,也都急速跟了上來,準備與我一同突出重圍。

人僵此刻不斷的在我們周圍嘶吼、咆哮,發出撕心裂肺怪吼,並伴隨着它們要斷氣兒般的喘氣聲,這給我們的心理帶來了很強的壓迫感。

就在我拉着如花,衝向身前的殭屍羣時,一直不知死活的人僵竟然張大了嘴巴,“嗷”的一聲就撲向了我和如花。

我嘴裏當即冷哼一聲,全身道氣猛的運轉,手中結出一道劍指印,對準了那人僵的胸膛就點了上去。

我出手奇快,根本就沒等那人僵反應過來,便一指點在了那人僵的胸口之上。

我之所以點這人僵的胸前,其實是有原因的。殺這殭屍也就兩個方法,要麼爆了它的腦袋,要麼就是破了它的胸中氣。

所以我結出劍指,直點了那人僵的胸口,爲的就是破了它胸口裏的陰煞之氣。

在我點出這道劍指印之後,那人僵的身體也是明顯一抖。然後一口黑氣,猛的就從它的嘴裏給噴了出來,並且還發出一聲聲疼苦般的哀嚎。

見到這兒,我並沒有與那殭屍纏鬥,而是急忙收手,然後擡起一腳就踹在了那人僵的肚子上,避免被那人僵口中的黑氣給噴到。

那人僵並不是銅皮鐵骨,所以被我猛踹一腳之後,當場就被我踹出了一兩米那麼遠,最後重重的就砸在了地上,發出“砰”的一聲。

本以爲擊殺掉一隻人僵之後,我們就可前進一步。可誰料到,那人僵剛一倒下,馬上便有一隻新的人僵頂了上來,而且還張牙舞爪的向我們撲上來。

不僅如此,我還在那一刻突然感覺到背後一陣涼意傳來,多年的生死搏殺,讓我的感官異常敏銳。

我那敢怠慢,猛的一轉身,回頭便是一拳,結果這一拳不偏不倚,直接就打在那隻人僵的鼻樑上。

不過即使如此,那人僵還是猛的撲了上來,並且直接對我一旁的如花伸出了殭屍爪,準備傷害如花。

如花不僅是我的高中同學,而且與我的關係匪淺,此時的我哪能允許這該死的人僵傷害到她?

“給我死開!”我猛的大吼一聲,一把將如花扯了過來,同時猛的大力一腳,直接就把那人僵給踹翻在了地上。

就在此時,老常殺到,猛的一腳踹飛了那隻撲向我的殭屍,然後急切的開口說道:“炎子,沒辦法了,突不出去……”

“炎哥,我這邊也有些頂不住了!”

如今除了凌傷雪以外,老常和阿雪都已經開始頂不住了。

畢竟人僵的數量太多,死了一隻馬上就蹦上來一隻,感覺殺都殺不完。

剛纔好似才三十多隻,TM的這會進入又猛增到了四十多隻,而且還不算被我們殺掉的。

щшш▲тt kān▲¢ ○

我這會兒終於知道這度假村爲何沒啥人了,死了這麼多的人,還有誰敢來這裏度假休閒?

此刻我們再次被逼到了一起,全都背靠着背,警惕着四周。

“你們真的不用管我,不然大家都會死在這裏的!”如花再次表現的她的意圖,想讓我們自己突圍,不用管她。

但是這根本就不可能,我不會丟下她的。所以我準備再次肯定的回答她,讓她死了這條心。

可我剛一張嘴,一隻碩大無比的黑影卻迅速向着人僵身後猛的衝了過來。

並且阻擋它的人僵,全都無一例外的被撞飛到了兩旁。要麼死、要麼傷,可謂生猛無比……

除此之外,那黑影還發出一些怪怪的聲音,聽起來好像有些像,像野豬的叫聲…… 因爲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所以我們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其吸引。

這會兒只見外圍的人僵,不時會飛上天空,同時發出哀嚎。見到這場景,我們幾人都露出了一臉的異色,不知這是爲何!

可就在此時,只聽老常很是驚訝的開口道:“那,那是什麼?怎麼有豬叫的聲音?”

聽老常這般開口,我不由的搖了搖頭。這會兒被前方的人僵擋住,我根本就看不清其面貌,只能模糊的看清那是一直龐然大物。

雖然人僵外圍突然出現了一隻碩大的黑影,而且看樣子還與人僵幹了起來。不過圍着我們的人僵,卻沒用外圍的變故,而放棄繼續對我們的攻擊。

此時數只人僵伸出殭屍手臂,露出尖尖的獠牙,嗷的一聲就往我們身上撲。

雖說我們被這羣人僵給包圍了,但我們的道行都比較“高”,更有凌傷雪坐鎮,一手掌心符也是使用的出神入化。

如果不是擔心如花會被傷到,我們全都集中在了一起,導致源源不斷的人僵也集中在了一起,我們應該早已經突圍出去。

但想讓我們放棄保護如花,然後自行或者分散突圍,那我們也是千萬個做不到。

我們背靠背圍成了一個圓形防禦圈,這些人僵想傷害到我們,一時之間也是不可能的。

見到數只人僵撲上來時,我們全都猛的出手,直接就將其打翻在地,或者說被當成殺死。

如果我們實在頂不住,處於危在旦夕的時刻,我會選擇強行招呼出修行中的上官仙。

當然強行喚醒修行中的上官仙,這是我最不願意做的事兒,畢竟這般會修行中被打斷,輕則傷了所謂的“道心”也就是“悟性”,重可能就是走火入魔。

就在我們擊退一隻又一隻的人僵之後,人僵外圍的那隻碩大的黑影終於衝到了我們近前。

只見那黑影突然來到兩隻正對這我們的人僵身後,黑影的腦袋猛的一甩,兩根如同象牙般的獠牙,直接就刺穿了那兩隻人僵的胸口,而兩隻人僵也在同時刻發出“嗷”的一聲哀嚎。

不過就在兩隻人僵剛一發出這一聲哀嚎,它們身後的那黑影猛的一擺頭,當場就把這兩隻人僵給甩飛了出去。

而這兩隻人僵剛一被甩飛出去,擋在它們身後的碩大黑影,終於出現在了我們的眼前。

在見到那黑影之後,我們都是一驚。我更是張大了嘴巴,喉嚨也微微的抽動了一下。

他姥姥的,沒想到那碩大的黑影竟然是一頭巨大的野豬。

老子這一輩子也沒見過這麼大的野豬,高一米七左後,長少說也得有四米以上,漆黑的*,肥碩的身體,以及強壯的四肢。

不過最駭人的還是它那長長的豬嘴,以及上顎上長着的兩根,如同倒刺般的白色獠牙。

所有人在見到這場景之後,都呆滯當場,一時之間竟然都沒能反應過來。

大約兩三秒之後,沒有道行的如花突然驚呼一聲:“啊!豬、豬妖!”

隨着如花的大吼,我們全都反應了過來。TM的沒錯,我們眼前的這隻巨大的野豬,就他孃的是一隻豬妖。

如今見到如此巨大的一隻豬妖出現,我們幾人那敢有絲毫怠慢,全都如臨大敵。

不過就在此時,這豬妖竟然口出人言:“別怕,我毛大福。”

此話一出,我臉不由得抽搐了幾下,這豬妖竟然說它是毛大福?

聽到這話,我當即便開口迴應道:“你說你是毛大福,農家樂的那個胖子?”

“是啊!就是我,幾位道長,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還是先回去在說吧!”

說罷!這豬妖對準了一旁一隻準備向它出手的人僵就是一頂,結果直接將其頂飛了出去,最後重重的砸在樹幹之上,把腦袋給砸碎了!

見到這場景,我心裏也開始打鼓。如果這毛大福是豬妖,我們在進入農家樂的時候,咋就沒有感覺到一絲妖氣呢?他現在突然出手救我們,又有什麼企圖?

正當我沉思時,我們周邊的灌木之中又跳出了幾隻人僵,並且開始向着我們逼近。

那豬妖見我們沒有挪動一步,再一次開口道:“再不走母殭屍就來了,到時候就來不及了!”

聽到這兒,我的眉頭微微皺起,但卻不敢相信它!畢竟我不確定它就是毛大福,而且我也不知道它的話是不是真的。

如今所有人的性命都掌握在我的手中,我不能憑藉他的片面之詞,就完全相信它!

以防萬一,我還是開口問道:“你怎麼證明你就是毛大福,並且你爲何要就我們?”

我的話音剛落,凌傷雪也附喝了一聲:“你救我們對你有什麼好處嗎?”

阿雪、老常以及如花見我和凌傷雪這麼問,都露出了一臉的疑惑。

這毛大福是豬妖,已經出乎我的意料了。可就算它真的是毛大福,但一隻妖精會好心好意的救幾個並不熟悉的陌生人?

那豬妖見我們這般問道,此時也感覺形勢危急,也不敢怠慢,當場便開口說道:“我救你們,是想讓你們幫我!”

說罷!碩大無比的野豬妖全身猛的散發出一陣黑氣,最後將它自己籠罩。在不到五秒鐘的時間裏,那碩大無比,高約一米七的黑毛野豬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身肥膘的胖子毛大福。

見到這場景,我們都相信了這野豬精就是毛大福,毛大福就是野豬精。

不過對於他那句,想我們幫他的說辭,我卻有些不解。

“你想讓我們幫你幹嘛?”我急切的問道,我也知道此時的時間緊迫,必須得馬上離開這裏。

不過爲了保險期間,避免出了虎穴又入狼穴的悲劇發生,我不得不小心謹慎。

“我想讓你們幫我抵抗母殭屍!我一人不是它的對手,但我又不想離開這裏。之前偶然發現你們是道士,所以想與你們聯手。”

此刻見毛大福說出這話,雖然一時間難以準確判斷其真僞,但也說得過去,畢竟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此時周圍的人僵再一次猛增,達到了三十多隻。

我們那敢繼續停留,當即便對着那毛大福說道:“領路,我們馬上回住所!”

毛大福見我答應,當場便露出一個很是興奮的笑容,然後身體之中再次冒出了一股股的黑氣。並且在短暫的幾秒之後,一頭碩大的野豬再次出現。

隨後,只聽毛大福沉悶說道:“你們跟好了!”

說罷!毛大福便猛的往前方衝去,因爲它身軀龐大,所以路途中的所有擋路的人僵,這會兒全都被毛大福用獠牙給頂開。

有毛大福這頭野豬妖在前方開路,我們的行進速度也很是迅速,不到十分鐘,我們便回到了農家樂了!

剛一衝進院子,毛大福便再次化作人形,變成了一身肥膘的中年男子。

也就在毛大福變成人形之後,房門便的被人從裏面打開,同時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了出來:“老公快,快進來!”

聽到這兒,我不由的望了過去。只見說話的有些像,白天給我們端茶倒水的服務員。

不過這會兒她的容貌卻有些改變,鼻子變成了一隻豬鼻子,而且耳朵也變成了一對豬耳朵!

見到這場景,我心中暗罵自己,今天進了妖精窩,我竟然都沒有絲毫的察覺。

如果這毛大福不主動顯身,我可能一輩子都不知道這毛大福是妖精。還有,它們要是對我們起殺心,那我們可不就都得折在這兒?

雖然驚訝這農家樂是一個妖精窩,但這會兒我們也不敢怠慢。畢竟這外面太不安全了,而且身後已經蹦蹦跳跳的跟上來了七八隻人僵!

不僅對我們緊追不捨,嘴裏還發出“嗷嗷嗷”的嘶吼,所以我們幾人便迅速進了屋。

剛一進屋,我們便發現這裏除了我們以外,還有六個長着豬耳朵和豬鼻子的“人”。

毛大福見我們露出一臉的驚訝,當即便開口說道:“李兄弟,他們都是我的家人,你們別擔心!”

聽毛大福這麼開口,我也微微的點了點頭,便不再理會,而是直接轉身穿過了正堂,然後走向了二樓。

雖然我們是出門來遊玩的,但身爲白派道士的我們,出門帶着一些必備的道家法器,也是理所應當。畢竟我們吃的就是這一碗飯,過的都是刀口舔血的生活。

來到自己的房間,我急忙拿起包裏的桃木劍以及一疊符咒,然後便隨着老常走出了房間。

剛一門,便見到阿雪他們也都準備妥當。見到這兒,我當即便對着她們點了點頭,然後對着也跟出來的如花說道:“如花,你就屋裏,你出去恐有危險!”

說罷!我掏出一道符咒給她,讓她防身用,並且告訴她如果遇見人僵,就往它的額頭上貼!

如花也是通情達理,知道她隨我們下去也幫不上啥忙,所以對我微微的點了點頭:“你要小心點!”

我沒有說話,只是嘴角露出一絲輕輕的弧線,然後便轉下了樓…… 衆人見我轉身向樓下走去,也都告別瞭如花。讓她待在房間裏別出來,然後也都離開了這裏。

來到樓下,見毛大福等妖怪都神色緊張,並且有幾隻妖怪還趴在窗戶邊往外看。

毛大福見我下樓,當即便迎了上來。

我見毛大福迎了上來,臉色猛的一沉,手中直接就揮舞出了桃木劍。

那毛大福根本沒想到我此刻會突然出手,也是措不及防,當場就被我用桃木劍架在了脖子上。

衆人見到這一幕,也都是一驚,不知道我爲何會突然對着毛大福出手。

而毛大福的家人更是直接炸開了鍋,見我把桃木劍架在毛大福的脖子上,全都在第一時間圍了上來,並且對着我露出了一臉的猙獰之色,準備隨時對我們出手。

老常與凌傷雪雖然不解,但此刻見其餘的豬妖想動手也不怠慢,當即便擋在了我的左後,同時舉起桃木劍,指着那些準備衝過來的豬妖們。

而就在此時,被我用桃木劍架着脖子的豬妖毛大福卻突然開口道:“你們都別動!”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我想李兄弟是不會傷害我的!”那豬妖即使被我架住了脖子,此時也都面不改色的說道。

不過我看着他那肥胖的臉,卻不由的笑了笑:“是嗎?你怎麼知道我會不殺你呢?”

“呵呵呵!我在這裏開店二十多年,閱人無數,我認爲你不會殺我!而且會和我聯手對付外面的人僵,以及最厲害的母殭屍!”

此時的毛大福自信滿滿,一點都不害怕我一劍劈了他。

見這毛大福定力驚人,我覺得拿這劍架着他的脖子也是多此一舉,也就收回來手中的桃木劍。

毛大福見我收回了劍,當場便擠出一個微笑,然後開口道:“雖然我認爲李兄弟不會殺我,但我卻不知道你爲何把劍架在我的脖子上?”

聽毛大福這般開口,我也不磨磨蹭蹭,畢竟我剛纔把劍架在他脖子上,其實就是想問他幾個問題。

或者說看看這毛大福是不是對我們有什麼陰謀,不過卻發現這毛大福定力驚人,即使把劍架在他的脖子上,這死胖子也面不改色。

此刻聽他麼問,我也不在隱瞞,當即便開口問出了我幾個心中最大的疑問。

“毛老闆,我很好奇。你是怎麼知道我們是道士的?還有,你與那殭屍有仇嗎?你本就是妖類,怎麼想與我們合作?”此時我沉聲問出了三個我最想知道答案的問題。

毛大福見我這麼問道,知道不回答我這幾個問題的話,我們與他斷然不可能合作,甚至有可能在這裏發生大戰。

想到這兒,這毛大福隨即便開口說道:“我本是修行了二百年的豬妖,直到五十年前,才修得幻化出人形的本領!不過除了這項本領以外,我還有一項本領,那就能隱藏妖氣以及在別人不經意間,看穿別人的道行。”

聽到這兒,我心裏不由的“咯噔”一聲。 寒門崛起 修行了二百年的豬妖,他奶奶的,這可不能小覷。

這毛大福的實力一定不比我們差,甚至還有可能比我們高。

毛大福在說完這話之後,見我們沒有說話,便繼續開口說道:“也正是因爲我有這種本領,所以纔敢幻化出人形,在這裏與人爲善,開設農家樂。所以在你們幾人剛來到這裏的時候,我們便知曉你們是身懷道術的道士!本不想與人類道士有瓜葛,可是這些殭屍來得卻不是時候……”

聽到此處,我身旁的老常有些急不可耐,當即便接着問道:“這啥意思啊?難道這些沒有思想意識的殭屍,還與你有仇不成?”

“說是也是,說不是也不是!”

我見這毛大福賣關子,當即便拉下了臉,沉聲開口道:“如今事態緊急,你最好說快些。”

毛大福聽我這麼說道,微微的點了點頭,然後便簡單的講訴了一些他與那些外面那些人僵的關係,以及他爲何想讓我們出手的原因……

因爲時間緊迫,屋外聚集的人僵越來越多。而且那一聲聲快要斷氣的喘息聲,即使在屋內的我們,這會兒也都可以清晰的聽見,更加別說那些人僵鬼哭狼嗷般的嚎叫了!

不過在短暫的時間裏,我們也知道了一個大概。

原來這度假村之所以在這段時間生意慘淡,有很多人莫名不其妙的失蹤,其真正原因原來與這毛大福和一個人類妖道的仇怨有關。

這毛大福雖然是豬妖化身,但他本性善良。在這裏開店二十年,從來了都沒有害過人,甚至還把賺來的閒錢捐給紅十字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