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畢竟,她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男人一聲嘆息,慢慢地朝着房子走去,天,愈來愈的沉,難道,真的是因爲……冬天到了嗎???

天色,愈來愈的暗沉了。

雲四散着逃走了,無邊無垠的黑夜,籠罩着人們的頭頂。

狼堡內,卻是一片熱鬧無比。

“呀!蕾,你的孩子醫生說很健康呢!真不錯!“

老管家拿着水果盤走過來,滿是欣喜的凝視着她愈來愈見大的肚子,夏蕾嘴角輕輕一勾,手撫着那圓滾滾的肚子,一想到,她的孩子,與她幾乎是同一血肉的孩子就生長在那裏面,她的心裏,異常的開心而高興

“蕾!這孩子長的真好。 米漫中的黑暗征戰之途

旁邊的夜浩,望着她的側臉,輕輕的道。

夏蕾輕輕頷首。

雖然,她跟夜浩最近是有了隔閡,兩個人不像平時聊的那樣多了,可是他還是全心全力的在幫她,這一點,令她很是感激。

“我現在,只希望孩子可以好好的生下來,然後,左彥也趕緊回來,那個混蛋,也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提到左彥,夏蕾忍不住的嘆息一聲。

此刻,唯一可以牽動她神經性的,便是左彥,除了他,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再讓她開心流淚又苦惱。

她所有的百感交集,仿若都是因爲那個男人。

“你放心吧,他肯定會回來的。”

夜浩在旁邊開口鼓勵着,見狀,老管家也連忙道:“是啊!王上那麼愛你,怎麼忍心丟下你跟孩子呢?你現在肚子裏有了寶寶,跟以往不一樣啦!”

老管家說着,咯咯的笑開了。

夏蕾點了點頭,嘴角也不由得笑了起來。

“喏,蕾,吃水果。”

旁邊的夜浩,拿起一個早已經削好了的蘋果遞到夏蕾的手中,夏蕾輕輕接過去,一口口的咬下去,老管家幽幽一笑:“好了,我再去弄點睡覺,你們先聊。”

“嗯,好!”

夏蕾滿是輕快的答應着,老管家起身朝着廚房走去,狼堡內,此刻一片歡騰。

一是因爲夏蕾懷了左彥的子嗣,二是這次野狼族保住了,誰能不高興?

只是,在這衆人萬分高興的時刻,卻出現一個不太高興的人……

嵐雅站在狼堡的外面,她可以透過樹叢,看到玻璃窗內,夏蕾正在安詳着吃着水果,夜浩坐在旁邊,時不時的講笑話哄她開心。

這是嵐雅一直夢想着的日子。

如果可以,她多希望,她也可以過上這樣的生活。

但是……

夢想似乎終究是夢想,她似乎無法就這樣淡然的生活下去,她輕嘆一口氣,全身上下,都覺得在燃燒着一樣,她握緊雙手,回憶着,這些天,她在地下室生活、受人欺凌的日子……

那一幕幕不堪的畫面,像是電影一樣,排山倒海而來。

她甚至,爲了一夜可以住的地方,不惜賣身給一個老頭子。

不過,她覺得沒關係。

這種生活終究是會過去的。

可是在看到夏蕾如此驕傲的生活,她的心,真的忍不住的開始顫抖起來。 她不解、她難過,爲什麼這個女人可以如此生活下去,然而她呢?!

她怎麼辦?!

她咬緊牙關,全身上下,都因爲那三個字的名字,而變得熱血沸騰。

夏蕾,就像是她這一輩子最大的剋星一樣。

她究竟應該說什麼,幹什麼,她自己也不知道!

她的心,痛的要死,她的身,幾乎在無法自制的顫抖,她不允許,她不允許這個女人過的比她還要好!

上次,她沒有親手殺了她,已經是她的幸運!

這一次,她絕對不會再讓她逃過去了!

想着,嵐雅眼睛一眯,驟然化身爲一條身形優美的豹子,縱身朝着古堡一越,可是不知道是否是最近狼堡防範能力減弱還是怎的,在她越過結界的那一刻,她除了感到有微微的電流感,其他的,她便再也沒有感受到了。

嗬!

真的是天助我也!

她心裏想着,嘴角不由得輕輕勾起。

腳步,慢慢放輕,眼看着,廚房的後門沒有關上,她正欲走進去,倏地,只聽到一聲自言自語的男聲響起–

“怎麼可能?!夏蕾是狼人?!”

這是老管家的聲音,嵐雅一聽,便辨認了出來。

只是,她此刻無暇顧及他的聲音,她想的是……他剛剛說什麼,夏蕾是狼人?!

嗬!

她沒有聽錯吧?!

想到這一點,她的眼眸不禁眯了起來。

怎麼可能呢?!

夏蕾,她……

她竟然是狼人?!她不只是一個卑微的人類而已嘛?!

“難怪,上次王上支支吾吾……嘶!都怪我老糊塗了!幸好我把這個東西提早翻了出來,否則啊,要是讓誰看到,就完了!”

老管家一邊說着,一邊又一臉的疑惑。

他到現在都沒有搞懂,夏蕾,怎麼會搖身一變成爲狼人!

可是,他手中的這些紙清楚的證明着,她的身體裏流的血液,只有一半是人類的基因,剩下的,便是狼人的血種。

莫非,王上早就發現了,其實是一直都在暗中調查?!

那麼既然如此,她又是哪一族人的血脈?!

半月狼族?!還是野狼族又或者是什麼什麼的……

老管家感到不可置信的甩了甩頭。

不過,仔細一想,其實也是。

шωш_Tтkǎ n_co

王上跟她多次***,卻從來不曾有過功力減退的症狀,這豈不是充分證明着這一切嘛?!

老管家想着,揉了揉發腫的太陽穴,既然如此,那麼這件事究竟該不該讓夏蕾知道?!

王上把這一切都隱藏的如此完好,可能就是不思想讓夏蕾知道這一件事,不然一場翻天覆地的風波,又要開啓,到時候,這個罪名,應該令誰來承擔。

老管家輕嘆一口氣:“唉!也罷、也罷!”

老管家想着,慢慢打開火爐,又看了一眼手中的那些紙,終於,縱然一扔,他手中所有的紙便都順勢飄入進去,在熊熊大火之中,化爲灰燼。

眼看着那一點點的融化湮沒,老管家轉身走了。

但是,他並沒有留意到,門後那一雙閃爍着精光的眼眸。

她的眸子,一直都放在那火爐之上,她的腦袋裏,重複的,一直都是老管家的那些話。 從MC開始的異界生活 夏蕾啊夏蕾……

她竟然不是人類?!

她倒突然有些好奇起來,如若夏蕾知道自己不是人類,她會怎麼做?!

遮天耽美我的師傅不可能這麼可愛 她應該自己也很驚訝吧。

甚至說,其實她自己也都沒有想到。

呵呵……

一想到可以看到她吃驚又詫異的樣子,嵐雅忍不住的咯咯笑開了。

呵呵,沒想到,上天真的是令她絕處逢生啊!

她以爲,她會輸掉了呢!

誰知道……

呵呵,既然上天在給她機會,那麼她又怎麼會錯過……

看着她傷心痛苦,那麼就是對她最好的慰籍了!

房間內,傳來抑揚頓挫的歌聲。

一切的一切,顯得都如此的唯美。

嵐雅輕哼一聲,化爲人形的她,走在走廊上,無一個人敢阻攔,因爲她那一張醜陋的臉龐,那些人看的,不禁退避三舍。

但是,嵐雅不曾理會。

她只是一心想快點告訴夏蕾這個消息,她很期待看着她臉上驚訝的表情。

終於,她的腳步來到了夏蕾的房間門口,嵐雅嘴角一勾,手輕輕地敲響她房間的門,驟然,音樂聲停止,她聽到了夏蕾朝着門口走來的腳步聲

門輕輕的被開啓,然而,夏蕾也沒有想到,來者竟然會是嵐雅!

並且,她這次並沒有避諱什麼。

那張有些猙獰到嚇人的臉龐,使得她不禁倒吸一口冷氣。

“嘶!嵐雅,你怎麼會來這裏?!”

她有些意料之外。

“呵呵。”

嵐雅沒說話,只是笑着走進來,在她的房間處打量一圈,驟然坐在了旁邊的一個小沙發上:“怎麼,你不歡迎我?”

夏蕾沒說話,只是憑着她的直覺,她覺得嵐雅來者不善。

況且,她一向都很恨她,這次怎麼會主動來狼堡?!

這要是讓老管家發現了,也是大不得了的!

“你……到底來這裏做什麼?”

“呵呵,夏蕾你緊張什麼?!你做了什麼虧心事了嗎?”

她說着,手輕輕附上那真皮沙發。

這裏的一切,前些日子,還是屬於她的。

然而,此刻已然變成了她的財富。

“這裏,真不錯啊!”

她由衷的讚歎着,夏蕾沒說話,只是咬着脣,不言語。

“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想說什麼?呵呵,很簡單。”

她攤了攤雙手,一臉無辜,也是一臉的真摯:“不過,我想,在我要說點什麼之前,咱們兩個還是好好談一談比較好。”

“你跟我?!好好談一談?!”

聽到她的這幾個字,夏蕾甚至覺得有些不可置信。

嵐雅何曾幾時想過跟她好好談一談?!

這個女人,心計如此歹毒,她的眼眸裏,似乎閃爍的,全都是熊熊烈火之光,她肯跟她好好談一談?!鬼才相信!

夏蕾的眼眸變得凜冽許多,她也不知道她要說點什麼,只是對於這個女人,她是真的懵了。

她懵的,是不知道她究竟是要玩點什麼心計。

“呵呵,夏蕾,你別那麼緊張吧,你放鬆一些,我真的,沒有任何惡意哦!”

“你……你到底要做什麼?”

夏蕾現在對這個女人充滿了警惕,她的微笑,讓她不得不提防,況且,這個女人表面上笑呵呵的,心裏不知道是在想些什麼,對於這一點,她不禁眉宇蹙的更加深些。 “呵呵……你是不是怕我了?”

她笑着問,眼眸裏透露着一種玩意,夏蕾不說話,就只是這樣緊緊地抿着脣看着她,看着她起身,然後一步步的朝着她走來,她慢慢的伸出染着豆蔻似得手指,一步步的走向她,那妖冶的眼眸裏,折射出一抹令她根本看不到的光芒。

“怎麼,你不想聽接下去的事了?嗯?我可是,有很重要的祕密要告訴你的哦

!”

她眨了眨眼睛,一臉的單純無害,夏蕾咬了咬脣,不知道此刻應該說些什麼,只是喘着氣,胸膛因此也有些不太均勻起伏起來。

“什麼祕密?!”

快穿男神你好蘇 她竭力的令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淡定一點,她無謂地攤了攤雙手:“簡單啊!你真的想知道我就告訴你好了!”

說着,她眨了眨眼睛,那雙眼眸裏透露出的,不再是剛剛的神祕叵測,而是一種滿是譏誚的感覺。

“你……不是人類。”

她的薄脣微啓,吐出這幾個字,夏蕾鎖住眉,一時間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她寧願認爲,剛剛是她聽錯了,或者,這個女人根本就是個瘋子。

她早就瘋了,說出的這些話,也自然都是口不擇言的。

這個女人,實在令她有些意想不到,她說的話,更是讓她感到不可置信。

夏蕾輕笑着搖了搖頭,明顯的不相信,嵐雅也沒說什麼,只是聳了聳肩,一臉的真有其事:“你可以選擇不信,但是,我可是親耳聽到老管家所說的那些話哦!你要我重複給你嗎?其實,左彥一開始也就知道了,只不過,他將證據一直隱藏起來而已,使得你根本找不到,他一早,便發現了你不是人類的事情,證據嘛,早在剛剛就被老管家燒掉了,不過,你可以問問他。不信的話,你就去問,我相信,他是不會騙你的。”

“你到底再說些什麼?!我聽不懂。”

夏蕾搖了搖頭,一步步的往後退着,她的耳朵裏,此刻聽不到她任何的話。

“嗬!夏蕾,你別再想逃避了,勇敢正視這個問題吧……你……沒有資格再這樣懦弱下去了!”

說着,嵐雅毫無自制力的哈哈大笑起來。

果然,看着這個女人臉上一陣的驚悚以及難以置信,或者是嚇呆了的表情,她真的恨不得哈哈大笑起來,因爲這個夏蕾實在是太逗了!尤其是她臉上的表情,讓她的心裏,忍不住的因此而輕笑。

“嵐雅,你別想騙我。”

嗬!

她剛剛沒有聽錯吧!?!

嵐雅竟然說,她,她……她不是人類?!

“我不是人類,哪又是什麼?”

她在心裏斬釘截鐵的告訴她,這個女人是瘋子,她站在自己面前所說的一切話,全都是瘋話,根本就不可信,可是,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她對自己越這樣說,之後,她就越無法往後再繼續下去。

她蹙住眉,全身都好像因此而僵硬起來。

夏蕾輕嘆一口氣,她究竟是怎麼了,爲什麼變得連自己也感到了陌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