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畢竟,真金白銀的好處擺在那,那些天才高手只要不傻,都會選擇參加天師聯盟的召集令。

以往天師聯盟發佈召集令的獎勵已經足夠讓那些天才高手心動了,這次直接把《黃泉寶藏圖》殘片這樣的至寶甩出來當獎勵。

別說讓那些遊散的天才高手心動了,白小鳳甚至很懷疑,整個陰陽界都會幹出一些掉節操的事情!

華青月之前說這“真龍天驕令”是個壞消息,他還有些懷疑,但現在一看,對整個陰陽界而言,華娘娘說的真是大實話啊!

“驚不驚喜?感不感動?”

這時,車上的人頭見白小鳳沉默,咧嘴笑了起來。

他是童姥控制的傀儡,換句話說,現在等同於是童姥換了個方式在和白小鳳面談。

童姥很滿意白小鳳現在的反應,只有這樣,招攬的可能性才能更大。

說完,人頭傲然一笑:“白小鳳,此次真龍天驕令可是專門爲你發佈,以你的實力,取得第一真龍天驕的稱號,老身覺得猶如探囊取物,你也能明白我們天師聯盟想招攬你的決心了吧?要不要參加?”

說這話的時候,人頭還在副駕駛的車底咕嚕嚕滾動了兩圈,彷彿是得意一般。

以《黃泉寶藏圖》殘片作爲第一名獎勵,這次天師聯盟可是下了血本的,童姥有十足的把握,面前這小子一定無法拒絕!

話音剛落,電話那頭的華青月忽然問白小鳳:“對了,你是從誰嘴裏得知真龍天驕令獎勵是《黃泉寶藏圖》殘片的?消息確定麼?”

白小鳳看了一眼地上的人頭,有些疑惑道:“我也不確定是不是真的,不過說這話的是天師聯盟的童姥。”

“童姥?!”

電話那頭的華青月愣了幾秒鐘,忽然罵道:“mmp!我先掛了,這事得先跟家主稟報一下。”

說完,華青月就掛掉了電話。

娘希匹的!

華娘娘已經有些掉節操的趨勢了!

白小鳳放下電話,旋即看着地上的人頭,摸了摸鼻子,笑道:“你是不是很自信,本大爺一定會參加真龍天驕令?”

“老身覺得你沒有拒絕的理由。”人頭得意的笑了起來,昨晚你小子知道《黃泉寶藏圖》的祕密後的神情,當老身是瞎子,看不出來麼?

然而。

話音剛落。

白小鳳忽然笑着搖搖頭:“不好意思,本大爺真的要拒絕,並且,本大爺有個大膽的想法。”

“什麼?!”

正得意的人頭顯然沒料到白小鳳這話,登時目瞪口呆起來。

緊跟着,白小鳳眯着眼睛古怪的笑了起來:“既然你們都確定本大爺能拿第一了?那本大爺還參加個什麼鬼?讓他們參加唄,參加完了,誰拿到了《黃泉寶藏圖》殘片,本大爺就把誰宰了,來個殺人奪寶,還不用加入你們天師聯盟呢。”

“噗!”

車裏目瞪口呆地人頭忽然顫動了兩下,一口鮮血憑空從嘴裏噴了出來。

旋即,人頭髮出童姥沙啞的咆哮聲:“無恥!老身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白小鳳,你再考慮一下,這次真龍天驕令可是我們天師聯盟專門爲你發佈的啊。”

童姥控制着人頭,吐血後,強忍着怒火再次勸道。

這次天師聯盟下血本發佈最高級的“真龍天驕令”明擺着是衝着招攬白小鳳這絕世妖孽的。

要是這絕世妖孽連召集令都不參加了,那還玩個毛啊?

更何況,現在她在濱海,發現白小鳳的也是她,彙報向天師聯盟總部也是她。

要是總部那邊開始了召集令,她這個牽線搭橋的卻不能說服白小鳳參加召集令,不說別的,光是一張《黃泉寶藏圖》殘片的損失,就足夠總部那一羣大佬把她按在地上錘了。

“專門爲我發佈的?”白小鳳摸着鼻子笑了笑,然後把手伸向人頭:“好啊,既然是專門爲本大爺發佈的,那就直接把《黃泉寶藏圖》殘片給本大爺就是了,搞個召集令弄得那麼大動靜,好麻煩的。”

“你們把《黃泉寶藏圖》殘片給本大爺,本大爺直接加入你們天師聯盟,這樣大家都省事,本大爺很忙的,忙着泡妞呢,沒時間參加什麼召集令。”

“……”童姥。

她好氣哦。

這妖孽怎麼就這麼無恥吶?

要是《黃泉寶藏圖》殘片能直接給的話,天師聯盟還犯的着搞一個最高等級的“真龍天驕令”麼?

一張《黃泉寶藏圖》殘片至寶,足以將整個陰陽界點炸了。

發佈這場“真龍天驕令”,除了招攬白小鳳外,天師聯盟還想順帶着籠絡一大批天才高手,這樣才能將《黃泉寶藏圖》殘片的利益最大化。

要是不將利益最大話,那《黃泉寶藏圖》殘片這樣的至寶,就毫無意義了呀!

“不給?那算了,本大爺還趕着上學呢,恕不奉陪。”

白小鳳癟了癟嘴角,打開車門就下了車。

“白小鳳……白小鳳……”出租車副駕駛上,那顆人頭淒厲的喊道。

白小鳳伸了個懶腰,嗤笑了一聲:“真當本大爺是傻子麼?拿本大爺當藉口,用《黃泉寶藏圖》殘片當誘餌,搞個召集令,引出一大批天才高手。

本大爺拼死拼活才能拿到《黃泉寶藏圖》,你們天師聯盟不僅能趁機招攬了本大爺,還能趁勢籠絡一大批天才高手,這買賣,你們血賺不虧呢!”

說完,白小鳳也懶得理會童姥的傀儡。

他直接走到馬路上攔了一輛出租車,直奔青藤藝術學院。

要是玩點別的,白小鳳或許玩不過童姥和天師聯盟。

可玩心眼子這事,開玩笑,白小鳳被無良師父各種套路從小蹂躪到了現在,強烈的求生欲讓他對人情世故看得比同齡人更加通透。

“真龍天驕令”雖然天師聯盟下了血本,可一旦開啓,他們天師聯盟根本就是血賺不虧!

哪怕他參加,也得拼死拼活幹掉一大票天才高手,才能得到《黃泉寶藏圖》殘片,真的好麻煩的。

有這心思,還不如和陳靈兒多交流一下,指不定啥時候就能開上手動擋車了呢?

與此同時。

濱海某賓館房間內。

童姥一臉蒼白的坐在牀上,手裏還捏着一個稻草紮成的小人。

她身體顫抖着,絕望地看着天花板。

好氣。

真的好氣啊!

“那個妖孽到底是怎麼長大的?怎麼連這麼透徹的事情都看出來了?”童姥咬牙切齒道,想到剛纔白小鳳將天師聯盟發佈“真龍天驕令”的目的揭露的淋漓盡致的話,她就有種嗶了狗的衝動。

這妖孽,到底還能不能招攬了呀?

“不行,這事得儘快通知總部,要是白小鳳不參加,那這次將《黃泉寶藏圖》殘片作爲獎勵之一,就徹底虧大了!”

童姥深吸了一口氣,忙坐直了身子,一掐訣,登時一隻綻放紅光的罪獄蝶便從身上飛了出來。

嗖!

隨即,罪獄蝶化作一束紅光,飛出了窗戶,消失在空中。

看着罪獄蝶消失的方向,童姥握緊了拳頭:“但願還來得及,要是白小鳳不參加這次召集令,總部又把獎勵公佈出去了,那那些老王八蛋這次非得弄死老身不可!”

……

走進教室。

白小鳳就看到陳靈兒正一臉無精打采的趴在桌上。

他笑着走了過去:“靈兒,昨晚是不是想我想的一夜沒睡呢?”

陳靈兒嬌軀一顫,擡頭看到是白小鳳,登時絕美的臉蛋上緋紅了起來。

她咬了咬銀牙:“無恥,誰想你想的睡不着了?”

“不是你想我想的睡不着麼?”白小鳳笑着說道。

聊齋之因果 “……”陳靈兒。

這傢伙到底腦回路是怎麼長的啊?

話都說這麼明白了,他還聽不懂麼?

這時,白小鳳忽然眯着眼睛笑着低聲道:“那個啥,靈兒要不我們今晚出去玩吧?反正你爸昨晚都那麼說了。”

“混蛋!你閉嘴!”陳靈兒急得雙手捂着耳朵,一臉憤怒地樣子。

想到昨晚上老爸說的那些話,她就羞得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

真的好羞恥啊!

老爸一點都不顧及女孩子家家的感受呢!

“嘶!白小鳳越來越猖狂了,都把陳校花惹成這樣了。”

“惹成這樣又如何?還不是打情罵俏,我的心好痛,好痛好痛。”

“唉……好白菜都被豬拱了啊,堂堂冰山校花,怎麼落到白小鳳這傢伙的手裏了呢?”

……

教室裏的同學們紛紛議論起來。

這時,忽然,一道驚咦聲響起:“快看,周大少來了!”

登時,所有人都朝教室外看去。

就看到一身小西裝,滿臉帥氣邪魅的周葉正朝教室走來,在他身後還跟着眼鏡男他們幾個。

“嘖嘖……周大少這麼長時間不現身,現在一回來就碰到白小鳳和冰山校花這樣,絕對要炸了啊!”

“靠!我都聞到空氣中有股火藥味了,咋辦?等下血濺到我身上怎麼辦?”

“想多了,周大少是白小鳳的對手麼?他要是敢蹦躂,肯定被白小鳳按在地上摩擦了,不過,周大少心裏估計也苦逼的厲害,應該沒那麼容易放過白小鳳的。”

……

隨着議論,教室裏的所有人全都一臉幸災樂禍的笑了起來,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反正一羣男牲口都嫉妒白小鳳撬走了冰山校花,又一直看不慣周葉,他倆甭管誰贏,只要能掐起來,那就是一場好戲啊!

這時,周葉已經走進了教室,帶着眼鏡男他們幾個徑直就朝白小鳳走了過去。

登時,所有人臉上的笑意越發的濃郁起來。

來了!

好戲,馬上就要開演了!

然而。

周葉走到白小鳳身後,卻忽然擡起雙手一抱拳,一彎腰,一低頭,無比恭敬道:“白小鳳,以前是我的錯,我向你道歉,以後在學校裏要是有什麼吩咐的地方,我周葉必將赴湯蹈火。”

轟隆!

周葉的話很輕,卻恍若驚雷炸響在了教室裏。

所有準備看戲的同學們全都目瞪口呆起來,全場懵比!

玩呢?

這特麼是什麼情況?

說好的大戲呢? 正和陳靈兒開玩笑的白小鳳聽到聲音。

一看是周葉,他笑了笑,說道:“嗯,看來周叔叔這幾天把你教的不錯呢。”

周葉身軀一顫,帥氣邪魅的臉上嘴角猛地抽搐了一下。

豈止是教的不錯!

簡直是服服帖貼啊!

想到這幾天在家裏的處境,對周葉而言,簡直是噩夢。

以前那麼疼他寵他的老爸,儼然就跟換了個人似的,吊起來打啊!真的是被吊起來打啊!

愣是把他打得懷疑人生,不得不服了。

等到老爸火氣消了,他才從老爸那得到了詳細的解釋。

現在整個周家都是白小鳳的了,連老爸都成了白小鳳的人了。

還能怎麼辦?

好絕望的!

“多謝誇獎。”周葉深吸了一口氣,擠出了一絲尷尬的笑容。

“怎,怎麼回事?”

這時,呆愣的同學們終於回過了神。

所有人全都滿臉驚駭地看着恭敬的周葉,一副見了鬼的樣子。

我的天,周大少這幾天到底經歷了什麼?

“大戲呢?周大少什麼時候對白小鳳這麼俯首帖耳了?”

“夭壽了!今天太陽怕是從西邊出來的吧?周大少這口氣,分明像是臣服歸順的口氣了呢。”

“堂堂周大少,他怕是吃錯藥了吧?”

……

聽着同學們的議論聲,周葉五官都扭曲了起來,眼睛一下子通紅了。

鬼知道這幾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

別說你們蒙圈了,本少特麼現在也有點懵比啊!

想到老爸提到白小鳳時的神情,周葉整個人都感覺彷彿被掏空了一般。

沒有一點點防備,也沒有一絲絲顧慮,本少就特麼這麼被白小鳳按在地上摩擦了啊,連反抗的資格都沒有了,連老爸也被摩擦了呀。

這時,忽然,一道聲音從教室外傳來:“喲,周大少來了呢?”

白小鳳擡頭一看,是馬夏風。

馬夏風滿臉笑意的走了過來,然後擡手拍了拍周葉的肩膀:“這幾天幹嘛呢?不來上學,怕不是大保健被抓了吧?”

轟隆!

所有人如遭雷擊,全都驚駭地看向馬夏風。

馬夏風瘋了不成?敢這麼和周大少調侃?

以周葉在學校裏的地位,在大一二班中,就是當之無愧的霸主了。

誰敢這麼和他開玩笑,周大少的脾氣,分分鐘教他做人啊!

馬夏風絕壁要涼了!

“你……”周葉臉色一下漲紅了起來,眼中泛起怒意,怒視着馬夏風。

可緊跟着,他就想到了馬夏風的身份,好絕望,好想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