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當即,我微微側過了身,回頭望向羅藝,道:“羅大警花,有什麼指教?”

“你過來一下!”羅藝朝着我揚了揚下巴,隨後,她便率先走到了祕密基地的角落中,靜靜的站在那裏,一雙美目一眨不眨的望着我。

我聳了聳肩,旋即,便朝着羅藝的方向邁出了步子……

毫無疑問,羅藝想和我單獨說幾句話,至於她要說什麼,我差不多也都猜到了……

我走到了羅藝的身前,與她四目相對,不過,我們誰都沒有先開口,就這樣,彼此之間,相互的凝視着對方的眼瞳……說實話,羅藝的眼瞳,很深邃,也很美,彷彿充滿一種特殊的魔力似的,讓我不忍心將視線,從她的眼瞳中轉移開……

忽的,羅藝開口了,“楚風,雖然你是這次行動的指揮者,但我卻是這次行動的負責人,我不僅負責你們的後勤,也負責你們的人身安全,我既然把你們幾個帶到了港島,那麼,我就要把你們幾個平安的帶回內州,你懂我的意思嗎?” 我雙手一攤,輕笑一聲道;“我知道,你是想告訴我,不要玩的太大,不然的話,龍星夜那邊沒辦法交代,對吧?”

“你知道就好!”羅藝冷冷的點了點頭,繼續說道:“還有一件事……如果真的到了生死關頭,記住,保命要緊,其他的事情,可以暫時丟到一邊!”

說完這句話,羅藝便轉身,朝着祕密基地深處的那條長廊,走了過去,只留下了孤伶伶的我,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凝望着她逐漸消失的倩影……

到了生死關頭,把其他的事情丟到一邊……這句話雖然隱晦,但我卻能體會到,羅藝所要表達的含義,她是想告訴我,一旦遭遇到了足以威脅我生命的事情,那麼,所有的一切,就都不需要顧忌了!

這話,應該不是龍星夜讓羅藝轉達給我的,那老傢伙恨不得榨乾我所有的血,怎麼可能會說這種話?

我猜,多半是羅藝自己想對我說的話!

這麼說來,羅藝的心中,還是很關心我的,像她這麼一個固執的工作狂,竟然會說出這種話……

想到這裏,我不由的心頭一暖,也許,好像,貌似,羅藝真的很關心我!

我咧開了嘴,情不自禁的笑出了聲。

不遠處,李靈兒極其不滿的聲音,傳入了我的耳中,也打斷了我的笑聲,“傻笑什麼呢?”

我轉過身,一邊朝着衆人走去,一邊說道:“沒什麼,只是在想,我們該如何攻破夜色酒吧,擒住金牙貴罷了!”

“誰會相信?”李靈兒不屑的撇了撇嘴,旋即,她便推開了祕密基地的鐵門,獨自一人,當先走出了祕密基地。

待到我走到了石、陸二人的身邊之時,石乾坤便拍了拍我的肩膀,悄聲的對我說道:“你小心點,李大小姐現在似乎有些不爽!”

說完,石乾坤和陸茗軒,便笑吟吟的走出了祕密基地,坐上了李靈兒已經發動了的那輛商務車。

我搖頭苦笑了一聲,因爲,對於石乾坤的警告,我只能報以苦笑,因爲我根本就不知道李靈兒爲什麼不爽!

我一邊苦笑,一邊走向了商務車,當我坐上商務車的那一瞬間,李靈兒立刻狠踩油門,商務車直接飛射出了廢棄的廠房……

李靈兒再次開啓了飈車模式,商務車就像一頭咆哮的野獸,瘋狂的馳騁於快速路上,按照李靈兒的速度,估計,用不了多久,我們就能到達夜色酒吧……

這一次坐李靈兒的車,我心中已經沒有昨天那種緊張的情緒了,因爲我知道,李靈兒的駕駛水平,其實也只比機械師弱那麼一丁點而已,她開的雖然快,但安全方面,卻很有保障!

於是乎,我也開始思索起了整個計劃……

羅藝的插曲,並沒有延緩我們採取“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戰略的進度,相反,羅藝那幾句話,卻是讓我的頭腦,變得更加冷靜,就比如現在……

羅藝不想讓我們任何一個人出事,而我,更加不想!

坐在車上,我在心中也是暗暗的立下誓言,這次行動,哪怕是我死,也絕對不讓李靈兒,石乾坤和陸茗軒,還有羅藝四人出事,絕對不會!

說實話,我們的計劃,的確有些冒險,但風險與收益,卻是成正比的,一旦我們得手,那金牙貴心中的祕密,就將全部曝光,這對於我們來港島執行的任務,有着莫大的幫助!

我創造的萬事屋 可是,一旦對方的陣營之中,有人看破了我的計謀,那我們,便是九死一生之局,等待我們的,一定是萬劫不復的險境! 可是,事已至此,我們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如果給金牙貴等人足夠的時間,讓他們再次布好防禦網,那我們再想動他們,也就是難上加難了,倒不如,趁現在,放手一搏!

商務車奔馳在快速路上,沒多久,李靈兒便駕駛商務車,駛入了市區。

今天是大年初一,港島人民對於春節這個傳統的節日,有着特殊的清潔,也許是因爲港島地域的特殊關係吧,總而言之,我們乘坐的那輛商務車,纔剛剛進入市區範圍,等着我們的,便是大規模的塞車!

“大清早,又不上班,怎麼會塞成這樣?”石乾坤好像不說話就會死似的,一邊望着闖來來來往往的人羣和停滯不前的車輛,一邊自言自語的嘀咕了起來,“這港島的交通,和燕京都有一拼啊,按照這個塞法,我們估計得中午才能到達夜色!”

“港島人口密集,車輛衆多,地方又不是很大,當然會非常塞車!”陸茗軒輕聲說道:“而且,今天是大年初一,大家雖然不上班,但卻都會外出,去親朋好友家裏拜年,所以,早上塞車也是正常的!”

“那我們怎麼辦?就這麼在車裏等下去?”石乾坤撇嘴說道。

陸茗軒倒是露出了一副輕鬆的笑意,旋即,她朝着我一指,道:“問他!”

其實,對於陸茗軒的問題,早在我們進入市區,開始堵車的時候,我就已經在思索了……

如果我們一直在這裏耗下去,那麼,在這段時間裏,夜色發生的任何事,都不在我們的預料之外,尤其是金牙貴,這傢伙很有可能會外出,去給天王星或者其他人拜年,這樣的話,就算我們攻入了夜色,也是徒勞的,正主金牙貴不在,我去夜色又有什麼用?

至於現在,我想,作爲地道的港島人,金牙貴應該不會外出,因爲金牙貴知道,外面一定會塞車,最關鍵的是,昨天我們鬧出了那麼大的動靜,連天王星都連夜發出江湖追殺令,那金牙貴,昨夜一定也不好過,他肯定忙的焦頭爛額,甚至,現在都有可能沒起牀!

所以,我們不能在這裏浪費時間,要以最快的速度,趕到夜色,儘量在沒有任何變數的前提下,將金牙貴擒了!

心中打定主意,我也不再有任何的猶豫,“各位,我想,我們應該馬上棄車,用跑的,去夜色!”

“好主意!”石乾坤打了一個指響,然後指了指坐下的車,道:“那這車,誰開?總不能停在這裏,繼續阻礙交通吧?這樣做很不道德!”

石乾坤說的沒錯,就算我們要棄車,也得留個人在車上,不然的話,車停在這裏,會給這段區域的交通,造成很大的影響和麻煩的,可關鍵是,誰留在這呢?

石乾坤話音剛落,身爲司機的李靈兒立刻表態,“我先聲明,我不開車,我要去夜色!”

“那我……”石乾坤一邊說着,一邊望向陸茗軒,彷彿是在徵求陸茗軒的意見。

“你留下,我和楚風,還有靈兒妹妹去夜色!”陸茗軒輕輕的拍了拍石乾坤的肩膀,露出了一抹迷人的微笑,“靈兒妹妹是絕對不會留下的,而楚風,他是我們的隊長,也不會留下,至於我……我想,是時候讓楚風弟弟見識一下,什麼是真正的天機眼了!”

獵諜 真正的天機眼?

聽了陸茗軒的話,我不由的一愣。

貌似,陸茗軒打算藉着突襲夜色的機會,讓我瞭解一下天機眼?

這是好事,因爲哥們我直到現在爲止,都沒辦法控制天機眼! 既然陸茗軒都發話了,石乾坤自然不可能拒絕,他也不敢拒絕!

當即,便由我,陸茗軒和李靈兒放棄乘坐汽車,改成不行,前往夜色,而石乾坤則是負責在這裏繼續堵車,如果車輛疏通順利的話,石乾坤就去夜色接應我們,如果不順利的話,那石乾坤就只能等着我們完成任務,再回來和他匯合了!

計劃已經制定,我們幾個也沒有什麼廢話可說的了,當即,我們四人便打開了車,我,陸茗軒和李靈兒,則是按照手機導航,疾步朝着夜色奔了去,而石乾坤,則是從後座,換到了駕駛座,繼續他的塞車生涯……

李靈兒拿着祕密基地中的特殊手機,一邊按照手機的路線尋路,一邊快步疾奔,而我和陸茗軒則是緊跟在李靈兒的身後。

由於今天是大年初一,街上的人很多,所以,我們三人倒沒有施展出那種驚世駭俗的速度,只是用普通人正常奔跑的速度,朝着夜色而去,唯一不同的是,我們奔跑的速度,始終保持一種勻速,不會因爲體力不濟而減緩速度,因爲,這種程度的奔跑,對於我們來說,和吃飯差不多。

李靈兒在前面負責引路,我和陸茗軒無所事事的跟在她的身後,爲了打發這段無聊的時間,我便和陸茗軒聊了起來。

“你說的,真正的天機眼,是什麼意思?”我好奇的問向陸茗軒。

陸茗軒淡淡的看了我一眼之後,並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而是經過了一番思索,這纔出言說道:“我想先聽聽,你對天機眼的理解……”

“我對天機眼倒是沒什麼理解,天機眼對於我來說,只是察覺陰魂的一種手段而已!”我無奈的聳了聳肩,輕笑一聲道:“如果硬要說出天機眼對我有什麼好處的話,那麼,我只能想道一點……天機眼,爲我節省了許多天眼符!”

“你呀!”陸茗軒苦笑着搖了搖頭,頗爲無奈的說道:“天機眼,是一種神乎其神的瞳術,我們陸家,之所以被成爲天機家族,那是因爲,天機眼,號稱神州第一瞳術!”

“經過祖乙大墓之行,你應該發現了那件事……陸家的天機眼,楚家的鬼脈之力,都屬於大虞王朝的祕術之一,所以,我們的能力,在祖乙大墓之中,纔沒有被禁錮!”

“天機眼,分爲天眼,化瞳,以及……神啓!”

“經過祖乙大墓的淬鍊,我的天機眼,已經進化到了第二階段,化瞳之境!”

我聚精會神的聽着陸茗軒爲我介紹那些有關於天機眼的祕密,而這時候,我卻下意識的出言打斷了陸茗軒的介紹,“你達到了化瞳之境,那陸家家主,是否已經邁入神啓之境?”

說實話,我真的很好奇陸茗軒口中的化瞳和神啓,至於我,我估計,我應該剛剛達到天眼之境而已,而且,還是那種根本就沒辦法控制的天眼之境!

然而,陸茗軒聽了我的問題之後,她卻給出了一個非常出乎我意料之外的答案,“我爺爺,目前並沒有邁入神啓之境,整個陸家,也只有寥寥幾人邁入過神啓之境,而且,距離我們最近的神啓之人,也是三百年前的古人!”

“這麼說,陸家已經三百年沒有人邁入過神啓之境了?”我吃驚的瞪大了雙眼。

如果說,陸家這三百年來,真的沒人邁入過神啓之境,那麼,陸家在這種前提下,還能維持住天機家族的聲望,一番威脅,便能逼迫張道一不對我下手,當真是不容易!

這樣,也就引伸出了另外一個問題……那神啓之境的天機眼,究竟該有多強? 沒有神啓天機眼的陸家,都能讓張道一忌憚,如果陸家真的出了一個神啓天機眼,那還不橫掃整個靈異世界?

陸茗軒似乎猜出了我心中所想,隨後,她淡淡的笑了笑,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神啓之境,的確很強,甚至強到讓人顫抖的地步……根據陸家典籍記載,三百年前那位神啓之境的先祖,只動用過一次神啓天機眼,隨後,那位先祖便人間蒸發了,自此,杳無音信……”

聽了陸茗軒的這番話,我心中也不由的冒出了一個疑問,神啓天機眼,似乎並不像我想象中那麼簡單,其中似乎還有一些不爲人知的奧祕……

“楚風,你現在不用考慮神啓天機眼的事情,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儘快控制天機眼,並且,將天機眼提升到化瞳天機眼,就可以了!”陸茗軒別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她的眼神,很複雜,似乎,她有許多話想對我說,但卻又不能開口。

我倒是想追問一下,但是,我瞭解陸茗軒,這位小姐姐表面隨和,其實,她的內心中所隱藏的倔強和剛毅,卻是連李靈兒和羅藝都比不了的,只要陸茗軒不想說,那我就絕對問不出什麼有價值的線索!

然而,陸茗軒似乎並不打算給我說話的機會,她說完這番話之後,也僅僅是頓了幾秒鐘的時間而已,便繼續對我開口說道:“我這次之所以要和你一起去夜色,包括,我之所以會接受龍星夜的委託,陪你來港島,我主要的目的,是想讓你對天機眼有一個全新的認識,也希望能夠藉助這次港島之行,給你一些啓發,幫助你提升到化瞳天機眼的境界!”

陸茗軒微微緩了一口氣,揚頭看了一眼執着於帶路的李靈兒之後,便接着對我說道:“我現在,先爲你簡單的介紹一下化瞳天機眼……”

“你現在的天機眼,還停留在天眼之境,這種境界,是天機眼的入門,只要擁有天機眼的人,便都能達到,而且功能也很單一,就是目視陰魂而已!”

“但是,天機眼的第二境界,化瞳天機眼,就不是那麼容易能夠達到的了!”

“我們陸家的第三代人之中,目前爲止,只有我和大伯家的陸天成,擁有化瞳天機眼!”

“所謂化瞳,便是由眼瞳,也就是天機眼,衍生出來的變異力量!”

“擁有天機眼的人,如果將天機眼提升到化瞳之境,那麼,便會擁有一種特殊的能力,而且,這種特殊的能力,很少會出現重複的狀況,比如說我和陸天成,他的化瞳天機眼,衍生出的能力是,預知,而我的化瞳天機眼,衍生出的能力,是千幻!”

“預知,便是預知未來,只不過,陸天成只能憑藉他的化瞳天機眼,看到一小部分的未來而已,而且,這種能力,特別耗費靈魂力,陸天成平時不敢輕易動用!”

“而我的化瞳天機眼,所帶給我的千幻能力,是一種幻術,能夠給我針對的目標人物,製造出堪比真實世界的幻境,同樣,我的能力,也非常的耗費靈魂力!”

“離開祖乙大墓之後,我領悟了化瞳天機眼,直到現在,我也只發動過一次而已,因爲,這種能力所帶來的負面效果,太過沉重,不到萬不得已,我是不會動用的!”

“我和陸天成所擁有的這種特殊的能力,只有將天機眼覺醒到化瞳之境,才能擁有,而你,是我爺爺看好的,除了我和陸天成之外的第三個,擁有覺醒化瞳天機眼潛質的人!” 陸茗軒一口氣說了這麼多話,待到最後一個字音落地之後,她也下意識的猛喘了幾口氣,然後便將目光定格到了我的身上,似乎是在詢問我,是否聽懂了這些有關於天機眼的祕密……

不過,話說回來,我的確聽懂了陸茗軒所說的那些話,也知道了化瞳天機眼的威力,可是,說實話,我並不太清楚,陸茗軒的爺爺,也就是陸家的家主,爲什麼會對我如此看中?

還有我們離開祖乙大墓之後,陸家主動爲我造勢,幫我將重創張道一,滅殺阿修羅的事情宣揚出去,包括陸家爲了保我,而和張道一爭鋒相對,這些,都是我暫時還沒想明白的事情,我相信,陸家絕對不會平白無故的爲我付出,我身上,一定有什麼東西,是他們所需要的!

一想到這裏,我望向陸茗軒的目光,也浮上了一絲警惕……

不過,這一絲警惕的神色,也僅僅維持了零點幾秒的時間,便徹底消失了,因爲,陸家是陸家,陸茗軒是陸茗軒,我不應該將對陸家的懷疑,牽扯到陸茗軒身上,畢竟,陸茗軒是那個與我在祖乙大墓中,同生共死的夥伴!

這一次,陸茗軒並沒有看穿我的心思,還好她的化瞳天機眼,不是讀心,不然我在她面前,可真就沒有祕密可言了!

定了定心神之後,我便朝着陸茗軒輕輕的點了點頭,道:“我已經知道了天機眼的奧祕,可是,如何才能將天機眼提升到化瞳之境呢?”

“這就要看個人的機緣和氣運了!”陸茗軒輕聲嘆息道:“我之所以對你說這些,只是因爲,我爺爺希望你對天機眼有所瞭解,最起碼,讓你知道天眼和化瞳的區別,免得有一天你的氣運到了,天機眼進化到了化瞳之境,而你卻渾然不知!”

“我知道了!”我若有所思的回了陸茗軒一句。

就在這時候,始終走在我和陸茗軒前面,負責引路的李靈兒,突然放慢了速度,並且回身對我和陸茗軒說道:“我們到了,這就是夜色酒吧!”

李靈兒話音剛落,我和陸茗軒幾乎是同時停住了腳步,循着李靈兒的目光,望向了與我們只相隔一條街的七層獨樓!

對,是獨樓!

在這寸土寸金的港島,而且還是灣區的鬧市區中,擁有一座七層獨樓,是何等的富有?

各位看官應該都看過港片,港片中,有“千尺豪宅”這一說法,其實,這四個字,便是對港島經濟的一個縮寫!

何爲千尺?

既是一千平方英尺,約等於九十二點九平方米,沒錯,就是我們大家口中的九十平米的普通戶型的房產!

而這種房產,在港島,就可以被稱作豪宅,而且還要用千尺來修飾!

總而言之,金牙貴,真的很有錢,最起碼相比於沙皮喪彪之流,實在是天上地下!

我站在夜色酒吧的對街,凝望着那座外表金碧輝煌,但正門卻是緊閉不開的七層獨樓,嘴角也牽扯出了一抹邪異的弧度,“我們好像來早了!”

“會不會是金牙貴怕了?連大門都不敢開了?”李靈兒頗爲失望的嘀咕了一句。

另一邊的陸茗軒聞言,輕輕的笑了一聲,“靈兒妹妹,港島的酒吧大多都是下午,甚至是晚上才營業,而且今天又是大年初一,夜色酒吧大門緊閉,也是正常的!”

“我除了嗨皮慢搖吧,就沒去過第二家酒吧,我怎麼可能知道這些!”李靈兒辯解了一句,隨後便道;“既然金牙貴的夜色酒吧不開門,那我們就直接打進去!” 直接打進去?

算了吧!

夜色酒吧可是金牙貴的大本營,而且現在又是光天化日之下,直接打進夜色酒吧,肯定是行不通的!

當即,我便搖頭否決了李靈兒野蠻的提議,並且隨之出言道:“我們不能正面和金牙貴硬來,相反,我們要充分的利用,我們在暗,他們在明的天然優勢,所以,這一波入侵夜色酒吧的戰鬥,我們最好是找到夜色的突破口,悄悄的潛進去!”

我的話音剛落,陸茗軒便說道:“我贊同楚風的辦法,對於我們而言,潛入夜色,要比正面衝突更加有利!”

“那你們說,我們該如何潛入夜色?”李靈兒倒是並不在意自己的提議是否被否決,反正她最終的目標只是痛快的打架,至於如何去打架的地點,和誰打,怎麼打,對她而言,都無所謂!

然而,面對李靈兒的問題,我倒是有些爲難了……

我們如何潛入夜色?

我對夜色根本就不瞭解,我怎麼知道如何潛入進去?

難道圍着夜色走幾圈,慢慢觀察?

這辦法肯定是行不通的,像夜色這種重要的地方,金牙貴肯定會在周邊都安置了攝像頭,如果我們圍着夜色轉幾圈,恐怕,我們還沒找到潛入夜色的突破口,就已經先被裏面的人發現了!

就在我一籌莫展之際,忽的,我的眼角餘光撇到了李靈兒手中的那臺手機,與其說是手機,倒不如說是我們神州軍方的高科技產品!

當即,我便指着李靈兒手中的那臺手機,出言問道:“這東西,是從基地裏拿的吧?羅藝給你的?”

“我們開始行動之前,石乾坤拿的,就是你和羅藝說悄悄話的時候,那傢伙順過來的!”李靈兒頗爲不爽的撇了我一眼,尤其是“悄悄話”三個字,李靈兒的語氣更是加重了一分。

我倒是沒有在意那些,因爲,我的注意力已經全都被那臺手機吸引過去了……

石乾坤從基地裏順出來的東西,應該不是普通的貨色,而且,我們找到夜色酒吧的位置,也是因爲有它的幫忙,說不準,我們潛入夜色酒吧,也需要它的幫忙呢!

當即,我便從李靈兒手中搶過了那臺手機,胡亂擺弄了一陣,突然,主頁面上探出了“連接基地”的選項。

我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點了一下“連接基地”的選項,下一瞬間,手機屏幕上突然黑了那麼幾秒鐘,可是,幾秒鐘之後,羅藝那張冰冷到極致的俏顏,便出現在了那臺手機的屏幕上了!

“原來這臺設備真的被你們拿走了!”這是羅藝的第一句話。

看來,這東西的確是石乾坤“順”出來的,羅藝根本不知情!

我現在可沒精力去和羅藝貧嘴,當即,我便開門見山的直接問道:“羅大警花,我們現在就在夜色酒吧的外面,但我們找不到潛入夜色酒吧的突破口,而且現場情況,也不太適合勘察,你能不能想個辦法,幫我們找到夜色酒吧的漏洞?”

手機屏幕中的羅藝,略微沉吟了幾秒鐘之後,便點頭說道:“等着,我這就把夜色酒吧的平面圖傳到這臺通訊器上!”

說完這句話,羅藝的俏臉便消失在了屏幕上,緊接着,一張平面圖便取代了羅藝,浮上了通訊器的屏幕之上! 平面圖出現在通訊器的屏幕之上,然而,就在這時候,羅藝的聲音便從通訊器中傳了出來,“這是夜色酒吧一樓的平面圖,根據平面圖顯示,在夜色酒吧的正後方,有一條小巷,小巷的盡頭有一道側門,那道門因該是平時輸送垃圾雜物的門,你們可以去那裏試試!”

https://tw.95zongcai.com/zc/56758/ “輸送垃圾和雜物的側門?而且還是死衚衕?”聽了羅藝的話,我的嘴角不由的揚了起來,“這纔是完美的突破口,好,我們就去那裏!”

不得不說,高科技這東西,真的是接二連三的讓我刮目相看!

重生1978 我想,就算是我們實地勘察,恐怕也未必會找到這處側門,而且還有極大的可能,會被夜色裏面的人發現!

可是,有了這張平面圖之後,一切就都不一樣了,我們可以繞過所有彎路,直接奔襲這道側門,這樣,我們成功潛入夜色的成功率,就大大的增加了!

和羅藝道了個別,我便關掉了通訊器的聲音,隨後,我便按照通訊器上顯示的平面圖,帶着李靈兒和陸茗軒,假裝遊客的樣子,繞到了夜色酒吧的後面,很快,我們便找到了那條通向夜色酒吧側門的小巷……

這條小巷很狹長,只能勉強容納兩人並肩而行,而且,小巷的長度足有四、五十米,兩旁盡是垃圾,骯髒無比……看來,羅藝說的不錯,這道側門,應該就是夜色酒吧輸送垃圾的門,最關鍵的是,這種地方,通常很少有人會來!

隨後,我們三人悄悄的脫離人羣,走到小巷的巷口之時,我突然伸手攔住了準備繼續前進了李靈兒,隨後,我輕輕的擡了擡手臂,指了指側門上面的攝像頭,示意李靈兒暫時不要輕舉妄動!

“這裏竟然也安裝了攝像頭,看來金牙貴這傢伙,還蠻小心的!”我輕蔑的笑了一聲。

“你有辦法避開攝像頭嗎?”李靈兒好奇的盯着攝像頭看了一番,又補充一句道:“這東西和側門之間,好像沒有死角,如果我們想從側門進去,那就一定會被攝像頭拍到!”

“這好辦!”我一邊笑了笑,一邊隨手從地上撿起了一隻廢棄的黑色塑料袋。

忽的,我的雙腿突然發力,直接一個短距離助跑,緊接着,我縱身一躍,藉助小巷狹窄的地勢,先是跳到了夜色酒吧的牆壁上,然後順勢借力,又從夜色酒吧的牆壁上,躍到了對面的高牆上,如此重複,僅僅換了幾次借力點,我的身影,便已經出現在攝像頭之上了!

我直接兜起了手中的黑塑料袋,身體一邊下墜,一邊揚手,穩穩的將黑色塑料袋套在了攝像頭上!

做完這一切之後,我的雙腳也穩穩的踏在了地面上,旋即,我微微側過身,朝着李靈兒和陸茗軒招了招手,示意二人可以過來了。

待到李、陸二女走到我身邊之後,李靈兒便對我輕聲說道:“你這招不錯,就算被裏面的人發現了攝像頭的異常,他們也只會以爲,塑料袋是被風吹到攝像頭上,而不會認爲這是一場人爲的計劃……”

我沒說話,只是笑了一聲,笑過之後,我便將耳朵貼在了側門的門縫上,屏住呼吸的傾聽裏面的聲音……

我大概聽了十秒鐘的時間,裏面並沒有傳來任何的響動,我這才露出了心滿意足的微笑,指着這道側門的門鎖位置,轉頭對二女說道:“你們誰來用內勁,悄無聲息的震碎裏面的鎖芯?” 這件事,必須要李靈兒或者是陸茗軒來,因爲,我喪失了內勁,無法做到悄無聲息的破壞門鎖,如果我硬來,肯定會造成一些響動,這樣的話,萬一招來了裏面的守備人員,那我們之前做的那些事情,可就都沒有任何意義了!

這邊,我話音剛落,那邊,李靈兒便站了出來,只見她緩緩的擡起纖纖玉掌,輕輕的放倒了沒鎖的位置,隨後,李靈兒的手掌猛的向前一推,“噗”的一道輕響聲頓時傳來,那扇側門的門鎖位置,竟然直接向下凹陷了幾分……

“好了!”李靈兒緩了一口氣,這才輕輕的一推門,頓時,那扇側門,便毫無任何阻攔的被李靈兒推開了一絲縫隙……

“內勁,還真是好用……”我揚了揚嘴角,徑直站到了李靈兒的身前,緩慢的將那扇側門,推開了四分之一,然後,我便向夜色酒吧裏面探出了頭……

側門之內,是一處幽暗寂靜的走廊,空無一人,只是堆滿了雜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