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當房門被我踹開之後,我定睛向着裏面望去,我發現裏面並沒有人,關子昌的奶奶並不在房間裏,一種不好的預感在我的心裏慢慢滋生着。我有些害怕了,我真怕關子昌的奶奶要是出了什麼意外,我這以後該怎麼面對我這兄弟呢?

由於我踹門的聲響極大,自然是驚動了一些人,很快的便有一個小青年向着我這邊跑了過來,這個小青年我認識,他就是當初的那個小張。

當小張一臉憤慨的向着我跑來的時候,在看清了我的樣貌後,他的臉色突然變得恭敬了起來。

“哎呀!我當是誰呢,原來是李總的朋友啊!我說這位大哥,你怎麼抽空來這裏了?而且瞧你這架勢是在踹門啊,爲嘛踹門啊?哪兒來的這麼大的火氣?”

我沒有理會小張說的這些話,而是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裏面的老奶奶呢?她老人家哪兒去了?”

小張對我回道:“你說的是那個白髮蒼蒼的老人家啊?她現在早就不在這裏了,我記得兩天前就已經被李總給接走了。”

“接走了?兩天前就接走了?你確定?”

“當然確定,我能拿這事兒騙你嗎?”

“那你知道你們李總把她接到哪裏去了嗎?”我又問道

“這我哪知道,這事兒也不該我們管呀!你是李總的朋友你都不知道,那我們就更沒法兒知道了。”頓了下,小張又說道:“奇了怪了,你們今天怎麼都找這個老奶奶呀?”

“什麼?你說還有人找這個老奶奶?那個人是誰?長得什麼樣子?”聽小張這麼一說,我一下子警覺了起來。

小張撓了撓頭對我回道:“她叫啥名兒我不知道,但她長得確實很漂亮,而且看樣子很會勾搭人,一看就知道她是個風騷的女人。特別是她穿的那身紅色的裙子,真的是讓人想入非非呀!”

“紅色裙子?”一聽小張這樣的描述,我基本可以斷定這個人必定是柳萍無疑。

不過得到這樣的消息讓我覺得很慶幸,如果關子昌的奶奶真是李宏波兩天前就給帶走了的話,那不僅我撲了個空,柳萍必然也撲了個空,這至少說明了老人家還是安全的。

神醫嫡妃:邪王寵上癮 現在我有兩個疑問,李宏波兩前天把關子昌的奶奶轉移到了哪裏?還有,柳萍怎麼知道我身邊的這些跟我關係比較親密的人?

要說他她知道我跟季博仁他們哥仨關係好這能說得通,畢竟以前在學校的時候,她可是看着我們老在一起玩的。可是她是怎麼知道我認識李宏波的?又是怎麼知道關子昌奶奶的?

我感覺我被別人監視了,確切的說是我的身邊出現了小人!

可我的身邊誰會是小人?除了安娜之外,唯一能讓我懷疑的,只有陰兵冊裏的鬼物了。莫非陰兵冊裏的鬼物可以看到我所做的一切,還能將消息傳遞出去?難道是虞墨這個鬼婆子搞得鬼?

我第一時間想到了虞墨,因爲虞墨做了太多和我對着幹的事兒了……

爲了證實這一點,我暫時先離開了養老院,開着車子來到了一處僻靜的地方,然後意念之下,我將陰兵冊裏的屠雲長給召喚了出來。畢竟屠雲長是新的鬼物,眼下還是值得我信任的。

等屠雲長出來了之後,出於禮貌,我對着他問道:“太爺爺,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見我這麼叫他,屠雲長一愣,不過很快他就點了點頭道:“你說吧,你可是我的主子,你說什麼我就回答你什麼。”

“那太爺爺,你在陰兵冊裏能夠看到我在外面所做的一切嗎?”我好奇的問道。

“這個我要看你的了,你要是想讓我們知道,我們就會看到並知道,你要是不想讓我們直知到道看到,我們是看不到你在外面的所作所爲的。”

“那你們在裏面,能向外面傳遞什麼消息嗎?”我又問道。

“這個不可能,陰兵冊裏可是封閉的小空間,我們在裏面絕對是不能夠向外界傳遞什麼消息的。”

聽到屠雲長這麼一回答,我心裏便明白了,感情不可能是虞墨傳遞出去的消息,可又有誰知道的會是這麼的詳細呢?我一時之間還真就想不出來了。

將屠雲長收回到了陰兵冊裏,我又陷入了深思之中,我在想解決的對策,我在想怎麼挖出柳萍,可是我總感覺,我有心無力。

就在我茫然不知所措的時候,我的電話又響了起來,來電的居然還是李宏波的電話號碼。

見到這個號碼,我的心裏一咯噔,我知道這準是柳萍打來的,現如今李宏波死了,也只有柳萍能拿着這個電話跟我聯繫了。

接起了電話,我對着電話喊道:“柳萍,你到底想怎麼樣? 相識恰如遲暮 有事兒你衝着我來!”

“嘿嘿!屠寬,讓你身邊的熟人逃走了一個,這還真是有點可惜啊?不過你知道我下一個要殺的對象又會是誰嗎?”

聽到柳萍這樣的聲音,我怒喝道:“你還想殺?你還想殺誰?我身邊在再沒有熟人了,你別太過分!”

聽到我這樣的話後,電話那頭的柳萍癡癡的笑道:“誰說沒熟人了,熟人多的是呢!比如老校長啊!”

“我跟老校長不熟,你被別亂殺好人!”

“再比如,你那死了的三個同學的父母親屬了?”

“什麼?”我突然大感不妙。

“再比如李宏波的親屬甚至於他公司的屬下什麼人啊?”

“什麼?你想幹什麼?!”我大驚。

柳萍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依舊對着我說道

“我只是想告訴你,你身邊的人死了還不夠,我要殺光你身邊人的親戚,朋友,同事,下屬!總之我要讓你知道,我之所以殺光他們全都是因爲你!屠寬,我要讓你深深的活在自責中,悲痛中!我要讓你明白,這些人都是你害死的!都是你害死的!我看你怎麼保護他們,怎麼保護!”

聽到柳萍有些近乎瘋狂的口氣,我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我沒想到柳萍會爲了對我復仇採取這麼心狠手辣的方式。

“柳萍,人在做,天在看,你這樣喪盡天良的殺人會不得好死的!”我的聲音變的顫抖了起來。

“我不是人,我是妖!屠寬,等着吧,我要讓你活在自責之中!我要讓你痛苦!要讓你從此噩夢纏身!我要讓你生不如死!!!”

話一說完,柳萍就狠狠的掛斷了電話。

在接到這樣的一通電話後,我整個人都麻木了。我該怎麼辦,我現在該怎麼辦?柳萍這是要逼瘋我的節奏。就這樣看着她瘋狂的殺人?爲了報復我就這樣瘋狂的殺人。

此時,我知道我不能在再耽誤了,我能想到誰我就去哪裏!現在我要第三次去殯儀館了,我希望我還能來得及,在我回去之前,三賤客的家屬還有老校長都能平安無事! 說完墨九狸轉身走到煉丹師中間的園圃上,閉目坐下,似乎在想事情,小書看著墨九狸擔憂不已,卻沒有再說什麼,轉身走出去為墨九狸收集藥材去了……

小墨和小金對視一眼,看了眼閉目養神的墨九狸,轉身走了出去,小墨和小金來到葯田小書的面前,小墨不解的問道:「小書,主人煉製七賢丹到底會如何?為什麼你這麼擔心?」

「你們都不知道七賢丹嗎?」小書聞言停下手裡的動作,看著小墨和小金問道。

「不知道,我只是知道七賢丹藥材難尋,且十分難以煉製,並且據說沒有七賢丹醫治不了的神,七賢丹是神專用的丹藥,哪怕只剩下三分之一的魂魄也可以用七賢丹復活一個神,且沒有任何的後遺症,完全將對方復活到最佳狀態的一半,但是我卻從未煉製過七賢丹……」小墨看著小書說道。

小金是火神,從沒有神智的時候就跟從前的墨九狸契約了,所以小金對於丹藥的了解,都是來自於以前醫術還可以的墨九狸,這一世墨九狸的醫術可是比以前強悍了不知道多少倍呢……

「小書,你就別賣關子了,你就直說吧,七賢丹到底怎麼了?」小金看著小書說道。

「七賢丹沒有問題,小墨沒有煉製過七賢丹,是因為七賢丹本身沒有問題,只是難以煉製罷了!而七賢丹真正難以煉製的,便是七賢丹的藥引七賢!

七賢就是需要煉丹師三魂七魄中的七魄來做引子,哪怕是主人的靈魂力強大,但是利用自己的氣魄做引子煉丹,萬一出事的話,七賢丹不僅無法煉製成功,主人也可能被傷了魂魄,而且很難痊癒!

這才是真正七賢丹可怕的地方,所以我不想主人煉製七賢丹,我擔心主人她……」小書看著小墨和小金說道。

小墨和小金聞言一愣,他們完全沒有想到煉製七賢丹危險這麼大,難怪七賢丹如此罕見,難怪從來沒有聽說人煉製出來七賢丹,不是因為七賢丹藥材難尋,也不是藥引難尋,是因為沒有人敢煉製……

煉丹本來就需要魂力控制來丹爐內的藥材,靈魂力消耗很大,可是如今不僅要使用靈魂力來一邊煉丹,一邊還用自己的魂魄做藥引,靈魂力和魂魄那是兩回事,兩個概念……

一個不小心煉丹師就可能因為丹藥而被反噬重傷,甚至是隕落的!

縱然小金對煉丹不是特別明白,也懂了其中的嚴重性,因此小金和小墨也是一臉的沉重!

他們和小書的想法一樣,不想墨九狸有危險,但是墨九狸的決定他們又沒有辦法干涉,他們清楚墨九狸一定會救風神風鶴軒的,一定會煉製七賢丹的,所以他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現在只能等到墨九狸煉丹的時候再想辦法了!

「小書,沒有別的辦法了嗎?沒有什麼能代替七賢丹的嗎?」小墨看著小書問道。

「暫時我還不知道!」小書說道。 這麼一折騰我不知道我又浪費了多少的時間,不管怎麼樣,先去了殯儀館再說。

一路上,我開着車子火急火燎的趕了回去。我心裏希望一切都還好,千萬別出事兒,可是我還是晚了,心狠手辣的柳萍真的下手了。

當我趕到殯儀館的時候,我看到殯儀館的外面圍滿了警車和救護車,。我和安娜匆匆下了車之後這麼一詢問我們才得知,不久之前,有一個恐怖分子進入了殯儀館,造成了十七死三十多傷的慘劇,而死的人之中,三賤客的父母和一衆親屬十六人,外加一個老校長……

柳萍的瘋狂報復行動正在對我全面展開,這女人她瘋了,她徹底瘋了。我發誓我要找到她,再找不到她我tm快瘋了!

我聽他們告訴我,這個恐怖分子是身上捆綁了一圈的炸藥,混進了人羣中引爆的炸藥,玩了一個人肉炸彈!

得知了事情所有的真相,我並沒有走進去看個究竟,因爲我知道我沒必要再看了,柳萍這個女人太狡猾了,她不會給我留下任何的蛛絲馬跡,我不能再由着她這麼殘暴了,我必須要想想對策,必需要想到對策!

有些失神的回到了車子裏,我坐在主駕駛室裏,跟着像是發泄着心裏的火氣一般,我用手瘋狂的敲擊着方向盤,差點兒沒把方向盤敲碎了。

“該死!我真該死!”

黑色迷情,總裁的勾心誘妻 我心裏真的很痛,繞了一大圈,我發現我最後竟然成了個殺人犯!雖然這些人不是我直接殺死的,但卻都是因爲我而死的,這樣我難道還不該死嗎?

就在我又無奈又痛心的時候,我的電話又響了起來,這一次是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

當我接起了這個電話後,我面沉似水。沒錯,這個電話又是柳萍打來的。

“嘿嘿!屠寬,好玩嗎?你瞧瞧,就是因爲你,死了這麼多人!”

“你到底想怎樣?”我對着柳萍歇斯底里的問道

“我沒想怎麼樣,我只是想告訴你,今天的報復行動結束了。今天晚上你睡個好覺!記得摟着你身邊的那位美人睡哦!要不然說不準死的就是她了。 重生靈植空間:崛起吧,小農女 還有,明天我要殺誰,我會殺誰呢?你可準備好了,遊戲纔剛剛開始!”

“你!”聽她一副陰陽怪氣的腔調,我的火氣蹭蹭的往上竄。

“柳萍,有本事你就出來跟我真正分個高低,亂殺人你算什麼狗東西!”

“分個高低?我可不敢,你手裏強大的鬼物太多了!我幫你算算哦,那個七級鬼帥的老婆子,還有一個在封門村剛剛收下不久的七級鬼帥糟老頭兒。對了,還有一個八級鬼王白起,好嚇人的!再加上你的爺爺鬼王屠不凡,我真要是出現在了你的面前,我就算有九條命也不夠死啊!”

“什麼?這些你都知道?你怎麼會知道?”聽柳萍這樣一說,我傻眼了,她知道虞墨這個鬼帥也就罷了,可是她怎麼知道我新收下的屠雲長和白起,這不科學啊?難道是我的身上被她安裝了什麼例如監視器的一類東西了?

就在我想着這些的時候,柳萍那邊又說話了:“做個好夢,明天等着我殺人的消息吧!這個遊戲纔剛剛開始,我期待着你能陪我好好玩下去!”

說完,柳萍又掛斷了電話……

“尼瑪!!!”

聽到柳萍這麼囂張的話語,我簡直快被氣瘋了,我該怎麼辦?該怎麼辦?

我抱着腦袋扒在方向盤上,這個時候我發現我的腦袋裝的全是大糞,什麼辦法都想不起來了。

見我這麼痛苦,坐在副駕駛的安娜似乎顯得很傷痛,這眼淚從她的眼角處慢慢的流了下來。這也許是我在世上,唯一一個肯爲我流眼淚的人了吧……

“屠寬,你別急壞了身子,我們一起想辦法,我幫你想辦法。”

轉過頭,我看了看安娜,說實話我真的想吼她,但是錯不在安娜,我發脾氣也要找對對象,於是我對着她什麼都沒說,只是嘆了口長長的氣。

見我看向了她,安娜突然對着我喊道:“屠寬,你的眼睛怎麼了,怎麼會那麼的紅?”

“眼睛紅?”

聽安娜這麼一說,我趕緊向着頭上的後視鏡看了過去,果然這麼一看我驚愕的發現,我的眼睛變的猩紅,看上去顯得是那麼的可怕。

“可能是急的吧,沒事,紅點不要緊,你別擔心。”我對着安娜回道。

“哦!”安娜對着我輕輕的點了點頭,便再就沒有說什麼話了。

深深的看了一眼忙的亂成一鍋粥的殯儀館,這一刻,我真不知道我該說些什麼,爲了我,爲了我這麼個不值錢的人,害的所有人都賠上了性命,害的我身邊的人都跟着遭殃,我真是個煞星,天煞孤星!

將車子啓動後,我慢慢的開着車子向着遠處奔馳着,我不知道我該去哪裏,我該怎麼辦,開着車子也有些三心二意,好幾次都險些出了事故。

見我把車開成了這樣,安娜拍了拍我,讓我去後排休息一下,她親自來開。

我知道我這會兒很亂,也沒心思開着車子,索性就同意了,然後來到了後排的座位。

可是我並沒有休息,我也不敢閉眼,我一邊想這事兒,一邊緊緊的盯着駕駛着車子的安娜,我怕我小睡上一會兒,柳萍就會將安娜害死。現在的柳萍知道我的一切,我卻對她一無所知,所以我更需要小心。

很快的,安娜開着車子就駛到了自己的小區裏,將車子停好後,安娜便挽着我向着她所住的樓上而去。

等我們到了她家之後,安娜先是讓我坐在沙發上休息一會兒,然後自己蹦蹦跳跳的來到了廚房裏開始忙活了起來。

半個小時之後,幾道小菜被她擺上了桌子,聞到那飄香的氣味兒,我就知道這菜的味道準不差。可是這個時候,我是真的沒心思吃飯。

隨便吃了幾口,我便告訴安娜我吃飽了。安娜並沒有強求我,她知道我現在心情很糟。

夜裏,萬籟俱靜,安娜在自己的臥室鋪好被子,然後讓我和她一起睡在牀上。

這我是一百個不肯,雖然我要安娜絕對不能離開我的視線,但睡在一起我怕我狼性大發控制不住就淪陷了。

於是我讓安娜給我找來一牀被子,我睡在地上,安娜睡在牀上。別認爲我不像個男人,面對這樣好的機會都不懂得珍惜。不是我不懂得珍惜,而是我明白一個道理,我不希望我成爲任何人的羈絆,因爲誰跟我在一起誰都沒有好活頭兒,從出生那一刻起,命運就已經對我下了詛咒。所以,我不想跟她,我的這個所謂的娃娃親大姐姐,有着太親密的關係。

躺在地上,我一遍遍的在想着我該怎麼面對這突然襲來的暴風雨,我不知道我該怎麼找到柳萍,我不想就這麼被動挨打,害死更多無辜的人。

就在我躺着的時候,安娜在牀上卻對我說了這樣的一段話。

“屠寬,我知道你現在很難,不過我並不認爲你的對手有多可怕,她之所以迫害你身邊的人就是因爲她害怕你,不敢面對你,所以只能幹些偷偷摸摸的勾當,我相信你能找到她並最終戰勝她。”

“怎麼找?一點線索都沒有,拿什麼戰勝?”我有些狼狽的回道。

“動用你手中能使用的一切手段,你好好想想你都會什麼,你身上的什麼能幫助你,把你會的東西都列舉出來,總結出來,我相信總有那麼一兩樣能讓你派上用場的!” 總結我的所有,有那麼一兩樣我能派上用處?

聽安娜這麼一說,我整個人都陷入了沉思中。安娜說的沒錯,越是到了這個時候我也就越需要冷靜,仔細想一想,我都會些什麼,什麼能幫到我。

首先,我要做的就是保護那些會被柳萍殺害的那些人,我猜想柳萍下一個目標很有可能是李宏波的公司!雖然我不知道李宏波在那個公司任什麼職位,但是我猜想能開的起好車,乾的起養老院,等級應該不低。

要保護這個公司,我就必須要派出能夠讓柳萍害怕的強者!那這麼說來,屠雲長老頭子應該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對,我現在讓他去那個地方原地待命,至少能震懾的到柳萍,使她不敢在這個地方親自下手。

可是萬一柳萍真就不對那裏下手呢?誰知道她都在想些什麼?說到底找到她的人才是最關鍵的,可我該怎麼找,有什麼辦法能讓我找到她?

陰兵冊裏的鬼物?好像都沒有這樣的能力,那我還有什麼辦法?

誒!

靠!我怎麼把這茬兒給忘記了!

我突然想到了我唯一會的一手手段,也是吞吃了那兩把鑰匙強加給我的拿手手段,就是遁甲之法!

遁甲有四法

“遁甲通”,能識樹語,溶於樹中,使敵無處可尋!

“遁甲靈”,創神祕之眼藏於樹冠之上,居高臨下,窺探一切!

“遁甲盾”,遁甲護體,提神固本,治癒創傷!

“遁甲封”,上古靈樹啓自然之力,纏封一切,吸納一切精華本源之力!

遁甲靈!沒錯,就是遁甲靈,我完全可以創造什麼神祕之眼來當我的監控攝像頭啊!我tm笨!

據我猜想,柳萍他們出沒的地方還真就說不定跟我以前似的藏在什麼深山老林裏,這要是我在深山老林的最高樹上創神祕之眼,那就是相當於一個制高點的燈塔式監控探頭了。

我相信,任何建築羣都會有綠化,有綠化的地方就一定有樹,只要我把d市大大小小的樹上都創造一個神祕之眼,我看柳萍她還現不現出原形!

想到這兒,我是一陣興奮,按捺不住自己內心深處的那種躍躍欲試的騷動,我趕忙爬了起來,然後對着安娜喊道:“走,跟我出去辦點事兒!”

“這大半夜的,你又要鬧哪樣?”安娜顯然不解,但是已經準備下牀跟我走了。

“沒鬧哪樣,領你去裝監控攝像頭!”

“裝監控攝像頭?啥意思?”安娜好像根本就沒聽明白。

“沒啥意思,以後你就知道了,我要將整個d市的邊邊角角都安裝上我的眼睛!”

“你不會是急瘋了吧?怎麼開始說胡話了?”安娜完全領悟不到我說的意思。

我知道一時半會兒跟她解釋不清楚,於是對着她回道:“你跟我走就是,以後你就知道了。”

出了房間,下了樓之後,我便開車載着安娜向着我最懷疑的幾個地方而去。

首先是李宏波上班公司的大廈,這大廈雖然周圍沒有什麼大樹,但好在大廈的門前就是馬路,馬路邊上有很多樹木。

在來到了這些路邊的樹木跟前,我喚起我提心的那股有鑰匙幻化而出的靈氣,然後對着我面前的大樹空喊道

“遁甲靈!”

當我喊出了這三個字後,我面前的這棵大樹像是迴應了我一般,從樹身之上慢慢的散發着綠色的光斑,然後匯聚成一個類似綠色眼睛一眼的東西藏在了樹冠之中。當這個綠色的眼睛藏在了樹冠之中後,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我的腦海中竟然能窺探到從大樹的樹眼向下方圓幾十米的一切角落,這可比監控攝像頭牛多了!

見一棵大樹輕鬆搞定,我又隔着三五米藏一顆樹眼,藏了幾十顆樹眼之後,大廈前的這條馬路幾乎都在我的可視範圍之內。

讓我叫絕的是,只要種上了樹眼,我的腦海中就會出現這棵樹所能窺視到的一切,而且種了這麼多的樹眼,依然能清楚的全方位注意各個樹眼所看到的情況,能夠做到意念之下,全部查看的效果!

這簡直是太絕了!我真是想不到,陰差陽錯吞食了這兩枚古樹的鑰匙,不僅讓我獲得了十分神祕不被他人所知的能力,而且還助我收服了鬼王白起。現在更是幫了我這樣的一個大忙。

在離開這棟大廈之前,我將屠雲長放了出來。因爲畢竟大廈裏面和周圍都沒有大樹,這是我監視不到的,爲了安全起見,讓一個鬼帥守在這裏,也算是我一個重要的保障吧。

等做好了這一切,我就帶着安娜向着我的下一個目的地轉移。

我的下一個目標就是城市學院,我擔心喪心病狂的柳萍會將復仇的火焰點燃到城市學院,特別是有可能點燃到和我一個班的同學的身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