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當然對於那些佔有山頭的門派來說,無疑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一旦來雷,他們無疑又會大掙一筆。

“楊少主到!”

隨着一聲長喝,楊雲峯、丘長生等人快步而來,上了法臺,各自端坐了下來。

“梅天師到!”

不多時,梅正風領着九九八十一個崑崙親傳弟子,威風凜凜的走進了法場。

“姓秦的何在,你不是要跟我比雷嗎?不會是做了縮頭烏龜吧,人呢?”梅正風四下觀望,見沒有秦羿的身影,忍不住仰天狂笑了起來,其他人亦是隨聲而諷。

“秦某在此。”

秦羿負手緩步而來,他走的很慢,但每一步踏下,仿若時空靜止,給人一種寂無、空闊之感。

“兩位,子時已到,我看可以開始比試了。”楊雲峯道。

“不急,梅天師既然來了,你我不如打個賭,怎樣?”秦羿走到梅正風跟前,嘴角一揚,邪氣笑道。

“好啊,你想賭什麼?”梅正風問道。

“命!”

秦羿牙縫中蹦出森冷的字眼。

“好!”

“你想怎麼個賭法?”梅正風心下莫名一寒,不知爲何面對這位冷傲的少年,他那顆波瀾不驚的道心,竟然生出了一絲恐懼,這太不正常了。

不過作爲北方第一雷師,他是絕對不會在這種公然場合露出半點怯意的。

“簡單,我賭你招不來雷,但來一雷,我命由你。”

“若不來雷,你的命就是我的了!”

秦羿負手望向虛空,信然道。

“什麼?”

秦羿這話一出,全場震驚。

若是比引雷之多,引雷之浩,比個高低,衆人還覺的在情理之中。

秦羿居然提出的條件是引不來雷,這簡直太狂了。

要知道此刻天空黑雲滾滾,甭說梅正風是公認的引雷高手,就是一個道門初學弟子,引下天雷的機率也是大把。

這人要麼是腦子秀逗了的狂徒,要麼是能力通天的大人物!

衆人顯然是偏向前者,就連楊雲峯、丘長生等人也坐不住了!

因爲要阻止梅正風引雷,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小子,你這是在自尋死路,既然如此,老夫就成全你!”

“楊少主,可以開始了嗎?”

面對秦羿這般輕慢的挑釁,梅正風怒氣沖天,當即請令。

“好,那就按照秦先生的規矩來,梅掌教但引一雷,便是我長白宗的供奉天師。”楊雲峯深吸了一口氣,抓起桌上的令牌扔在了地上,示意可以開始了。

“哼!”

“天清地靈,諸天神雷聽我令,速速降落誅萬邪,急急如律令!”

梅正風冷冷瞪了秦羿一眼,拔出背上的三品引雷法劍,念動了引雷法咒。

其實以他的修爲已經到了可以出口成咒,御法成型的境界,只是爲了保險起見,才用了這種最穩妥的法子。

轟隆隆!

咒聲一起,天地色變,狂風大作,原本翻騰的雲海,愈發的狂躁!

一道道霹靂在雲層中奔騰,閃爍,只待一聲令下,便可自九天而降。

“哎,這雷說來就來,我看這小子是死定嘍。”

“可不是,換了我來,都能把這雷引下來。”

“作死也不挑個好日子,這下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吧?”

人羣中議論紛紛,大多數是替秦羿默哀的。

稍微有點眼力的,都能看出來大局已定,除非出現奇蹟。

“師伯、乾爹,侯爺這賭打的是否太冒險了?”

“我雖然不修道,但以無上之力沖天而吼,舉刀劍就能輕鬆把雷引下來。”

“他的對手可是咱們北方第一雷師啊。”

楊雲峯沒見過秦羿的神通,憂心忡忡的問道。

他倒不怕秦羿輸了,梅正風能殺人,只是他不希望自己崇敬的奇人,敗在了梅正風這等小人之手,掃了威信。

“雲峯,侯爺從不打無準備的仗,你沒見過他的神通,是永遠無法想像他有多厲害的。”丘長生心中雖然也是忐忑不定,但對秦羿還是有信心的。

“嗯,雲峯,你就安心看好戲吧。”平無憂贊同道。

平無憂永遠忘不了陰山峽谷中,秦羿一招斬殺了大半個武道界精英的一幕。

這個少年,他已不是人,而是神!

秦羿此刻負手向天,狂風吹亂了他的髮梢,天雷滾滾,他卻沒有絲毫的怯意,面帶微笑,無比的平靜。

“小子,人命吧。”

“雷來!”

梅正風猛然跺腳怒喝一聲,法劍中綻放出一道霹靂,直衝虛空,驚然作響!

轟隆!

九天之上,萬雷爲這股雷勁牽引,發出一陣奔騰巨響,以示迴應。

然而,讓梅正風大驚的是,雷羣密集,躁動不安,這要是往日,這一劍舉天,至少也能引來十道雷電,但不知爲何,此刻卻無一道雷墮入凡間!

“怎麼回事?”梅正風心頭暗驚,又是跺腳,催動體內浩瀚的道氣,十倍於初,凝聚劍身,再引。

一連引了十幾道法,天上的驚雷像瘋了一樣,密集的形成了一個雷雲風暴,但就是掉不下來,真是邪門了。

“梅掌教,這都啥時候了,你還手下留情啊,趕緊引啊。”

“就是,不用跟這小子客氣,快引,我還等着你劈樹呢。”

皇帝不急太監急,一旁佔着山頭的老闆們急的嗷嗷大叫,還以爲梅正風是手下留情,忍不住紛紛抱怨、催促。

梅正風是有苦難言。

他倒是想引,但關鍵是這雷犯邪性,下不來啊。

“梅掌教,你就這麼點本事嗎?”

“抓緊點吧,要不然你這條小命可就是我的了。”

秦羿冷笑問道。

梅正風又連換了幾道雷訣,全都失敗了!

一咬牙,他大喝了一聲:“開陣!”

魔鬼首領:纏情綿愛 他手下的八十一名親傳道法弟子,早已盤腿坐於廣場之中,抵手相連,按天罡雷陣而坐。

梅正風大喝一聲,跳入了陣中,鬚髮盡散,仰天怒吼:“起陣!”

八十一名弟子同時念動着九天玄雷咒,陣法運轉,一道道閃電自衆人手心奔騰,最後全部聚集到了陣中的梅正風身上。 此刻的梅正風周身電光閃爍,神色肅穆,如同雷神下凡!

強大的雷電神力,凝聚成球,將他包裹其中,緩緩騰於半空之中,一道道雷電如絲線般,按照九天玄雷法,源源不斷的爲他傳送着雷電力量。

大陣一起,散發出令人敬畏的神威!來自天際的神雷,受到牽引,已是在半空聚集!

錯嫁花心冷少 只待大陣大成,一股腦轟炸下來,卷平了整個山頭。

“自從金聖峯開市以來,從未見過這般羣雷聚集之事,梅正風這是豁出去了啊。”平無憂嘆然道。

“那又如何,秦侯自有妙法可破!”

丘長生撫須傲笑道。

秦羿很平靜。

電光灑在他冷峻的臉上,散發着死亡的寒光!

這雷會來,但不是梅正風所引!

以秦羿現在的神通還無法控制如此強大的天雷,但梅正風無論是個人還是開陣,所散發的法氣、靈通,都會被他悉數掌控。

剛剛梅正風唸咒引不來雷,正是因爲秦羿略施小法,抽離了他法劍使出的法氣,使得他的法咒成了空架子。

至於梅正風開陣,秦羿並未急着阻攔,原因很簡單,老兒確實有幾分本事,有聚雷的本事。這樣也好,他拿了楊雲峯四個億,正好借他的手多劈幾棵樹,算是送給楊雲峯的見面禮了。

“哈哈,九天玄雷陣已成!”

“滾滾天雷將至,但有犯者,必誅之,姓秦的,你就等死吧。”

梅正風升入半空,鬚髮亂舞,高舉雙臂,仰天狂嘯道。

“九天玄法,萬雷予我,急急如律令,疾!”

梅正風與八十一弟子,同時念動咒語。

“天雷予我!”

轟隆!

雷球自梅正風雙手之間托起,奮力一推,帶着玄雷咒法的滔天雷勁,直衝天際!

那已經橫在半空的雷電也是急於與雷球相引,落下凡塵。

“哼,此雷咒,那是崑崙聖山天雷宗宗主宇文傷的絕技,你區區一個俗人,我看你如何能破!”

梅正風落下陣中,望着騰空而去的雷光球,自信滿滿道。

“你確定嗎?”

“天羅地網!”

秦羿森然一笑,雙手十指一揮,無數紫色的真氣透指而出,虛空成爲一張巨大的法網,迎着已升騰數十米的雷球而去!

雷球只是半空的一個引體,當然不能飛入九天。

法網一張,如天羅地網般,瞬間纏了個結結實實!

重生大富翁 “破!”

秦羿一跺腳,真氣瞬間把雷球切割成了光點,如同雪花一般,漫天紛紛揚揚撒了下來。

“蒼天,我沒有看花眼吧?”

秦羿這一手神蹟,震驚了所有人,誰也沒想到會出現這一幕。

太不可思議了!

偌大的陣法,蘊含了幾近仙氣道尊實力的九天玄雷球就這麼輕鬆被毀了。

天空依然電閃雷鳴!

然而,失去了雷球與咒法的牽引,明顯大勢消沉了許多,再無此前的狂躁。

“這,這怎麼可能!”

“這可是大陣之威,足足有道尊之能的玄雷球啊。”

“怎麼能被人破掉呢?”

天價契約,總裁的女人 梅正風披頭散髮在風中絕望的怒吼。

電光之下的少年,緩緩轉過身來,一步步走到了他的跟前,鄙夷笑道:“你眼中至高無上的九天玄雷法,在我看來一文不值!”

“論引雷,我比你在行!”

“雷來!”

秦羿豎起劍指,虛空一劃,一道數丈大的紫色雷符,顯像成法,化作流光沖天而去!

早已匯聚的天際雷電得真氣牽引,終於撕破蒼穹,密密麻麻的砸在長白宗的本家地盤!

轟隆隆!

在劇烈的爆響聲中,整座金聖峯巨顫不已。

紅松林木,在千百道驚雷狂轟亂炸之下,成片、成片的倒在了山頭。

原本還開滿茂密、繁茂紅松木的山頭,如同被扔下了一道炸彈,焦黑一片,空氣中瀰漫着濃烈的焦味。

待驚雷散去,場中衆人才回過神來。

他們關心的不是誰輸誰贏,而是雷落誰家了。

當看到那焦黑一片的山頭是楊雲峯自家山頭,老闆們一個個哭喪着臉,比死了親爹還難受。

原本還想借着這股神威無敵的天雷,沾點光發筆小財,沒想到便宜全給楊雲峯給佔了,衆人無不是空歡喜了一場,好不失落。

“秦侯果真是神人啊。”平無憂喜嘆道。

“是啊,梅正風也算號人物,只可惜遇到秦侯,註定蒼天要亡他啊。”丘長生亦是替梅正風感到可悲可嘆。

楊雲峯看着滿山的焦黑樹木,驚的許久說不出話來。

他向來自認爲天下少有可匹敵之人,此前聽聞秦侯大名與事蹟,仍是抱着不服,半信半疑之態。然而今日見秦羿一招撕碎了大天師的看家陣法,他才知道自己不過是見識淺薄的井底之蛙,秦侯的神通,根本就不是他能揣測的。

想到這,他不禁暗自慶幸,自己不是秦侯的敵人,而是朋友!

這四個億簡直太值了!

“梅天師,你敗了,這供奉的職位該讓出來了吧!”楊雲峯走了過來,提醒仍在發呆的梅正風道。

“讓……讓!”

梅正風木然道。

他完全被秦羿這一手給鎮住了,哪裏敢說半個不字?

“很好,既然你不是供奉,這滿山的樹跟你也沒關係了。秦先生,樹是你的。”

楊雲峯冷笑道。

“不行,樹必須要留下,這是八爺的令。”

梅正風尚未開口,他身邊的燕家護衛,站出來冷喝道。

“是嗎?”

“那就讓燕八爺來跟我要啊?”

秦羿身形一閃,如魅影般閃到那護衛跟前,發出一聲雷霆大喝。

原本還囂張無比的護衛,只覺耳中天雷滾滾,雙耳血流不止,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嚇的呆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