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情懷。

情懷這東西可太重要了,給人增加的濾鏡絲毫不亞於粉絲濾鏡,以至於哪怕後來真的看到了更優秀的超越者,也會本能的覺得以前的才是更好的。

陽光影業現在當然還搞不了什麼情懷,雖然他們老早就開始製作劇,也確實出過爆款,但是傳媒不太發達的時候,大家也不會注重背後的這些製片公司。

也就是近些年來,隨著通訊傳媒日益發達,尤其是同行的襯托,將陽光影業凸顯了出來。

而陽光影業這麼多年來,靠著自己打造的良好口碑,已經在觀眾那裡獲得了一個出品必屬精品的心理預期,哪怕他們現在也開始接受一些流量、營銷型的演員了,但也不妨礙出好劇。

而且即便像是白羽這種出身科班卻走過流量路線的,又或者是祖兒這樣地營銷咖,在「喬家的兒女」的劇組裡面,都有著不錯的發揮。

實際上白羽先前在一部網劇中就已經表現出色、令人印象深刻了,顯然他是真正走上了演員的這條康庄大道。

至於張偉和昌隆,在這部里主要是做配,影響不是很大。

倒是祖兒,應該是從這裡開始更換路線,這大概也是她轉移到山風娛樂之後的一個好處了,幫她重新規劃了一下生涯的路線——李程浩也是從楊泰合那邊知道,祖兒轉來公司不久,第一部戲就是這個。

還有那個晚意也是,前年的時候他還跟前公司就合同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呢,同樣科班出身的他顯然是比較有追求的,只是以前只能拍拍網劇、偶像劇。

但是被山風娛樂簽下來之後,先是一部「覺醒年代」,再是一部「喬家的兒女」,他也算是一步一個腳印,走出了屬於自己的路子。

不過這部劇的未來如何,對於演員們的影響,這些還得要往後播出了才能真正知道。

畢竟就算是陽光影業,也不是沒有失手過,尤其是這個劇的導演先前……

此時李程浩在旁邊默默地旁觀了一段之後,雖然只是一個片段,但他對這部劇還是有一種感覺:「怎麼有點像是那種婆婆媽媽的倫理劇,很狗血的感覺?」

當然跟那種可著勁兒撒狗血的婆媳劇還是有區別的,但看著又確實有點兒那味兒了。

楊泰合當然是看過劇本的,畢竟這是他跟李成嵐一起同意的項目,「如果這是你的直覺,那還挺準的。」

「啊?我隨口說說的……」李程浩也是老實,直接承認了。

楊泰合就不禁笑道:「那你蒙的挺準的,這部劇我的感覺也差不多這樣。不過嘛,像這種生活劇也就是狗血這一個毛病了,收視、話題都不會低的。而這對於這些演員們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甚至在這些成績之前,口碑都不是那麼重要了,這個你應該懂吧?」

李程浩若有所悟的點點頭,的確,為什麼能看到那麼多演員拍了那麼多的爛劇,還是不斷有劇組找他們?

說白了,一是有資本捧著,自然就有資源了,二來則是確實有人看、有市場,那自然也就有收視、播放等成績。

而資本看你有沒有前景,看得也是這個,而不是什麼DB評分、所謂路人緣之類地,畢竟這些人又不能貢獻多少錢給他們。

不過,像那種純純的資源咖,完全沒有路人緣、觀眾緣的也不行,別看一時會風光,過後慢慢地就會沉寂掉的。

畢竟資本也不是傻子,更不是於媽,不會無休止的逮著一個人捧,就非得要把他捧紅。

「這部劇也是改編劇?」

「對,」楊泰合點點頭,「編劇還是原作者呢……」

「額……」李程浩本來還想說找小說來看一下,現在看來還是算了。

而等那邊終於拍攝結束了,李程浩當然還得例行的過去問候一下,跟導演、主要演員們打好招呼,尤其是山風娛樂的幾位藝人。

白羽長得高高瘦瘦,不是那種傳統標準的濃眉大眼的帥哥,甚至不能算是帥哥。

不過他有一種挺特別的氣質,也或許是一個認真合格的年輕演員應該具備的那種謙遜和認真的感覺,所以他的粉絲們才稱他為「丑帥」?

當然面對李程浩的時候,白羽還是更像一個大哥哥,雖然李程浩是他的老闆。

「李總好……」

「額,還是叫我名字吧。」李程浩感覺怪怪的,好像憑空被叫老了一樣。

而後是晚意、昌隆和祖兒都過來了,至於張偉,他這邊沒有戲份,所以暫時不在此處。

李程浩跟晚意、祖兒的年紀差不多,本來會比較有共同話題,不過晚意看起來有些羞澀,話也不多,打完招呼就靦腆的站到一旁去了,也不知道只是認生還是不好意思。

倒是祖兒,在跟她握手的時候,李程浩突然覺得手心微微一癢,好像是有什麼在撓著自己手心一樣。

他心中一動,當時便抬頭看了祖兒一眼。

自己手心裡的,可不就是她的手指頭么,難道是她……

不過女孩之後卻是立刻不露聲色的將手收了回去,讓李程浩甚至懷疑自己剛才產生了幻覺。

想了想,他壓下了心裡的某些念頭,跟他們又說了會兒話,然後就此道別後,轉過頭便把這事情報告給了楊泰合。

楊泰合聽完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後才笑著看著他,讚許的點點頭道:「你做的很好,不過以後沒必要事事向我彙報,尤其是這種顯而易見的事情。」

「顯而易見?」

楊泰合哼了一聲,說道:「不然你以為娛樂圈裡的人,都是白蓮花么?尤其像是這種從童星爬上來的,到現在除了營銷通稿之外,就沒有什麼能拿的出手的作品。

「另外,你對你自己的認知還不夠清楚。這麼跟你說吧,不考慮你將會掌握的資源和人脈,也不考慮你繼承了成嵐的這份身家,更別提你還是她老闆的身份,就單單是你現在的熱度。

「對於他們這樣的人來說,是屬於不蹭白不蹭的,她也未必真有心要跟你發展出什麼,只是如果能夠勾起一點你的心思,然後稍微親近一下,再有意無意地泄露出去,她就又可以『火』一陣了……」

。一夜時間很快過去,第二天一早,宋梵起床,在江家吃過早飯之後,便走出門,只身前往孟家。

當然這一消息,並未躲過各大家族的眼線,第一時間,所有人都知道孟家這次要倒霉的消息!

四十分鐘后。

宋梵站在孟家門前。

而此刻,孟家門口的位置,孟白鶴、孟德二人守……

《蓋世殺神》第424章該離開了!不等林雪說話,陸琪直接白了趙璐一眼,無語道:「你自己不是說了嗎?這些軍人身份特殊,不能隨意拍照,更不能多問,要是你實在好奇,就問你家那個去,你不是也認定了一個嗎?還保存了人家的電話號碼。」

聽到這話,趙璐點了點頭,笑着道:「倒是我考慮不周了,嗯,我也看上一個,就是那個叫做傘兵的傢伙

《基地簽到三年,成為全球特種之父》第1472章:零花錢 「把宇智波安排在水門隊里,他的目的是讓宇智波控制九尾,研究木遁不成就把主意打在這裏來了。」

聽着團藏的抱怨,大蛇丸不為所動,其實這些事情並不難懂,他明白自己的老師是什麼樣的人,但他對政治並不感興趣。

他晃動手中的試管,低聲說道,「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我們的木遁實驗也失敗了,宇智波就是九尾最後的保險,別忘記玖辛奈是個女人。」

人柱力在懷孕期間封印會鬆動,這在上一任人柱力的身上就有印證。

團藏冷哼一聲,「要我說為什麼要讓水門接近玖辛奈,把她留在木葉村內,然後單獨隔離起來,不讓她接觸其他人。」

既然找了個女人柱力,就不該讓她有生育的機會,為什麼那隻猴子就不懂這個的道理?

不過那次的實驗並非完全失敗了,他幸運地找到了那個唯一的倖存者,但他不打算告訴大蛇丸。

木遁忍者的存在非同尋常,等到甲成長起來,宇智波也就沒有利用價值了,扉間老師說的沒錯,宇智波就是天生邪惡的。

宇智波就該被嚴密監視着,一旦有叛亂的苗頭就將其扼殺,木葉不需要一個會危及村子安全的蠻橫一族。

榊原透這還是第一次近距離接觸團藏,五感靈敏的他也只聽見了最後一句,但也不得不說團藏是壞的明明白白了。

連掩飾都不掩飾,比某些人更坦率,每次高談闊論的時候,總有種火影他當定了的感覺,怪不得火之國大名都害怕他。

不過除去私心的部分,團藏的想法是具有可行性的,只是在木葉不實用而已。

如果他對權力沒這麼大的慾望,或許就是個完美的暗影了,但這個缺點是可以忽視的,從三代對團藏無限度的縱容就知道了。

榊原透背過手去,笑着看向面前的獨眼人,「為什麼是來得正好,團藏大人?」

團藏摸著下巴露出思索的表情,按壓着臉上的繃帶,他其實沒想到大蛇丸會收徒,或許可以利用一下……

團藏勾起嘴角,「大蛇丸,你確實收了個好徒弟啊,如果可以的話,我能聽聽他對老夫的看法嗎?」

榊原透走到大蛇丸身邊,露出探尋的目光。

大蛇丸抬起頭,放下手中的工作,笑着問道,「我也有點好奇透一直以來的目標是什麼?是想像猿飛老師一樣成為火影嗎?」

「不是的。」榊原透真誠地說道,「像我這種人絕對沒辦法勝任火影那個位置,我更希望能成為團藏大人這樣的人,在黑暗中支撐木葉。」

團藏稍微來了點精神,眼睛都亮了。

榊原透輕聲笑下,「所以,我更火影輔佐這個職位呢。」

「咳咳!那你要努力了,覬覦我位置的可不少。」這話說得團藏都有點不好意思了,他還沒想到有人竟然把他的位置作為奮鬥目標。

人人都想做火影,在木葉他這個火影輔佐就像是擺設一樣,好歹也是暗影了。

團藏的腦中突然出現一個場景,說不定在他上位火影后,真的會是榊原透輔佐他……

「呵呵,不錯的志向。」大蛇丸淡淡地說道。

團藏意味深長地說道,「你確實收了個好徒弟,另一隻眼睛就交給你處理了,我只需要右眼。」

放眼木葉,也只有他有能力弄來一雙三勾玉寫輪眼了。

大蛇丸晃動手中的放着寫輪眼的瓶子,紅色的眼球浮現出來,「不錯,我會好好利用的。」

對寫輪眼的研究他一直沒有開始,現在有樣品后就好辦了。

不過還是得感嘆下團藏的速度,為了順利移植寫輪眼,不過幾天就搞來了真正的寫輪眼,還是三勾玉的。

團藏見大蛇丸絲毫不避諱有點不滿,東西放在捲軸里就行了,還在榊原透面前展示。

仔細想想也沒發作,兩人是綁在一條繩上的螞蚱,事情暴露出去對誰都沒好處。

難得大蛇丸有了一個軟肋,他們之間的合作只會更緊密。

團藏拿出抬手拿出一個捲軸,「這是二代留下的風遁捲軸,老夫已經用不上了,希望你不要辱沒了風遁。」

看來二代對於忍術的理解已經到了極為恐怖的地步,五種屬性齊全,看來風遁也創造了不少,只是因為風助火勢才不用的吧。

榊原透道過謝后便接了過來,這東西不要白不要,不枉他刷一波團藏的好感度。

想成為火影輔佐是真的,但可不是在黑暗中,他才不做吃力不討好的事。

像團藏這樣在黑暗中待久了,可是想走出來都難了。

東西送到了,團藏也沒了多待的意思,他還要處理砂隱的事。

一個剛剛成為上忍的少年,竟然將最強的三代風影暗殺,這種醜聞沒有哪個村子承受得了。

所以砂隱為了保全自己的名聲,做出了很大的讓步,同盟進行地十分順利。

但就利益的分配爭吵,兩人總是不斷。

「猿飛,你一定會後悔的!」

「團藏,我才是火影!」

就這樣吵得口乾舌燥,轉寢小春跟水戶門炎都懶得拉架了。

團藏離開后,氣氛輕鬆不少,榊原透開始彙報情況。

「老師,龍地洞那邊有一些收穫了,我現在能按照比例創造出仙術查克拉了其他的還不行。」

在白蛇仙人的指導下,仙術查克拉不難創造,重點在仙人模式,蛻變為龍可沒那麼簡單。

大蛇丸也不急,只用捲軸收集了一點仙術查克拉,還抽取了一點血液用於分析。

這是在榊原透同意的情況下才做的,科學地修行未免是壞事,他之前也答應會幫忙收據仙術的數據。

閑暇期間,大蛇丸不經意間說道,「宇智波富岳的兒子出生了,也給我發了請帖,但我不適合出現在那裏。」

榊原透心領神會,既然如此就由他代替吧。

沒想到時間過得這麼快,宇智波鼬都出生了,若他是宇智波的人,冒着死的念頭也得掐死鼬。

但他不是,鼬在他眼中就是好用的工具人,這孩子打小就聰明,好好調教會可能會變成最好用的那個。

「一定要抱抱小寶寶沾沾喜氣呢!」 待到蕭銘離開,徐凌就迫不及待的返回別墅,要找林瑤提升修為。

現在的他太缺實力了,一直虛張聲勢遲早會被蕭銘識破。

別墅客廳,林瑤穿著一件隨意的弔帶絲質睡裙,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這時徐凌急匆匆走了回來,二話不說就要撲向林瑤。

「阿凌哥哥,你這是…」

林瑤有些驚訝,卻並未反抗徐凌。

在她的印象中,雖然徐凌每天都想著干那事,但都會遏制自己的慾望,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急色。

徐凌冷靜了一下,他懷抱著林瑤,含情脈脈的說道:「瑤瑤,給我好不好?」

林瑤心頭微顫,她一臉痴戀的看著徐凌,點了點頭。

「阿凌哥哥,是不是發生了什麼…」

不等林瑤說完,徐凌就含住了她的兩瓣紅唇。

林瑤順勢倒在徐凌懷裡,任由徐凌胡作非為。

光天化日之下,別墅客廳內上演令人獸血沸騰的一幕。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