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當看清楚在九鬼霧村臉上那些溝壑之中蠕動着,如蛆蟲一般的血紅色妖蠱,丁薇頓覺心裏一陣噁心,差點沒吐出來,趕緊將頭扭到一旁。

冷若冰倒是沒什麼表情,似乎已經見怪不怪了。

龍陽很是震驚,擡起頭來衝肖遙問道:“他臉上這是什麼蛆麼?”

“這可是傳說中的妖蠱。”

“妖蠱?”

“沒錯!他要不是中了妖蠱,又怎麼會活這麼長時間呢!”

肖遙話音剛落,九鬼霧村大聲叫嚷道:

“八嘎呀路!你們這些支那豬!統統都該死!有種就殺死我,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

龍陽本來還不太相信這傢伙是日本鬼子,現在聽他這麼一說,終於信了。

他頓覺一股怒氣直衝腦門,顧不得自己的身份,一腳踹過去,正中九鬼霧村的襠部,

九鬼霧村當即發出一陣殺豬般的嚎叫。

丁薇見狀,忙伸手將龍陽拉住:“隊長,你可別把他踢出問題來了,別忘了,這可是涉外案件,要是鬧出國際糾紛就麻煩了。”

龍陽怒道:“什麼涉外案件,日本鬼子,也算是人麼?”

肖遙沒料到龍陽居然比自己更義憤填膺,嘿嘿笑道:

“看來龍隊長比我還狠日本鬼子啊!”

“我當然狠!我爺爺,就是被日本鬼子殺害的!”

誰知他話音剛落,九鬼霧村又歇斯底里地叫喊道:“你……你們這些支那豬,所以的男人,統統都應該殺死,女人,都應該去慰安所,像奴隸一樣伺候我們英勇的帝國軍人……”

瑪了個蛋!

這煞筆以爲現在還是七十年前呢!

聽他說個沒完,肖遙只覺得一股怒氣直衝腦門,他扭頭與龍陽相互對望了一眼,龍陽眼中也是充滿了憤怒。

“龍隊長,你說這狗雜種該怎麼處置?”

“他既然是魔鬼不是人類,那就不歸我們警方管了,肖大師,降妖伏魔不是你的分內之事麼?那就交給你處理好了。”

“嘿嘿!那我要是真把他弄死了,龍隊長您不會找我麻煩吧?”

“法律不是用來保護魔鬼的,殺魔鬼又不違法,我爲什麼要找你麻煩。”

龍陽話音剛落,丁薇在一旁提醒道:“師父,其實你不一定要親自動手啊。”

肖遙一聽,立刻明白了丁薇這話的意思,

他低頭看着九鬼霧村,眼中閃過一絲殺意。

龍陽一揮手,說道:“小薇,我們還是去找被害人的屍體吧,這裏就交給肖大師處理。”

丁薇點了點頭,與龍陽跟着板磚劉的鬼魂一塊離開了鎮妖殿。 肖遙再次走到九鬼霧村身旁,蹲下了身子。

九鬼霧村衝他嚷道:“快殺了我!有種就快殺了我!”

這傢伙似乎一心求死,肖遙還真恨不得立刻上前把他結果了,但轉念一想,要是就這麼讓他輕易的死去,豈不是便宜他了,

想到這,他轉頭衝歐陽羋屠問道:“米兔,你說我該怎麼折磨這傢伙?”

“回稟主公,末將以爲,應該將此人凌遲!”

“凌遲?”

還別說,這注意不錯,把這魔頭身上的肉一片一片刮下來,多麼痛苦一件事。只不過,這麼慘無人道的事,老子下不了手啊……

肖遙心裏正琢磨着,阿祁在一旁說道:

“主人,你就別費心思了,這傢伙既然已經中了妖蠱,必定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凌遲之刑對他來說算不得什麼,你不如給他來個爽快,然後讓黑白無常把他帶到冥界去,慢慢折磨他的陰魂。”

“哎!我怎麼就沒想到呢!就讓這傢伙跟他大哥一樣,下輩子變雞!”

肖遙說着,轉頭衝歐陽羋屠使了個眼色,

“米兔,給他個痛快吧。”

“是!主公。”

爲了不看到太血腥的場面,肖遙拉着冷若冰離開。

片刻過後,身後傳來“咔擦”一聲悶響,

不用說,九鬼霧村的腦袋已經被歐陽羋屠砍下來了。

肖遙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Duang!殺死妖邪,

獲得經驗值20000點,

法力值+30,

陽氣值+300。”

不錯,乾死一個罪惡滔天的日本鬼子,還能獲得經驗值。

冷若冰有些緊張地衝肖遙問道:“肖遙,他已經死了麼?”

“他腦袋都被砍下來了,能不死嘛!”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肖遙輕描淡寫地回答:“等黑白無常來了再說。”

“黑白無常?你……你確定不是在開玩笑麼?”

冷若冰有些不敢相信,

肖遙笑道:“小老婆,這種事我能隨隨便便跟你開玩笑嘛。”

他說到這,又忽然想到,張清與歐陽羋屠都是鬼將,要是被黑白無常瞧見,只怕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於是立刻取出了九黎煉鬼壺,並轉頭衝張清與歐陽羋屠招呼道:“張清、米兔,你倆快過來。”

他剛將張清與歐陽羋屠收入九黎煉鬼壺中,便瞧見前方夜幕之中,一黑一白兩道虛影,正晃晃悠悠地朝這邊走來。

“他們來了!”

冷若冰的情緒立刻變得緊張起來,她扭頭看了看四周,壓低聲音問道:

“在……在哪兒?”

肖遙將手朝着緩步走來的黑白無常一指,

“小老婆你難道沒看到麼,在那兒。”

順着肖遙手指的方向望去,冷若冰卻只看到一片漆黑。

她搖了搖頭,說:“沒……沒看到。”

肖遙看着越來越近的黑白無常,不免有些驚訝,

這是什麼情況?

她不是也開了天眼,能夠看得見鬼邪麼?怎麼會看不到黑白無常呢?

他心裏正犯嘀咕,耳畔傳來系統提示:“黑白無常是鬼仙,擁有遁形神技,普通人即便開了天眼,也無法看見他二人。宿主你之所以能夠看見,是因爲擁有了第三隻眼技能,而且體內又有仙魂存在。”

聽了系統提示,肖遙恍然大悟,難怪第一次見面,黑白無常就稱呼自己爲上仙,原來在他倆看來,能夠看得見他倆的,都是級別比他倆更高的仙靈。

眼看黑白無常距離自己已只有七八米遠,肖遙立刻將冷若冰擋在身後,迎上前去,衝着黑白無常拱手抱拳,笑着說:

“二位仙官,我們又見面啦。”

黑白無常立刻抱拳還禮,

白無常笑道:“上仙,我們還真是有緣吶,不過短短數日而已,居然又見面了。”

黑無常接過話說:“一般的山神土地,得道散仙,即使見到我兄弟二人,也是唯恐避之不及,唯有上仙,每次都是主動迎接。上仙如此看得起我兄弟二人,實在令吾等感動。”

瑪了個蛋!

難道我表現得太客氣了麼?

想想也是,除了老子之外,估計這世上也沒幾個人願意碰到這二位勾魂鬼使的吧。

哎!

其實老子也不想碰到他倆,這不是得問問,陰司究竟會怎麼懲治九鬼霧村這死人妖嘛!

他轉頭看了九鬼霧村的屍體一眼,衝黑白無常問道:

“二位仙官,是爲了這傢伙來的吧?”

“正是!此人陽壽已盡,因他生前罪孽深重,身上揹負着三百一十八條人命,我們奉旨前來拿他的陰魂。”

“臥槽!三百一十八條人命!尼瑪這狗雜種比他哥還狠吶!”

黑無常說:“此人之邪惡簡直世間少見,不但殺人如麻,而且手段毒辣,他的陰魂將被打入十八層地獄,受盡煉獄酷刑折磨,永世不得超生。”

肖遙立刻附和道:“對!一定要讓他受盡煉獄折磨!”

“上仙,吾等兄弟拿他的陰魂回陰間覆命了去了。”

“請吧!”

肖遙讓開到一旁,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黑白無常走到九鬼霧村的屍體旁,黑無常取出一條肉眼看不見的鎖魂鏈,朝着九鬼霧村的屍體一扔,很快一個被鎖魂鏈捆綁住的陰魂顯現了出來。

肖遙定眼一瞧,正是九鬼霧村!那張千瘡百孔的面孔,特徵太TM明顯了。

九鬼霧村生前雖然氣焰囂張,但如今散了魄氣的陰魂被鎖魂鏈鎖住,卻顯得十分驚恐。

想到這魔頭的陰魂將被打入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超生,肖遙心裏一陣暗算,這魔頭生前作惡多端,落到如今的下場,也算是罪有應得。

只是肖遙又哪裏會想到,這個將被打入十八層地獄的魔頭,竟會在日後給他帶來了極大的麻煩。

黑白無常告別了肖遙,鎖着九鬼霧村的陰魂返回陰司覆命。

肖遙這才轉頭對冷若冰說:“小老婆,這魔頭的陰魂已經下十八層地獄了,我們走吧。”

冷若冰點了點頭,跟着肖遙離開了鎮妖殿。

在板磚劉的帶領下,警方發現了真正的楊經綸等人的屍體,幾具屍體被封存在一間地下室的冷櫃裏。

(更了12章,我盡力了。) 經現場勘查,幾具屍體的魄穴都被釘上了鎖魄針,之所以這麼做,是爲了使他們的陰魂不能投胎。

假冒青山觀道士的幾個傢伙作爲犯罪嫌疑人都被帶回了警局,由於涉及重大命案,青山縣警方暫時封鎖了青山觀。

一樁重大命案總算告破,肖遙心裏也總算鬆了一口氣。

由於回到家已是凌晨兩點多鐘,再加上這一整天下來實在是折騰的夠嗆,肖遙原本打算第二天前往M市找沈懷柏,如今不得不改變計劃,決定隔天再去M市。

第二天,肖遙睡到快中午了才起牀,張咪上班去,冷若冰一個人在客廳裏看電視,白咖啡和阿祁則在陽臺上曬太陽。

肖遙刷完牙洗完臉從洗手間出來,不經意地瞥了坐在沙發上的冷若冰一眼,頓時兩眼發直。

臥槽!

她居然穿了一件真絲的吊帶睡裙!

穿這麼性.感的睡裙,完全不是她平時的風格啊!

不用說,一定是張咪教她的。

這簡直就是明目張膽地誘/惑我嘛……

肖遙立刻晃悠到冷若冰身旁坐下,伸出手,輕輕攬住了冷若冰的香肩。

冷若冰並沒有拒絕,反而將身體往肖遙身上靠了靠。

肖遙一低頭,透過她睡裙的領口,可以清楚地看到迷人春光。

他嚥了一口口水,有些按捺不住了,開始親吻冷若冰的脖子,並用手輕輕撩起了她的肩帶……

沒一會兒工夫,冷若冰睡裙的肩帶,便從她肩膀上滑落下來,一側肩帶甚至已經完全脫離了手臂,吊掛在腰間。

一場雲雨過後,冷若冰一臉滿足地躺在肖遙懷裏,面帶潮紅。

肖遙一隻手撫摸着冷若冰光潔如玉的後背,在她耳旁輕聲問道:“小老婆,剛纔舒服麼?”

冷若冰嬌羞地點了點頭。

“那你還不叫我老公。”

冷若冰擡起頭來,看着肖遙的眼睛,輕喚了一句:“老公。”

肖遙立刻將她的身體摟緊,兩人的嘴脣又貼在了一塊。

也就在這時,茶几上的手機忽然響起,肖遙抓起手機一看,原來是左玉慈打來的。

自從知道冷若冰與肖遙住在一塊,這位左總管幾乎是隔一天一個電話,不用說,肯定是溫鴻九讓他打的。

可不能怠慢了這老頭,冷若冰遲早和他相認,到時候還是我老丈人呢!

肖遙立刻衝冷若冰做出一個“噓”的手勢,示意她先別說話,稍稍平復了一下有些激動的情緒,接通了電話,

“喂!左總管。”

“肖大師,沒打擾到您吧?”

“沒有!沒有!怎麼會打擾呢。”

瑪了個蛋!

不打擾到纔怪,老子正打算梅開二度呢!

“是這樣,肖大師,九爺今天閒着沒事,出來溜達,正好逛到了你住的附近,要是你和大小姐沒吃中飯的話,一塊出來吃頓飯吧,就在星苑豪庭對面的金川大酒店。”

“啊!?”

肖遙吃了一驚,沒想到溫鴻九居然逛到附近來了。

“怎麼?肖大師難道有什麼不妥麼?”

肖遙回過神來,忙說:“不!不!怎麼會不妥呢!您讓九爺在那兒稍後片刻,我和小……,不!若冰姑娘隨後就到。”

肖遙剛掛掉電話,冷若冰立刻衝他問道:“老公,怎麼了?”

沒想到冷若冰這一聲“老公”叫得這麼自然,肖遙咧嘴一笑:

“嘿嘿!小老婆你進步很大哦,不過我喜歡你這麼叫我。”

“討厭!”冷若冰輕輕在肖遙胸口捶了一粉拳,又問:“是左總管吧,他有什麼事麼?”

“他說九爺現在就在我們小區附近遛彎,想跟我倆一塊吃中飯。”

冷若冰嘴巴一撇,

“什麼遛彎,他就是故意找來的吧!”

“嘿嘿!明擺着的嘛,不過你應該理解他,他可就你這麼一個寶貝女兒。”肖遙說到這,衝冷若冰問道:“小老婆,你說去不去?”

“你去我就去,我聽你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