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白流年頗為無奈,擺擺手,拿著支票走了。

我看著空蕩蕩的大街,冷清的屋子,卻再也說不出話了。

等我在上二樓的時候,就看見商璟煜坐在床上看著我。

我不想說話,自顧自的躺在床上。

「為什麼生氣?」他問。

「我沒生氣!」我說。

「我是傻子嗎?」

我冷笑了一聲:「商先生言重了,我才是傻子,被你玩還不夠,還要被你親戚玩!」

商璟煜突然笑了:「就因為這個?」

我沒吭聲,就聽商璟煜補充:「再說,我不是還沒玩你嗎?」

他的語氣讓我更加生氣。

「你們有錢人真會玩,只不過能不能麻煩商先生換個人玩?」我幾乎是大聲吼出來的。

商璟煜卻摸了摸我的頭髮,被我一巴掌打開了。

他倒是也沒生氣,難得好脾氣了一回。「我之前也不知道,白家本來就不簡單,白流年被盯上也是真的,你也看到了,那個古芸母子明顯被養起來的鬼,這是有人在針對白家,如果不演這麼一場戲,我們很難抓到古芸母子,抓不到他們,就不知

道誰在幕後針對白家了!」

商璟煜給我解釋。

我一點也不想聽,只覺得自己真的很像個被人玩弄於鼓掌的傻瓜,無論是商家人,還是白流年,都太會裝了。

「其實一開始真不是想利用你,誰讓你傻乎乎的把白流年的事說出來了!」商璟煜似乎是在哄我。

我沒說話。

他又說:「白家生意做的那麼大,得罪不少人…改天我讓白流年給你賠罪…」

我回頭冷冰冰的看著他。

「商先生和我說這些做什麼?」我的語氣很不善,他哄我不過也是穩住我,利用我罷了,我也沒必要和他客氣。

商璟煜沉了沉眼睛:「告訴我你為什麼生氣!」

我咬著嘴唇:「你不知道嗎?說到底我和古芸一樣,都是你們利用的工具,哪一天我沒有利用價值了,我的下場會比古芸好嗎?」

商璟煜看著我半天沒說話。

我原以為他和往常一樣會不開口,可是沒想到他卻開口了:「你是想知道我的事?」

我沒說話。

「等你成了我的人,我會告訴你!」他說。

我抬頭看著他。

「什麼意思?」我感覺不妙,什麼叫

我成了他的人,他想幹什麼?

「沒幾天了,你再忍忍!」商璟煜說。

我剛剛的氣勢一下子就沒了。

「什麼?你說什麼?你想幹什麼?」我連問了三句。

商璟煜卻把手探進我的頭髮里,很有深意的問:「你說呢?」

我「…」



我被商璟煜嚇到了,我感覺我被他拉進了一個陰謀里,前路一片黑暗。

我想起他說的49天,算了算時間,不到半個月了。

半個月後他會做什麼,我就是再傻也聽的出來。

一想到這件事,我就渾身發抖。我甚至不明白商璟煜找上我的理由是什麼,難道就僅僅是因為八字合?



第二天,我去了奶奶家,奶奶的房間還是空的,看樣子很多天沒人回來住了。

我嘆了口氣!忽然想到了那張婚書。

從當初商璟煜的表現看,那張婚書的名字一定不是他,否則他不會那麼生氣。

可不是他又是誰啊?

我覺得腦袋都快炸了,商璟煜一個男鬼就夠我受的了,如果再來一隻,我不要活了。

在奶奶家呆了一天,回去的時候已經傍晚了。

我看到門口停了輛破麵包車。

一個人看到我回來,興奮的跑了過來。

「安安姐,你總算回來了!」小鍾跑過來說。

我一副無精打採的樣子,木訥的點了點頭。

「你這是怎麼了?」小鍾問。

「沒什麼,你有什麼事嗎?」我問。

「其實也沒有什麼,就是我現在做了陰陽先生,想找你合作!」小鍾說。

我回頭看了他一眼:「你?陰陽先生?」

小鍾見我不信,撓了撓頭:「我爺爺以前就是陰陽先生,我這也算是繼承祖業!」

我扯了扯嘴角:「我不是質疑你爺爺,我是擔心你,就你這兩把刷子,別到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安安姐,你這也太打擊人了吧!」小鍾笑著說。

「我是為了你好!「

「你就放心吧,這世上哪裡有那麼多鬼啊?大多數以為看到鬼都是因為心虛,我只要去走個過場就好了,就算是有鬼,我還有爺爺當年傳的本事,一般的小鬼都不是我的對手。」

小鍾巴拉巴拉說了一堆。

「隨你吧!」我擺了擺手,沒有什麼興趣。

「安安姐,你別走呀,我一個人不行的,你跟我合夥好了,到時候我們雙劍合璧,不愁賺不著錢!」

我拍了拍小鐘的肩膀:「要是一個月前,我肯定答應你,可是現在…」

我搖搖頭:「錢多了燙手,你好自為之吧!」

「安安姐,你再考慮考慮,有錢不賺王八蛋,我等你電話!」送走了小鍾,我卻像只癟了的氣球一樣躺在床上,晚飯都沒有吃。 我就那麼睡著了。半夜才醒來,一側頭猛地看到商璟煜我嚇了一跳。

「怎麼了?」商璟煜看著我,顯然沒想到我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沒事,半夜看到鬼了…」我說。

商璟煜的臉瞬間就沉了下來:「再說一遍!」

我趕緊轉移話題:「我還以為你不來了!」

商璟煜眯了眯眼睛:「你想我了?」

我本想說不是,可是看到商璟煜陰沉的臉,不由的把話咽了回去。

「我有事,可能要離開一段時間!「商璟煜突然說。

我一怔,隨即心頭狂喜,他走了,我就自由了。

「你很高興?」商璟煜涼涼的說,一眼看穿了我的心思。

「沒…你誤會了!」 來自地獄的男人 我打了個哈哈:「你要去哪?走多久?」

商璟煜依舊看著我,卻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看著我,不過嘴巴卻抿的更緊了,看樣子是又不高興了。

我壓抑著內心的激動。

「怎麼了?」我故作平靜的問。

商璟煜冷笑一聲:「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我有些心虛,還真被他看出來了。

我沒說話。

商璟煜說:「我不在的時候,你最好守本分,如果被我發現你看勾三搭四…」

商璟煜拖長了語調:「你就死定了!」

「是是是,商先生放心,我不會的!」我保證。

商璟煜滿意的點點頭:「還有那個小鍾來找你合夥的事,答應他!」

我一怔:「為什麼?」

隨即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你還要吸那些鬼的陰氣?「

商璟煜點頭:「別這麼看著我,這也是給你積攢福報!」

我又沒缺德早死,為什麼要靠積攢福報?

我心裡這樣想,嘴上卻沒說。

商璟煜可能看出我的想法,不過他沒說破,只是眯著眼睛,有些奇怪的看著我,然後就在我錯愕的時候,他突然吻了上來…

漫長的親吻過後,我有些臉紅的看著牆上自己的影子。

「等我回來!」商璟煜拍了拍我的頭。

我趕緊點頭。

商璟煜說完就不見了。

沒了商璟煜我覺得四周的空氣都輕鬆了。

第二天,我被電話鈴聲吵醒,接起來,卻是小鍾打來的。

「安安姐,考慮的怎麼樣了?」小鍾問。

我沉吟了下:「我同意!」

小鍾高興的不行,說為了慶祝我們捉鬼二人組的成立,怎麼也要先去吃一頓飯。

我反正閑著沒事,就打算去。

洗了澡換了身衣服,就去了和小鍾約的地方。

進了餐廳,看到小鍾沖我招手,我走過去,坐下。

「姐,你發財了?」小鍾問。

我一愣:「我?」

「是啊!」

我詫異的看著他。

小鍾指了指我:「你這身行頭不錯,包也是限量的大牌,還有這塊玉…」他指了指我脖子上掛著的玉。

我乾笑了一聲:「算是,前些天那個事主付的定金!」

小鍾眼睛放光,然後跟我說:「姐,我打聽過了,現在陰陽先生這個行業,大多數都是騙錢的,有真本事的太少了,像我們這種的已經算是高人了,到時候我們隨便唬弄下,都能賺不少錢…」

「這不是騙人嗎?」我有些擔憂。

小鍾搖頭:「這就不懂了,其實很多都是沒有鬼的,不過是那些人做了虧心事害怕而已,再說即使有,我們還怕不成?」

小鍾說完,從包袱里掏出一般皺巴巴的黃紙做的書,十分粗糙。

「這是我爺爺留下的!」

他又接著掏了一些奇怪的東西,比如和我的招魂鈴很相似的一個鈴鐺,一把黑漆漆的桃木匕首,幾張很舊的符紙,還有一個黑色的小瓶子…

「打住!」我急忙阻止他,因為周圍人已經往我們這邊看過來了。

「這些都是哪裡來的?」我問。

「我前兩天回了趟村子,在老宅子里拿出來,都是我爺爺留下來的,這個可是好東西!」

他指了指黑色的小瓶子說:「這是我爺爺留下的,用這個放些黑狗血,威力大增!」

我聽著小鍾滔滔不絕的說著話,心裡卻有了一個惡毒的想法,這些對付商璟煜有沒有用?

我甚至看向那把桃木匕首,不知道能不能殺死商璟煜?

隨即我搖搖頭,他救過我那麼多次,而且萬一殺不了他,我就是在找死…

我下意識的打消了這個念頭,因為我還不知道這隻鬼已經住進了我心裡…

小鍾說了一會兒,我自己點了菜,等菜端上來,小鍾才停下話頭。

「對了姐,我還看到你親戚了!」

「我親戚?」我詫異的看著小鍾。

小鍾看了我一眼:「當然了,除了姓張的那一家還有誰?」

我爺爺姓張,他年輕時候拋棄我奶奶后就娶了本村的一個女人,後來那個女人也生下一個兒子…

再後來的我也不清楚了,奶奶從來不許提他,爸爸也沒提過,似乎對那樣薄情寡義的人失望透頂了。

我也是,對那樣的男人,我也沒有好印象。

如今聽小鍾提起,我也沒有什麼興趣。

「你不知道,那可是一家子奇葩!」小鍾夾了一塊紅燒肉正要說,我連忙擺手:「我們姓凌的和他們沒有關係!」

小鍾知道我不想提,也就沒在往下說。

兩個人吃了飯,小鍾說:「那就這麼說定了,我去找活,到時候分成咱倆一人一半!」

我點頭,其實我和小鍾更像姐弟,他爺爺死了,小鍾受了不少苦,我奶奶也經常接濟他,所以我們兩的感情很好。

「好!」我說完又問:「對給我事主找陰婚對象的事你也幫我留意著!」

「行!」

告別了小鍾,我打車回到念念,今天商璟煜肯定不回來,我高興的有點過頭。

一頭龍 所幸沒事,就把前兩天他買的東西整理了一遍,這才發現,其實商璟煜很細心,他買的東西都是我喜歡的類型,而且都是我的尺寸。

我一時間有些無語,他的好,就像罌粟,很容易讓人沉淪,可我知道那對商璟煜來說,不過也是「玩玩而已」!

我拍了拍自己的臉,告訴自己別傻了,別被他的糖衣炮彈給砸了。

整理完衣櫃,我無聊的刷朋友圈,嚴慧慧的朋友圈從那張照片后就沒有了,我又忍不住點開了那張剝她臉皮的照片。

那個醫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