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百里柔:「謝謝煜。」

慕容煜:「謝什麼?雪兒她們是過來這邊還是直接去御花園」

百里柔:「讓她們過去就是。」

慕容煜:「好」

【柔影宮】

玉影(還在賴床不起)

趙羽:「影兒,該起了,你不是答應母後去御花園參加賞荷宴嗎?」

玉影:「不要起,我才不去看那些個大臣的千金呢。」

趙羽:「為何?」

玉影(揉了揉眼睛醒來)「你是不知道,之前那些大臣的夫人非要我和姐姐去見她們兒子,我才不去呢。」

趙羽:「這樣啊,那我去準備衣服,咱們該去還是得去,不然母後會不高興的」

玉影:「可是我怕那些千金盯上你怎麼辦?你是我的駙馬。」

趙羽:「我只是你一個人的。」

玉影:「要不我們不去了,去找二哥怎麼樣?」

趙羽:「忘了?今日二哥也在宴會。」

玉影:「也是,你給我拿衣服吧。」

趙羽:「好,我給你拿,今日穿什麼顏色?」

玉影:「不知道。」

趙羽(在衣櫃里看了看,挑了一套金白相間的宮裝)「就這套宮裝吧,很適合你。」

玉影:「小羽哥,你看著挑,一般這些都是宮女挑。」

趙羽(拿出衣服)「以後我幫你挑。」

玉影:「好啊,那就麻煩小羽哥了。」

趙羽(關上衣櫃回到床邊)「換上吧」

玉影(拿了衣服穿上,綰好發)「小羽哥,不好看嗎?」

趙羽(看著面前的人,一套金白相間的宮裝,腰間纏著白玉金絲束腰帶,袖邊領口,是金線的兩指寬封邊,外罩一件廣袖拖地外衫,綉著梅花,腳上踏著金絲祥雲繡花鞋。髮髻輕挽,簪著一隻金色的鳳凰步搖,眉心一顆硃砂色的水滴眉心墜,系著一條金色墜白玉的髮帶。略施粉黛,輕點朱唇,一身與生俱來的驕傲與靈氣環繞,顯得那樣的絕色傾國,好似一隻佇立的鳳凰,不可一世。)「好看,我家夫人最好看。」

玉影:「咦,小羽哥,你什麼時候學的這麼油嘴滑舌的了。和以前都不一樣了?(好奇的看著他)

趙羽:「有嗎?時辰不早了,我們趕緊去御花園。」

玉影:「我的團扇和手帕」

趙羽(替她拿上,把手帕放到懷裡,把扇子給她)

玉影(和他一起去御花園)「我們呆一會就回來好不好?小羽哥」

趙羽:「為何?」

玉影:「我最不喜歡宴會。」

趙羽:「回楚國后,應該會有不少,你即是公主,又是侯爺夫人,你就躲不了。」 同時,華國選手距離囊括所有項目冠軍也只剩下這兩個賽道了。

儘管霍頓很不服氣,但在接下來的比賽裏,楚雲嫙無懈可擊的操作沒有給他任何機會,最終楚雲嫙直落三局,以三比零戰勝了世界冠軍霍頓,拿到了最後一個項目的冠軍。此次手柄類電子競技邀請賽五個大項共計十八個小項的比賽到此全部結束,華國選手囊括了全部十八項冠軍!

“我有話要說。”

就在所有人準備慶祝的時候,霍頓站起身向場內大喊了一聲,他的隨身翻譯也及時把這句話翻譯了出來。

現場頓時安靜了下來,霍頓是這次邀請賽最大牌的國際選手之一,他說的話在電子競技界是很有影響力的。

“我認爲這次的邀請賽有貓膩,華國選手採取了不正當手段偷走了冠軍。”霍頓大聲發表着他的看法。

現在網絡上通過各種渠道觀看直播的網民數量已經突破了兩千萬,霍頓說的話通過網絡大範圍傳播了開來,一石激起千層浪,網民們不由得義憤填膺,各種彈幕大罵了起來。

“我知道我說的話你們會很生氣,但華國選手確實是使用了不正當的手段,偷走了冠軍,他們的不正當手段,就是這個手柄!”霍頓抓起了楚雲嫙放在桌上的銀河i型無線手柄,把它展示給了現場所有的記者。

現場記者連忙讓他們帶的攝像師給了霍頓手中的手柄一個大特寫,想弄清楚這個所謂的不正當手段究竟是什麼。

“現在,我想問我的對手,敢不敢讓我用這個手柄,她任選另外的手柄和我對戰?如果不敢,或者換了手柄之後輸給我,那麼就證明了她的冠軍是偷的!”霍頓見達到效果之後,當衆向楚雲嫙提了出來。

早在其他項目國外選手全面淪陷的時候,細心的霍頓就注意到了華國選手手中的手柄。他發現所有這些拿了冠軍的華國選手手中的手柄,都是同一個廠家、同一種型號的手柄。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廠家生產的,但毫無疑問,華國選手整體實力如此大幅提升,肯定與這個詭異的手柄有關。

原本霍頓認爲以自己的實力,就算華國選手使用這款手柄和他對戰,他也一樣會贏。但沒想到他居然輸了比賽,而且輸給華國一名女選手,讓一直獨霸手柄類賽車項目世界冠軍的霍頓心裏很不爽,感覺很沒面子,所以當場對比賽結果進行了質疑,要求換手柄重賽。

如果楚雲嫙不同意重賽,那就坐實了華國選手以不正當手段偷取冠軍的事實;如果楚雲嫙同意重賽,在霍頓看來就算楚雲嫙再拿出同樣一款手柄來,雙方同一個起跑線的情況下,她是絕對不可能再次贏下他的。

霍頓這番話之後,整個賽場都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楚雲嫙的身上。整個網絡上的彈幕也都安靜了下來,無數網民關注着直播視頻裏楚雲嫙的反應。

現在這件事,已經不僅僅是一場電子競技比賽的事情了,而是上升到了國家榮譽的層面。

有幾名拿了冠軍的華國選手,爭先恐後地把自己手中的銀河i型手柄通過賽場工作人員向楚雲嫙遞了過去,如果換手柄,肯定不能比霍頓的差啊!

“完了,以楚小妹的實力,就算再給她一個銀河i型,她也不可能打敗霍頓。”南宮龍曌皺起了眉頭。

“確實,同樣使用銀河i型手柄的情況下,比拼的就是雙方的真實實力了,楚小妹不是霍頓的對手,這下華國在國際電子競技界的臉要丟盡了!”王顥也是一臉焦急鬱悶的表情。

王顥暫壓了手柄對國外的發貨,用銀河i型武裝華國電子競技界,就是有個私心想在這次邀請賽中,讓華國選手揚眉吐氣,沒曾想霍頓在最後時刻來了這麼一手。

楚雲嫙顯然心裏也很清楚這件事,所以在霍頓向她提出新的挑戰條件之後,她一時有些楞住了,並不知道該怎麼應對。

這件事,不管她答不答應,她和所有華國選手都已經成了輸家,不答應等於給霍頓和國外媒體落下口實;而答應下來,她十有八~九會輸掉比賽,到時候臉會丟得更大,不僅僅把她自己的臉丟光了,還把整個華國電子競技界的臉都丟光了,她會成爲華國電子競技界的歷史罪人。

“華國電子競技選手的水平很低,整個國家的電子競技水平都很低,在國際比賽中根本就拿不到成績,就象他們的游泳項目一樣,如果不是吃興奮劑,根本拿不到獎牌,連決賽都進不了。”霍頓見楚雲嫙不敢應戰,立刻對着鏡頭再度侃侃而談起來。

在場所有華國觀衆和華國記者聽到霍頓的話之後,都感覺很是羞辱,但是,一時之間卻找不到可以反駁的話語,現在這情況,除非楚雲嫙應戰,然後對霍頓戰而勝之,否則不管說什麼都是自取其辱。

“他們這次確實是靠着手柄纔拿了所有的冠軍,我知道這手柄可以提升選手的實力,先前也訂了一批這手柄的貨,但供貨商壓着貨不發。”泡菜國槍戰選手,這次決戰銀河號的亞軍選手李明鎬也向記者發表了一番言論。

“難怪我們輸掉了比賽,丟掉了冠軍,原來華國選手靠的就是這款手柄啊?華國選手水平不行,偷冠軍確實很有一手。”其他國家落敗的選手也紛紛發表了他們的看法。

霍頓藉着這段時間,用手中的手柄操作了一番面前大屏幕裏的遊戲,身爲一名蟬聯無數次手柄賽車項目冠軍的國際知名職業選手,霍頓立刻感受到了這手柄的神奇,也更加肯定自己是輸給了這個手柄,而不是對手。

“看來我的這位對手是不敢應戰了,算了,你們華國人這次就偷走所有的冠軍吧,以後我將在所有比賽中拒絕與任何華國選手交手。”霍頓見楚雲嫙一直沉默着,於是又大聲宣佈了幾句。 玉影:「哥哥他知道我不喜歡宴會,他才不會閑的沒事辦宴會呢。」

趙羽:「乖,在辰國就一次。」

玉影:「早知道就不答應母后了,大夏天的跑來御花園曬太陽。」

趙羽:「如今後悔也晚了。」

玉影(跟著他)

【御花園內,眾位夫人和千金都是三個一群五個一夥的在說話】

內侍:「太上皇,太后,國主,王爺駕到。」(扯著嗓子喊)

眾人(跪下)「太上皇,國主萬歲,萬歲,萬萬歲,太后,王爺,千歲千歲千千歲。」

慕容煜:「平身,都起來吧」(扶著自家夫人坐到上面)

眾人:「謝太上皇。」

百里柔:「各位夫人都坐吧,本宮昨日見這蓮池的花開著不錯,一時興起就辦了宴會,本宮辦這宴會的目的不止是為了賞荷,還有就是國主和王爺的年紀也不小了,所以本宮和太上皇商量一番,借著宴會讓他們選鐘意之人。」(看著下面都是精心打扮過的千金小姐)

內侍:「雪珊長公主和楚國國主駕到。」

玉龍(陪著珊珊)

雪珊:「天佑哥,不用這麼小心。」

玉龍:「你跑了怎麼辦?」

雪珊:「我往哪裡跑?再說了,好不容易能嫁給你,我幹嘛要跑,我又不傻。」

玉龍:「是是,等成親后,我們繼續巡行天下。」

雪珊:「好啊(俯身行禮)拜見父皇母后,二位皇兄。」

慕容煜:「免了,快免了。」

雪珊:「謝父皇。」

百里柔:「快坐吧,別站著了。」

玉龍(抱拳行禮)「見過辰國太上皇,太后,辰國國主。」

百里柔:「快免了,以後都是自家人,還行什麼禮。」(看著自家女婿非常滿意)

慕容澤:「母后說的是,妹夫就不必多禮。」

慕容宸:「母后,大哥說的是快坐吧,別站著了。」

玉龍:「是(直接走到自家夫人旁邊坐下給她倒了一杯水)珊珊喝口水再吃東西。」

慕容煜(看著自家女婿的動作滿意的點頭)

百里柔:「澤兒,宸兒有鐘意的人嗎?」

慕容澤:「回母后,還沒有。」

玉影:「嘻嘻,澤哥哥眼光太高了,這些千金他哪裡看的上」(還沒看到人,就傳來了聲音)

慕容澤:「小丫頭,不許調皮。」

玉影(和小羽哥一起走進御花園)

王府千金:「這人是誰啊,這般沒有禮貌」(小聲道)

柳府千金:「這是辰國的玉影公主,也是太后的義女。」

王府千金:「不就是一個義女嗎?」

玉影(聽到她們說的沒有放在心上)「影兒和駙馬拜見父皇母后,拜見兩位王兄」(行禮)

百里柔:「快免了。」

玉影:「謝母后。(看到自家親哥,跑過去)影兒給哥哥請安,哥哥萬福。」

玉龍(抬手揉揉她的頭髮)「乖,你我兄妹不需要這樣,還有出門在外不許調皮,還好王叔不在,不然啊,你又要挨罰了。」

玉影:「知道了哥哥,不要告訴王叔。」(扯著他袖子撒嬌)

玉龍:「好好,不說」(無奈的搖了搖頭,自己受不了自家妹妹撒嬌)

玉影:「謝謝哥」(回到座位上)

趙羽(坐在她旁邊給她倒水)「喝水。」

玉影(端了杯子喝水,喝了兩口把杯子給他)「不要了」

趙羽:「那就不喝了」

慕容澤(心思完全不在宴會上)

【幾日後】

雪珊:「父皇母后,我們一起去楚國吧,也快月末了,去了楚國女兒陪您們逛逛。」

百里柔:「也行,那就讓人收拾行李,等去了楚國順便啊去見見你未來的婆婆。」

雪珊:「母后,您和太后她認識啊?」

百里柔:「之前懷著你大哥他們那會,和你父皇去了一趟了楚國,你父皇和楚國的先國主認識,後來一來二去我和你那婆婆也就認識了,你的婚事就是那會定下的。」

雪珊:「這樣啊。可是之前可以讓哥哥娶天佑哥的妹妹啊。」

百里柔:「是這般打算的,你父皇和我商量好后,本來打算去楚國的,誰知楚國發生了那樣的事情,你父皇和你大哥在回來的路上救回那姐妹倆。」

雪珊:「若不是那奸相竊國,那我爹也不會被那葉賊害死。」

百里柔(揉了揉她的頭髮)「乖,雪兒,我們不想了,好不好,現在啊,父皇母后都在呢,你爹娘要知道你回家了一定很開心,他們也夫妻團聚了。」

雪珊:「母后,女兒只是有些難過而已。」 【楚國】

玉龍:「岳父岳母,您們就在這邊先休息吧,府里上上下下已經是打掃過的,府里的廚子是宮中的御廚。」

百里柔:「不錯,挺好的,行了,你們都趕緊回去歇歇吧。」

玉影:「那母后,影兒每天都來陪您,反正我在宮外。」

百里柔:「好,趕緊都回去休息吧。」

雪珊:「母后,女兒帶您去住的地方」

百里柔:「好,帶我去住的地方,趕了幾天的路正好我也累了。」

雪珊:「女兒這就帶您去」

【皇宮,龍騰宮】

玉龍(換好龍袍,收拾好)「來人」

李公公:「國主」(推開門走進龍騰宮)

玉龍:「李公公,你派人把離龍騰宮最近的那個寢宮收拾乾淨,桌椅梳妝台還有衣櫃都要最好的,別的都按規矩去辦,然後更名為連理閣,王后的寢宮就是連理閣,作為大婚的新房。」

李公公:「是,國主,老奴這就去安排。」

玉龍:「下去吧,做的好的都有賞。」(想了想,離開寢宮直接去壽康宮)

【侯府】

玉影(回到房裡,直接躺在床上)「小羽哥你去忙吧。」

趙羽:「別躺床上,去屏風後面洗漱換衣服。」

玉影:「不要,我累,不想動。」

趙羽(無奈的走到床邊抱起她走到屏風後放下她,去給她拿衣服。)

玉影:「幹嘛非要我換衣服,我不想換。」

趙羽:「母后要是知道你回來,肯定會讓進宮用膳的,難不成夫人你打算髒兮兮的去進宮?」

玉影:「著什麼急呀」

趙羽:「乖,先洗漱好,然後你做什麼都可以。」

玉影:「好吧」(乖乖的洗漱好)

趙羽:「要是覺得困就去睡會。」

玉影:「好,正好我困了,母后應該會派人來說的。」(洗漱完回到床上躺下睡著)

趙羽(自己也洗漱好,回到床邊躺在她身後把人摟到懷裡閉上眼睡著)

【皇宮】

玉龍(突然想到什麼)「來人。」

侍衛:「國主。」

玉龍:「你去攝政王府去和攝政王借一下他的護衛,讓人去王后的外祖家看看可還有人在,有人在的話請來京城參加大婚,給王后一個驚喜。」

侍衛:「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