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的確,他的潛意識能力非常強,即使看不清的情況下依然能判斷出那是一顧自己不能承受的能量,而且這股能量還在朝自己靠近。

瘦猴子的潛意識救了他一命,真氣與他擦肩而過,圍觀的衆人都看到肩膀處的袖子隨風飄動了一下,驟然裂開。

龍十兒在它們的正前方,如果龍十兒往徐容容這邊看,可以看到徐容容快速靠近瘦猴子,一腳踹到了他的胸口。

瘦猴子“嗖”的一聲飛出了場外,落到場外人們讓開的地上,瘦猴子“撲哧撲哧”連連吐了三口鮮血,這才捂着胸口,臉色難看的看着徐容容。

徐容容拍了拍手,不在意瘦猴子的目光,得意的看向龍十兒,發現龍十兒還是在看着另一邊的戰鬥,揚起的笑臉再一次凝固。

看到徐容容一招將瘦猴子擊成重傷,衆人朝徐容容投來欣賞的眼神,同時看着瘦猴子的慘象感嘆着。

“這還是剛纔連勝五人的高手嗎?”

“我覺得這不是剛纔說讓那美女三招的高手,肯定是他們用了什麼神祕的法決把他偷換了。”

又聽人羣中的兩人互相說着。

“兄弟,看到沒,我剛跟你說了,裝 逼遭雷劈!這就是效果,怎麼樣?信了吧?”

“嗯,大哥,你說得對,以後小弟就跟着你了!”

……

瘦猴子聽着周圍人議論的聲音,擦了擦嘴角的鮮血,站了起來,然後黯然的往人羣外走去。

徐容容則是微笑着朝人羣問道。

“還有人願意與小女子較量較量的嗎?沒有的話那一千枚上品晶石可就是我的了!”

看徐容容這樣子,根本沒把晶石放在心上,倒是希望有人上來和她比試比試一般,頓時,人羣裏的人都不言語了。

這時,一個膽大的胖子從人羣中走出,手持巨斧朝徐容容走來。

胖子的動作顯然有脫穎而出的效果,以至於徐容容一眼就看到了胖子,打量了一下,胖子也有金丹後期的實力,徐容容的臉色頓時輕鬆下來,饒有興趣的看着胖子。

胖子一直傻傻的看着徐容容,拱了拱手,很有風範的客套了一句。

“我來領教一下閣下的高招!”

龍十兒似乎也關注到了徐容容他們的比賽,龍十兒發現籠琳鎮的很多人臉色都有一些怪異的表情,身旁的婦人也是,不由得好奇的朝婦人問了一句。

“大姐,這胖子什麼來路啊?”

“哦,他叫啊力,七歲那年來到了我們村子,聽他說他的父母都在十五年前的龍幽大戰中被官兵殺了,他父親生前是一個鎮的鎮長,龍皇戰敗後,他就被官兵一路追殺,然後逃到了我們村子,他天生神力,爲村子做了很多好事,於是他就被村民們救了下來,延續今日,籠琳村變成了籠琳鎮,他的功勞是很大的。”

龍十兒點了點頭,將手中的明兒放了下來,眼神複雜的看着場中的胖子。

胖子掄起了巨斧,朝徐容容砸來。

看看他的身板,再看看的氣勢,一斧破山的威勢朝徐容容逼來。

徐容容敏捷的閃身躲過胖子的一擊,巨斧看在地上,一個大地裂縫產生的同時,灰石飛濺!

徐容容驚訝胖子的力度,拍拍胸脯平復着心情,想着剛纔要是和他硬抗的話,不被劈死纔怪!

胖子好像知道自己的速度沒有徐容容的快,也不給徐容容喘息的機會,路過斧頭繼續朝徐容容劈來。

徐容容彎身躲過,擡起腳,一腳踹向胖子拿着斧頭的肩膀。

可是,就像是踹在石頭般的感覺,胖子的斧頭已經掃了過來,容不得多想,藉助踢到他肩膀的彈力,猛的躲過他掃來的巨斧,穩穩落在胖子身前十步以外的距離。

胖子剛纔被自己踢了一腳,卻一點兒事兒也沒有,徐容容心急了起來,朝場外的龍十兒傳音道。

“他的攻擊力和防禦力好大!”

可是,傳音只有元嬰期的人運用真氣才能做到,徐容容看來是真的急眼了,公孫明宇這麼個高手的存在都被她的潛意識給忘了。

龍十兒暗中放出大大小小好幾種氣勢,希望能覆蓋徐容容的真氣波動,看向石臺旁的公孫明宇。

公孫明宇微微皺眉,等到他的眉頭舒展開來,龍十兒這才繼續看着徐容容與啊力之間的戰鬥。

徐容容高速運轉的智商,致使她做了一個反守爲攻的決定,召出自己配的細劍,這是一把有着下品靈氣水準的仙劍,往內不斷注入真氣。

於是晚出陣陣劍花朝胖子刺去,以她現在的實力,還發不出劍芒的,即使發出,威力也不是很大。

胖子臨危不懼,他的巨斧也剛達到中品寶器的水準,“啊!”的大叫一聲,呼嘯着與徐容容一起發動攻擊。

龍十兒朝着胖子點點頭,他發出的氣勢,足夠許多人心驚膽顫,雖然他的修爲低了對手,但是,他的氣勢絕對是很高的。

想想,一個人和你打鬥的時候,氣勢大得好像要吃了你一樣,你的內心深處是不是也還是有一點膽顫的呢?恐怕很多人被氣勢一嚇就會嚇哭了。

很快,細劍與斧頭撞在一起,“叮叮鐺鐺”的聲音響個不停,徐容容運用自己速度的優勢不斷的朝胖子發動攻擊。

胖子抵擋着徐容容的武器攻擊,一般徐容容的身體攻擊他是直接就用身體來硬抗了的。

饒是如此,兩個不是一個級別的戰鬥也持續了很久。

徐容容除了速度上的優勢,還有一個優勢:腦!

胖子的巨斧擋過徐容容的細劍,徐容容順勢一腳踢向胖子,胖子依然用身體硬抗。

一腳踢在胖子的腿上,徐容容立馬來了一百二十分的精神,集中體內剩餘的真氣在腳上,瞬間發力。

以推的形式踢在胖子的腿上,胖子沒有感覺到痛,卻被強大的推力踢得連連倒退,徐容容體內的真氣已經所剩無幾,再次凝集真氣,敏捷的身子憑空升起。

一腳一腳踢在正在倒退的胖子身上,失衡的胖子再次感覺一陣陣加大的推力,不停的後退着。

終於,徐容容穩穩落地,站在地上喘息着,開始快速恢復體力和自己剛纔用了的真氣,眼神看着胖子。

胖子的身體穩住後,看了看自己腳前方的舞臺界線,他已經輸了。

什麼話都沒說,胖子也沒用任何一絲表情變化,轉身朝人羣外走去,老實憨厚的模樣讓龍十兒對他的好感再次昇華。

徐容容簡單的恢復了一下之後,又走回舞臺中央,看着臺下的衆人笑着說道。


“還有誰要上來領教的嗎?”

也許有人看到徐容容的體力已經浪費了不少,想要趁機擊敗徐容容,一男子翻身來到空地,二話沒說就發動了攻擊。

徐容容淬不及防之下只得連續閃避,一邊躲着男子的攻擊,一邊恢復自己剛纔消耗掉的能量。 本來龍十兒都還有些擔憂的,若是再來一個強一點的高手,徐容容必敗無疑,不過上臺的這位僅有金丹中期。

龍十兒也放下了擔憂的心,接下來的戰鬥,只要徐容容有時間恢復能量,對他來說還是很簡單的。

於是龍十兒將目光放到了另一邊的舞臺上。

這個真正的舞臺,可謂是人羣聚集最大的地方,畢竟公孫明宇這樣的高手,公孫薰兒這樣的美女都在關注,單憑他們兩人的魅力,就是無數人關注的重心。

此刻石臺上上演的是兩名元嬰初期高手的比賽,在籠琳鎮這個地方,元嬰期的高手真的是一隻手都能數得完。

正如龍十兒所想,徐容容很快結束了戰鬥,不聲不響的來到龍十兒身邊,龍十兒一直沒發現她已經回來了。

直到手中拉着的明兒的手動了動,發現他的手被一隻皮膚細膩的手拉着,這才發現徐容容已經來到身邊,不過徐容容並不像贏了比賽那般高興,反而有些失落。

龍十兒當然明白是什麼原因,微笑着說了一句。

“好好看看他們的手法步法刁鑽的地方!”

“嗯!”

徐容容出奇的答應了,然後看着石臺上的打鬥。

隨時時間的流失,比武也快到了最後這時候有守衛來到徐容容身旁,笑着將一枚戒指遞給徐容容。

“姑娘,這是你贏的的晶石!”

龍十兒感覺一男的把戒指給徐容容,怒火莫名燃燒起來,接過戒指,將戒指裏的晶石轉移到了自己的儲物戒中,然後微笑着把戒指給了明兒。

“明兒,叔叔送你一樣東西,來!”

將戒指放大明兒手中,婦人看到,趕緊對明兒訓斥道。

“明兒,快把東西還給叔叔!”又對龍十兒說道:“小兄弟,這是很難得的儲物戒指,你別給他!”

明兒看着戒指的模樣愛不釋手,飛快的將戒指放到自己懷裏。

“娘,這是叔叔送給我的!”

龍十兒微笑着對婦人說道。

“大姐,這就當是我們住房的房錢可以嗎?”

“唉……”婦人嘆了一口氣,算是默認了,之後有忍不住說了明兒一句:“你這孩子!”

婦人拉過明兒,又看着舞臺上的爭鬥,對她來說,這可是她一輩子都很難見到的比賽,絕對有助於自己的修煉之途。

龍十兒這才空閒下來,拉着一直處於失落狀態的徐容容,拇指在她的手背上溺愛的撫摸着。

“等我有時間我去給你練一枚儲物戒。”

“嗯!”

徐容容點頭,看樣子不怎麼想說話。


龍十兒終於忍不住勸慰道。

“別這樣了,其實呢,修煉並不像你表面看上去那麼簡單,你已經做得非常不錯了。”

“真的嗎?”

徐容容勸慰的話一開始徐容容並沒什麼變化,直到最後一句誇讚的話說出口,她的臉色這才變化了一點。

龍十兒這時候哪能繼續打擊她,只能違心的勸着。

“真的!”

徐容容的臉色漸漸恢復,比武大會也漸漸到了尾聲,至始至終龍十兒都沒準備涉及。


比武大會結束後,便是頒獎了,他們的“獎品”確實不錯,不過,有了小炎之後,龍十兒和徐容容的“品味”明顯的高了很多。

婦人還要繼續看看頒獎的結果,於是給了龍十兒和徐容容房間的鑰匙,還有房間的位置之後,龍十兒和徐容容現行離開了。

籠琳鎮只有這麼一家客棧,龍十兒很快找到了籠琳客棧的位置,然後找到自己的房間,在屋子裏待了一會兒,龍十兒百般無聊。

隨後心頭涌進了一件事兒,拉着徐容容就離開了客棧,途中,徐容容被動的走在龍十兒身後,怨道。

“你拉着我去做什麼啊?”

“**啊!”

此刻大街上一個人都沒有,龍十兒毫不忌諱的大聲說着。

徐容容的臉當即就紅了,下意識的看了看周圍,低着頭埋怨道。

“你能不能有點兒正經的樣兒啊!”

龍十兒“嘿嘿”笑了笑,用神識將整個籠琳鎮掃了一遍,然後從大路上往籠琳鎮外走去。

很快就走出了鎮子,徐容容再次問道:“到底要去哪兒啊?”本來她還不怎麼在意剛纔龍十兒說的話的,可是看看周圍,山高林多的,的確像是一些齷齪男人去的風流地方,於是心裏開始懷疑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