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皇帝忽然間哈哈哈大笑起來,羣臣亦都起身,氣氛忽然熱烈起來,都在討論着今天送給狄侯爺的禮物。

“本以爲南宮世家送的千里汗血寶馬亦是難得的寶物。”

“呵呵,我亦以爲如此,怎知司徒世家忽然獻上了一把神劍——吹雪。汗血寶馬跟他一比簡直不值一提。”

旁邊的第三人道:“之前我一直以爲還是慕容世家送上的嶽武穆兵書註解和陣圖的價值對於狄侯爺來說意義更多、亦更大。”

“這算什麼,神祕的崑崙派送給狄侯爺的誅仙四劍和劍陣製圖豈不更是仙人般的大手筆?”

最後一位老者總結道:“這些所有的東西加在一起亦比不上皇帝御賜的白玉雕龍和白玉鳳凰更有價值和意義。”

前面幾人聞聲亦會心的一笑,顯然老者最後的說法亦是他們心中的所想。

這麼重要、這麼有象徵意義的白玉雕龍、白玉鳳凰在狄侯爺剛剛獲封爲候的幾日訂婚喜宴上當着百官重臣的面子上御賜給了狄青雲……這就是厚愛、這就是重用、這就是如日中天的紅臣。

羣臣之中當然會有各種羨慕嫉妒恨,但表面上和心裏卻不得不承認一個事實……王守仁已老,年方二十,三代爲將的狄青雲,未來只要他不犯下不可饒恕的大逆不道之罪……誰都可以預見到他未來的封王之日並不遙遠,他未來的前途絕對不可限量。

他將極有可能在軍中取得像王先生一樣的功績,甚至遠遠超過王守仁的偉大戰績。

這時候,皇帝身側的若塵手中做了一個手勢,下邊一旁候着的小太監珍而重之的雙手捧着一個盒子。

盒子上蓋了一塊紅布——象徵着大喜的氣氛。

御龍殿內,訂婚的大廳各個喜宴之桌上,有些議論翁翁之聲此時忽然都安靜了下來。

就連嘉靖和慕容婉兒都有些面帶興趣的看着文武百官。

因爲看着一羣人因爲自己的一個隨心的賞賜而面露的期待之色,嘉靖對這種翻手爲雲覆手爲雨的把控一切的感覺,想必心裏一定是有些淡淡的爽快吧。 神秘男子出現,立刻引起了斗鬼神和張濤的不安!

此刻,遼化滿臉驚恐,跪在地上道:「回稟長老!我本來是想拿那邊兩位超人為你療傷的!沒想到,那個老頭不僅識破了我的計劃,並且實力還在我之上!迫不得已之下,只好求助於長老!」

「哦?」男子聽后,向斗鬼神這邊望了望!眼中充滿了核人的殺意! 情難自控,總裁太危險 ,都有一種心悸的感覺!男子在掃了一眼斗鬼神二人後,便向一旁的金丹走去!拿起金丹,男子把金丹吞了下去!

「嗯!」男子吞完金丹后,發出一聲舒暢的呼聲!隨後,一股強大的氣勢從男子身上傳來!餘下的三人一獸,無不感到彷彿身上壓了一座巨峰一般!而斗鬼神更是感覺自己彷彿是海浪中的一片小舟!眼前襲來的是那遮天的海嘯!

男子在發出驚人的氣勢之後,便自嘲道:「人皇的力量,傷殘的身體!雖然雖然不能發揮出人皇全部的力量,但是對付這兩隻小蝦我一隻手就足夠了!」說完,男子便如風一般的來到張濤眼前,速度奇快無比!令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

「看你的修為是超人四階,比那名少年要強上很多,就先拿你開刀吧!」男子笑了笑,彷彿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張濤見到男子竟然在自己毫不知覺的情況下來到自己面前,便嚇出一聲冷汗!看來男子是人皇強者不假!知道自己在劫難逃!張濤大吼一聲,拚命的催動著體內的能量,向男子砍去,同時抓起斗鬼神便向外洞外丟去。「斗鬼神,一定要替我報仇!!」

「虎斬!」

張濤使出了自己的壓低絕招!全部的能量形成一隻老虎的形狀,向男子呼嘯而去!遼化在一旁見此,臉上終於變了色。他知道,如果是換做自己,一定會死在這一招之下!男子見此,眼中閃過一絲驚訝,隨即如同趕蚊子似的隨手一揮!頓時,一股磅礴的力量透發而出,直接把虎嘯擊潰在半空中,不留下一點的痕迹!

震撼!強大!張濤拚命的一擊,竟然在男子面前不值一提!張濤見此,也只好認命,向洞口處望去。頓時張濤絕望了!因為斗鬼神此刻正被通背猿抓住!毫不反抗之力!張濤知道今天是在劫難逃,和斗鬼神對視一眼,眼中充滿了歉意!

「噗嗤!」

男子拿起三尖兩刃刀,毫不憐憫的穿透了張濤的腹部!而後向上挑起,最後狠狠的扎在了地面的岩石之上!就這樣,張濤被生生的釘在了地面之上!男子做完這一切后,便又從一邊取出一套器具,而後拿起一把匕首,破開張濤的小腹,最後則把一個黑色的圓珠放了進去!

「啊!」

一直以來,就算是腹部被穿透也沒有吭一聲的張濤,終於在黑色圓珠放進去的一霎那慘叫起來!隨後,張濤的臉色開始快速的由紅便白。而他那蒼老的面容上,此刻正在急劇的衰老著!

「斗。。。鬼。。神!你。。。還。。年輕。。。如果。。。你。。能。。逃。。。此。。大。。劫。。的。。。話,一。定。。要。。。答。。。。應。。。。我!替。。我。。報。。。仇。。。。一。。。定。。。。。」

張濤拼盡了最後的力氣說完了他生命中的最後一句話!

斗鬼神聽后,眼眶絲潤了!張濤雖然和他沒有太多的交集,但是為人卻很善良,在最危險的時候,還不忘自己!!而造成這一切的,都是他太過善良,太過於相信別人!眼見這麼一位善良的老人就這樣產不忍賭的離去,斗鬼神的內心在滴血!!

「哼!這個死老頭,沒想到這麼快就死了!」男子嘲笑道,對剛才自己所做的事情絲毫的不在意!拿出黑色的圓珠,圓珠沒有絲毫的變化,但是張濤卻彷彿被吸幹了水份一般,變成了一具乾屍!望著變成乾屍的張濤,斗鬼神腦海中不斷的回想著張濤臨死前的一句話!

「斗。。。鬼。。神!你。。。還。。年輕。。。如果。。。你。。能。。逃。。。此。。大。。劫。。的。。。話,一。定。。要。。。答。。。。應。。。。我!替。。我。。報。。。仇。。。。一。。。定。。。。。」斗鬼神此刻,只感覺自己彷彿無法呼吸,內心傷痛無比!一股巨大的怒火在斗鬼神的全身蔓延著!

「張會長。。。!我。。。。一定會替你報仇!我一定要替你報仇!!啊!!!」

斗鬼神心跳越來越快!隨後仰天長嘯!滿臉的扭曲!雙眼也變得通紅!身體也跟著慢慢的膨脹起來。通背猿見此,生怕斗鬼神會爆炸,便把斗鬼神扔到自己的腳下!!

斗鬼神在地上來回的翻滾著,彷彿在經受著巨大的痛苦!那名男子和遼化見此,也都來到斗鬼神身邊,想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而斗鬼神在地上翻滾了近兩分鐘后,終於停了下來!只不過斗鬼神此刻是雙眼血紅,如同嗜血猛獸一般!

「不對勁!」一股強烈的不安,充斥著男子的心裡!正待男子行動之時,斗鬼神卻突然的站了起來!而令男子恐懼的是,此刻的斗鬼神竟然全身長著一層黑色的絨毛,並且嘴部也變得向外凸起。兩根獠牙也露出尖來。整個完全不是人類的摸樣!而就在此時,一個黑影突然出現在斗鬼神的身後!讓人無法辨別出是什麼東西!唯一能夠看出的是,黑影上也有一雙血紅的雙眼!

「嘰!!」

此刻,通背猿突然驚叫起來!而後滿臉驚恐的向洞穴外跑去!無論他的主人如何呼喚它,都不管用!就在通背猿跑出洞穴的一霎那!一股毀滅天地的能量從斗鬼神身上噴涌而出!瞬間便向四周席捲而去!

「轟!!」

洞穴當場化為飛灰!而遼化也直接被這毀滅性的的能量攪碎!和碎石一起,射向天際!通背猿望來席捲而來的能量風暴!眼中充滿了驚恐!而後也被能量風暴橫少而過!化為碎屍!能量風暴席捲而過!頓時,整個富裕山的山尖,被削平!

男子雖然沒有被當場攪成粉碎,但是此刻也是狼狽不堪!只見他扶著三尖兩刃刀,劇烈的喘著粗氣!同時男子心中也是震驚無比!他根本不知道眼前究竟發生了什麼!而那名少年,為何變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完全成了一個怪物!沒錯,在男子看來,就是一個怪物!一個光是氣息,就能橫少整個山峰的怪物!強按住內心的不安!男子手持三尖兩刃刀,爆發出近5米的劍氣!和斗鬼神張濤不同的是,男子的劍氣彷彿已經成了實質一般!

「我管你是什麼怪物!我今天照殺!」男子說完,便舉起三尖兩刃刀,向斗鬼飛射而來,三尖兩刃刀上吐出的劍氣,在地上劃出了一條深深的溝壑!此刻面臨攻擊而來的男子,斗鬼神彷彿無法控制自己!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男子見此,大喜過望!躍到斗鬼神的頭頂上空,近五米長的實質性劍氣,如匹練一般,向斗鬼神劈砍而下!

「吼!!」

斗鬼神張口一聲咆哮!頓時一股巨大的毀滅性的能量再度噴射而出!毀滅性的能量如同風暴一般,向四周席捲而去!頓時,整座山峰,再度下降三分!半空中的男子見此,連忙收回三尖兩刃刀,在身上形成一層完全由能量形成的屏障,而後擋住風暴之後,這才再度的向斗鬼神攻擊而至!三尖兩刃刀如同火箭炮一般,刺向斗鬼神的心臟!男子絲毫不懷疑!就算眼前的是一座山峰!他也能把它貫穿!就算眼前的怪物在厲害,也不可能徒手擋住自己這手拿極品魔器全力的一擊!

「噗嗤!」

三尖兩刃刀雖然刺到了斗鬼神!但是卻被斗鬼神用手擋了下來!而令男子驚恐的是,三尖兩刃刀只刺入斗鬼神體內一厘米,便再也無法前進!任憑他怎麼用力,都難以撼動那隻握住三尖兩刃刀的手掌!男子鬆開三尖兩刃刀!手中一團橙色的能量正在彙集!頓時,受到能量的影響,堅硬的石面立刻崩裂開來!

「讓你見識見識我的絕招!」男子說完,便向後連退數十步!手中的橙色能量團也變成了一把刀刃的形狀!隨即,受到這刀型能量的波及,四周的岩石開始崩裂!

就在男子準備發出這一擊的時候,眼前的一幕徹底的嚇壞了他!只見斗鬼神滿眼血紅,右手握著三尖兩刃刀的刀尖,左手握著刀柄!一用力!一股毀滅的氣息再度散發而出!只不過這次的比較集中在斗鬼神的雙手!而後只聽「咔」的一聲!傳說中的極品魔器三尖兩刃刀就這樣被斗鬼神折成了兩半!!

冷汗自男子臉上流了下來!本應該決一死戰的招數也沒有發出!男子終於變了臉色!此刻他一臉的驚恐,睜大雙眼驚叫道:「怪物!怪物啊!」說完,男子便踏空而行,準備逃離眼前這個可怕的怪物!顧不得心痛自己的極品魔器!身為人皇的男子,竟然亡命而逃!

望著天空中遠去的男子,斗鬼神終於再次行動!只見他張開大嘴!露出一對獠牙!頓時,一團耀眼的紅色光芒在嘴中彙集而成,雖然這紅色的能量團只有乒乓球大小!但是其中蘊含的恐怖能量就算是大地都在顫抖!無數的岩石開始碎裂!無數的魔獸在嘶吼!整個富裕山竟然裂開了無數道巨大的裂縫!感受到身後那能量的恐怖!男子幾乎不惜消耗自身的生命,來換取最快的速度!

同一時刻!遠在萬里之外的一處洞窟內!一位身穿七星長袍的老者突然像察覺到了什麼似得,急速的向洞窟外衝去,向天空的一個方向看了看,從後背上摘下一顆星星,老者便躍到上面,隨後便如同流星般射向遠方!

武神院內,正在密室修鍊的院長也突然的睜開了雙眼,隨即便交代了幾句,便踏空而行,向遠處飛去!

而在一個神秘的小山谷內,一位身穿黑色戰袍的女子和一位身穿紅色衣衫的女子對視一眼后,黑袍女子點了點頭。紅衫女子便瞬間消失在黑袍女子面前。向天外望了望,黑袍女子露出了疑惑之色!隨即,也消失在小山谷內!

就在這一刻,無數修為高強之輩,無數隱藏的高手,均感覺到了那股恐怖之極的能量波動!頓時無數高手有的擔憂,有的歡喜!混元大陸上,此刻開始暗流涌動!

「咔!!」

斗鬼神對著遠離自己千米之外,位於另一座山峰上的男子。便把嘴中紅色的能量球噴射而出!頓時一股極大的破壞能量席捲整個山脈!一時之間就連天空也變得昏暗無比!

「嗖!」

能量球速度如同彗星一般!只見能量球拖著長長的尾巴,瞬間便擊中了男子!

「轟!!」

巨大的爆炸聲響起!如同末日來臨一般!男子連慘叫都沒有發出,就完全的消失在空氣之中!狂暴的能量瘋狂的肆虐著!片刻之後!男子下面的高峰,也被夷成平底!一條深達十米的巨大溝壑出現在兩山之間!無數條粗大的裂縫順著溝壑向四周蔓延而去!而富裕山也彷彿隨時都會倒塌一般!完全一副末日的景象!而斗鬼神在吐出紅色的能量團后,也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夜 此時 子夜十分。

月色忽然明亮了許多。

殿內本就通明的燈火,亦更加的明亮如燈。

冷梟總裁的棄婦情人

小李子很鎮定地、很有經驗的走到了已經站起來的狄青雲、夏芸、狄雅芝面前。

旁邊又上來了一位小宮女……如花。

她並不是濃眉大眼的讓人噁心的女人,而是一個真的貌美如花、年方二八的可愛小女子。

如花用她如玉的芊芊玉手輕輕地拉掉了錦盒上的紅布。

在場的衆人,甚至包括對什麼事情好像都無所謂、不放在心上的狄青雲和夏芸彷彿都屏住了了呼吸……不得不承認,小李子和如花日常一定訓練有素,他們不但配合的節奏很好,還很能體會得到、把握得住現場衆人的期待之心和不耐情緒之間的那個——度。

嘉靖忽然輕輕地咳嗽了一聲。


在如此安靜的龍御殿內,這輕輕地一聲咳嗽,仿若冬日的驚雷,震動了每個人的心絃。

慕容婉兒都有些好奇嘉靖如此厚愛狄青雲的背後意義,她眼中有些疑慮一閃而逝,這疑慮在場之人無人可見到。

如花雙手用很正常、很普通的手法打開了御賜錦盒……在開的過程裏並沒有光輝、光華、異響、異象在空中閃過。

質地很好的錦盒靜靜地、用一種最正常、最普通的方式打開了在狄青雲、夏芸、狄雅芝和文武百官眼前。

“咔嚓”一聲瓷杯落地的聲音,不但打破了龍御殿內的一種寂靜,亦提醒着百官……皇帝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如土,這是什麼情況?”

嘉靖已經有些怒不擇言了,本來有些因縱慾過度而有些蒼白的臉亦已經因爲憤怒而變得通紅若天邊的殘陽。

可是若你不在乎這憤怒……那麼你很有可能利馬就上西天去看天邊的殘陽。

向來鎮定如山的如塵大太監忽然有些面色如土了,他怔怔地看着雙手依然捧着錦盒……雙手卻因恐懼而有些發抖的小李子手中的錦盒……本來應該有一個白玉雕龍和白玉鳳凰的錦盒中忽然發生的情況。

這情況變換之巨大,讓他忽然感到極端的恐懼和極大的不安。

他立刻跪在地上:“奴才辦事不利、奴才罪該萬死、奴才管理太監不到位、如今只求一死,嗚嗚,可是皇上,奴才有一顆赤膽忠心,請皇上給奴才七天時間,奴才不是拖延、狡辯,奴才只是想死前替皇上剷除掉這個膽大包天、包藏禍心、意圖亂我大明、離間皇上與愛臣之間的關係的飛賊。”

忽然間,龍御殿內黑壓壓的跪倒了一片,在場之人幾乎都跪在了地上。

夏芸沒有跪下,而是走到了已然跪在地上,但是雙手仍然託舉錦盒的小李子面前,她仔細的看了看錦盒中的東西……好像是皇上的——傳國玉璽……玉璽的旁邊似乎有一隻白玉雕成的小老虎,模樣清晰可愛,小老虎的極可愛的小屁股底下之下似乎壓着一張白色的信札。

夏芸拿起這張紙,她沉默了一會,遞給了同樣沒有跪下的……其實最應該跪下請罪的——狄青雲。

夏芸的那一陣沉默,也許就是因爲狄青雲……沒有跪下,這本身不是個好的解釋,可是夏芸卻偏偏因此事而對狄青雲有些另眼相看……起碼他是一個處世不驚、極具膽識的男子漢。

狄青雲接過夏芸手中的白色信札,他亦沉默了一會,他走上前幾步,遞給了一直跪在地上哭訴,爲自己的小命而使勁,用盡了渾身解數的如塵……司禮監大太監、宮內的太監總管、東廠的廠公、提督等稱呼都不過是皇帝給自己的狗換的一個名稱而已。

狀若小人實際極具應變能力、機智並且十分精通厚黑之學的如塵接過信後。

他很快的看了眼狄青雲,眼中沒有感激,只有看,看了一眼亦可以蘊含許多。

然後他跪在地上爬到了皇帝桌前,雙手獻上了白色信札。

如塵很瞭解嘉靖的習慣,所以他並沒有把信直接遞給皇上。

他是遞給了皇上身邊的慕容婉兒……她此時顯然是最適合看這封信的人。

一來她的立場足夠客觀和中立;


二來她是皇上最信任的人;

三來皇上不會親自去接觸那些來歷不明的東西——包括一切來歷不明的東西——紙,有時亦足以致命。

慕容婉兒在衆目睽睽之下,迅速的打開了紙條,只見上面寫道……

“聞君有白玉雕龍與白玉鳳凰,妙手雕成,極盡妍態,不勝心嚮往之。

今夜子時,吾已踏月而來取走,擾君賞賜實在於心不安,故留下一隻白玉雕成的小老虎一隻,君素雅達,必不致惱我、怨我,令我再次踏月而來取走老虎旁邊之物也。”

這信中的最後一句話,囂張至極,意思是:如果皇帝你不放棄追殺我、追捕我,我必將再次踏月而來去走你傳國玉璽也……不過這威脅卻來得很實在、不蒼白……因爲他如果願意,現在玉璽已經拿走了。


慕容婉兒看罷信,心裏即震驚於此賊的膽大包天,亦在內心深處產生了一種不應該有的擔心。


她在嘉靖的示意之下,在龍御殿內、重臣之前念出了這封信的全部內容……除了最後一句,慕容婉兒沒有說出來之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