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皮大仙,你他麼瘋了?!”我突然鬼叫。

緊跟着,狐仙小妞搶呼出聲:“三皮,別下去!”

可惜,晚了。

快落地時,皮大仙把背後揹着的黑木棺材往地上一戳,人站立另一頭。

呼!

風起,長袍蕩。

雖然換下了新郎服,但狐仙小妞還是叫小白取來給新姑爺置辦的黑色長袍。

此時,大有一夫當關的氣勢。

怕皮大仙危險,我想也不想,連忙跳下來!

“兩蠢蛋,不他孃的要命了?”梅七罵咧咧。

“三皮,你快上來啊!”狐仙小妞喊。

“來煙,你也躲起來吧,這裏有我,”皮大仙看看我,咧嘴一笑,“有我們!”

我送他一個大白眼,但一點兒不否定。

“你要不上來,我也跳下去!”狐仙小妞蹙眉。

“他孃的,還真是郎有情妾有意,噁心給誰看?塗山來煙,你恁不知羞恥!”塗山俊我黑着臉,罵道。

“你呀閉嘴!”立於黑木棺之上的皮大仙,突然罵道。

“好好,你這個走了****運的渣滓,老子就當着塗山來煙的面兒,弄死你!”

說罷,他朝江充躬身,請纓道:“校尉大人,小的有幸拜你麾下,不曾建功,今兒就取了那大美人想好的頭顱,叫她死了心!”

“好。”江充大奸之輩,有傻逼上趕着出力,它自然樂享其成。

得到命令的塗山俊我,晃了晃脖子,轉了兩下手腕,接着,一道閃電似的奔出,隨即,五分身出。

六道身影同時叫喚:“哈哈,張三皮,沒有鬼車,你不過是個渣兒!”

“蠢蛋,還有我呢!”我罵道。

“哼,你是校尉大人看中的人,我管不了你,但,你也插手不了我。”

話落。

塗山俊我已經衝到皮大仙身前不遠。

那城頭上的狐仙小妞要跳下來,被梅七攔住。不知說了什麼,但卻安靜下來。

我知道塗山俊我所說不假,但還不信邪,剛動一下。那彷彿癡癡呆呆地桐木人突然開了腔,“小子,別動,今天本校尉來此,三件事,一,屠城,收徒隸,以報鎮壓兩千年之恨。二,收你回去給我當這個徒隸頭子。三,帶那小狐狸回去,嘿嘿——”

“呸!江充老兒,你打得好算盤,莫不是以爲,沒人管你了?”

不等我開罵,城頭上的梅七突然大罵出聲。

“混賬東西,你當自己是東方朔?”江充大怒,那桐木人氣得抖。

梅七從城頭翻下來,腳尖點地,翻出一個類似馮島主的羅盤,衝向江充。

“他孃的,收拾你還用他老人家?”

江充被激怒,桐木人一抖,從嘴裏噴出如蝗似的飛蠍。

“人來隔重紙,妖來隔座山。千邪弄不出,萬邪弄不開!”梅七突然抄起一道符咒,貼在自己額頭。隨即一晃手中羅盤,叫道:“殺!”

只見那羅盤迸出一道紅光,轟然掃向飛蠍蠱蟲。

噗噗噗噗——

紅光所到之處,竟是蠱蟲爆裂之聲。饒是偶爾幾隻避開,也都被貼在額頭上的符咒擋了回去,使這些蠱蟲近不了身。

“有點兒本事,本校尉正是用人之際,你若自斷一臂,我留你做假佐。”

“做你春秋大美夢!” 皮大仙掄起被塗成紅漆的黑木棺材怒砸塗山俊我。

梅七貼符執羅盤,對付巫蠱桐木人。

一眨眼,只剩下我與那塗山若白沒有動手。

“小妞,真沒想到,你是那夜的神祕人。早知如此,當初宰了你好了。”我目光灼灼。

“你的身份,塗山大少爺,還有校尉大人都已經知悉,你就算宰了我,也完了。”塗山若白嘲諷道。

“現在殺你,確實於事無補。但是,最起碼解恨!”我說到最後,勾起的嘴角漸漸笑得猙獰。

見我一步一步朝自己走來,那塗山若白小臉繃緊,色厲內荏道:“你,你別過來,我若是有個閃失,塗山大少爺饒不了你!”

“噗,這話說得跟我真怕他似的。你忘了,誰他孃的把他揍成了死豬樣兒?”

那塗山若白神情一頓,顯然想到了之前不好的種種,以至於連連後退。

我勾脣嘲諷,暗忖,這小娘們演技忒爛。

似乎意識到自己的懦弱被我拿來嘲笑,那塗山若白緊緊皺起細長眉毛,衝我大喊一聲,轉而化爲一隻碩大的九尾狐。

化成九尾狐的塗山若白,一張長狐臉兒呲牙咧嘴,狐媚的眼角流露兇光,脖頸兒毫毛更是乍立如刺,一副悍婦樣兒。

我盯凝半晌兒,瞧見這小娘們前腿微微顫抖,不由撇嘴罵道:“裝模作樣!”

被我見二連三的嘲諷,那塗山若白小臉掛不住了,不要命似的嘶吼一聲,猛撲上來。

嘿嘿,我乾笑兩聲停下腳步,反而掏出自有書,一晃兒,放出祖大樂。

“祖大樂,殺人了!”

這祖大樂甫一出來,衝我長嘯一聲,然後瞪向塗山若白。二話不說,祖大樂亮出血跡斑斑的青銅長劍,戳向塗山若白眉心間。

祖大樂砍人從來不管男女,只在意爽不爽快!

八成見到祖大樂替我殺過去,那塗山若白微微一愣,長狐臉兒流露一絲疑惑。但緊跟着,嘴角一翹,合身撲去。

哐當。長劍與九尾相擊。

祖大樂與塗山若白紛紛後退。

“嘿嘿,小娘皮,有兩把刷子,爺爺中意你的皮毛,借來耍耍!”

說是耍,還不是要扒人家的皮。話音未落,那塗山若白怒喝一聲,分出三個分身,九尾如蛇彎曲,一股腦衝向祖大樂。

“來的好!”祖大樂收起笑,嚴肅對待。

“爺們,要不把大剛放出來幫你?”我嘿嘿一樂。

祖大樂長劍一戳,頭也不回道:“不用,爺爺能對付的來!”

微微搖頭淡笑,我不再光柱祖大樂這邊,轉而把全部精力都放在與桐木人江充鬥在一起的梅七身上。

梅七前輩應該不如塗山武和姜小兔崽子。這江充能追到城隍廟弄死姜小兔崽子,可見實力在他之上。

之前沒有發現,如今望去,那江充藏身的桐木人背後,居然也生出了黑黃之色的巫蠱斑紋。

那江充逼開梅七,陰森笑道:“以往過錯全在你那死鬼師兄,本校尉明察秋毫,又憐你是個人才,可饒你性命——最後一次問你,答不答應?”

“呸!你當誰都跟那塗山俊我一路貨色?老子好歹蓬萊島一脈,豈能被你這巫蠱頭子差遣!”

梅七說完,手中羅盤紅光大盛。

被梅七嗆得難受,江充哇呀呀怪叫一通,罵道:“匹夫、蠢貨,找死耳!”

說完,這江充一擡手。

猛然間,梅七肚皮好似打鼓。

砰砰!

那梅七色變,罵道:“他孃的,你給老子下了蠱?”

“哼。當面放蠱,不過基礎,有甚大驚小怪?”江充冷笑連連,手上動作卻不慢,眼看就要給梅七的腦袋開瓢兒。

“梅前輩小心!”我連忙提醒,飛快掠向梅七。

呼!

梅七忍着疼,側步一滑,避開江充的擊殺。

那攻擊落空的江充再一擡手。

頓時,豆大的汗珠子順着梅七的臉滴答往下掉,臉已經變了色兒,紙白一樣。青筋虯龍一樣盤亙,嘴角已經咬出了血。

並且因爲劇烈的疼痛,幾乎蹲到了地上。

“去死!”

江充話未落,一拳又至。

我心道不好,連忙召喚出艾魚容,一招化龍追過去。

我知道,與艾魚容鬼融之後,這右臂實力依然跨不過惡鬼這道坎兒,更遑論打倒江充。

但我必須出手!

噗!

巨大的龍爪直接抓住桐木人的右臂。使得江充爲之一頓。

那江充控制桐木人扭頭看我,發出桀桀聲怪笑,“小子,這是第一次。”

我眯起眼睛,也不搭話,拼命地往回拽江充。

那桐木人腳下突然爬出密密麻麻的大綠毛蟲,竟彷彿把桐木人釘到了地上。

“小子,第二次。”

我眼皮一翻,第三次出手。

嗨!

我大聲道。左手搭在飛魚臂上,也是往後使勁兒,半個身子拼命後仰——

“他麼的,第三次!”江充狠厲道,“再一再二沒有再三——你也去死吧!”

那江充猛一揮桐木人手臂,頓時一片黑紗似的東西沿着飛魚臂撲來。

我擦,是蠱蟲!

蜈蚣、壁虎、賴蟾蜍、毒蛇、蠍子、蜘蛛,一干毒蟲爬上飛魚臂,眨眼間,便已經密密麻麻,散出刺鼻的腥臭味道。令人作嘔。

轉眼,蠱蟲爭先恐後地要往飛魚臂的金色鱗甲縫裏鑽!

我嘿嘿一笑,那右臂刀槍不入,蠱蟲也不行!

飛魚臂一擰巴,頓時絞死無數蠱蟲。

江充一愣,旋即氣笑,道:“好膽,竟敢殺我那麼多寶貝,這次就算你求我,也難逃一死!”

江充要出手。

忽地,一道紅光轟到了桐木人手掌上。頓時,滅掉百八十蠱蟲。

我和江充同時大驚,望向紅光來處,那蹲在地上,冷汗直冒的梅七前輩,強撐着用了一把羅盤。

“老不死!”江充罵道。邊罵,邊擡手。

“哇!”梅七突然嘔出一口紫黑的老血,腥臭沖天。

梅七艱難地用手背抹一下下巴,要強道:“你個放蠱的下三濫,老子跟你拼了!”

我瞧出梅七要拼命。

那江充人老精,更不會看不出。

“燕小子,幫我轉告張墓童,蓬萊島交給他了,千萬珍惜!”說完,梅七就好像交代完後事的老人一樣,準備一頭撞向江充。 好人不長命,禍害活千年。

梅七這個自詡從來不是好人的傢伙,這一次,也沒死成。

攔下他的是皮大仙。

我因爲去抓梅七,也被皮大仙拉過去。

這小子黑色長袍已經被撕爛,胳膊上盡是劍傷。但精氣神卻飽滿。

此時,皮大仙站在豎立的黑木棺材後,狼妖獸兵護在腳下。一隻巨大的鴨子嘴怪鳥護在身前。

是鬼車!

見此,我不由往皮大仙跟塗山俊我之前爭鬥的地方瞧,嚯,那塗山俊我已經昏死過去。

皮大仙拉住梅七,說道:“梅前輩,你還有救,別幹傻事!”

“呃——”

梅七疼地厲害,艱難地點了點頭。

我暗忖,這時候,就算梅七想玩命兒,恐怕都沒那個氣力了。

皮大仙把梅七放在狼妖獸兵的背上,拍了狼妖的腦袋一下。狼妖飛快竄去,幾個縱躍,差不多高時,被城頭上的狐仙小妞接上去。

說時遲那時快,這些不過發生在彈指之間。江充並未阻攔,似乎只瞟一眼昏在遠處的塗山俊我,便收回了目光,衝皮大仙說道:“鳥不錯,我要了!”

“呸!”皮大仙眼睛一眯,不廢話,說道:“來戰!”

話落,皮大仙抄起黑木棺材掄出去。

江充見狀,怒道:“螻蟻耳,竟敢挑戰於本校尉!一隻手碾死你!”

“吹牛、逼!”皮大仙毫不客氣。

我緊跟着,一步衝出。

飛魚臂彎曲,隨即轟出。一道金光閃爍,那化龍之後的巨大龍爪後發先至,抓向桐木人的脖頸兒。

這時,黑木棺材已經開始打臉。

砰砰之聲不絕。

大約十幾下,那桐木人突然一掙,竟然崩開我的龍爪,更把黑木棺材連同皮大仙撞飛。

呼!

鬼車及至。

巨大的翅膀繼續抽向桐木人。

轟轟轟!

那桐木人眼看要被扇爛。裏面的江充發出一聲怒吼,“啊!”

這一聲之後,只見桐木人終於碎裂。噼裏啪啦地碎了一天一地。

隨即,一團陰氣森然,鬼氣沉沉的黑色氣團浮在半空。

這纔是那個江充!

我前探的龍爪不曾收回,直接一龍爪下去,就要擒它。

桀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