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盧總你好,我是來找盧寶的,如果給您造成什麼麻煩的話,還希望盧總您不要放在心上。”

盧成才擺了擺手:“那都是小事,再者說你來這裏我雙手歡迎,又怎麼會有麻煩。”

盧成纔在這個時候將目光轉移到保安等人的身上說道:“你們這些人怎麼搞的,明明知道沫沫是我的弟妹,你們竟然還敢阻止她進來,如果再有下一次的話,我絕對不會這樣輕易地放過你們,還不快給弟妹道歉?”

在盧成才的命令下,保安們只好向沫沫道歉,而沫沫對於盧寶心中的怒火也因爲盧成才的出現而減少了一些。

“盧總言重了,我是來找盧寶的,和其他人沒有任何關係。”

“既然是來找盧寶的話,那快進來說話吧,我這就讓人準備一下,我們該喝邊聊,進來吧。”


見盧成才盛情難卻,沫沫也不好拒絕,於是便走了進去,一直來到了接待室。

走進去的沫沫發現桌子上早已經放置了三杯咖啡。

盧成才客氣的伸出手說道:“請坐吧,弟妹。”

沫沫在客氣一番之後坐了下來,盧寶和盧成才也相繼坐了下來,不在話下。

坐下來之後,盧成才說道:“弟妹,我知道你來找盧寶是因爲什麼事情,但我要站出來說句公道話,盧寶昨天晚上所接待的確實是一位女客戶,而且這也是我交給他的任務,他在之前就對我說過,害怕引起你的懷疑,所以才瞞着你。”

“既然盧總您提起這件事情,那我也不打算繼續隱瞞下去,如果這件事情真的像盧總您所說的一樣,那爲什麼盧寶不告訴我事情的真相,依我看,他和那個女客戶之間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祕密。”

盧寶在這時說道:“要我說幾遍你才能聽明白,我是爲了防止你多想纔沒有將這件事情告訴你!”

沫沫嚴肅的說道:“難道我在你眼裏就這樣不通情達理嗎?說到底還是你做賊心虛!”

盧寶不知該說些什麼,真是應了那句話,不要和女人吵架,因爲你永遠不會贏。

沫沫的話讓盧成才也頓時語塞,沒想到沫沫的話會說的這樣無懈可擊,倘若自己告訴沫沫偷偷泄露祕密的人是自己,自己也會陷入沫沫的黑名單之中,這樣賠本的聲音盧成才固然不會做。

見盧寶和盧成才兩個人都沒有說話,沫沫爲之一笑:“看來你是讓我猜中了,所以連一句話都說不出口,盧寶,你是真的可以,當時我真的是瞎了眼纔會選擇跟隨你,原本以爲我們兩個人可以同甘共苦,攜手到老,現在看來是我想多了,我很快就會從家裏搬出去,謝謝你陪伴我的這些日子。”

盧成才做夢都沒有想到沫沫會說出這樣的話,同時也沒有想到自己的舉動會產生這樣的嚴重後果。

盧成才站起來走到準備離開的沫沫面前說道:“弟妹,你這句話說的未免有些太過嚴重了,這根本就是一個誤會,你相信我,事情絕對不是你所想的那樣。”

沫沫毫不猶豫的甩開盧成才的胳膊:“盧總,還請你放開我,我要走了。”

坐在椅子上的盧寶終於忍無可忍,站起來抓住沫沫的胳膊:“你對我耍脾氣可以,但你有什麼資格對盧總髮火?”

“我向誰發火是我自己的自由,和你沒有任何關係。”

暴怒的盧寶擡起胳膊,右手張開,怒氣洶洶的看向沫沫。

看着盧寶張出來的右手,沫沫嗤之以鼻:“怎麼,現在都打算打我了嗎?盧寶,有本事你就打我!”

‘啪’在盧成才的注視之下,盧寶結實的一巴掌打在沫沫的臉上,沫沫直接倒在地上,眼淚花落下來,摔落在地上,捂着自己發紅的臉龐:“盧寶啊盧寶,我做夢都沒有想到你竟然會對我大打出手,從現在開始,你和我之間沒有一毛錢的關係!”

說完,沫沫便從地上爬起來,哭泣着奔跑離開,沫沫的表現被公司員工看在眼中,一臉茫然。

盧寶看着自己扇打沫沫的右手,由於自己力度過大,盧寶可以清楚的感覺到手心中的腫脹感。

盧成纔不可思議的看向盧寶,沒想到在自己面前一向表現恭敬的盧寶竟然會有這樣憤怒的一面。

盧成才說道:“盧寶,你還愣着幹什麼?快追上去!我給你放一天假,快去!”

盧寶並沒有追上去,而是木然的將手收了回來:“不用了,一個決定要走的人無論我怎麼挽留都不會有任何用,盧總,我先回去了。”

看着盧寶落寞的背影,盧成才的心中頓時出現了一種罪惡感,這所有的罪魁禍首都是自己,如果不是自己的話,事情絕對不會變成這個樣子。

想到最後的盧成才只好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無能爲力。

哭喊着離開如龍公司的沫沫在路邊攔下了一輛出租車後便向家的方向行駛而去。 至於回到辦公室的盧寶無精打采的坐在椅子上,仍然回憶着自己所做的事情,擡起右手,甚至連盧寶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麼會突然對沫沫下手。

從自己失利之後沫沫便一直陪伴在自己的身邊,如果沒有沫沫的話,盧寶也不會撐到現在,可現在自己好不容易有所成就,反而忘記了自己的糟糠之妻,如果放在以前的話,盧寶絕對不會對沫沫做出這樣的舉動。

坐在椅子上的盧寶默默反思着自己的過錯,拿起手機,很想給沫沫打電話,在再三猶豫之後還是選擇了放棄,搖搖頭將手機放在了桌子上。

整整一下午的時間,盧寶都坐在自己辦公室當中,沒有挪動過半步,連午飯都沒有吃,就這樣木然的看着自己的手機。

回到家中的沫沫如同崩潰一般的坐在沙發上,看着家中的一切,就好像所發生的一切都在自己的眼中。

在穩定情緒後,盧寶沫沫站了起來,開始收拾起東西來。

在收拾完畢之後,沫沫拉着厚重的行李箱離開了家中,乘車離開。

到了晚上,盧寶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盧寶欣喜若狂的一看,原本以爲是沫沫的電話,沒想到竟然是李智。

“你好,李小姐。”

李智看着眼前的規劃圖道:“盧總,怎麼了,聽你的語氣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李小姐,你有什麼事情嗎?”

“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事,我這個人做事向來不喜歡虧欠任何人,昨天晚上你邀請我吃飯,今天晚上我邀請你吃飯,不知你是否有時間。”

心情低落的盧寶毫不猶豫的拒絕道:“不好意思李小姐,我有其他的事情要處理,恐怕今天沒有時間。”

“這樣啊,原本打算和你說一下有關於地皮的事情,現在看來你也沒時間了,那好吧,看來我只能找其他人了。”

見李智拋出了橄欖枝,盧寶立刻改口:“李小姐,我剛剛記錯了,我的應酬是在明天晚上今天晚上我沒事,不知我們在哪裏見面?”

“盧總,你還真是善變,一聽說地皮的事情立刻改口,我都不知道是應該誇你還是說什麼。”

盧寶乾笑一聲,掩飾着內心的尷尬:“李小姐真會開玩笑,我剛剛真的是記錯了,還請李小姐不要放在心上。”

李智不屑的說道:“我看昨天晚上吃飯的地方就不錯,今天還在那裏好了,晚上六點,來不來你決定。”

“好的,李小姐。”

放下電話的盧寶嘆了一口氣,雖說不是沫沫的電話,但也着實爲自己解決了一件事情,還是先將這件事情告訴盧成才的比較好。

‘咚咚’

“請進。”盧成纔回應道。

得到迴應的盧寶推門走了進來,禮貌的說道:“盧總。”

盧成才見盧寶面色疲憊,就知道是沫沫的事情讓盧寶很是難過。盧成才客氣一笑:“我記得我和你說過的,你來找我的時候不用敲門,直接進就可以。”

盧寶表情淡定:“謝謝盧總的好意,但上下屬關係還是要有的。”

忽然的客氣讓盧成才很不適應,也猜到了是什麼事情讓盧寶忽然之間變的如此客氣。

“你找我有什麼事?”

“是這樣的,李智剛剛給我打過電話,說晚上要邀請我吃飯,並且商討一下有關於地皮的事情。”

這一句話讓盧成才雙眼放射出光芒來:“既然李智都已經這樣說了,相信我們就已經得到了她的承認,所以晚上的時候你一定要不惜一切代價將地皮的業務拿下來!”

面對如此興高采烈的盧成才,盧寶僅僅是淡然一笑:“是,盧總,那我就先下去按照你所說的準備了。”

盧成才點點頭,也不好意思多留盧寶。

在盧寶馬上離開辦公室的時候,盧成纔將其喊住說道:“盧寶,對不起。”

站在原地的盧寶爲之苦笑一聲,並沒有多說什麼,還是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

到了晚上,盧寶欣然來到約定的餐廳,發現李智早已經提前等候,而位置和昨天的一樣。

李智見盧寶的表情有些不對勁,於是便試探性的問道:“怎麼了,盧總,感覺你的性質不是很高。”

盧寶淡淡一笑:“沒什麼,李小姐,現在可以告訴我你的決定了嗎?”

見盧寶並不打算告訴自己,李智也沒有在進行追問,客氣的伸出手說道:“先坐下來吧,地皮的事情我們一會再說也不遲,先吃飯吧。”

在坐下來之後,李智便吩咐服務員上菜。

縱然眼前的佳餚很是美味,但在盧寶的口中仍然很是難以吞嚥。

吃到一半,李智說道:“盧總,地皮的事情我已經考慮清楚了,與暝晨和清風兩家公司相比,盧家的實力確實要高出很多來,不過有些東西並不是光憑藉着實力就可以解決,還需要之後的努力,我現在更想知道的是,盧成纔打算用多少錢來購買我手上的這塊地皮,倘若價格不能夠讓我滿意的話,我寧願將地皮賣給其他人。”

“至於多少錢來購買這塊地皮我也不好說,畢竟我不是老闆,你不介意我給我們老闆打個電話確認下吧?”

“可以。”

“那是否可以告訴我另外兩家公司所開出的價格?”

“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但是我可以提醒你一句,他們所開出的都是大數目。”

盧寶在點頭之後打通了盧成才的電話,將地皮的事情原封不動的告訴了盧成才,盧成才也開始猜測起來瞑晨公司兩家所開出的價格是多少。

“難道真的沒有辦法從李智的口中得到準確的數字嗎?”


盧寶看了一眼正在吃東西的李智回答道:“我問過了,她根本不說。”

李智漫不經心的在一旁提醒道:“我建議你們最好快一些下決定,否則我將無法保證這塊地皮的所有者是誰。”

李智的話恰到好處的傳入了盧成才的耳中,更是加快了盧成纔對於這塊地皮的佔有慾,便愈發的想要得到地皮。 盧成纔拿出擺放在一旁的賬單,仔細計算着公司的收入和支出,得出了一個非常樂觀的數目,將近六億之多,按照現在的這個數字來看,盧成志可以出一半的金錢來當做籌碼。

可是想起李智的話,盧成才便很是猶豫,如果自己開出的價格沒有暝晨公司他們高的話,李智一定會將地皮賣到他們的手上,到那個時候,自己所有的努力都將會白費。

想到這一點,盧成才重新陷入思考當中,努力想要就算出一個區間來保證自己的利益。

在盧成才思考的時間內,李智已經將筷子放在餐桌上,擦掉嘴角的油漬問道:“現在可以讓盧總告訴我你們開出的價格是多少了吧?”

盧寶原話轉達給盧成才,盧成才做出了一個驚人的決定。

“五億,告訴李智,我們用五億的價格來購買這塊地皮!”

對於這個數字盧寶也很是意外,五億未免太多一些,原本以爲四億就已經是極限了,沒想到盧成才竟然會把價格開到五億,這意味着如龍公司只有一億多的資金可以流動。


雖然聽起來很多,不過對於如龍公司這樣的一個大公司來說這一億資金根本沒有太大的實用性,否則盧成才也不會直接向盧天閎借了十個億過來。

盧寶看向李智回答道:“五億,我們願意出五億來購買李小姐手頭上的地皮。”

李智嘴角上揚:“你們盧總確定嗎?”

“確定。”


李智不慌不忙的從包中拿出口紅,開始塗抹起來:“好,盧總果然是一個爽快人,這塊地皮我會賣給你們,只不過合同在我的手上,需要你和我回去取一下,但你明天才能將合同送回去。”

聰明的盧寶第一時間便猜到了李智話語間的真正目的是什麼,但還是將原話告訴了盧成才。

聽說李智答應將地皮賣給自己的盧成才心中大喜,甚至有些得意忘形,手舞足蹈的說道:“好,盧寶,就這麼說定了,左右沫沫也離開你了,今天晚上你就盡情享受好了,我不會打擾你,明天我在公司等你回來,到時候請你吃飯。”

盧成才興奮的情緒並沒有傳染到盧寶的身上,盧寶很是淡定的應答一聲之後便關掉了電話。

盧寶臉上的平靜沒有一絲改變:“李小姐,現在我們是否可以回去取合同了?”

李智嬌笑一聲:“沒有想到盧總還是這樣一個心急的人,好,我們現在就出發,你可要跟緊我哦。”


李智一邊說一邊向盧寶拋了一個媚眼,盧寶面無表情的跟着李智離開餐廳。

盧寶開着自己的車漫不經心的跟在李智的車後,李智的座駕是一輛福特野馬GT憑盧寶現在的車想要追上那簡直就是做夢,既然沒有辦法追上去的話,盧寶也沒有打算奮起直追,索性慢悠悠的開着車,行駛在道路上。

當盧寶到達的時候,李智都已經將車停好,見盧寶也已經到達,於是便從車上走了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