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直到狼群離開,她才終於證實了自己的猜測,這個山洞似乎有點奇怪,自己明明就在這裡,可是那些狼群卻根本看不到……

看到狼群離開,她緊繃的神經才終於一松,還沒來得及查看周圍是否安全,便眼前一黑昏迷了過去……

就在她昏迷過去之後,她身後不遠處有白光閃了閃,隨即又暗了下去…… 結果我看見小驚鴻的神情突然就垮了下去,臉上露出了傷心的神色,他輕聲的對我說道,“我沒有爸爸媽媽,我只有師傅……”

我的心裏頓時一沉,沒有爸爸媽媽,這句話從小驚鴻的嘴裏說出來,真的很讓人傷心。

關於我想要認回小驚鴻的 事情,我想還得從長計議,最先就得去聖山道觀跟小驚鴻的師傅談一談。

不知道小驚鴻現在叫什麼名字,於是我問道,“那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呢?”

小驚鴻說道,“姐姐,我叫邊寒。”

邊寒?我不禁一愣,還真會一個有趣的名字呢,我說道,“這名字很不錯呢。”

小傢伙點了點頭,對我說道,“是啊,我沒有爸爸媽媽,所以我的名字是我師傅給我取的,我師傅叫邊霆。”

這小傢伙還真是可愛,問一問,什麼都說出來了,雖然道術厲害可是卻終究是個孩子啊!

靈貓異志 當我將小驚鴻帶回家裏的時候,小花簡直是高興壞了,而當小驚鴻看到小花後,先是微微一愣,然後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小驚鴻,對我驚訝的說道,“ 姐姐,你該不會是那次和小花一起的那個大姐姐吧?”

我猶豫了一下,但還是點了點頭,見我點頭小驚鴻更加的驚訝了,他說道,“好奇怪呢,我上次見到那個大姐姐的時候,並不是這個樣子的啊。”

小驚鴻想了想,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對着我說道,“哦~~我知道了,姐姐你的靈魂是回到了自己的身體裏了,而且姐姐你好厲害。”

我現在用功的時候幾乎是渾身上下都散發着魔氣,讓我感到驚訝的是,小驚鴻並沒有因此而感到害怕。

“姐姐,小哥哥,你們在說什麼啊?”小花湊了過來。

我笑了笑,臉上對小花說道,“沒事的呀,小花看到小哥哥來是不是很高興?”

“嗯嗯,好高興呢!”小花連連的點頭,看她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來,的確是很高興。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小驚鴻突然捂住胸口一下子就跪倒在地上,臉上和額頭上都出現了大顆大顆的汗珠,而他的眼眸也在紫色黑色只見轉換……

我心說不好,這是火焰蛇血又要發作的節奏!我趕緊將小驚鴻給抱在了牀上,現在是能用我的魔王力量將他體內的那股火焰蛇的力量給壓制下去了。

這火焰蛇血說來也是一朵奇葩,雖然喝了它的血不至於致命,但是卻非常的難受,那難受的程度不亞於生孩子!

看到小驚鴻這麼難受,我也只能暫時的將這股力量給壓制下去,還有小花的身上的火焰蛇力量,此時此刻,我的心裏是非常亂的,想了想,我決定還是要去再找一次鳳念,這火焰蛇血是當年他餵我喝下的,而現在的話也許只有他知道這東西該怎麼解了。

我實在是不忍心讓小驚鴻和夏翩若受這樣的苦,不過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將這孩子帶回我的身邊。

我用魔王力量將小驚鴻體內橫衝直撞的火焰蛇力量給暫時壓制了下去,這樣下去並不是辦法。

我準備明天的時候去拜訪一下小驚鴻的師傅,邊霆!

我看着小翩若守在驚鴻的牀邊,一雙大眼睛裏滿是對驚鴻的關心,看見此情此景,我的心裏有一種安慰,看來我以後我不必擔心他們倆在一起的相處了。

第二天,翩若早早的就將我喊了起來,她不好意思的在我的耳邊說道,“姐姐,你快起來做早餐,小哥哥要醒了。”

我去,我就說小傢伙這次怎麼乖來叫我起牀,原來是因爲想我跟驚鴻做東西吃,這個小東西這麼小就知道體貼人,也挺好的。

不過我倒是挺擔心的翩若對驚鴻產生一點別樣的情緒,這樣的話,那可就糟糕了!

不過被翩若這麼一叫,我趕緊起來在廚房搗鼓,可笑的是現在我在廚房搗鼓的時候,竟然會想起最開始的時候,忘川給我做東西吃,可是想到這裏我的心有點微微的疼痛。

琉璃淚:帝王癡愛 我始終覺得忘川不應該是鳳念那個樣子的,我以爲忘川就是忘川,而鳳念就是鳳念。

腹黑總裁:只疼家養小貓 可是現實告訴我,並不是這樣,我無奈的笑了笑,想象總是很美好的,而現實呢?很殘忍。

我將早餐做好後,端上了桌子,翩若已經去叫驚鴻起來吃早餐了,驚鴻還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我,我笑着對他說道,“沒事的,不必客氣。”

小驚鴻這才和翩若一起坐在了餐桌邊,看着兩個小傢伙在開心的吃着早餐,兩人在互相說話,時不時還發出了悅耳的笑聲。

如果接下里的日子都像是現在這樣的話,那該有多好啊!

“姐姐,我吃好了,謝謝姐姐的熱情招待,不過我現在要走了,我一晚上沒有回去,師傅一定會着急的。”

就在我發呆的時候,驚鴻突然走到我的身邊對我說道,我回過神細細的看着眼前這張精緻,跟鳳念有着六七分相似的小臉,心裏很捨不得。

我在心裏想了想,決定小驚鴻一起回去,我想找那個邊霆,瞭解一下小驚鴻的情況,順便跟他說說,我是小驚鴻母親的事情。

“那邊寒小朋友,我送你回去好不好?你現在身體有點虛弱,萬一在路上碰到壞人的話,可能會吃虧的。”我說道。

我本來就是長得很漂亮,而且極具親和力的那種相貌,所以當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小驚鴻馬上就答應了我。

“那就麻煩姐姐了。”小驚鴻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結果翩若這時候在旁邊眼巴巴的看着我說道,“姐姐,可不可以也一起帶我去呀?”

現在家裏只有我們三個人,夏天昨天就被阿狸給召喚過去了,好像是因爲妖界出了什麼事情,阿狸搞不定,所以夏天過去幫她了。

把翩若留在家裏我也不太放心,所以這次就帶着小翩若跟小驚鴻一起去了聖山道觀。

這聖山道觀在這座城市倒是挺出名的,所以我很快就找到了聖山道觀的地址。

到了聖山道觀,我一看,還真是的道觀,就跟電視上看到的那些道觀差不過,而且還從裏面飄出了嫋嫋青煙,看起來倒是香火鼎盛的樣子。

“是這裏嗎?”我問小驚鴻。

小驚鴻點了點頭對我說道,“謝謝姐姐和小花送我回來,你們跟我進去,我讓師傅好好的招待你們。”

這正合我的意,反正我也要見驚鴻師傅的,現在也算是比較有充足的理由去見他的師傅了。

“好的。”我笑了笑說道。

於是小驚鴻將我和翩若領導了道觀的後院裏,他不好意思的對我說道,“委屈姐姐和小花,在這裏等候一下了,我去通報師傅!”

“好的!”我趕緊點頭。

小驚鴻蹦蹦跳跳的跑去找他的師傅了,我和翩若在院子裏等着。

過了大概十幾分鐘的時候,從院子的前面走出來一個年輕的男子,他的身後跟着小驚鴻,小驚鴻跟在這年輕男子的身後,一副畢恭畢敬的樣子。

我想這個男子就是小 驚鴻的師傅,邊霆了!

他來到我的面前,禮貌的朝着我頷首,這名男子的確是那天我在童裝專櫃遇見的那個年輕男子!

“謝謝這位姑娘送我徒弟回來,有勞了。”年輕男子說着,眼神有意無意的在我和小翩若的身上掃視,同時露出一個若有所思的眼神。

我敢肯定,驚鴻的師傅一定是知道什麼的。

“在下邊霆,敢問姑娘芳名?”年輕男子突然問道。

這,我覺得這句話好像不該這麼問吧?

我趕緊回答,“呵呵,邊霆大師你好,我叫夏絃樂。”

想了想,我又繼續對邊霆說道,“我現在有一件事情想跟單獨跟你說,不知道你現在有沒有空?”

邊霆的眼神眯了眯,說道,“有空,面對美女,我隨時都有空。”

汗滴滴,我怎麼覺得這邊霆有點不靠譜的感覺,不過看到小驚鴻那好奇的眼神,還有和翩若那眉目之間的傳遞,我還是和邊霆走進了這道觀的會客廳!

這會客廳裏面一個人都沒有,正好適合我談事情。

我剛坐下,邊霆就給我沏上了一杯茶,隨後他說道,“不知道夏絃樂小姐,單獨想跟我談什麼事情?”

我輕輕的抿了一口茶,輕聲說道,“關於邊寒的事情。”

“哦?不知道夏小姐想談我小徒弟什麼事情?”

此時此刻我也不想拐彎抹角,只好直接了當的說道,“邊寒是被人丟在你道觀門口的,我知道是你收養了他,不過我現在想告訴你一件事情,我是邊寒的親生母親,所以……”

“所以你想要回我的小徒弟?”邊霆接過我的話說道,不過奇怪的是,在邊霆的臉上竟然沒有看出半分的詫異,彷彿他早就知道似的。

那如果是這樣的話,邊霆這個人倒是真的是深不可測!

“我正是這麼想的。”其實說這句話的時候,我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畢竟邊霆替我養了這麼多唸的兒子,可能他也捨不得! 封神之召喚猛將 而上官九狸此時正坐在一個奇怪的地方發獃,沒錯,就是發獃……

原本昏迷過去的上官九狸,在白衣男子身上那些白光沒入體內之後,沒有多久她便醒來了。醒來之後上官九狸還有些迷茫,發現自己原本身上的衣服,已經破舊的不成樣子被丟在一邊,而她的身下鋪著一件看上去品質不低的白色長袍……

山洞內的寒氣襲來,上官九狸猶豫了一下,直接將身下的白袍披在了身上,袖子挽起,將自己原本的衣服胡亂的收了起來抱在懷裡,她便發現自己所在的是一處山洞,正準備出去的時候,發現對面的牆壁閃過一道白光……

上官九狸好奇的走過去,摸了摸牆壁卻又沒有發現什麼,就在她放棄準備離開的時候,左手之前燒傷的地方,有一處傷口溢出的血跡觸碰到牆壁上……

緊接著上官九狸便被一陣恐怖的吸力,給吸到了牆壁之中……

一切發生的太快,讓上官九狸連尖叫的聲音,都沒有來得及發出,人就在山洞中消失了……

此刻,上官九狸正坐在地上一副獃獃的樣子,剛才她被那一陣恐怖吸力吸住的時候變失去了意識,再次醒來的時候,她就身在這個只有一平米大小的石室中了。而她懷裡原本抱著自己的衣服,也不知道哪去了,上官九狸想大概是被那恐怖的吸力給粉碎了吧……

好在她身上套著的長袍,材料不錯,此刻完整的包裹著她的小身體……

而她剛剛回神,腦海中就一陣刺痛襲來,緊接著一些陌生的記憶如同幻燈片一般,斷斷續續的在她的腦海中放映……

現在,上官九狸也終於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實了。對於自己睡個覺就穿越的事情,她並沒有什麼太多的反應……

其實,沒有人知道,在現代她雖然是世界頂尖的天才醫生。卻沒有一人知道她的身世,不管是國家情報局,還是FBI等,都沒有人能查出她的身世……

關於她的一切,只有她的名字,她的學歷,她的醫術,而她的家人全部沒有顯示.她就好比是天生天養的一般……

別人都以為她是孤兒,其實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孤兒,因為她不是在孤兒院長大的……

確切應該說,她有記憶的時候是從她7歲開始,當時她就讀於M國的一所中學,沒有人覺得她出現的突然,那個時候的她,也不覺得自己特別,因為她有一起玩的同伴,有一個自己居住的豪華別墅,有接送她的傭人甚至還有保鏢,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

她沒有父母,也從不尋找父母,彷彿一切本來就是該這樣的,她本來就該是一個人的。直到她20歲的某一天夜裡,她從噩夢中醒來……

那是她第一次好奇自己的父母,也是第一次發現7歲以前的記憶自己竟然沒有。於是她半夜跑到樓下,想找多年來一直在她身邊,為她做飯的雲姨等人問問……

可是她找遍整個別墅,別說雲姨了,就連不久前雇傭的看門王叔,也不見了蹤影……

整個別墅只有她一個人,那個時候的她已經成名。認識的人也很多,她花錢讓人幫忙尋找了陪伴自己多年的幾個傭人和保鏢,卻是毫無音訊,一點線索都沒有……

最奇怪的是,她拿著那些傭人的照片和名字,到戶籍處查詢,結果卻是根本沒有那些人。不管是名字還是照片,都沒有。也就是說,那些伺候她10幾年的人,要麼就全部是世界級別的黑戶,要麼就是名字和照片都是假的……

還好當時她去查詢的時候,找的是一個熟人,不然被別人知道,絕對會以為她有病的……

因此,對於現在自己睡著睡著靈魂穿越了,上官九狸也沒有受到多大影響。唇角扯出一抹苦笑,在現代自己的身世成迷……

可是,穿越到這個世界,身世到是不成迷了,卻也跟現代的差不了多少。這具身子的原主也叫九狸,只不過不姓上官姓墨,根據腦海中的記憶顯示……

原主墨九狸,女,18歲,凌天大陸風雲帝國開國將軍墨青天老將軍的外孫女,是墨青天的小女兒墨綵衣之女,父親不祥,母親下落不明……

墨九狸出生時天降異象,雖然父親身份不祥,依舊被風雲帝國太后親自賜婚給當今天子為太子妃。誰知三歲時墨九狸被測出是終生無法修鍊的廢物體質,不久后她的娘親更是失蹤了……

從此以後墨九狸的日子過得那叫一個昏天暗地,身邊唯一對她-最好-的姐姐墨九琪,更是打著為她好的旗號,將她的名聲臭遍了凌天大陸,真正的成了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第一廢物……

這一次,墨九琪更是夥同她的太子未婚夫,將她騙到了這魔獸森林中,直接用大火燒死了。所以自己的靈魂才穿越到原主的身上……

原主不知道,可是現代來的上官九狸可是知道的非常清楚,那個原主唯一信任的好姐姐,這些年可是將原主害的夠慘的……

原主5歲時去後山玩,墨九琪讓自己的靈獸召喚附近的野獸,圍攻毫無還手之力的墨九狸,在她奄奄一息快要死去的時候,墨九琪從天而降救了她……

原主6歲的時候,墨九琪拉著她去游湖,然後從背後將她推下湖中,在她快被淹死的時候,再次出手相救……

類似的事情,不勝枚舉,也讓心思單純,膽小懦弱的墨九狸,對這個姐姐更加深信不疑,幾乎把墨九琪的話當成了聖旨,只要是墨九琪說的,她幾乎毫無懷疑的全部相信……

一直以來墨九狸都是濃妝艷抹,把自己畫的跟個鬼似的,也是因為墨九琪說,太子最喜歡看她那個樣子,膽小的墨九狸從小就知道自己是太子妃……

在無數次被人欺負后,膽子也變得越來越小,心裡唯一的執念,就是要讓自己熬到18歲成年,然後嫁給太子成為太子妃,再也不必被人欺負了,這也是小九狸心裡唯一的希望了…… 邊霆端起還冒着熱氣的茶杯,也是輕輕的抿了一口,他低垂着眼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我也不敢打擾他,畢竟我現在是有求於他,如果他不把驚鴻還給我的話,我也沒有辦法。

如果是硬搶的話,可能還會給小驚鴻的心裏留下心裏陰影什麼的。

“可以的。”他突然說道,“你想要回孩子也可以,但是我是有條件的。”

聽到邊霆這麼說,我就放心了, 可以交換條件的話,那就是有希望了,也不知道邊霆會提出什麼樣子的條件。

“您說。”我趕緊說道,我不願意放棄這個機會。

邊霆笑了笑說道,“我就喜歡你這麼直爽的人,那我話我就直說了,我現在一直在手機殭屍牙和黑靈珠,我總共需要九十九顆殭屍牙和一百九十九顆黑靈珠,你只要幫我招來,你兒子這邊的事情我自然會幫你搞定的。”

我皺了皺眉頭,“殭屍牙我知道是什麼東西,可是黑靈珠是什麼?有什麼用?”

邊霆輕笑着說道,“有什麼用途,夏小姐不必知道太多,你只要將這兩件東西如數給我就好了。”

“那請你把黑靈珠給我看看,是什麼樣子的,在哪裏可以找到?”我問道。

這時候邊霆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拿出一顆黑色像是一般珍珠大小的珠子遞到了我的面前,看到這顆珠子我就知道了,這珠子不就是小驚鴻之前要找的麼?在那殭屍的身上。

“這就是黑靈珠,他一般在出現在綠眼殭屍的身上,只要獵殺掉綠眼殭屍,就可以拿到這顆珠子了。”邊霆跟說說道。

只這種珠子居然會出現殭屍的身上,而且還是綠眼殭屍,那要收集到一百九十九顆黑靈珠的話,豈不是要殺掉一百九十九隻殭屍,想想都覺得有點難度。

可是爲了我的孩子,這件事情我必須得去做。

我沒有過多的猶豫,只是點了點頭對邊霆說道,“你放心,殭屍牙和黑靈珠我都會給你的,你幫我照看好孩子就好。”

“那是自然。”邊霆笑着點頭。

我雖然不知道殭屍牙和黑靈珠有什麼用處,但是這兩樣東西都是在殭屍身上的,我想這東西肯定很邪性,也不知道邊霆拿去做什麼。

和邊霆又閒聊了幾句後,我和他就出了會客廳,而驚鴻和翩若在後院裏玩得正嗨,看着兩兄妹這麼和諧,我的都不忍心叫他們了。

可是現在我還是必須要走的,我朝着翩若喊道,“小花,我們要走咯,快過來。”

翩若很聽話,聽到我喊她,雖然對驚鴻戀戀不捨,但還是朝着我走了過來,她可憐兮兮的而看着我,“姐姐,我們以後還能找小哥哥玩嗎?”

關於這個問題,我只好看向了身邊的邊霆,邊霆只是輕笑着點頭,意識就是說允許翩若和驚鴻一起玩耍了。

臨走的時候,從驚鴻的眼神裏我也看成了不捨,我蹲下愛憐的摸了摸小驚鴻的腦袋,說道,“如果你想小花妹妹了,可以到姐姐家裏來找她玩哦。”

小驚鴻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真的嗎?”

“當然啦,姐姐可不會騙人的哦!”我肯定的點頭。

小驚鴻的臉上正在揚起了笑容,我和翩若戀戀不捨的和驚鴻告別,出了聖山道觀,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接下來,我得好好的努力了!

九十九顆殭屍牙和一百九十九顆黑靈珠!

夏絃樂,你是可以做到的!

從聖山道觀回來後,我將翩若送去了夏天那裏,讓他幫我照看着,因爲接下來我的日子將會非常的兇險,不僅僅要被各界的人追殺,還得冒險完成邊霆的條件,所以無法顧及到小翩若了,夏天和阿狸的法力都不算低,如果翩若體內火焰蛇的力量發作的話,還可以勉強的鎮壓一下!

想到火焰蛇血,我就想到了鳳念,我必須找他問清楚!

不過讓我糾結的是平時都是鳳念找我,我該到哪裏去找鳳念呢?

是不是找到冷筱若就能找到鳳唸了?

可是我已經答應過冷筱若,不再主動去糾纏鳳唸的,可是這件事情如果沒有弄明白,我是不會甘心的!

想到這裏,我覺得我腦袋都快要炸掉了!天知道我多麼想做一個普通的人,可是上天卻偏偏的玩弄我,不如我的意!

不過鳳念似乎是知道我心意似的,我這麼一想,結果這個傢伙就出現在了我的家門後,跟還是忘川的時候,一樣的神出鬼沒!

當鳳念出現在在我的面前,一臉情深的看着我的時候,那雙琥珀色的眸子的情意都像是要溢出來了一般。

“你想我了。”鳳念站在我的面前篤定的說道。

我撇了撇嘴,的確這個時候我是在想鳳念,我想他出現,我要問他很多的事情。

所以對於鳳唸的這個說法,我並沒有反對。

“是的,我想你了。”我淡淡的說道。

鳳念輕輕的笑了笑,那絕色妖孽的臉上帶着一絲絲的欣喜眉間那殷紅的印記,也越發的鮮豔。

“小絃樂啊……我是真的想跟你好好的在一起,我還有機會嗎?”鳳念突然問道。

我一愣,沒有想到他進入會問出這樣的問題,那我現在該怎麼回答他?

再給一次機會?讓他再傷我一次的機會?別鬧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