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直接從靈魂裏讀取東西,對於客體來說,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就好像靈魂要被撕裂了一樣,那中痛苦簡直無法言表。更加痛苦是,張燁的身體被狂爵用功力給定住了,不能動,不能嚎叫,只能盡情享受那種痛到死的無上妙喂。

片刻以後,狂爵緩緩收了食指,口中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原來如此,看樣張家的祖先,很是值得探討一下,鬼才相信一個毫無背景的家族,弄得到軒轅劍。”

而張燁此時已經口吐白沫的倒在地上,一個勁的衝着狂爵傻笑,看那個樣子,還真是傻了啊。

狂爵把張燁給領起來一個瞬移,又回到了那個豪華的辦公室中,畢竟眼前的這個傢伙還不能死,不讓就是給張鳳找麻煩了。不過狂爵也沒打算就此放過張燁,狂爵在張燁體內留了一顆定時‘**’,半個月之後,張燁就會被給炸得粉碎,就連靈魂也不會剩下,狂爵在他體內留的可是高濃度的能量晶體啊,爆炸起來,威力絕對恐怖。 求票求收藏,求點擊,謝謝各位捧場

今天就要開庭,對於張鳳來說,今天是痛苦的一天,也是高興的一天,自己的哥哥莫名其妙變成了傻子,張鳳也很難過,畢竟血濃於水啊。在得知張燁變成傻子住院後,張鳳也曾帶着禮物去看望他,只是可惜,張燁的老婆華鎣,卻把她堵在了門外,毫無修養的把張鳳罵了個狗血噴頭,最後張鳳無奈,只能小心的把禮物給放在了地上,然後才依依不捨的離去。

當然在開庭前出現這樣的事故,警察不來做客那是不可能的,要不是毫無證據,估計張鳳現在已經在拘留所裏了,這件事情,終究還是不了了之。張鳳這幾天心煩的厲害,躲在房間裏,很少吃飯,也很少喝水。最後想通了,靜下心來,修煉了狂爵傳給她的那部修神決,狂爵出品,定是精品,短短的幾天張鳳就已經有初步的實力,自保卻也沒了問題。

這幾天狂爵和血冥也非常輕鬆,沒事的時候,狂爵一個人修煉看看書,要是無聊的話,還和劉伯東南西北的聊聊天。而血冥那個傢伙還是老樣子,吃着黃瓜看着動畫,看到精彩的部分,還一個勁的傻笑,讓狂爵氣憤不已。不過狂爵也懶得管,只是說他兩句,讓他多注意修煉。

對於今天開庭,狂爵等人認爲,實在沒什麼好擔心的,張燁已經出不了庭,只能由他那個無用的老婆出庭,根本就翻不了牌,再說他那僞造的遺書,卻也是很容易檢測出來的,所以今天狂爵只是來看看,溜達溜達而已。

早上九點鐘,上海市人民法院,進行一審。狂爵劉伯等人也全部出席,同時出席的還有很多商業人士,他們是來打探情況的,要是張鳳贏了,他們立馬就會顛屁顛屁的去找張鳳談談“私事”吧!畢竟繼承一個這麼大的商業帝國,張鳳還是太柔軟了一點,很容易撈到油水的,張鳳以前可是從來沒管過公司的,不過那些人卻忘記了人老成精的劉伯,怕是他們要被反咬一口吧。

結果和狂爵預料的一樣,張鳳很容易贏了這場官司,成爲名副其實的黃龍藥業的合法繼承人。張鳳出來的時候,被很多記者和商業人士給團團圍住,問這問那。而張鳳卻總是心不在焉,左顧右盼的在尋找狂爵,只可惜狂爵在出庭沒多久,就遞了一封書信給劉伯,讓劉伯轉交給了張鳳,然後就一聲不響的領着血冥從後門走了。

張鳳好不容易上了專車後,就急忙的問身旁的劉伯:“狂呢,我怎麼沒看到他,來的時候不是在一起的嗎?難道他不和我們一起回去嗎?氣死我了,他實在是太壞了。”

劉伯無言的苦笑了一聲,把那封書信遞給了張鳳:“你自己看看吧,有些人永遠只是過客,希望你忘記他吧,不然你會很悲慘,相信我,我仔細研究過這個人,他是一個神鬼難測的人,一個徘徊理智與瘋狂之間的人,他是個好人,同也是個壞人,他的雙手沾滿了血腥,可是那些血全都是該殺之人,真是謎一樣的人啊。”劉伯其實早已知道,這樣的結局是註定的,對於一個浪跡天涯的人,他實在沒什麼辦法,讓狂爵留下,他只是希望,張鳳那個傻丫頭能夠忘記他。

張鳳握着手中的信封,久久無語。可是心裏卻早已翻江倒海“難道我再怎麼努力,你也不會留下來嗎?狂,知道嗎?我已經習慣了有你的存在,你看書時,那中專注的表情,是那樣的迷人。可是你爲什麼不留下,難道這一切對你來說,沒有任何可以留戀的嗎?狂,這到底爲什麼”。眼淚一滴滴的落了下來,滴溼了手中的那白色的信封。

站在高樓上的狂爵把一切都盡收眼底。以狂爵的修爲,他從頭到尾都看到了,也都聽到了,可眼角微紅的狂爵,還是狠下心來扭頭而去。

只有血冥在狂爵的身後小聲嘮叨着:“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的心裏只有小倩,可你爲什麼每次都付出真心,然後又狠心的把這一切都斬斷,狂,你實在太傻了,不過這纔是我喜歡的狂。算了不管了,我只要吃好睡好就好了,管那麼多幹什麼呢。”血冥一個箭步追上狂爵,然後大大咧咧的說道:“那我們現在去那裏,去找亞特蘭蒂斯嗎?”

“不急,我們還要去把那把軒轅劍給拿過來,我用了一部修神功法,換一把殘破的軒轅劍,我應該還是吃虧的啊,哈哈。”狂爵又恢復到一切的那種狀態中去,把所有的悲傷都隱藏的很深。說玩狂爵就一個閃身出現在自己的寶馬裏,當然血冥也跟着瞬移進去了……

狂爵開着奧迪,一路遊山玩水,悠哉遊哉的朝戈壁沙灘行去,兩天以後,路上的黃沙多了很多,經常會出現沙塵漫天的情況,狂爵也時常下車,用DV把這裏的一些情況給記錄下來,打算把瑞士銀行裏的那二十億美金用到這裏。這裏民衆的生活實在太很苦,時常缺水不說,熱死人的情況也時常發生,狂爵一路上還當期了客串醫生,用功力救了一些人。同時還施展了一個大型法術,降了一場大雨。可是狂爵知道,這樣也僅僅只是治標不治本,兩個月後,他們還是要面對缺水和飢餓的考驗。

狂爵開着寶馬停在了,離戈壁沙灘最近的那個小鎮上,那個小鎮其實已經殘破不堪,街道上都是厚厚的沙塵,看那個樣子,估計已經好久沒被打掃了。一天至少有一次大的沙塵暴,人們的臉蛋就像那厚重的黃沙一樣,黃澄澄的。通常一個十七八歲的孩子,就像一箇中青年人一樣蒼老,是生活把他們逼到了如此地步。唯一的通訊設施,還是一部老爺般的衛星雷達,而且還時常接受不到信號不說,最後竟然被感覺稀奇的人給大卸八塊,零件都散落一地,於是這個城鎮就成了一個“孤島”。

不過還好,還有一家餐館,雖然太過殘破了一點,但在這個地方,你還能有什麼所求的呢。狂爵走進了那家餐館,坐了下來,對櫃檯上的老人笑道:“老人家,你這裏有什麼吃的嗎?給我隨便來點吃的。”狂爵心想反正就要進入大沙漠中了,就隨便吃一頓好了,過過嘴癮。

那個滿臉皺紋的老人,有氣無力的吆喝道:“我們這裏,只有一樣菜,就是駱駝肉,還都是死駱駝肉,先生你要是要的話,我給你抄上一盤,畢竟在我們這裏很多人連飯都吃不飽的啊。”

突聞此言,狂爵被深深的震撼了,心裏暗暗記下了這的古老的城鎮,心想這裏的人也不是很多,到時候就用分出幾億美金來,把這些苦難的人民全接到平原地區,也許在那裏他們的生活,纔能有根本的改變,這裏實在不是人生存的地方啊。


狂爵想了想,還是算了,自己吃不吃無所謂,如果自己吃了,別人就沒的吃了,估計老天就要扣我的功德了吧。想到這裏狂爵便對那個老人說道:“老人家,我不餓,我只是有點口渴,給我一杯水就好了。”狂爵心想如果自己不隨便吃喝一點的話,那個老人的自尊心一定會受到打擊,所以就隨便要了口水喝。

那個老人頓時不樂意了,瞪着眼對狂爵說道:“不吃飯咋行哩,看你是從遠方來的,小店雖然殘破了一點,但食物還是乾淨了。你坐着我去給你做飯去。”說完那個老人就不容分說的黏着小碎步,向後門的廚房跑去。狂爵想要阻攔,卻不知道如何去說,終於坎坷不安的坐了下來。

不一會兒那個老人就端着一盤炒肉和一碗飯上來了,把東西放在桌子上,然後用毛巾擦了擦汗水,開心的笑了起來:“吃吧,到這裏來一趟,也不容易,我還有事,你自己先吃。”說完那個老人就又朝着那個後門走去。

這是狂爵吃的最難下嚥的飯,到不是因爲那飯不好吃,而是因爲那一頓飯實在是太重了,所以狂爵吃的很慢。

血冥坐在地上,並沒有吃,血冥也知道那頓飯對沙漠中的人來說,一定不同尋常。血冥用神念掃描了一下這個小小才餐館,在另一個房間裏,突然看到,那個老人正艱難的把一個骨頭砸碎,稍微拌了一點水,眼一閉,艱難的把那毫無營養價值的東西給喝了下去。血冥徹底被震撼了,忙傳音給狂爵:“狂,你吃的是肉,你知道那個老人家吃的是什麼嗎?是骨頭,僅僅只吃了一點骨頭啊。”

狂爵徹底愣住了,看着眼前的食物,再也吃不下去,坐在那裏等那個老人家出來。

不久之後那個老人家走了出來,看着桌上那幾乎沒動的駱駝肉,吼了出來:“你這是幹什麼,你爲什麼不吃,吃了纔有力氣,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能吃上一口飯你知道有多難嗎?”說着說着那個老人,竟然流下了心酸的淚水。

“老人家,你在後面吃着骨頭,你又讓我如何咽的下這些食物呢。還是你吃吧,這裏是一些錢,你去買一點好的食物過來。”說完狂爵就把一摞錢遞給那個老人。

那個老人卻也倔強,硬是不要狂爵的錢:“我們苦一點,卻苦的堂堂正正,這些錢我是不會要的,你拿回去,如果你有心,就用這些錢多做一點好事。還有桌上的那些食物,你必須吃掉。”

兩人又拖拖拉拉的弄了幾個回合,最後誰也扭不過誰,老人收下了一半的錢,而狂爵也吃些了一半的食物。吃完後狂爵又詢問了老人很多關於這裏的現狀。這裏不是一般的苦,很多人不但吃不飽,而且還衣不遮體。最後狂爵走的時候,讓血冥把帶的黃瓜全給了那個老人,那個老人頓時開心的笑了,說:“一輩子沒吃過這樣好吃的水果,你看水嫩水嫩的,這個東西在沙漠中可是能救命的。”狂爵再一次被深深的震撼了。

狂爵坐回車中,打開車裏的筆記本電腦,雪兒頓時跳了出來,奶聲奶氣的說道:“狂,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我剛剛可是在攻擊別人的服務器呢。”

“你去把我卡里的錢全部提出來,成立一個慈善機構,專門爲了這些沙漠邊緣的農民,我現在把資料傳給你,看了你就知道怎麼做了。”說完狂爵就把DV給拿了出來,開始上傳自己的所見所聞。

良久以後,擁有極高智能的雪兒,模擬出眼淚,哭哭啼啼的對狂爵說道:“他們實在是太苦,太善良了,狂你放心,我會把這件事做好的。”說完就消失不見。

血冥在車後座笑了笑:“恩,我第一次見過雪兒,這麼積極的去幹一件事情……”

狂爵用車往沙漠中又開了十里左右,就再也無法前進了,前方已經沒有路了,到處都是一片黃沙。於是狂爵把心愛的這輛奧迪,給收了起來,然後就和血冥一起飛着朝沙漠中心行去。

兩人速度都是極快,即使用神念搜索,也是很快。

片刻以後,血冥大叫了一聲:“西北方。離這裏大概四十五里的地方,我發現那裏有古怪。”

“恩,估計就是那裏了,走了。”

一人一狗懸停在空中,看這腳下面的黃沙。

狂爵眉頭緊鎖,看了看高高掛起的烈陽:“這裏面一定另藏玄機,雖然你我的實力都不差,但還是小心點好,走吧,不要用瞬移,在裏面也不要用任何力量,我怕有古怪。”說完狂爵和血冥兩人朝下面落去。

血冥吐了吐熱的發乾的舌頭,轉頭都狂爵說:“狂,不用力量,難道你我要一點點的挖進去不成,這也太坑人了吧。”

“那到不用,我想應該快了,午時三刻時,那裏會出現一條通道,我們動作一定要快,必須在通道出現的同一時間跳下去,那個通道出現的時間會很短,不要錯過了,不然我們就要等到明天了。”說完狂爵就指着十米開外的那片黃沙,示意那個地方就狂爵所說的通道出現的地方。

黃沙的溫度很高,怕是不下與55度,估計就算放一個雞蛋在黃沙上面,沒多久就會被烤熟了吧。血冥和狂爵只能站在離那個地方四米開外的黃沙上,靜靜的注視着那片黃沙,現在他們不可以運用任何力量,只能用眼看。

狂爵看了看戴在手上的瑞士手錶說:“還有十秒鐘,準備好,我們要進入了。”

十秒鐘轉瞬即逝,當陽光以85度角射在那片地上的時候,異變陡升。那片黃沙突然像天空中噴起了黃沙,黃沙被噴的老高老高,等黃沙被噴完後,露出一個直徑兩米的洞口。狂爵大吼一聲:“就是現在,衝啊。”隨後狂爵就一馬當先的衝了出去,血冥卻後發先至,猛的超越狂爵,跳了下去,然後狂爵也跟着跳了下去。狂爵剛跳下去,那個洞口就被旁邊的黃沙給填上了,一切都好似夢幻一樣,只有幾隻沙漠中的蠍子,在吱吱的叫着。

狂爵血冥跳了下後,竟然有股失重的感覺,兩人下落了整整一分鐘,還沒有落到地面,說明裏面很深很深。裏面黑黑的,幸好狂爵和血冥兩人都非凡人,不然還真是什麼都看不到。狂爵小心的傳音給血冥:“血冥快到我身邊來,你肉體凝練度,沒我的高,在快要落地的時候,我會反方向把你給扔出去,那樣你就不會被摔傷。還愣住幹什麼,快過來。”

血冥知道如果自己不使用任何能量的話,身體確實承受不住那股巨大撞擊力,重傷是免不了的,可要是狂爵把自己給扔出去的話,狂爵落地時的撞擊力,最少要加大兩倍,估計就算是狂爵,也會受傷吧。,所以血冥有點猶豫不定。

狂爵氣的小聲吼了一句:“快過來,不要給我惹麻煩,快到地面了。”

血冥無奈,腿對牆邊上瞪了一腳,猛的撲向狂爵的懷裏。狂爵接住血冥。然後一個轉身,用背對這地面,並把血冥放在了胸口之上,隨時準備把血冥朝反方向扔出去。

狂爵能夠清晰感覺到,耳旁那呼呼的風聲,同時眼睛靈敏的他,轉頭看向地面,目測了一下自己於地面間的距離,知道自己頂多還有十秒就會落到地面,於是忙用手把血冥舉了起來,心裏暗數,十、九、八、七、六、五、四。狂爵猛的運氣全身的力氣,把血冥朝上面仍去,在下落時把人朝反方向扔去,本來就是無比困難的事情,但卻被狂爵硬生生的做到了。血冥被扔高了十米左右。而狂爵卻以更加快的速度向下落去。 求推薦收藏,各位幫個忙了

轟隆一聲巨響,地面上出現了一個十米左右的大坑,也不知道地面是用什麼材料做成的,按照狂爵的估計,自己落下去,怎麼也要砸出個千米左右的巨坑,結果僅僅只出現了一個十米左右的小坑。磕巴磕巴幾聲骨頭斷裂的聲音,在空曠的通道中顯得非常刺耳,由於地面太硬,狂爵所受的傷,是自己估計的十倍以上。

血冥被狂爵扔上去後,在懸空的那一剎那調整好身形,然後才輕巧的落了下來,血冥落到地面後,四肢猛的瞪向地面,發出轟的一聲,衝到了那個小坑旁,焦急的喊道:“狂,你怎麼樣了,沒事吧!,給個話啊”

咳咳,狂爵咳出幾口鮮血,狂爵只感覺頭暈目眩,兩隻耳朵更是產生了嚴重的耳鳴,就像無數個蒼蠅,在耳旁嗡嗡叫直叫喚。這還都是小問題,真正的問題,是狂爵那變態的身體,也變的面貌全非,脊椎骨斷裂成了好幾段,就連胸前的肋骨也斷十幾根,刺破了肺葉,整個身體就像僵掉的一樣,不敢動彈,那可是很痛很痛的。

血冥看到狂爵如此悽慘,忙上前用蹄子踢了踢狂爵的身體,哭咽道:“狂,你沒事吧,你說話啊,你要在不說話,我就自由了啊。”

“哇”,狂爵猛的把一口鮮血,噴在血冥的臉上,然後才舒爽起來,用那有氣無力的聲音,說道:“我靠,老子還沒死呢,你也不看看我是誰,我可是殭屍,最頂級的殭屍,啊啊啊。”說完,狂爵就用力把那斷裂成幾段的胳膊,磕巴磕巴幾聲給接了上去。胳膊接好了後,狂爵用雙手扶住頭,然後大嚎了一聲“痛啊”只聽磕巴一聲,頭也被接上了。狂爵用兩隻手支撐着身體,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站起來的同時,磕巴磕巴的爆響不斷,那是斷了的骨頭被硬生生接上時,所發出的聲音。

等全身的骨頭都接上後,狂爵看着滿地的鮮血,用嘴吸溜了一聲。地上的鮮血,突然自動飄起來,全部衝進了狂爵的口中。狂爵享受的打了聲飽嗝,眯起眼睛說道:“這可是好東西,可不能浪費了,畢竟我可不想沒事就吸別人的鮮血。”

血冥艱難的嚥了嚥唾沫,瞪大眼睛看着狂爵:“狂,你的傷,不會這麼快就好了吧,看樣下次要是遇到諸如此類的事件,都由你來扛好了。”

狂爵上前,用手指在血冥的頭上狠狠的磕了一下,發出清脆的爆響聲:“怎麼可能,我是硬生生的把渾身上下的骨頭給接上的,這種方法用了之後,我的實力會下降到一個極低的程度,就連肉體所受的傷,在短時間內也不會完全恢復,要恢復飛話,就必須用強大的能量注入,然後在一點點的凝練才行,吃虧了啊。”說完狂爵就看了看了四周,發現這裏是一個直徑千米左右的圓形房間,只有一個通道。心想那個通道應該就是,張家所說的,通往香格里拉的門戶吧。還真是有趣。

“走了,血冥別亂看了。”說完狂爵就朝那個通道走去。

狂爵順着那黝黑的通道走了很長時間,大概有一個小時吧!發現這條通道越來越詭祕。牆壁上刻滿了象形文字,看樣子,這條通道存在的歷史是非常久遠的,但周圍卻沒有任何的灰塵。按照狂爵的想法,周圍應該有一個除塵的陣法才成,不然不可能在經歷如此久遠之後,還能保持如此清潔。更讓狂爵驚訝的是,本來黑暗的通道,突然亮起了五顏六色的燈光來。一個個通明的水晶,散發着五顏六色的光芒。

血冥看着周圍的這些水晶,眼中全是金星,轉頭詢問狂爵:“狂,我弄個水晶下來應該沒事吧。”說完就躡手躡腳的朝,其中最酷的那個水晶走去。

狂爵忙把血冥給拉了回來,嗔怒道:“你要死,也不要拉上我,你看看周圍的這些象形文字,說明年代已經非常久遠。但你在看地面有灰塵嗎?沒有。你再看看那些水晶燈,你聯想一下,那多麼像高科技製造出來的東西。而且根據張燁的記憶,他們從來都沒有來過這裏。他們僅僅只是根據族譜,才知道有個這麼地方的,族譜中告誡他們,如果沒有遇到滅族時,是絕對不允許到這裏來的。可想而知,這裏一定有古怪。”

血冥頓時沒了脾氣,眼睛直直的盯着那個金黃色的水晶燈,不甘心的問:“難道我們真的要這麼小心嗎?我的實力可是古神級別的啊,只是不敢發揮全實力而已。”

“古神就了不起了嗎,太古時期,這個星球可是產生過不少聖人的。”狂爵邊說邊向前走去。

不知不覺狂爵和血冥又走了幾個小時,這裏給狂爵的感覺,就像一個巨大的迷宮一樣,怎麼走也走不到頭。於是狂爵停了下來,看着身旁的石塊思考片刻:“血冥,我估計我們已經進入到一個巨大的迷陣之中,而且我們還不知道,我們是怎麼進來的,這裏果然不簡單啊。”

“那怎麼辦,我也沒看的出來,我們一直都是朝一個直線走的,沒有回頭啊。”

狂爵伸出爪子,在牆壁上刻畫了一個標誌:“是不是迷陣試試看,就知道了,我們繼續走吧。”

兩個小時後,狂爵他們還是沒有找到出口,也沒有遇到自己在牆上刻畫的那個標誌,狂爵給血冥打了一個停的手勢,示意血冥停下。然後狂爵也停下坐在地上,眉頭緊鎖。

血冥知道狂爵又再思考問題了,所以也很乖巧的躺在一旁,不再打擾狂爵。

半天以後,狂爵長長噓了口氣:“如果我們猜錯的話,我們確實是陷入到了,一個極爲厲害的迷陣之中,這個迷陣應該涉及到空間和時間,我們應該被困在了一個時間段中了。由於這個迷陣還控制了空間,我剛剛刻畫的那個標誌,也被自動還原,這到底是多麼大的神通啊,看樣你我知道的還是太少了。我們到底是什麼時間,被拉到這個時間段中的呢。”最後那句話是問血冥的。

血冥用爪子,使勁抓了抓腦袋,想了想,然後猛的大叫了起來:“難道是在那些水晶亮起了的時候,我就知道。早知道我就應該把所有的水晶全給收了嘛。”說完血冥就蹦了起來,要去抓通道中的水晶。

狂爵忙抓住血冥的尾巴,給拉了回來,大喝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水晶燈亮起的時候,我們已經被無聲無息的轉移了進來。水晶燈亮起的時候,其實是對我們的一個提醒。如果你敢去拿那個水晶燈,我敢肯定的告訴你,你我要不死在這裏,那才叫奇蹟哩。”

血冥用力把爪子磨得火花亂漸,小聲的嘀咕:“難道是在考驗我們嗎?見鬼。”

一道靈感閃過了狂爵的腦海,狂爵猛的跳起來,開心的大叫了起來:“啊哈哈哈,我怎麼沒想到呢。血冥估計被你言中了,對,這就是對我們的考驗。這條通道不但考驗了我們對物質慾望克服力,還考驗了我們對勝利的無限毅力。只要我們一直走下去,我想總有一天我們會走出去的。”

血冥翻了一個白眼:“什麼叫總有一天,我們會走出去,難道我們要走個千年萬年。”說到這裏血冥突然痛苦的哀嚎了起來:“神啊,救救我吧。”

“理論上,還真有可能走那麼長時間,不過我想,這裏的時間,應該和現實中的時間是獨立的,不問我們在這裏走多長時間,現實世界中,也僅僅只是一瞬間而已。所以說呢!最保險的手法就是慢慢的走下去,還有一種方法,就是我們冒險,找到陣眼,然後破壞他,也同樣可以走出去,不過危險系所太高,我並不贊成。”


於是就這樣,狂爵和血冥在這個通道中晃悠了五百年,五百年後。

全身上下只穿了一條褲衩的狂爵,總有股發狂的衝動,身上的那件西服,早就不知道扔到那裏去了,在通道中走動,還經常被血冥笑話:“哦這是那裏來的野毛孩子,看看多酸啊,就穿個褲衩啊。”當然狂爵也不忘調戲血冥,指着血冥身上那一塊塊亂糟糟的毛髮,那是被狂爵蹂躪的:“那裏來的野狗,也敢再次撒野,不知道這裏是你狂大爺的地盤嗎?”於是兩“人”又是一陣撕咬。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時間太過長久了,而且裏面又太悶,讓兩‘人’時常鬱悶的相互找茬“娛樂娛樂”,不然估計兩人早就堅持不下去了吧。

狂爵把戴在手腕的那個瑞士精工手錶給拿了下來,看了看日期,嚇了一跳,口中喃喃自語:“原來五百年已經過了啊。”說這句話的時候,狂爵的眉宇間說不出的滄桑。

“狗屁,媽的,老子快要受不了了,這是個什麼鳥日子,沒有動畫片看,沒有黃瓜吃,神啊,你還不如給我一刀來的爽快。操你媽的,難不成還要考驗我們勇氣不成,用力一個這麼變太的迷陣困住我們,老子就不相信,那個陣眼那麼好破。”血冥不顧斯文,在地上又蹦又跳的罵道。

狂爵揉了揉那隱隱做痛的眉頭:“估計這種可能行也不小,不過憑良心說,這個陣法還真不是一般的好,要是你我有了這個陣法,在裏面修煉個幾千萬年,而外面僅僅只是一瞬間。我們修煉是不是要快很多倍呢,而且還不會老哩。”說完狂爵又思索片刻:“恩,我估計這個陣法還沒有察覺到,我們擁有‘一點點’的能量,那我們就利用他這個弱點,一舉把這個陣眼給破掉。當然,力量要儘量少用,這對我們的後續計劃有好處。”


血冥小心的把神念給散發了出來,想要探查一下地形。這時候異變陡升,一股變態的神念突破虛空,撞向血冥的神念上面,血冥突然仰天吐了一口鮮血,倒在地上,不醒人世。

狂爵一個箭步衝到血冥的面前,抱住血冥就一邊搖晃的身子,一邊焦急的說道:“血冥,你醒醒,你醒醒啊,不要給老子我裝熊,你他媽的給我醒來。”說着說着,狂爵的血淚就流了下來。

狂爵把鼻子湊近血冥的頭上,聞了聞,發現血冥的生命氣息非常微弱,也顧不得的其他,正準備拿出空間裏的靈丹妙藥喂血冥。

血冥卻悠悠的醒來,用那軟綿綿的爪子按住狂爵的手,搖了搖狗頭,虛弱的道:“狂…..我沒事…..不要用丹藥……這裏….不能用….任何取巧的…..方法,只能憑….借自己..的耐心,勇…氣,外加…幸運才….能成功,不然我….們會..被直…接抹…殺掉。”說完血冥就昏了過去,這是剛剛那股神念告訴血冥的。

遠在香格里拉的一個魁梧大漢,猛的睜開了眼睛,嘴角撇了撇,自言自語的道:“我是不是下手重了一點,算了不管了,死了就算了,要是僥倖沒死的話,到時候在給他一點好處,補償一下就是。我可是天龍王的一個分身,誰的面子都可以不賣的嘛。”說完那個魁梧大漢,就抓起身旁的一頭猛虎,扔了出去:“給我弄點東西吃去,我要一百頭大大肥肥的野豬精,每頭的重量,不能少於十萬斤,還愣着幹什麼,還不快去,難道你又討打不成。”那個大漢一想到美食,頓時口水就流了一地,美妙的幻想了起來。

那個白色猛虎,仰天大吼一聲,算是反抗那名大漢的不公平虐待。心想:“一百頭重量不低於十萬斤的野豬精,你當肥豬精那麼好抓嗎?你個笨蛋。”不過這些話,那頭猛虎也只敢在心裏想想,卻是不敢說出來。只看那個猛虎一個翻騰卻是消失不見,已近出現在萬里開外。多麼恐怖的速度,那頭猛虎的修爲,怕事有了上古聖人的修爲了。

血冥這一昏迷就是十天,十天後血冥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狂爵,衝狂爵露出了一個笑臉,然後有氣無力的說:“狂,怎麼樣,找到陣眼了嗎?”

狂輕輕的用手颳了一下血冥的鼻子,聳聳肩,笑了笑說道:“陣眼個毛,你都這樣了,我那還有心情去找陣眼,趕快把傷給我養好,到時候我們一起找到陣眼衝出去。”

血冥搖了搖頭,使自己清醒一點後,慢慢的站了起來:“恩,還愣着幹什麼,那麼現在走吧!”說完血冥就搖搖晃晃的向前走去。、

狂爵上前,把有點暈的血冥抱了起來:“不能走就不要逞強,不然倒黴的還是自己……”

總的來說,這個時空迷陣特別大,不是一般的大。狂爵在這個迷陣中,又走了將近百年的時間,仔細研究了一下,這裏的岩石構成和水晶燈等等,發現陣眼還真不是一般的難找,有時候狂爵也在懷疑,是不是自己有估計錯了。血冥的傷勢也早就好了,天天跟在狂爵的身後,小聲嚷嚷說什麼:“累死了,累死了,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找到陣眼啊。”

這時侯,狂爵突然回頭捂住了血冥的嘴,皺了皺眉頭,小聲的對血冥說道:“不要說話,有情況,我的鼻子告訴我,前面有個生物。”說完狂爵就不再說話,而是緩緩探出了殭屍利爪,輕手輕腳的拉着血冥跳到了通道頂部,然後瞬間用殭屍利爪插在牆壁裏,把身體倒掛在上面。

血冥更是簡單,翻身用爪子卡在狂爵的脖子上,卻是把狂爵當成了免費勞力。狂爵用兩隻利爪卡在牆壁上,一點一點的向前行去。

在路上他們聽到一個古怪的聲音,那個聲音怎麼說呢,高低錯落就像一個人在扯呼一樣,只是那個聲音被放大了很多倍而已。走的越近,那聲音就越大。

狂爵更加小心的向前行去,利爪散發着凌厲寒光,就像插豆腐一樣的**了牆壁之中,沒有發出一丁點聲音。這時候,就連平時多話的血冥,也屏住了呼吸,兩個‘人’慢慢的向前探去。

終於狂爵和血冥他們透過水晶燈光看到了,前方的那個陣眼,那個陣眼竟然是一個直徑十米左右的黃金水晶,只看那個水晶散發着層層疊疊橙黃色的光暈,狂爵估計那個水晶,正是通過那黃色光暈來控制整個迷陣的。

狂爵和血冥同時也看到了,這個迷陣對他們的‘真正考驗’是什麼——一條天龍。那條天龍身長百米左右,在天龍家族中估計只能算是娃娃吧!但那可是天龍啊,遠古神話時代的恐怖存在,他們的存在,完全是爲了毀滅啊。變態的肉體,變態的能量屬性,讓他們再全力揮拳時候,可以讓時間迴流,那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存在。

狂爵看了看,天龍身上那散發着幽冷寒光的金色鱗片,思索着自己全力一拳,能不能給他造成傷害。不過還好,那條天龍似乎正在睡覺,而且沒有醒來的跡象,那巨大的扯呼聲,就是它散發出來的,自己應該可以稱它睡覺的時候,偷偷的把那個陣眼給搬進空間內吧!想到這裏狂爵才稍稍有了點底氣。 求推薦點擊和收藏,下個月衝榜,希望各位讀者幫個忙,謝了。票越多,我更新的越爽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