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相比眾人,莫默對自己的屁之複製也沒有什麼高明的抵抗力,加上自己離這臭味的源泉最近,別說眾人覺得眼睛欲裂,就是他自己,也覺得這個味道有違天理,無法招架。

就在這時,莫默發現對方的戰鬥力越來越弱。雖然天上的蔽日大網仍然阻擋著他逃生的路線,但是好像因為對方功力的耗費,黑雲一般的大網已經顯得搖搖欲墜,不太壯觀了。

「嗎的,拼了!」莫默咬牙切齒的暗自警醒,提著死神之鐮,就朝著東倒西歪的幾人衝去。


三元宗人一看莫默來勢如此之快,馬上又振作反擊,努力把莫默逃走的念頭扼殺在搖籃之中。

但是莫默心生逃意,也算情不由衷,再堅持下去,處境只會越來越差,一旦對方救兵趕到,完全得不償失。

於是開弓沒有回頭箭,死神之鐮瘋狂砍殺,如有抵擋,絲毫不做防備,儘管奮力衝上去拚命,任對方的攻擊打在自己身上,也要闖出一條血路。

之前僅有寶衣護體的時候,尚且從人群中衝出,現在有了鬥氣護體,比之之前好上了不少。加上莫默頗有遠見的釋放了一個五行八卦符,倒是讓自己免去不少無謂的傷害。

電光火石之間,如拚命三郎的莫默,又把五人操翻在地,順便把五人的靈魂之力收入靈魂空間,大快朵頤。

「他嗎的,這小子瘋了,快點降下蔽天網!」三元宗為首老者當即咆哮,聲音嘶啞,痛徹心扉。

莫默倉皇間抬頭一看,天空上的大網果然朝自己當頭罩來。

「不妙!」莫默心中一黯,知道此網肯定不簡單。於是身形陡轉朝著另一個缺口躥去。

對方似乎早就知道他會拚命逃跑,瞬間又在這個缺口處擋住五個武痴,每個武痴都把丹田之力運用到極致,就是要把莫默困在其中,讓他享受最後的怒火盛宴。

莫默情急之下又勢大力沉的揮刀而上。但是這次迎接他卻不是眾人的躲避,五個武痴中的一人,迎著莫默的死神之鐮就沖了上來,一邊用毗盧盾略作抵擋,一邊振臂一拳就朝著莫默砸了過來。

莫默力道一出,無法收回,死神之鐮接觸到對方的毗盧盾只是微微停頓,毗盧盾就一分為二、不堪一擊。


但也就在這時,對方這一拳也到了莫默面前。

莫默眼見不妙,開啟冰氣利刃與五行八卦符,冰氣利刃隱藏在風屬性鬥氣周邊瘋狂的砍掃這隻來勢如風的拳頭。

拳頭剛剛接近莫默,眨眼間就皮開肉綻,鮮血濺了莫默一臉。

莫默稍一失神,這隻沒有皮肉的拳頭已經打在了莫默的五行八卦符上,但是五行八卦符對這種純粹的物理攻擊並沒有多大阻礙,莫默只覺得腦袋嗡的一下,就被這股力量打飛出去幾丈之遠,雖然這種攻擊並沒有打穿他身上的護體鬥氣。但是他卻無法改變這切實的推力。於是身形不穩,踉蹌倒地。

同時死神之鐮也順勢收回,正好割下了這個武痴的頭顱,頭顱滾動兩仗,怒目圓睜,甚是血腥。

莫默身體並無大礙,但是被這武痴阻滯一下,卻失去了最好的逃生機會。既然如此,翻身掠步,來到武痴的屍體旁把鴻蒙沆茫收集靈魂空間之中,靈魂空間似有一陣歡呼,又添一絲靈魂之力。

「殺了他!即使全軍覆沒,也要滅殺此人!」三元宗為首老者猙獰不堪,牙齒咬的咯咯作響,即使相隔幾丈有餘,莫默都能聽的一清二楚。


「嗎的,想滅殺我,老子現在豈是你們這般豬狗所能玩弄的,看老子分分鐘把你們乾的人仰馬翻!」莫默一見自身的鬥氣有這麼強大的防禦力,頓時信心百倍,忘乎所以。

於是提著死神之鐮,不管不顧的追起了眾人。

眾人本來就被莫默惹的火冒三丈,痛不欲生,也不要命的拼殺過來。

因為三元宗眾人方寸大亂,本來還維持好好的大陣,忽然也失去了支撐,天上那個蔽天大網,就這麼毫無阻攔、毫無章法的落了下來,就連三元宗自己人,也沒打算逃脫出去,乾脆就與莫默背水一戰,拼出個你死我活。

這一網下來,真所謂敵我兩方,互不相讓,一決高下,一網打盡! 此時的狀況,莫默也始料未及。剛剛還井井有條、惜命無比的三元宗人,轉眼就因為一個武痴的喪命而變的如瘋狗一般,朝著莫默反撲而來。

雖然莫默現在可以敵得過一大波武修的瘋狂攻擊,但是也架不住這人海戰術啊。

轉眼間,莫默就被一堆不知是死是活的人圍在了中間,似乎怎麼努力,也脫離不了這裡的樣子。

靠他最近的幾個人已經被冰氣利刃絞的血肉橫飛。甚至成為死神之鐮刀下亡魂的也不在少數。

但是三十多個人畢竟不是三四個人,你一拳我一腳的,總是會傷害到莫默。尤其是武痴,就算傷不了莫默,但是也能把莫默干倒在地。

雙方沒有對抗多久,莫默就被幾股不知來自何處的大力轟躺在地。情急之下,剛想利用速度的優勢突圍出去,天上那張大網也飄了下來。

這張大網浮誇的出奇,從天而降的時候,猶如烏雲密布,飄飄蕩蕩,不緊不慢,就這麼輕描淡寫的把一眾人全部悶在了裡面,似乎眾人的世界一下就從光天化日,變成了暗無天日。

「我靠,這是什麼鬼東西!」莫默心中暗暗叫罵,忽然發現眼前一黑,視線全無。

而在此時,莫默還得用各種道術和魂技瘋狂的抵禦著眾人的攻擊,靈魂之力也以恐怖的速度在消耗著。好在莫默一邊消耗,一邊還能從身邊吸收到新鮮的鴻蒙沆茫,倒讓他暫時平安無事。不過袒露在外的皮膚,已經多處受傷,只是自己也看不到罷了。

「嗎的,人呢!那小子哪去了!」一個聲音從人堆里傳了出來。

現在眾人都被蔽天大網遮住了視線,本來還打的尤為解氣的三元宗人,忽然發現找不到莫默的人在哪了。

「蠢貨,主持陣法的人呢,蔽天網怎麼在這個時候降了下來!」為首老者的聲音也傳了出來。

「長老,是你下令降下蔽天網的!」

「是啊,長老,你下錯指令了!」

……

「閉嘴,我什麼時候下令了!」

頓時蔽天網內亂成一團,一大堆人東摸西撞,也找不到出去的路,也無法破開這張奇怪的大網。

莫默本來已經放棄抵抗,怕在這一頓亂拳中把死神之鐮弄丟了,所以早早的收進了乾坤袋中,用寶衣和鬥氣保護身體,伺機逃跑。

誰知這幫蠢貨打了一會,視線一暗,就停手開罵了。

莫默怎麼可能放過這種好機會,伸手四處摸摸,想找個空隙摸出去,然後躲在一個安全的地方。誰知道剛一伸手,就摸到了一個三元宗的一個武修。

「誰摸我!」一個聲音尖叫道。

這一叫倒是把莫默嚇了一跳,也不管那麼多,朝著對方就釋放了一記屁針,在這麼幽暗的環境里,屁針可謂暗殺利器,對方剛來得及驚呼一聲,就軟了下去。

莫默詭異一笑,趁機收了對方的鴻蒙沆茫。

「嗎的,這下真發財了,這麼暗的地方,正是我渾水摸魚的好地方。」莫默心中暗爽。

三元宗眾人知道己方又有人死掉,於是一陣騷亂。

「快點拿出火石,引火照明!」不知道三元宗哪個人想出個主意。

「去你嗎的,這裡空間狹促,明火會引火上身的!」另外一人,心思倒是縝密,知道此舉不可行。

「夜明珠,夜明珠,誰有夜明珠!」又一個聲音叫了起來。

可是等了半天,也沒有人回應。

「開什麼玩笑,我們三元宗怎麼用得起那種東西!」一個答案傳了出來,朝著眾人潑了一盆涼水。

「大家靜一靜!」這時為首長老又發話了,「大家盡量靠在一起,不要出聲,此逆賊一定跟我們一樣,困在蔽天網之下無法脫身。我剛才已經用傳訊珠對外面傳輸了暗號,稍過片刻,就會有高手趕來,到時候,我們再一起開啟陣法把蔽天網收起來,這樣,這逆賊就無處遁形了!」

「那就依長老言,現在我們每人報出自己的名字,當作識別真偽的暗號,然後朝著長老身邊靠近,最後剩下的人肯定就是那個小子!」三元宗一個武者想了一個辦法。

「好,那大家就趕緊報上名字吧,老夫就在這裡!」為首長老喝道,根據他的聲音,很容易判斷他的位置。

莫默眉頭一皺,心中叫罵:「嗎的,想把老子一人甩到遠處,老子乾脆攪的你們雞犬不寧!」

想著,莫默朝著長老的位置刷刷釋放了兩個青光符。青光符在白天尚且讓人無法睜開雙眼,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狹促空間里,就更是明亮無比。眾人猝不及防,被這兩道青光符晃的眼睛一痛,滿腦子都飛舞著漫天的星星。

「他在那裡,快點追上他!」其中一人正好背對著莫默,所以青光符對他傷害不大,借著空間驟亮的時機,他倒是瞥到了莫默的所在。

莫默也早有準備,眼睛微眯,借著青光符看清了眾人所在的位置,就在這幾個呼吸的時間裡,一邊瘋狂的釋放屁針,一邊轉移到另一個方向。

「啊!」

「在那裡,在那裡!」


「在哪?」

「保護長老,不要驚慌!」

只見三元宗眾人抱頭鼠竄,尖叫聲不斷,就在這一會的功夫,莫名其妙的又倒下了五六個人。

莫默嘴角一彎,喜上眉梢。不管三七二十一,憑著自己的記憶朝著幾個死者的身邊靠近,然後盡量收集鴻蒙沆茫,據為己用。

「嗎的,此人甚是狡猾,不管那麼多了,明火,與他同歸於盡!」為首老者痛不欲生,剛才倒下的幾人他也借著青光符看在眼中,這樣下去,必然全軍覆沒,無力招架。

「明火!」不知道誰又跟著附和了一句。

此時的三元宗人也被莫默氣昏了頭,一個個人掏出火石火油,瞬間就明起火團。

在火團的照耀下,莫默也無處遁形,站在眾人四五丈外,謹慎的看著眾人。

「在那裡,殺了他!」一個武者指著莫默激動的叫著,猶如見到一隻待宰的羔羊一般,一馬當先的朝著莫默沖了過來。

可是莫默哪是什麼羔羊,就在他聽到對方要明火的時候,已經引動道源之力,開啟了寒冰領域。

在外面的時候,寒冰領域降低溫度的速度還不是很恐怖,但是也不知道這蔽天網是什麼東西凝結成的,似乎連冷熱都可以隔離。莫默的寒冰領域開啟之後,冷氣瞬間就在這狹促的空間里瀰漫了開來。以莫默為中心,周圍十數丈範圍內瞬間就天寒地凍,奇冷無比。

那個冒冒失失第一個衝出來的武者,剛剛感覺到一股奇寒襲來,就發現莫默釋放了一個霓虹鎖,本來還想這麼粗劣的道術根本不可能困住自己。誰知道這股奇寒讓他措手不及,還未來得及抵禦,就發現自己的關節就如凍僵了一般,行動立馬就緩了下來,也就在這一緩之際,自己卻偏偏被霓虹鎖困住,撲通一聲,一個狗吃屎趴在了莫默的面前。

莫默此時渾身鮮血,宛若殺人狂魔,一拍乾坤袋手起刀落,武者就人頭落地,與世長辭。這套乾淨利落的動作讓人看了毛骨悚然,倒是讓三元宗眾人,倒吸一口冷氣。

三元宗眾人稍稍一滯,寒冰領域的冰寒之氣已經蔓延到更遠的地方。眾人剛剛引起的火團,因為空間溫度太低,竟然支撐不住,全部熄滅。此時空間內又恢復了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狀態。

「啊!長老,火滅了!」三元宗一人驚慌失措。


「大家向我靠攏,全部祭出防禦裝備,能挨一會是一會,我們的援兵馬上就來了!」長老果然是長老,在這種時候,依然可以布置戰術,雖然內心中也是惶恐不安,但是依然覺得對方也不能把自己怎麼樣。

莫默猥瑣一笑,知道對方暫時不會攻擊自己,於是朝著眾人相反的方向跑了一陣,沒想到這張蔽天網如此之大,莫默跑出去足有百丈,竟然還沒有跑到盡頭。

「這是怎麼回事?剛才看起來也沒有這麼大啊!」莫默有些疑惑。

停下來靜靜聆聽,似乎也聽不到三元宗等人什麼動靜。

「也就是說,我現在已經離他們很遠了,但是還沒有逃脫這張大網?」

莫默猶豫片刻,又拔足快跑,沿著剛才的方向又跑了一會,但是仍然是漆黑一片,不見盡頭。

「我靠,這要是在外邊,老子肯定也跑了三五里路吧,怎麼還看不到盡頭!」

莫默越跑越心驚,越跑越害怕,本來還想著藉此機會趕緊離開這片黑暗之地,以免對方援兵趕來得不償失。誰知這個什麼鳥網的,根本就沒有盡頭,任莫默怎麼逃脫,也找不到出口在哪。

莫默心中疑惑,也不管其他,引動靈魂之力,連連朝四個方向各施展了一個青光符,借著青光符的亮光,短暫的觀察了一下周圍的地形。

依稀看到自己的右手邊好像有一棵歪歪扭扭的大樹,這個大樹莫默還有點印象,心想跑到大樹旁邊以大樹為中心慢慢探索,總能找到出口。於是趕忙付諸行動,朝著大樹狂奔而去。

估計差不多跑到了大樹的位置,又釋放了一個青光符以作確認,當青光符在莫默身前不遠處炸開的時候,莫默簡直驚呆了,因為他發現,眼前根本就沒有什麼大樹。再四處釋放了幾個青光符,更是讓莫默一陣心驚。

剛才那棵大樹竟然不見了! 「這是什麼情況,我明明朝著那顆歪脖樹跑去,為何樹還不見了呢?」莫默心中疑惑,「難道是個幻陣?」

雖然莫默覺得這裡並不太像幻陣,但是對陣法沒有很多研究的他,也不敢排除這種可能。

通常在幻陣中,很多東西都是不真實的,看到的、聽到的、以及摸到的,都有可能是假的。

「那三元宗那些人,總應該是真的吧?」莫默眉頭一皺,趕忙仔細的感受了一下剛剛得到的鴻蒙沆茫,發現靈魂空間確實是多了點靈魂之力。

「也就是說,剛剛跟三元宗眾人在一起都是真的。」

莫默又摸了摸身上的傷,也有疼痛的感覺,知道剛剛跟三元宗眾人交手也是真的。

「他嗎的,明明有一棵樹,我跑向它,它卻不見了。難道周圍我所看到的東西都是假的?」莫默又重新生出了疑問。

於是施展了一個青光符暫時照亮周圍,矮身撿起地上的一塊石頭,發現石頭也有重量。揮舞死神之鐮朝著枯草砍去,發現枯草也能截成兩段。

「景物都不是虛幻的!」

莫默得出了結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