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來你們是不打算交出石然了,暮長老,林長老,交給你們了!”水允的身體緩緩往後退去,兩名白髮蒼蒼的老者相互對視一眼,一抹輕笑浮現在臉上,大步的往前走去。

“既然爾等不願意交出石然,那可就別怪我們手下無情了!”走在前面的老者,單薄的身軀猛地釋放出一股驚天的威壓,濃厚的火氣像是壓抑許久的火山,在頃刻間達到頂點,變得狂暴起來。

木嫣然的眼睛中早已怒火連連,自從丈夫離開之後,石然儼然已經成了她的一切,今天無論是誰,只要對然兒不利,下場只有死。

淡紫色的馴魔師權杖突兀的出現在木嫣然的手中,一隻全身漆黑冒着幽光的類似獅子的魔獸出現在石家的院落中,巨大的體型上充斥着恐怖的煞氣,遠遠望去,使人不寒而慄!

“馴魔師!”兩個老頭萬萬沒有想到,脆弱的石家當中竟然還有馴魔師的存在,臉上的神情稍稍訝異,隨後便將目光投向了黑色的獅子身上。

“這是什麼東西,感覺怪怪的!”暮長老一臉好奇的望着站立在院落裏的黑獅子,熟悉的感知力在此刻好似消失了一般,竟然感受不到黑獅子身上的能量波動,除了那漫天的煞氣,好像並不具備其他的能量。

木嫣然冷冷的望着神色詫異的兩個老頭,身上的火氣瞬間瀰漫開來,“不管是誰,都不要妄想傷害我的兒子!”

“原來是那小子的母親,真是可惜了一位馴魔師!”暮長老一臉淡然的望着木嫣然,好似自己已經將對方制服一樣。

“去吧,煞煉魔獅!”

隨着木嫣然的聲音落下,漆黑的獅身緩緩的動了,那一雙深紅色的眼珠釋放出幽幽的紅光,遠遠望去好似一尊黑夜中的魔鬼,令人不禁頭皮發麻。

“吼….”

煞煉魔獅看上去好似特別的懶惰,僅僅只是象徵性的往前走了兩步,低沉的衝着對方吼了一聲,便不再動作,傻不拉幾的站在原地,巨大的獅口上下張合,無力的打着呵欠。

“我擦,這也叫魔獸!”感受到黑獅子傳來的陣陣倦意,兩個長老立刻蔫了下來,“我看着不應該叫獅子,而是叫貓!”

然而林長老譏諷的話語還未落地,遠處的獅子忽然動了,像是一陣鬼魅的清風,眨眼之間來到兩人的身邊,巨大的獅口猛的張開,一下子咬在林長老的脖子上,嫣紅的鮮血頓時順着脖頸極速流淌,灰色的衣衫片刻之間便被染得血紅。

“啊…”

一聲無比淒厲的慘叫,林長老只是象徵性的掙扎了片刻,便倒地而亡,口中還不時的吐着白沫。

“不好,這獅子有詭異,身上有劇毒!”暮長老望着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林長老,單薄的衣衫已經溼透,蒼老的容顏上滿是震驚,右手中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把閃爍着兩道白光的長刀。

“該死!”遠處的水允憤怒的瞪了一眼一臉慌張的暮長老,臉上的神情變得猙獰起來,“暮長老,殺了這頭畜生!”

此時的暮長老已是騎虎難下,握着刀的右手微微顫抖,眼前的黑色獅子又恢復了方纔的懶散,深紅的眸子甚至連看都沒看自己一眼,口中呵欠連連,好似幾天沒有睡覺一樣。

“殺…”

伴隨着暮長老一聲驚天動地的吶喊聲傳來,手中的長刀波光粼粼,遠遠望去,刀身上似乎蟄伏着一團細小的火焰,將那長刀照耀的更加明亮。

PS:四更送到! 第42章:千鈞一髮

後山,石然端坐在一塊巨石之上,單薄的身軀不停的吸收着烈日中的火氣,伴隨着越來越強的吐納,巨石的周圍漸漸形成一個巨大的光罩,淡紅色的火氣縈繞在光罩中,不停的旋轉,最終被石然吸收,煉化。

玄奇一臉讚賞的望着巨石之上的石然,嘴角緩緩浮出一抹微笑,“小子,別人修煉火氣,形成保護氣罩,怕是至少得有五星火徒之上的實力,而你才區區一星火徒,竟然也能形成氣罩,這份天資,怕是老夫當年也不曾辦到。”

“呼….”

一聲長長的深呼吸,一團白色的霧氣緩緩從石然的口中噴出,猶如一團白煙,嫋嫋的姿態,片刻便消散在天地之間。

“玄老,照這般修煉速度,怕是最少三年才能晉升火士,實在是太慢了!”

“怎麼?心中着急了?”玄奇的嘴角始終掛着淡淡的微笑,望着石然輕聲的問道。

“有點!”石然的眼中閃過一抹黯然,“家族脆弱,父仇未報,還有答應你的事情,種種原因都在催促這我快速成長,容不得我這般緩慢啊!”

“恩,你說的倒是實話,看來咱們離開大戈城的計劃得提前了!”玄奇衝着石然微微點頭,“我現在真好奇五年之內,你小子會成長到何種地步!”

“呵呵!”石然淡淡的搖搖頭,露出一抹苦笑,“照目前這般速度,五年之後我頂多是九星火士,甚至還達不到!”

玄奇深以爲然的點點頭,剛準備說話,遠處突然傳來一聲輕微的響動,“不好有人來了,我先閃!”話音剛落,玄奇的身體便立刻消失在原地,鑽入了蠻荒戒中。

“石然哥,石然哥你在哪啊?”小石頭步履蹣跚的走在曲折的山間小道上,額頭上的汗水密佈,臉上黑漆漆的,看樣子這一路上沒少跌跟頭。


“小石頭!”石然心中一陣疑惑,轉身往山下走去,“小石頭,你怎麼來了,是不是又偷偷跑出來的?”

當聽到石然的聲音後,小石頭疲倦的身軀忽然一震,接着便無力的坐到地上,“石然哥,爺爺讓你回去,家族有壞人前來找麻煩,點名要找你!”

“什麼?”聽到小石頭的回答,石然的臉色一陣抽搐,一把抱起胖胖的小石頭,大步的朝着山谷走去。

石家的院落在經過幾輪交鋒之後,已經隱隱有些殘垣斷壁的樣子,破落的圍牆,散落一地的瓦礫,青石板上的裂紋,都可以說明戰鬥的激烈程度。

此時的木嫣然明顯有些吃力,煞煉魔獅在暮長老的連番攻擊下已經顯得有些後繼乏力,巨大的獅身微微顫抖,黑色的絨毛根根聳立,好像炸刺,空氣中充斥着狂暴的陰煞之氣。

“嘿嘿,臭獅子,能死在我雙閃魂刀的手下,應該算是幸福的了!”暮長老一聲低吼,手中的長刀以一種詭異的弧度朝着黑色獅身砍去,凌厲的攻勢令得煞煉魔獅動作一陣呆滯,當耀眼的長刀快要接觸到獅身之時,眼前那巨大的身影再度消失,隨後,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傳來,稀薄的空氣裏,再度凝聚起陰寒的煞氣。

“吼….”


憤怒的煞煉魔獅像是瘋了一樣,森然的獠牙緊緊的咬住暮長老手中的雙閃魂刀,刺耳的金屬撞擊聲緩緩響起,令得在場的衆人心中一陣刺撓的疼痛。

“天哪,那魔獅竟然在吞食武器!”人羣中也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只見巨大的煞煉魔獅巨口輕嚼,那把森然的長刀此時僅剩下不到一半的長度。

“該死!”暮長老的雙眼中幾乎能噴出火來,這把雙閃魂刀可是自己舔着老臉請普陀大師打造的,威力強悍,可是這該死的魔獸竟然生生的將它給吞了,索性丟掉半把長刀,身體中狂暴的火氣瞬間爆發,淡紫色的光罩緩慢的在他的周身凝結,一絲絲劇烈的能量波動,漸漸傳來。

“九星火蠻!”

望着氣罩中的暮長老,石家的衆人不禁倒吸一口涼氣,原以爲煞煉魔獅能夠對付暮長老,不過現在看來怕是不大可能了。

“吼…”

煞煉魔獅似乎也感覺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龐大的身軀緩緩往後退去,深紅的雙眸中波光閃動,身上的煞氣似乎也在此刻變得淡然幾分。

長宮賦 不好,這老傢伙要下殺手!”木嫣然見到面色猙獰的暮長老,眼角頓時一陣跳動,手中的紫色權杖頓時光芒大閃,一絲絲封印之力緩慢的從權杖的魔晶石中涌出,不斷的朝着煞煉魔獅奔去。

“想要收回魔獸,晚了!”暮長老手中手印一陣變換,蒼老的容顏有着一絲得意的微笑,身體中的狂暴火氣越來越洶涌,一道道巨大的漣漪自他的周身激盪開來。

“地級火技,千層爆!”

隨着暮長老的呼聲落下,其周身的火氣迅速凝結成一個個深紅色的氣泡,濃郁的火氣不停的在氣泡周身旋轉,一股毀天滅地的威能逐漸傳來。

“快點回來,煞煉魔獅!”木嫣然的眼中早已滿是焦急,望着被氣泡包裹的煞煉魔獅,一種悲憤的情緒緩緩的浮現心頭。

“轟…”

一連串劇烈的爆炸聲響起,包裹着煞煉魔獅的氣泡像是引起了連鎖反應,紛紛爆炸,恐怖的能量在煞煉魔獅的周身涌動,巨大的身影也伴隨着爆炸聲的停止而緩緩倒地。

“煞煉魔獅!”木嫣然猛的噴出一口鮮血,眼神悽然的望着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煞煉魔獅,身上的氣息也伴隨着煞煉魔獅的死亡而逐漸變得暗淡許多。

“呵呵,原來是封印馴魔師,既然你兒子不來,那麼這場戰鬥也該結束了吧!”水允一臉淡然的望着躺在地上的煞煉魔獅,右手的指尖,幾道淡青色的火氣緩緩升騰,慢慢的形成一個巨大的拳頭,猶如一輪青色的烈日,對着下方的人羣猛烈的轟去!

PS:還差兩章,晚點送到,第五更! 第43章:雲級火技,大地烈日

青色的拳頭宛如一顆極速下墜的火流星,浩瀚的能量充斥着整片空間,空氣中的火元素伴隨着巨拳的滑過,燃起了一道道類似煙花的火焰,炫目耀眼。

“地級火技,青天白日拳!”

伴隨着水允一聲響徹天地的爆呵聲響起,整片空間剎那間都隱隱有些變形,青色的巨大拳頭帶着一種至高無上的威嚴,拼命的擠壓着空間的束縛,一聲聲此起彼伏的炸響聲頻頻,天,瞬間都暗了下來,大地開始顫抖,石家的院落瓦礫片片掉落,發出啪啪啪的清脆聲響。


“完了!”石老爺子一聲悲嘆,眼望着越來越近的青色拳頭,漆黑的雙瞳瞬間關閉,臉上有着一抹深深的不甘。

然而就在大家都以爲石家必亡的時候,一道紫色的流光迅速劃破天空,以一種螺旋式的轉動和方式狠狠的撞擊在了青色的巨拳之上。

“砰…”

一聲類似末日的吶喊傳來,兩種巨大的能量響徹在石家衆人的頭頂,劇烈的爆炸聲,震得耳膜都流出了鮮血,遠處的水允,更是一身狼狽的跌坐在青石地面上,腳下赫然有着兩個深深的腳印。

“何方高手,竟敢阻擋我水家辦事,我看你是活膩了!”水允不愧是大家族出身的子弟,稍稍掃視一眼腳下的碎石,冷漠的雙眼不時的觀察着四周的動靜。

“哼!水家嘛,是誰給你膽子來我石家撒野的?”天空上,一聲充滿怒斥的聲音漸漸傳來,獨角漂淼獸龐大的身軀緩緩落下。

“然兒!”木嫣然慘白的容顏在看到石然的身影后稍稍變得紅潤,一身白色的衣衫上已是沾染了些許黑灰,躺在地上的身軀微微顫抖,眼角的淚水早已打溼臉頰。

“娘!”石然一個縱身從漂淼獸的後背上躍下,腳尖輕點地面,像一抹流光,極速的朝着木嫣然涌去,“娘,你怎麼咯,是不是受傷了?”

木嫣然此時顯然有些虛弱,蒼白的容顏上掛着些許血痕,滿頭的黑髮稍稍有些凌亂,原本靈動的雙眸也變得少許空洞,“然兒,你快走,你不是他的對手,孃的煞煉魔獅也被他的手下殺了,現在的石家已經沒有絲毫還手的力氣了!”

聽着母親關切的話語,石然的心中頓時泛起絲絲疼痛,母親的受傷已經觸及到了他的逆鱗,黑色的眸子裏紅光涌動,一絲絲魔氣從身體中迸射而出,“獸兄,我要看到他的屍體!”

獨角漂淼獸似乎感受到了石然身上所散發的魔氣,紫色的雙瞳波光閃動,想要說些什麼,卻最終沒有說出口,只是衝着石然淡淡的點點頭,一雙淡紫色的巨型雙翅撲展而開,凌厲的魔獸氣息瞬間填滿了整片空間。

“五階魔獸!”

水允原本驕傲的臉色在看到獨角漂淼獸之後,頃刻變得緊張起來,眼望着遠處的石然,漆黑的雙眸中閃動着驚人的殺氣,“小子,想必你就是石然吧,今天縱使你有着五階魔獸護身,也不可能是我水家的對手,大小姐馬上就到,識相的就將紫火靈牌交出來,否則,我水家定叫你石家雞犬不留!”

石然眼中的紅光越來越亮,憤怒的容顏上青筋暴起,整個人好像完全變了一樣,流動在指間的黑色魔氣越來越強盛,“獸兄,爲什麼我還能聽到他的身聲音,我說過要他死!”

“吼…”

漂淼獸在聽到石然的話後,立刻撲閃雙翅飛上天空,一聲帶有點點龍吟的怒吼自口中喊出,暴戾的音調好似無數的尖刀,狠狠的射向下方的水允。

“好強悍的實力!”水允的手中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塊紫金色的盾牌,小心的將身體掩藏在盾牌之後,一雙狡黠的眼珠骨碌直轉,“這位魔獸朋友,想必你是沒有聽過我們水家的名號吧,你爲了一個只有火徒實力的小子得罪我們似乎並不明智啊!”

漂淼獸在聽到水允的喊話後,果然停止了怒吼,一雙紫色的眸子死死的盯着紫金色的盾牌,“死到臨頭,還跟本座談明智,難不成你以爲本座400多年的壽命是白混的?”

“什麼?你竟然可以開口說話?”水允這下徹底震驚了,一個小小的五階魔獸竟然口吐人言,恐怕這說出去會當場嚇死很多人吧,要知道在魔獸界中,唯有達到七階魔獸的強大存在纔會口吐人言,並且具備健全的靈智,可是眼前的傢伙明明只有五階等級,卻突破了這亙古不變的規律,一絲極度危險的感覺瞬間爬上了水允的心頭。

“大驚小怪!”漂淼獸大大的白了一眼水允,頭頂上的獨角頓時光芒大漲,一絲絲帶有壓制性的本能壓縮力量瞬間從獨角中激射而出,陡然化爲一隻巨大的手掌,朝着底下的水允極速抓去。

感受到那鋪天蓋地的壓迫能量,水允的身體頓時定在了原地,無論他怎麼用力,體內的火氣都好似被鎖住了一樣,根本無法挪動半寸,束縛的雙手青筋暴起,臉上的汗水滴滴滑落。

“壓縮之力,壓縮本能,給我鎖!”

藍色的天空隨着獨角漂淼獸的暴喝聲響起,那乳白色的壓縮能量瞬間形成一個巨大的牢籠,粗壯的柱子一絲絲本能的壓迫從中激射而出,砰的一聲將水允的身軀徹底籠罩在當中。

“畜生,你竟敢如此對我,水家是不會放過你的!”被牢籠束縛的水允,臉上的震驚徹底壓過了先前的囂張,一絲不安的情緒逐漸籠罩在心頭。

“找死!”漂淼獸何時受過這等辱罵,天地間除了它沒見過面的父母,也就是那變態玄奇敢這樣對自己說話,你這個臭小子又算得了什麼,“本能牢籠給我縮!”

隨着漂淼獸聲音的響起,乳白色的牢籠一陣劇烈的顫動,竟然漸漸縮小,粗壯的柱子緩緩的向着水允壓迫而去。

感受着越來越重的壓迫感,水允的心中早已掀起了驚濤駭浪,漆黑的雙眼泛起一絲白光,“這是你逼我的,我一定會回來報仇的!”

“雲級火技,大地烈日!”

伴隨着水允的嘶喊聲傳來,炙熱的天空中竟然出現了兩輪烈日,大地在第二輪烈日出現的瞬間開始顫抖,宛如地震一般將石家的院落震得七零八落,只見那乳白色的牢籠中,砰的一聲巨響,地底一聲悶沉的爆炸聲傳來,水允的身體頓時消失在牢籠裏。

重生之雲綺 石然,保管好紫火靈牌,你的命和令牌,早晚都是我的!”

PS:六更送到,洗個澡,繼續第七更! 第44章:出逃?

天空,隨着水允的消失,漸漸變得安靜下來,石家的衆人都張大了嘴巴,望着半空之上的巨大漂淼獸,石老爺子更是一臉的激動,雖說老宅在這次的碰撞中損毀嚴重,可是自己的族人卻是安然無恙的活了下來。

“統領,帶我一起走啊!” 重生八零:女配逆襲之家有嬌媳

“既然來了,就留下吧!”

石然的聲音很平淡,平淡到沒有一絲的情緒波動,血紅的雙眼中涌動着滾滾魔氣,那一張稚嫩的面孔也在頃刻之間變得猙獰起來。

天空僅僅安靜幾分鐘,一團黑色的烏雲緩緩的飄來,滾滾的魔氣充斥着不大的院落,一絲來自靈魂深處的震撼響徹在衆人的心頭。

“這是…..巴爾的魔瞳變!”艾瑟琳一臉吃驚的望着頭頂之上的黑雲,眼中的震驚越來越多。

“他竟然修煉了巴爾的魔功!”石芊芊望着石然的臉色有些複雜,俏麗的容顏漸漸爬上了一抹憂色。

石天有些震驚的望着天空的魔氣,心中的震撼絲毫不比艾瑟琳要少,昏暗的老眼中隱隱有淚光閃動,口中喃喃道:“看來然兒真的不是什麼絕頂廢柴,而是我石家的驕傲,石家的天才!”

當紫色的光束照亮巨大的魔眼後,空氣中頓時傳來一聲隱晦的震動,此時的石然滿臉死氣,遠遠望去就如同一位沉睡在地獄的惡魔,緊閉的雙眼隨時都有可能睜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