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林峰滿面的苦澀,萬東便知道是自己將事情想的簡單了。在家族看來,就連林峰和辛無痕的性命都歸家族所有,又哪裡有真正屬於他們自己所有的東西?

「到底是什麼試煉寶地,竟然讓林,辛兩大家族如此看重?」皇甫晴也不禁好奇起來。

對皇甫晴,沒有隱瞞的必要,林峰和辛無痕,你一言我一語的將那處試煉寶地的種種好處,對皇甫晴詳細的描述了一遍。

「嘖,天下竟然有這樣的寶地!?」

雖然皇甫晴沒有親眼得見,可是光聽林辛二人的描述,便已讓她大為吃驚。比外界濃郁百倍的天地精氣,光這一條,便足以比擬三大一品家族所獨霸的那些頂尖兒的福地。更別說,在其中還有能淬鍊提升武技的神奇仙獸,就連皇甫晴也不禁有些動心。

「那個……能不能讓我也見識見識?」皇甫晴有些扭捏的對萬東說道。

萬東一笑,道「這有何難?二哥,無痕,你們身上一定有多餘的傳送石吧?我們一起去,正好我也有些想大哥和羅霄他們了。」

林峰皺了皺眉頭,道「有是有,不過晴姑娘好像沒有辦法進去。」

「這是為什麼?」皇甫晴當即蹙起了娥眉。

林峰和辛無痕對視了一眼,道「似乎一旦修為達到了天格境,便無法再利用傳送石進入寶地了。」

「有這樣的事?」萬東也是吃了一驚。他現在的境界雖然還沒有達到天格境,可是他的戰力卻已經絕對超越了天格境。

林峰和辛無痕一齊點頭,當初齊軒也想進入試煉寶地,可就因為他的修為已至天格初階,因而屢試屢敗,最後不得不作罷。

「讓我來試試。」萬東將手探向了辛無痕。

辛無痕急忙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了一塊傳送石遞了過去,皇甫晴也不願意就這樣放棄,同樣張口要了一塊兒。

萬東與皇甫晴對視了一眼,隨後同時捏碎了傳送石。

皇甫晴手中的那塊,化作了滿地的碎屑之後,便再無反應,可是萬東卻被一道突然爆發的紅光給裹了住,緊接著他整個人便隨著這紅光,一起消失在了房間之內。

皇甫晴不禁大為沮喪,卻又毫無辦法,只能感嘆自己與寶地無緣。

而林峰和辛無痕二人的臉上,卻在此時突然驚色大做,辛無痕更是忍不住發出了一聲驚呼。

就在皇甫晴為兩人的神情感到疑惑之時,林峰突然轉頭對辛無痕道「不對啊,之前傳送石發出的都是白光,怎麼此時卻是紅光?」

「快!去寶地看看!」辛無痕話音未落,便火急火燎的又掏出一塊傳送石,將其捏碎。

林峰的動作絲毫也不比他慢,兩道白光幾乎同時在房間中亮了起來。

試煉寶地,林峰和辛無痕已是相當熟悉了,從傳送陣出來,風景如舊,毫無變化。兩人立即急切的騁目搜索起萬東的影蹤。這一搜索,兩人的心頓時一齊沉了下去。

按道理說,兩人只比萬東慢了一小步,萬東就算速度再快,也絕不可能走出太遠,可兩人目之所及,視線之內,竟全無萬東的身影。這立時便讓兩人意識到,那道將萬東傳送走的紅光,絕不尋常。

「無痕,你給耀庭的到底是什麼東西?」林峰霍的轉頭瞪向了辛無痕,急聲問道。

「還能是什麼,當然是傳送石嘍!」

「那耀庭人呢?他根本就被傳送到這裡!」

「我……我怎麼知道?」辛無痕大喊冤枉,可心中也著實感到奇怪,將儲物戒指里的東西查了又查。

「林峰!」就在此時,一聲猶如雷霆般的大喝,直破風而來。

林峰和辛無痕循聲望去,只見蕭浪率領羅霄等一干群英,好似流星趕月一般,直往他們這邊急掠而來。

林峰眉頭一皺道「正好,耀庭來不來,一問大哥便知!」

言罷,林峰便與辛無痕一道,快步迎了上去。

「大……啊!?」

雙方接近,林峰剛要張口喊蕭浪大哥,不料蕭浪竟突然揮出一掌,直衝著林峰劈了過來。林峰不禁大吃一驚,趕忙將渾身解數都使了出來,身形在空中一連幾盪,這才堪堪將蕭浪的掌鋒給躲了過去。

蕭浪此時已是當之無愧的半步天格,而林峰卻剛剛突破地輪中階不久,他能躲過蕭浪這突如其來的一掌,也著實是不容易。

可還沒等林峰喘口氣,蕭浪的第二波攻勢,緊接著便向他涌了過來。這次林峰就沒那麼幸運了,口中發出一聲悶哼,直被蕭浪的掌勁震的向後一連倒退了三五步。

辛無痕起初還以為蕭浪這是在考校林峰的武功,可到後來,明顯發現不對。而蕭浪的臉色,更是陰沉的可怕,全無之前見到他們時的那種溫和。雖然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可辛無痕還是急急的沖了上來,將蕭浪給攔了住。再讓蕭浪這麼打下去,林峰今天非躺下不可。

「無痕,你放開我,讓我揍死這個混賬小子!」

辛無痕這一攔,立即便招來了蕭浪的連聲怒斥,直讓辛無痕一陣陣的發懵。

林峰就更是怔楞了,渾然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竟引得蕭浪如此大發雷霆。急急的扭頭望去,立時發現,不光蕭浪面色極度難看,羅霄,王陽德等人的神情,同樣不好看,唐心怡,葉輕雪這些女孩子,更像是哭過了一般,雙眼紅腫,臉上淚痕斑駁。

而等林峰在人群中發現凌無霜和一臉尷尬心虛的凌天化時,這才明白了過來。一定是凌天化這貨守口不嚴,將萬東已死的消息,透露給了蕭浪等人,故而才會激起蕭浪如此的震怒。

「林峰,你這混賬王八羔子,你說!如果不是凌天化,你還準備瞞我們到何時?」

蕭浪雖然被辛無痕攔著,不能再對林峰動手,可依舊是憤恨難平,指著林峰,吼聲如雷。

林峰心中不禁感到萬分僥倖,如果不是他今天剛剛見到萬東,還真沒辦法應付這樣的場面。頓了頓,林峰正要將實話說出,虎躍和烏央突然一左一右的沖了過來,各抓住林峰的一隻胳膊,含著淚的沖林峰齊聲問道「林峰大哥,我們老大還沒死,他還沒死,對不對?」

林峰這才發現,羅霄,王陽德這一群青年俊傑,在試煉寶地里,真是沒白呆。這一個多月下來,眾人的進步提升何止是一日千里,簡直就是一日萬里。就說虎躍和烏央吧,兩人的修為在群英中,只能算是中下,可就連烏央此時也已經突破至玄痕初階,虎躍更是已達玄痕中階。被兩人這樣死死的抓住胳膊,還真是有些痛。

「沒死!耀庭當然沒死!你們兩個臭小子趕緊給我放手,老子的胳膊都快要被你們給捏碎了!」

言罷,林峰體內道氣一盪,直接便將兩人給震退了開來。 虎躍和烏央成長雖快,可是與林峰相比,修為終究還是差的遠,直被林峰震的站立不住,坐倒在了地上。只是兩人現在哪顧得上這些?不等緩過氣來,便齊刷刷的蹦了起來,再次衝到林峰的面前,不過這次兩人倒是學乖了,沒敢再上手,乖乖的在距離林峰還有一步遠的地方站住了身形,眼巴巴的看著林峰。

「林峰大哥,您……您將剛才的話再重複一遍唄。」虎躍戰戰兢兢的問道,神情萬分緊張,生怕自己剛才是聽錯了。

不光是虎躍和烏央,包括蕭浪在內,每一個人此時都支棱起了耳朵,生怕漏過任何一個字。

林峰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望向蕭浪,苦笑不迭的說道「我還以為是什麼讓大哥您發這樣的怒呢,敢情是為了耀庭啊。我沒有騙你,耀庭他真的沒有死,非但沒有死,而且活得比我們還要好。」

林峰被家裡關了禁閉,辛無痕則直接被趕了出去,可是萬東卻是一路逍遙,更還得到了皇甫大小姐的垂青,可不是比他們活得好?

「咳咳咳……林峰啊,我已經把一切都告訴他們了,你也不用再隱瞞了,還是實話實說吧……」

「說你個大頭鬼!」凌天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林峰一聲爆吼給生生打斷,林峰將滿肚子的火氣,一絲不留,全都發泄在了凌天化的身上,直破口罵道:「你這個王八蛋,當初我是怎麼跟你說的,你又是怎麼答應我的?這才幾天,你就把老子給賣了?虧你還是個爺們兒,我看你那張嘴就是biao子的褲腰帶,說松就松!」

「你……」凌天化就這樣干瞪著眼被林峰一通狂罵,直罵的他一張臉幾乎都綠了,卻偏偏又一個字也反駁不出,差點兒沒活活憋出內傷來。

蕭浪眉頭一皺,沖林峰道「林峰,這是件大事,你可得說實話!」

蕭浪當然希望萬東還活著,可是凌無霜和凌天化兄妹倆兒,將萬東的死說的是有鼻子有眼兒,讓他想不相信都難。

羅霄,王陽德等人就更不用說了。之前乍聞萬東的死訊,對他們而言,不啻於天塌地陷。結果現在林峰又說萬東沒有死,讓他們是又喜又驚,同時又不敢相信。

林峰狠狠的瞪了凌天化一眼,這才對蕭浪說道「大哥,上次在萬古荒原的時候,凌家的兩位長老,的確說他們親眼見到耀庭被捲入了狂風劍冢,屍骨無存。為了不讓你們過於傷心,我的確是選擇了像你們隱瞞。可耀庭他真的還活著,就在剛才,我們還在一起敘話呢,不信的話,您可以問問無痕!」

「無痕?」蕭浪立即便將目光投向了辛無痕。

辛無痕也知道萬東的生死對眾人意義重大,也不敢賣關子,急忙點了點頭,道「林峰說的都是真的,耀庭的確還活得好好兒的。而且他已經投到了林家門下,成為了林家的二線弟子。」

「那小子真的還活著?」凌天化似乎也有些激動,瞪著眼睛的湊上來再次求證道。

林峰心中正有氣,根本就不待見他,拋給他一個白眼兒,便將頭扭到了一旁。

雖是有些小尷尬,可凌天化的心卻是安定了下來。一想到萬東將身上僅有的一塊傳送石送給了他,自己卻在狂風劍冢的狂風中死無全屍,凌天化的良心就一刻也不能安寧。這就是為什麼有的人,寧願背負千萬錢財之債,也不願意背負人情債。

錢財之債好還,人情債卻很可能一輩子也還不清!

辛無痕的話,一聽便不像假話,而且也極易求證,蕭浪先是一怔,隨即便忍不住仰天大笑起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耀庭沒那麼容易就死的!哈哈哈……這臭小子,命硬得很吶!」

羅霄等人也即可轉悲為喜,在失去過之後,眾人是更加懂得珍惜了!

「大哥,您先別笑,耀庭他雖然還活著,可就在剛才,他……他又失蹤了。」林峰神情發苦的道。

「失蹤了?什麼意思?」蕭浪果然是笑不出來了,獃獃的問道。

林峰迴頭看了辛無痕一眼,將萬東被傳送石不知道傳送到哪兒去了的事情說了一遍,最後問道「老大,你們真的沒看見耀庭他進來嗎?」

蕭浪神情凝重的搖了搖頭,道「在你們進來之前,傳送陣絕沒有啟動過。」

「那……那這處試煉寶地里,是不是還藏有別的秘境?或者耀庭沒有經過這裡的傳送陣,而是直接傳送去秘境了?」

蕭浪又搖頭「這也不可能!這些日子來,我們大家幾乎將這處試煉寶地整個兒趟了一遍,要是藏有其他的秘境,我們早就發現了。」

「那……那現在怎麼辦?」林峰沒注意了。

蕭浪沉聲道「那傳送石發出的不是白光,卻是紅光,想必耀庭的確是被傳送到了別的地方。我想那裡很可能也是一個和這裡差不多的是試煉寶地,所以大家不必過於擔心。林峰,無痕,你們兩個還是趕緊先回去,說不定耀庭發現不對,已經又傳送回去了。」

林峰和辛無痕急忙點了點頭。

蕭浪又道「如果耀庭安全回去了,你們一定要回來給我們報個信兒,我們會在這裡一直等。」

「晴姑娘,耀庭回來了嗎?」林峰和辛無痕一傳送出寶地,便迫不及待的向皇甫晴問道。

萬東,林峰,辛無痕三人先後消失,只剩下皇甫晴一個人在房間里干著急,心情本就鬱悶,再聽兩人這樣一問,娥眉就簇的更緊了。

也用不著皇甫晴回答,林峰和辛無痕光是看她的臉色,便知道萬東還沒有回來。

「哎!怎麼什麼事情到了耀庭的身上,都透著一股子邪門兒呢?」林峰嘆息一聲,重重的坐在了椅子上,此時除了和皇甫晴一道枯等之外,他也沒別的辦法。

……

「這裡絕不是試煉寶地!」萬東剛從傳送陣中跨出,便意識到了。

放眼望去,目之所及,無不是一片血色!就連那天,那地,都好像被籠罩在一層血霧之中,與試煉寶地樂土般的美景相比,這裡簡直就是血腥地獄,到處都充斥著一種極度壓抑的氣息,直讓人透不過氣來。

萬東可以確定的,是這裡和試煉寶地一樣,應該也是一處秘境。只是這裡所瀰漫的天地靈氣不在濃郁,相反,異常的稀薄,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甚至比凡俗小世界也不如。

就在萬東疑惑,不知道自己身處何方之時,突然間,遠處一片『血雲』,就如同狂風捲動著的浪花,沖他奔騰而來。

這樣的場面,萬東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了,一下子便讓他的心弦綳到了最緊。

「在這秘境之中,怎麼會有『血衣人』?!」

沒有人給萬東答案,萬東也來不及去思考答案,大波大波的血衣人,就如同潮水一般,轉瞬即至。萬東想也沒想便見『輪迴』祭了起來。

現在的萬東,修為不光已經提升至地輪中階,而且還擁有了完整的『輪迴』神兵,戰力何止提升了一倍?

劍鋒一盪,『血屠千里』立時發動。

萬東頓悟了『劍仙之訣』所記載的劍之真諦后,這血屠千里從他手中施展開來的威力,也明顯增長了不止一成,完全可以與之前的『煙消雲散』比肩!

這一劍盪開,直可以用山呼海嘯來形容。血色劍光呈扇形在學醫人群中橫掃開來,那一個個的血衣人,就如同被刺破的氣球,立時紛紛爆裂,化作陣陣血霧。差不多近百個血衣人,竟在萬東這一劍之下,無一倖免。

一大片濃的幾乎化不開的血氣,一陣風似的湧入了萬東的體內,與萬東自身的道氣,融為一體,硬是讓萬東地輪中階的修為,又狠狠的向前跨進了一大步。

果然,這處秘境,與試煉寶地如出一轍!只是將爆炎虎,換成了血衣人。而血衣人滅亡之後所釋放出的道氣,卻要比爆炎虎強出了許多。

近百個血衣人倒斃,地上留下了稀稀疏疏,約莫十餘塊的傳送石,萬東信手招來,發現這些傳送石與在試煉寶地的爆炎虎爆出來的幾乎一模一樣。聯想到將自己傳送到這裡來的那塊傳送石,萬東完全可以確定,無論是這裡,還是試煉寶地中爆出的傳送石,根本就是一樣的。

可如果是一樣的,那萬東為什麼沒有傳送到試煉寶地,卻是被傳送到這裡呢?

萬東想來想去,也只想到一個解釋。那就是這些傳送石,不光擁有傳送的力量,更還可以探測到使用者的戰力!

對!傳送石對使用者加以區分的依據,並不是境界,而是戰力!

只有這樣才能解釋,為什麼萬東現在只有地輪中階,便被傳送到了這裡,可皇甫晴和齊軒,卻既無法進入試煉寶地,也無法進入這裡。

萬東的修為雖然只有地輪中階,可是他的戰力,卻已穩穩的達到了天格中階。或許,戰力達到天格中階,便是進入這一處秘境的門檻。而進入試煉寶地的門檻,便是戰力在天格境初階以下。

等萬東想通這一層的時候,不遠處,又有一片血雲凌空騰起,來勢比之前那一波,明顯更要兇猛…… 這第二波血衣人的攻擊力與第一波相仿,然而數量卻是暴漲了一倍有餘。不過在萬東的『輪迴』劍下,依舊不是敵手,片刻后,便已被盡數誅滅。然而如萬東所預料的一樣,第二波血衣人剛剛被消滅,第三波血衣人便又冒了出來,單獨血衣人的戰力依舊不變,可數量比第二波又暴漲了一倍。

如此將近四百多血衣人,同時奔騰而來,那情景,已可以用『壯觀』來形容。遠遠望去,湧來的就好像是一片翻滾的血浪,甚是驚人。

這次萬東施展出了煙消雲散,如浩淼雲海般的劍氣,在天地間,幾番滾盪,方才將這第三波血衣人,盡數誅滅。

前後三波,總數近七百名血衣人,覆滅之後所釋放出來的道氣,竟讓萬東體內的道氣儲量,生生的提升了一成有餘。若是持續這樣下去,萬東用不了多久,便可以憑藉道氣的積累,直接衝擊地輪巔峰境。

這處秘境,明顯比試煉寶地,更要難得!血衣人似乎隨時都在生成,消滅一波,立時便出現第二波,好像源源不斷,無窮無盡!

通過誅殺血衣人來促成道氣的快速提升,固然難得,可更讓萬東看重的,還是在這裡與血衣人實實在在的拼殺,而積累下來豐富實戰經驗,某種程度上,這種實戰經驗比道氣的增加,更來的珍貴。

透過在血境中所看到的未來,萬東已然知道,造成這次滅世劫數的幕後黑手是那具血骷髏,而它最大的依仗,便是這浩如煙海,多如瀚海沙粒的血衣人,換言之,這血衣人,將是萬東以及所有道門修士最直接的對手!如果在這之前,便能積累下與之交戰的豐富經驗,那絕對是件天大的好事。

萬東心中此時便已經在琢磨,等羅霄,王陽德等人的修為提升到足夠境界,便將他們送到這裡,再狠狠的磨礪一番!

這一波波源源不斷的血衣人,必能將他們鍛造成一支日後讓血衣人聞風喪膽的奇兵!

滅掉第三波血衣人不久,第四波血衣人,便又冒了出來。

萬東定睛一看,這第四波血衣人的數量明顯減少了許多,只有第一波血衣人的三分之一,約莫三十幾個。可這第四波血衣人的戰鬥力,明顯要比前三波的血衣人強了不止一個層次。 替嫁嫡妃:太子滾開 萬東粗略的估量了一下,前三波血衣人的修為,也就在玄痕巔峰境左右,然而這第四波血衣人的戰鬥力,卻堪比地輪巔峰境的修士。因此雖然只有三十人,可是釋放出來的威勢,卻比第三波血衣人更要強悍的多。

「有意思!」隨著萬東對這處秘境的了解增多,其興趣也變得愈加濃厚,口中發出一聲輕笑,身形在空中化出了一道乾脆漂亮的弧線,直接落在了血衣人的人群里。

一柄輪迴劍,好像活過來了似的,化作一條靈蛇,閃爍著一道道銀亮刺目的冷光,爆散開來。所到之處,血衣人紛紛爆裂成血霧,無有一個可抵其鋒芒。

第四波之後,第五波總數約莫六十個的血衣人再次前赴後繼而來。萬東殺的興起,身形再縱,血屠千里,煙消雲散的鋒芒,輪番在血衣人群中騰起,將一片『血海』攪動的風浪迭起!

當第六波血衣人奔涌而來的時候,萬東終於感覺到有些吃力了。總數近百個地輪巔峰境的血衣人,已然是一股相當強大的力量。若是放了出去,足可輕鬆重創一個勢力鼎盛的三品家族。

萬東終於明白,為什麼出入此秘境的門檻兒要設在天格中階了,非天格中階的修士,根本就承受不住這一波接一波的攻勢。尤其是這第六波,一旦陷落其中,又不能及時進入傳送陣,必將有死無生。

不過這第六波血衣人,也更顯出了萬東的強悍!只見其身形,好似翻天狂龍,在血衣人之中飛舞不輟,視之如入無人之境。一柄輪迴劍更是被他施展到了極致,隨意盪出一劍,便至少有兩三個血衣人爆裂斃命。

如果皇甫晴此時要是在這裡,定會驚的連眼珠子都瞪出來!這樣的戰力,已絕不是她所能比擬的了的了。

即便萬東威猛如此,第六波血衣人也足足耗費了萬東近半個時辰的工夫。而且萬東的額頭上,也明顯見了汗珠,顯然他也已施展出了全力。

不過這第六波血衣人給萬東貢獻的道氣,數量也是驚人。完全吸收后,萬東體內的道氣,已經直逼地輪巔峰,眼下也就是缺少一點兒感悟,他便可以徹底突破!

在同齡人中,萬東的境界雖然不是最高的,可是他的戰鬥力,卻是一騎絕塵,遙遙領先!

第六波血衣人結束后,第七波血衣人並沒有如先前那樣緊接著出現,天地間難得的恢復了一絲平靜。萬東不禁長長鬆了一口氣,若是真的這樣一波接一波,綿綿不斷,那恐怕就算是神道境,聖魂境的強者,也抵擋不住。

不過會不會有第七波血衣人,第七波血衣人會不會比第六波更強,萬東的心中還是有些好奇的。

約莫又過了半個時辰,等萬東調息的差不多了,第七波血衣人出現了。不過萬東很快便發現,這第七波血衣人的戰鬥力和數量,與第一波一模一樣,萬東隨手滅掉后,第八波血衣人緊跟著出現,戰鬥力和數量卻是與第二波相仿。

這就好像是六波為一輪的一個輪迴,不斷的重複。

萬東雖然有些失望,可也覺得本應如此。這是一處用來提升人修為的秘境,可不是為殺人而設的屠場!如果一波比一波強的無限持續下去,那麼又有誰能活著從這裡走出去呢?

想明白這個道理,萬東沒有再繼續與血衣人糾纏下去,沉底第八波血衣人還未到,便掠進了傳送陣。

皇甫晴,林峰和辛無痕,既不知道萬東被傳送去了那裡,更不知道萬東什麼時候回來,也不敢擅自離開,一直是在苦苦的等。這一兩個時辰下來,對三人來說委實是一種煎熬。

尤其是皇甫晴,一會兒想東,一會兒想西,這腦子就沒片刻的安寧過。正當三人心急如焚,直欲崩貴之時,一抹紅光,陡然在房間中憑空騰起。

「回來了!」皇甫晴下意識的發出一聲歡呼,起身便要往那紅光跟前湊。

可還沒等她靠近紅光,一道異常濃烈,直讓人膽寒欲裂的血腥殺氣,突然從紅光中爆發性的瀰漫開來。這殺氣是如此的濃烈,直讓人覺得好像陷身於萬千屍骨之中,皇甫晴的歡呼緊接著就變成了尖叫,同時身形好像觸碰了電網似的,打著顫的向後爆退。

林峰和辛無痕也被狠狠的嚇了一跳,也就是一眨眼的工夫,兩人的面色便已是白中透青,眉宇間滿是發自內心的恐懼。

那感覺,就好像正傳送回來的不是萬東,而是一個嗜血成狂的萬古凶獸!

「你們這是什麼表情?」萬東從紅光中踏出,見到三人面色皆是無比怪異,不禁吃了一驚,滿是訝異的問道。

「你……你這是從哪兒回來的,地獄嗎?」皇甫晴望著萬東,獃獃的問出一句。

萬東先是一愣,隨即便明白了過來。血衣人雖然不是人,可終究是人形,萬東這一口氣殺了上千血衣人,和千人屠也沒什麼區別,身上自然不可避免的沾染上濃重的血腥氣和殺氣。

急忙默運起道氣,全身游轉一周,心神也盡量放平和下來,身上那股子駭人的血腥氣和殺氣,這才緩緩的散了開。

皇甫晴,林峰和辛無痕的感覺,這才好過了一些,神情跟著輕鬆了下來。

「耀庭,你被傳送到哪裡去了?」林峰好奇極了,急忙問道。

萬東笑了笑,道「我也不大清楚,不過我猜,那裡應該是一個與試煉寶地重疊在一起的另外一處秘境。一旦你們的戰力達到了天格中階,也一樣會被傳送到那裡。」

「什麼!?你是說,你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天格中階?」

皇甫晴對秘境並不怎麼上心,可是對萬東的修為,卻是傷心的很,俏面上滿布驚訝的問道。

萬東搖了搖頭,道「我說的是戰力,可不是修為。」

皇甫晴苦笑了一聲,撇嘴道「那你豈不是更變態?修為連天格境都不是,戰力卻已是天格中階,那等你的修為提升到了天格境,豈不是連神道境的強者都不放在眼裡了?」

皇甫晴說的並不誇張,到了天格境,萬東還真想與神道境的強者碰上一碰。凌家的兩位長老凌鋼和凌威,都已達到了神道初階,可在萬東看來,似乎也並不是那麼遙不可及。

「耀庭,在那處秘境里都有些什麼?是不是也和試煉寶地一樣,充斥著無數天材地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