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看看……這麼多錢啊!”

“來星巴克喝個咖啡,隨身都帶這麼多的錢……”

“看不出來,人家還帶了個女祕書麼?我敢打賭,肯定是哪個公司的老闆。”

不少人看見楊子言拿了這麼多的錢,都在議論紛紛,果然是有錢好裝逼啊!

“臥槽,這麼多錢?”我故作驚訝的說:“兄弟,不瞞你說。我就是一個公司的小員工。我還沒有一下子,見過這麼多錢呢,這都已經抵我一個月的工資了……”

“呵呵……”楊子言的優越感瞬間就爆棚了,他顛了顛手中的錢,繼續毫無顧忌的說:“這都是小錢。你如果離開了趙璐,別說這區區四萬塊錢了,哪天我高興了,給你介紹個公司,進去就能拿到五千一個月。”

這些條件,如果是我沒中獎之前,那真的是蠻有誘惑的,可是現在呢,我抱着個金山,去他介紹的公司上班,我是不是吃錯藥了。

不過,我倒是感覺,可以逗一逗他,調節一下情緒。

“那你能不能現在就給我介紹?”我裝作一副見錢眼開,而又的樣子。

他見我這個樣子,更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說:“你是不是現在,就想換個工作?”

我點了點頭,說:“現在還真想換,這個公司給的保底太低了,而且業務難跑。實在是不想幹了。”

“我認識一個傢俱公司的老闆。”他倒是很大方的說:“我倒是可以給你安排進去。”

傢俱公司,別特麼是楊冬梅的公司吧?那要是的話,我看這楊子言的臉,往哪放比較合適。

“那你把那個老闆叫出來,給我好好說說……”我看着他說:“你放心,我到了新公司的話,一定會好好上班的。另外我對你,也一定會感恩戴德的。”

他的心情感覺已經好到了極點,於是拍着我的肩膀,說:“兄弟,你放心吧!這工作,我一定會讓你滿意的。”

頓了頓,他話鋒一轉,繼續說道:“不過,你的這點小事,還用麻煩人家老闆麼?等我有時間了,隨便打個電話,保證能把你安排進去。”

等你打電話,要等到何年何月?我現在就想打他的臉。

等到他把那個老闆叫來,不問我認識還是不認識,我都要在那個老闆的面前,讓他知道什麼叫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那不行!”我露出不相信的神色,說:“你別是不認識人家老闆吧,故意和我說這些,讓我放棄趙璐的吧?”

趙璐在我的身邊拽了拽我,意思讓我不要和楊子言一般見識,可是對方把臉伸了過來,我又怎麼好意思,不把手給伸過去呢?

今天,我要打臉了…… 楊子言一聽我的話,頓時就不高興了,“怎麼着?你不相信我認識那些大老闆?”

“小子。”李優璇也在他的身後,說:“我們楊總認識的老闆,比你吃得飯都多。”

楊子言笑了一下,這馬屁拍的正是時候,也拍得他很舒服。

“嘿嘿,你們只是說說而已。誰知道真的假的?這年頭,冒充有錢有權的騙子,可到處都是……”我陰陽怪氣的說着,就是想刺激一下他。

楊子言果然上當,氣得一邊拿出手機,一邊對我說:“小子,是不是不相信?那行,今天就讓你開開眼界。不過到時候,你要是還纏着楊璐的話,我可要你的好看。”

“別吹牛了。”我擺了擺手,說:“你能把人叫來就不錯了。”

他氣得指着我,說:“小子,有種……”

看着楊子言撥了電話,不過很遺憾的是,那個什麼傢俱公司的老闆,好像是不願意出來。

他有些尷尬的看了我一眼,腦門上的汗珠都溢了出來,不過他不打算放棄,於是又打了一個電話。

這一次,好像是有譜了,對方答應出來了。


“小子,傢俱公司的老闆,現在有些事情,不太方便出來。”他放下手機,洋洋自得的說:“不過,我的另一個老闆朋友,答應我馬上就到了。等會人家如果要是應聘了你的話,你趁早給我離開趙璐。”

我拉着趙璐,走到椅子跟前,坐下去說:“等來了再說咯!”

楊子言和李優璇也一起坐了下去,他們的表情,都是一副胸有成竹,我將要被他踢出局的下場。


“江曉。”趙璐坐在我的身邊,有些擔心的說道:“你真的要見那個老闆,然後……”


我明白她的意思,怕我看到有錢有勢的人,就把她拋棄了。

“你不是說我是有錢人麼?”我低壓聲音,:“那還會在乎那幾萬塊錢和五千一月的工資麼?等會讓你免費看場好戲。”

楊子言不是要在我面前裝逼麼?等到那個所謂的老闆過來,我也打電話讓楊冬梅來湊湊熱鬧,看看到時候,他還怎麼和我裝逼。

我們一行人,等了大概有二十多分鐘,沒有等來那個什麼老闆,不過,我卻看見凌薇走進了星巴克。

凌薇一進來,就朝着我們這邊走了過來。

這個楊子言約來的老闆,莫非就是凌薇?

“凌老闆,你好!”楊子言看見凌薇,連忙站了起來,然後很客氣的說:“謝謝你能賞光啊。想約你出來喝杯咖啡真不容易。”

凌薇笑了下,說:“楊子言,我可真服你了。你明明知道,我是羅曼咖啡廳的老闆,你還約我來這喝咖啡。是不是想對我說,我羅曼咖啡廳的咖啡,不如他們星巴克的?”

楊子言連忙先讓凌薇坐下,然後賠起了不是,“凌老闆,你誤會了。今天我是有件事情,想請你幫幫忙……不過,你先喝點什麼吧!”

其實凌薇一進來就看見了我,只不過我給她使了個眼色,還好,她聰明伶俐,雖然不知道具體是什麼事情,但愣是裝作不認識我。

凌薇點了點頭,說道:“芒果星冰樂……”

楊子言一愣,隨口說道:“凌老闆,就是和別人不一樣,別具一格,獨樹一幟。喝這個芒果星冰樂,還是非常有品位的。”

草,這見風使舵的本事,還是運用的得心應手的嘛!我喝芒果星冰樂就是沒品位,到了凌薇那兒,就成了非常有品位的了。

“楊總真會說話。”凌薇放下了LV,看着楊子言,客氣的說:“楊總,你有什麼事情,我能幫上忙啊?”

楊子言呵呵的笑了笑,然後看我一眼,說:“這是我一個朋友,叫江曉。我想讓他去你的咖啡廳工作,怎麼樣?人挺老實的……”他說到這裏,又繼續問我,:“對了,你現在幹什麼來着?”

我不急不慢地喝了一口飲料,正準備說話,楊子言就不高地,說:“你搞什麼?這可是市裏最有名的咖啡廳的老闆,你怎麼這個態度?你是不是,不想找工作了?我要不是看在趙璐的面子上,才懶得管你這樣的窮鬼呢!”

凌薇看着我,用手擋住嘴,在那兒偷偷的笑着。

楊子言見凌薇笑我,還以爲是笑話我,於是又說道:“凌老闆,你千萬別介意。這小子鄉下來的,沒見過什麼世面。”

“不是……”凌薇伸出白皙的手臂指着我,對着楊子言說:“你是怎麼認識他的?”

楊子言看了我一眼,有些嫌棄的說:“唉,我都不知道怎麼認識這小子的……”他頓了頓,又指了下趙璐,說:“這是我朋友趙璐。江曉天天纏着她,讓她找我給他介紹一個工作。我看他人老實,又可憐,所以一時心軟就答應了下來……想來想去,凌老闆那邊應該缺人,這不就讓你跑一趟了麼?”

凌薇一邊聽楊子言說話,一邊盯着趙璐看了起來,左看右看,好像看不厭似的。

“你的這個朋友長的挺漂亮的。”凌薇突然說了一句,也不知道,她是由衷的還是什麼。

楊子言眉開眼笑的說:“凌老闆也是美麗高貴……”

凌薇沒有理會楊子言,而是看着我,有些調侃道:“這位江曉先生,你眼光不錯啊!能認識這麼漂亮的女士。”

趙璐被她這麼一說,連忙害羞的低下了頭。

嗯,看着凌薇的表情,好像有點挖苦我的意思啊。

我的美女總裁老婆 ,我好像沒有得罪她吧!我和她分開的時間不長,這轉臉就調侃我。

我看了看凌薇,說道:“現在不是也認識你了麼?你一樣很漂亮。”

凌薇冷笑着給了我一個眼神,那意思是,你行啊,連我也敢撩了。

“小子,你怎麼和凌老闆說話的?”楊子言瞪着我,很不滿的說道:“你知道凌老闆,是什麼身份的人麼?”

“啪!”

我點燃一支菸,滿不在乎的說:“怎麼,我難道說錯了不成?你的意思凌老闆一點都不漂亮,長得很醜是麼?”

“我,我,我……”楊子言氣得結結巴巴的,說:“我什麼時候,有那個意思了?江曉,你不要挑撥離間好不好?”

我們三人正在夾槍帶棒的聊着天,突然星巴克的門口,又走進來了一個美女。

“楊總!”那個美女一邊往這邊走,一邊對着楊子言,說:“剛纔有事,實在是脫不開身。這不剛剛纔忙完,就隨便過來看看……還好,你還沒走呢!”

我正端着飲料喝了一口,還沒有嚥下去,就看見了那個美女,然後一不小心,就如箭一般的被我噴了出去。

很不巧的是,楊子言正坐在我的對面,於是被我噴了一臉的飲料。

“啪!”

楊子言頓時就站了起來,指着我,怒道:“小子,你想死是不是?”

“實在不好意……”我一邊陪着不是,一邊用紙巾給他胡亂的擦着,而李優璇也連忙過來,給他擦拭。

“江曉?”才進來的那個美女,看着我,有些驚訝的說:“你怎麼在這?你和楊總也認識……” “冬梅,我不認識這小子……”楊子言氣得渾身發抖,但是在四位美女的面前,也不好真的和我撕破臉皮,不過他也反應了過來,然後對着楊冬梅,說:“你認識這小子?”


楊冬梅笑着,說道:“楊總,我當然認識江曉了……只是你和他有什麼誤會吧?”

來人正是楊冬梅,看來那個傢俱公司老闆,應該就是她了。

這下好了,越來越熱鬧了。

“你怎麼會認識這樣的人?”楊子言不相信的說。

他的話剛說完,那邊的凌薇也湊熱鬧,笑着說:“真巧!我也認識這個江曉。”

“不是吧?”楊子言扔掉手中的紙巾,指着我說:“你們都認識他?怎麼可能?”

楊冬梅很客氣的和凌薇點了點頭,然後坐在椅子上,說:“我不但認識他,而且他是我們公司的副總……對了,更重要的是,上次我公司裏發生的危機。就是江總給我一大筆資金週轉,公司才起死回生的。”

凌薇一聽,看着我說:“這小子厲害着呢!我的羅曼咖啡廳,都被他和他朋友買去了呢!”

“你你你……”楊子言指着我,結結巴巴的不知道說些什麼是好。

我彈了彈菸灰,說:“你們倆個別往我臉上貼金了……現在人家楊總要給我介紹工作,一個月五千塊。說吧,你們兩個,到底誰要我?”


凌薇率先說道:“要不起,要不起……”

“你耍我?”不過,楊子言的臉色卻極度難看,一雙眼睛裏,簡直就要噴出火來了。

我看着楊子言,挑了挑眉,說:“我就耍你了,你又能把我怎麼樣?你以爲區區四萬塊錢,就能想讓我怎麼樣,就怎麼樣?你想得未免太天真了吧……當然,你如果要是有興趣的話,羅曼咖啡廳裏,我可以給你留一個六千一月的職位。”

反正是他無理在前,我沒有理由不反擊的。

我現在也是想通了,一味的忍讓,別人就會騎在你的頭上,而且越騎越覺得理所當然。所以,我必須要強勢一點。

“好!你小子有種!”楊子言猛地站了起來,指着我說:“跑我怕面前裝大款了,是不是……你敢和我打個賭麼?”

我笑了笑,無所謂說:“好啊,那你想打什麼賭?”

“你不是把羅曼咖啡廳買去了麼?”楊子言咬牙切齒的看着我。

我點了點頭。

“那我們就打個賭!”楊子言又恢復了之前的自信,說:“我在一個星期之內,能把你的羅曼咖啡廳重新買過來。”

“哦?”我歪頭看了看他,說道:“你有這個信心?”

他怕是有毛病吧?老子不想賣的東西,他也能買去?

“當然!”他斬釘截鐵的樣子,讓我感覺到了一股陰謀的味道。

“賭注呢?”

楊子言往趙璐身上一指,說:“賭注就是趙璐。你輸了的話,就永遠的離開她,不要再纏着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