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着再次殺來的骷髏,李逸將目光投向骷髏眼中的兩團鬼火,眼中精光一閃,一刀劈向骷髏的頭部。

骷髏頭瞬間被劈碎,兩團鬼火暴露出來,它們還想要繼續凝聚骷髏身,被李逸連揮兩刀給擊散。

鬼火消散,骷髏徹底化作一堆白骨。

見此,李逸心裏一喜,大喝道:“劈碎它們的鬼火,這樣才能徹底殺死它們。”

此時也不是藏私的時候,如果不把骷髏解決,他們都有麻煩。

有了殺死他們的辦法,解決起來快了許多,也輕鬆了許多,幾乎是兩刀就能解決一個骷髏,短短半個時辰,數萬骷髏被李逸等人消滅殆盡,只剩下最後的近千骷髏。

這些骷髏似乎也覺得在這樣繼續下去,它們會被消滅乾淨。在李逸等人驚詫的目光中,剩下的近千骷髏,竟然開始自動解體,到最後只剩下十俱骷髏。


而那些解體的骷髏鬼火,全都往這十俱骷髏眼中融合。


隨着鬼火的融合,十俱骷髏身上竟然散發出強大的氣勢,大家紛紛色變,此時的十俱骷髏竟然已經成爲堪比人丹二重後期的丹武者。

殺!殺!殺!

更讓衆人驚駭的是,這些骷髏竟然砸動着骷髏嘴,發出一些簡單的音符。十俱骷髏再次向葉凡等人殺來,雖然在數量上無法與數萬骷髏相比,但它們散發出的氣勢,卻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十俱骷髏大步而來,每一步都將廣場震動,擋在它們前面的白骨堆,統統被它們踩成粉末。

“啊!”

甫一交手,吳慶雲的手下就損失慘重,畢竟他們當中修爲最高的也不過人丹二重中期。相比之下,吳慶雲就要輕鬆的多了,他再怎麼說也是人丹三重初期的強者。

“怎麼辦?它們融合了。”薛玉兒擔憂地道。

李逸臉色凝重,問道:“你能對付幾個骷髏?”

薛玉兒認真地想了片刻,一本正經地道:“兩個。”

李逸一愣,詫異地看了眼薛玉兒。在他的想法裏,薛玉兒能對付一個已經頂天了,看來她的來歷不僅僅是無極商戶的小姐那麼簡單啊。

李逸點了點頭,道:“你小心點。”

說着有轉頭對着肩膀上的小猴子道:“你攻擊它們的眼睛,把他們的鬼火消滅。”

小猴子點點頭,大叫着衝了出去,它的速度極快,只見一道小小的影子在兩具骷髏之間晃來晃去,所過之處,骷髏眼中的鬼火就閃爍一下。雖然沒有徹底消滅,但也成功地妨礙了骷髏的攻擊。

李逸握着蟠龍刀,主動迎擊而上,一刀劈在骷髏頭上,發出噹的一聲,李逸的刀被彈開,划向一邊。

骷髏砸吧了兩下嘴巴,似在嘲笑李逸,而後,它舉着長劍舞了一朵劍花,一股凌厲的劍意迸發而出。

好強的劍意,此人生前一定是一位絕頂強者,只是不知爲何會死在這裏,殺他的人又是何等的強大?

李逸心情沉重,他感覺一股莫名的危機正在接近,至於這股危機來自哪裏,李逸並不知道。

長劍刺破虛空,發出嗚嗚聲響,直向李逸面門襲來。

李逸腳下一踏,瞬間後退一步,而後蟠龍刀舞動,風之力纏繞其上,暴風斬瞬間使出。似乎是感覺到這一刀的厲害,骷髏頭一偏,竟然躲過了李逸的攻擊,而後再次欺身而上,想要與李逸近戰。

“看來這傢伙也不能使用屬性之力,只能靠着強大的骷髏之身近戰。”

想到這裏,李逸嘴角微翹,近戰,他從不畏懼。


這次不再後退,而是直接衝向骷髏,一刀劈在骷髏的劍身上,強大的力量直接將它手中的劍給震飛出去,而後一刀刺向骷髏的胸口。

刀身從骷髏骨之間的縫隙中穿了進去,李逸用力向上一挑,骷髏的身體向上飛起。不等它落地,李逸縱身一躍,迅速出現在骷髏的上方,而後,猛地擡起右腳,一腳踏在骷髏身上。

骷髏身在空中無處躲避,被李逸踢中腹部,骷髏頭腳繼續向上,而腹部卻猛然向下,形成一個弓形,快速向地面落下。

啪!

骷髏重重地撞擊在地面上,整具骷髏全部散架。鬼火閃動,想要再次重組。這時,李逸落地,暴風斬再次使出,瞬間斬滅兩團鬼火。然後故技重施,接連消滅了兩句骷髏。接連使用暴風斬,李逸身體有些疲勞,看來這暴風斬不能連續使用。 解決完面前的骷髏,李逸轉頭看向薛玉兒,發現她身形飄動,繞着兩具骷髏轉動,靈動而飄逸,耍得兩具骷髏團團轉。

再看吳慶雲,丹元力包裹長劍,一劍下去,骷髏就會四分五裂,瞬間擊殺了數據骷髏。

當消滅完所有的骷髏,吳慶雲的手下損失慘重,來時三十個人,半個時辰不到,就只剩下了十個。

吳慶雲臉色有些陰沉,這次帶出來的可都是他的心腹,沒想到會折損在這裏。他看了看李逸,眼神閃爍,最終還是忍了下來。李逸的實力超出他的意料,他雖然很想殺死李逸,但此時情況不明,還須保留實力,應對隨後可能發生的危險。

李逸自然也知道吳慶雲的想法,不過,他相信吳慶雲不敢亂動。

“走,我們去看看有沒有神兵利器。”李逸帶着薛玉兒走進廣場,挑選着兵器。小猴子也跑了進去,蹦蹦跳跳,挑挑揀揀。

吳慶雲揮了揮手,風二等十人全都進入廣場,在一堆白骨中尋找武器。

“要是能將這些兵器都收走就好了。”李逸嘟噥道。

薛玉兒眼珠一轉,道:“要收走這些兵器也不是不可以,叫聲姐姐來聽,我就幫你。”

李逸本想一口拒絕,忽然想起薛玉兒之前憑空取出乾糧和桃子,說不定她真有什麼空間戒指,乾坤袋之類的東西。

想到這裏,李逸非常乾脆地叫道:“姐姐,快點幫我將這些兵器統統收走,我請你吃糖葫蘆。”

薛玉兒本以爲李逸會拒絕,然後她在跟他炫耀一下自己的須彌空間,沒想到這傢伙竟然一口答應了。她頓時感覺有些無趣,嘟了嘟嘴,嘀咕道:“真沒骨氣。”

說着她掐動指訣,口中還唸唸有詞,片刻之後,就見她身前的一把長劍憑空消失。

李逸上上下下打量着薛玉兒,既沒有發現戒指類的佩飾,也沒發現袋子之類的東西,她是怎麼收進去的?

薛玉兒被李逸看的渾身不自在,就好像沒穿衣服一樣,跺腳嗔怒道:“你看什麼呢?”

“你是怎麼做到的?”李逸好奇的道。

“這是我們家族的祕密,不能告訴你。”薛玉兒得意的昂着頭,像一隻驕傲的小母雞。

李逸癟癟嘴,裝作不屑地別過頭去,其實心裏好奇的要死。

有了薛玉兒這個移動寶庫,不管好壞,全都裝進去。不過,很快,李逸就發現了不對勁,那些兵器竟然在快速的腐朽。數息之間,所有的兵器都變成了一把鏽鐵。

“我靠!什麼情況?”李逸大罵不已。隨即看向薛玉兒,道:“你快看看,你那些東西有沒有腐朽。”

薛玉兒看了看,嘆道:“都腐朽了。這些兵器應該存在了很長時間,早就應該腐朽了。這廣場上應該被佈置了封印,才能讓它們可以保持這麼久。但這些骷髏被我們打敗之後,這種封印就破了。”

李逸看着那些腐朽兵器滿臉心疼,隨即嘆了口氣,嘀咕道:“人生最大的悲哀莫過於看着一大推的神兵利器,在眼前化成一堆廢鐵。悲哀,真是悲哀。”

薛玉兒翻了翻白眼,無語地轉過頭去。

吳慶雲看着李逸兩人“親密”的樣子,眼神陰狠無比。

李逸等人丟下手中的廢鐵,穿過廣場,踏入了廣場後方唯一的通道。通道寬敞,但一踏入其中,李逸等人卻發現自己竟然身處一處奇異的空間。

在這裏,颶風呼嘯,震耳欲聾,這是風的世界。

李逸一踏入這個世界,就莫名的進入了一個奇妙的境界。

風在耳邊呼嘯,李逸漸漸平靜下來,他竟閉上了雙眼,在那一刻,他忽然感覺整個世界都安靜下來,沒有同伴,沒有敵人,沒有風鷲,只有那一聲聲有規律的風的脈動。

砰砰!砰砰!

在這風的世界中,風之力尤爲濃郁,一絲絲風之力融入李逸體內,他對風的感悟在一點點的增強。

自從上次與白眼黑袍人一戰,進入空靈之境領悟了一絲風之力的皮毛之後再無進展。

此時身處風的世界,這將是他難得的機遇。

“他竟然進入了空靈之境?”薛玉兒驚訝地張大了小嘴。

相比於薛玉兒的驚訝,吳慶雲卻是滿臉的殺意,他決定無論如何也不能讓李逸活着離開這裏。但此時,他需要先確定自己身處的世界是否有危險,再決定動手。

半個時辰過去,原本安靜地站着的李逸,開始舞動起蟠龍刀,刀上纏繞着風之力,與這個世界的風遙相呼應。

薛玉兒還以爲李逸醒了,但仔細一瞧,李逸仍舊緊閉着雙眼,舞刀的動作只是下意識而爲之。

一遍一遍機械地回到劈砍,刀上的風之力也越來越濃郁,直至瀰漫整個刀身。若無意外,李逸將在這將風之力領悟到極深的境界,可惜,意外還是發生了。

吳慶雲一聲令下,剩下的六個人丹二重中期的手下頓時圍住了李逸,齊齊對李逸發動了攻擊。

薛玉兒臉色大變,正要上前救援,卻被吳慶雲擋住。

“卑鄙。”薛玉兒咬牙罵道,而後一劍劈向吳慶雲。吳慶雲冷冷一笑,長劍舞動,兩人大戰一處。

小猴子吱吱大叫,從其中一人身前晃過,鋒利的指甲劃破了那人的喉嚨,但它速度再快,也不可能攔住所有人。

剩下的那些人頓時發動了攻擊,長劍上丹元力纏繞,刺向了李逸。李逸身處空靈之境,卻也感覺到了危機,他下意識地反轉刀身,一記暴風斬使了出來。

頓時風力變動,大量的風之力融入了李逸的刀中,而後一道青色的數米長的刀芒暴射而出,將其中反映稍慢的三人攔腰斬斷。等下的三人被震懾住,不敢上前。

雖然消滅了敵人,但李逸也從空靈之境退了出來。前所未有的機遇被人破壞,無疑是讓李逸大爲惱火。他看向吳慶雲的眼神充滿了殺意,想也沒想,一記暴風斬斬了過去。

頓時,一道數米長的刀芒呼嘯着衝向了吳慶雲。

吳慶雲一驚,連忙閃身躲避。李逸還待再攻,忽然風的世界發生了變化。一頭頭滿身青麟,展翅足有六米的禽鳥大叫着衝向了李逸幾人。

“是風鷲,人級二階後期的妖獸。”

若是單獨一個,李逸並不畏懼,但這裏少說也有數十上百頭,這可就有些危險了。

風鷲飛舞在李逸等人的上空,張嘴吐出一道道青色的風刃。李逸等人連連閃躲,卻無法攻擊。

李逸對着小猴子嘀咕了幾句,小猴子就大叫着衝了出去,而後跳到那些風鷲身上,攻擊它們的眼睛。

而另一邊,吳慶雲從腰間扯出一把數米長的鞭子,身法運轉,不時一鞭抽打在風鷲身上,激起一片青麟亂飛,風鷲亂叫。

身旁的薛玉兒更是拿出一把彎弓,那彎弓竟然不需要弓箭,一支支由淡藍色的冰之力凝聚而成的冰箭暴射而出,每出一箭必有一隻風鷲落地。

李逸再次驚異於薛玉兒的寶貝,一邊暗自猜測着她的來歷,一邊舞動蟠龍刀,斬出暴風斬,一道道青色的刀芒呼嘯而出,斬斷風鷲的腦袋。

風之力的領悟雖然被人打斷,但暴風斬的修煉卻是已經大成,足以斬出刀芒。而且大成之後的暴風斬,對體力的消耗反而減弱了,根本不需要他使多大的力,大部分的能量都來自於風之力。

至於吳慶雲剩下的三個手下,沒有遠程攻擊的能力,只能東躲西藏,傷痕累累,苦不堪言。時間一久,就開始出現傷亡,但這個時候沒有人會去救他們。

風鷲的數量在逐步減少,但這個世界中的風之力卻越來越濃郁。當然這些細微的變化,只有領悟了風之力的李逸能感受得到。


當所有風鷲都被消滅後,李逸和吳慶雲竟然不約而同地向對方發動了攻擊。

吳慶雲一鞭子抽了過來,李逸直接用手抓住,與此同時,一道青色刀芒呼嘯而去。吳慶雲左手持劍,一劍劈散了刀芒,可就在這時,李逸忽然消失,眨眼間出現吳慶雲身前,蟠龍刀從吳慶雲的胸口刺了過去。

“你……”吳慶雲滿臉震驚,他不明白李逸爲何會突然消失。

“哼,這是我剛剛領悟的,我叫他順風閃。本來還想多留你一段時間,但你竟然來打斷本少爺的機遇,這是你自己找死。”李逸冷冷地道。

順風閃是將風之力融入雙腳,順着風的脈動,達到近乎瞬移的功效,可謂是出其不意,偷襲敵人的絕好武技。

“你真陰險。”薛玉兒貌似在指責李逸,但她自己卻是狠狠地踢了兩腳早已死去的吳慶雲。

就在這時,風之世界開始劇烈顫動,四周開始有異物涌動,就好像有什麼強大的妖獸要破封而出一般。

“快走。”李逸拉着正滿臉好奇的薛玉兒,召回小猴子,快速向前衝去。在那前方數百米處有一道閃爍的光門,想必只要通過那道門就可以衝出颶風世界。

但沒走兩步,風力涌動,風鷲再現,這一次數量不變,但風鷲卻全都是三階初期。 “我靠,還要不要人活了。”李逸大罵,這些死去的風鷲不僅活了,而且實力還大幅度提升,如此看來,就算他們這次再將風鷲盡數殺死,也會出現一羣三階中期,甚至是三階後期的風鷲。

這他瑪的就是一個無限制的死循環,早知道就先出去再殺吳慶雲。更糟糕的是,那道光門在快速縮小。

“必須儘快衝出去,不然很可能會永遠被困在這裏,直到被風鷲殺死。”

想到這裏,李逸拉着薛玉兒,使出順風閃,加快了速度向着光門趕去。同時,一道道暴風斬向着靠近自己的風鷲斬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