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着家丁那懶散的樣子,項榮峯就躲在遠處的假山之中,他需要等,只要兩名家丁昏睡過去,他就有辦法一次解決掉四名家丁。

就在這時來了一隊家丁,雙方互相點頭示意,這明顯是要換崗啊!這讓項榮峯難受了,如果這樣就沒有辦法救出柳倩兒。

一名家丁懶散的說道:也不知道家主怎麼想的,這布星閣已經沒人住了,還讓我們把守。

“這誰知道呢,自從那嬌滴滴的小美人被送到崇陽閣,每天都哭訴個不停。”另一名家丁說道。


“算了,換崗,換崗。”懶散的家丁說道。

這時項榮峯才知道,這一定是徐超然那隻老狐狸做的事,已經知道柳倩兒不在這裏,項榮峯立刻朝着崇陽閣而去。

半個時辰後,項榮峯終於到了崇陽閣,竟然一個護衛家丁都沒有,而且這個地方透着一種詭異,讓人背後發寒的詭異。

只能聽二樓閣樓上,一個滴滴抽泣的哽咽聲,那正是柳倩兒的哽咽聲,項榮峯連忙向着閣樓飛去。

“倩兒,倩兒,是你嗎?”項榮峯輕聲的呼喚着。

而此刻的柳倩兒好像什麼都聽不到,看不到一樣,只是坐在一個簡單的牀榻上哭泣着。

項榮峯知道,這是被下了禁制,視覺和聽覺全都封印,徐家可真歹毒啊。

項榮峯悄悄走到柳倩兒身邊,拿手輕輕的拍了一下柳倩兒。

柳倩兒立刻就像驚嚇的貓一樣,剛要叫出來,立刻就被項榮峯堵住嘴巴。

項榮峯伸出手,立刻在柳倩兒的手臂上寫着東西。而柳倩兒才意識到,項榮峯是來救她的,

柳倩兒哭泣的更加厲害了,立刻向着項榮峯撲去。

項榮峯抱着柳倩兒安慰的又下了幾個字。

“徐崇在上面!正在煉化龍鱗爪,他現在很強,咱們還是趕緊逃吧。”柳倩兒委屈的說道。

項榮峯用着手指又在柳倩兒的手臂上寫了幾個字。

“你別去,咱們逃吧,現在的他起碼有渡劫巔峯的實力。”柳倩兒說道。

項榮峯可不管,輕輕拍了一下柳倩兒,讓她放心,他去去就回。

當他來到三樓時,透過窗戶看向裏面,這一看不要緊,差點沒給他這個天驕之子嚇死,這哪還有一點人的模樣,雙腿粗獷無比,而且還有着鱗片,而且兩條手臂,可以跟成年人的大腿一樣粗,身上密密麻麻的全都是鱗片,而且那頭已經脫離了人的長相,鼻子外翻,雙頰長着毛髮,那不是鬍子!而是噁心的蠕動的毛髮。

而就在這個時候徐崇睜開了眼角,眼角就好像是妖獸的眼睛一下,兇狠的目光看着窗口。

“是誰!”徐崇嘶啞的聲音問道。

項榮峯連忙裝着家丁聲音說道:三,三少爺,我奉家主之命過來問下您,您還有幾天煉化完?

“告訴我爺爺,沒事不要打擾我。我明天這個時候就可以煉化完了!”徐崇說道。

“是,我現在就回稟家主”項榮峯膽寒的說道。

“嗯,對了,告訴我爺爺,明天給我送的血食,不要牛羊的,我不喜歡那些單一的血食!”徐崇嘶啞的說道。


“是,小的明白了,我現在就去回稟家主。”項榮峯說道。

然後就看到徐崇慢慢的又閉上了雙眼,項榮峯擦着額頭汗水,心裏卻想着,這還是人嗎?

走到二樓的閣樓,看着柳倩兒不在哭泣,而且微微的笑着,好像獲得自由一樣。

項榮峯想放棄這次營救,爲了一個女人不值得讓他這樣做,他在猶豫,因爲他不知道怎麼去選擇。

而柳倩兒內心還很得意,因爲她終於可以擺脫徐家了,如果有項家的幫助,她會得到的更多。

時間就在二樓的閣樓中慢慢過去,項榮峯內心做着掙扎,而柳倩兒發現事情的不對,這麼久,項榮峯早就應該下來了,而且三樓好像沒有任何的震動,難道項榮峯扔下她?自己走了?一次次的絕望衝擊着柳倩兒。

而項榮峯發現,柳倩兒的表情在變化,由微笑變得冷漠,由冷漠變的猙獰。這也讓他感覺到不可思議,柳倩兒每次都在他的面前溫柔,甜美,而又嫵媚,但是現在的柳倩兒好像一頭猙獰的野獸一樣。

項榮峯立刻明白了,父親說過,女人的僞裝只有在絕望的時候纔會出現!

項榮峯慢慢的走出閣樓,他選擇了放棄!一個人來,就一個人回。

而這一切都在徐超然和徐超行的眼裏,如果今天晚上項榮峯選擇救走柳倩兒,他們一定會阻止,但是不會傷害他,如果項榮峯選擇對徐崇出手,那他們第一時間選擇擒下項榮峯,畢竟項榮峯有兩個身份,也不是那麼好招惹的。

“你怎麼看?”徐超行問道。

“哈哈,既然已經離開了,那就當做沒發生好了。”徐超然笑着說道。

“我看,我還是走一趟項家吧。”徐超行說道。

“那就有勞了,我現在就給徐崇換一些血食。”徐超然說完就離開了閣樓。

夜風涼涼,項榮峯就好像丟了魂的行屍。突然一名老者出現在他身邊,此人正是徐超行。



“孩子你還小,不懂女人很正常,這個世界只有利益和實力,你說你有什麼?”徐超行問道。

項榮峯愣住了,是啊,自己有什麼?實力?現在的徐崇一個眼神就給自己嚇的汗毛倒立,利益?雖然項家可以說中州四大家族第一,但是四大家族上面還有一個聖主呢!

項榮峯連忙躬身拱手道:謝徐家太上長老的點撥。榮峯明白了。

“哈哈,走吧,我和你一起回項家,因爲晚上還有事情和爺爺要談!”徐超行拉着項榮峯就消失在衚衕之中。


試煉空間中,筋疲力盡的姜衍正坐在一隻妖獸屍體上,看着眼前的妖獸正想自己襲來,他拿出一枚古血聖丹吞服下去,虛弱的身體好像打了氣一樣,那猩紅的眼睛再次血紅起來,古銅色的肌肉好像凝聚着特殊的力量。

“啊”姜衍嘶吼着,一道道衝擊波從他口中釋放出來,襲來的妖獸沒等到姜衍20米左右就被這衝擊波震成了血霧,而後面的妖獸全部都癱倒了下來。

姜衍不在使用太遊步,而是換成了癲狂的奔跑,“嗖嗖嗖”的聲音在這羣妖獸身邊刮過,只要姜衍奔跑過的地方,都是屍體遍野。無數的妖獸倒在血泊之中,姜衍選擇渡劫期區域的中心河流地帶,他這次要擊殺靈體化形!

平靜的河水好像受到什麼強大的力量一樣,都開始變的沸騰起來,無數的黑影衝出河水。

姜衍看着這些靈體化形,直接跳起,一拳拳朝着空氣打去。空氣就好像被撕裂了一樣,灼熱的空氣直接覆蓋了整個靈體化形的隊伍。

無數的化形體好像被點燃一樣,紛紛朝着河水中掉落,但是越來越多的靈體化形將姜衍包圍住,它們幻化成各種武器的形狀,“砰砰砰”的聲音在姜衍身體周圍響動着,那些靈體化形全部都劈砍在姜衍的金色氣罩之上。

姜衍變的更加憤怒了!右手直接抓住一個靈體化形,就像一把武器一樣,朝着那羣靈體化形隊伍砸去!

“轟”的一聲,整個河水都被截斷了!大面積的化形體也消失了,姜衍的整個身體好像爆發的邊緣一樣,身體上流着紅色的汗水,猩紅的眸子看着眼前的靈體化形,看着遠處的妖獸,姜衍牙齒咬得“格格”作響,就像一頭暴怒的野獸。

姜衍雙腳用力蹬着河岸,“轟”的一下,整個腳下全部坍塌變形,握緊的拳頭好像要炸開了一樣。

妖獸的嘶吼聲,哀嚎聲,在加上姜衍的怒吼聲,讓整個化神期的妖獸全部龜縮回自己的區域。

現在的姜衍好像魔王一樣,渾身浴滿了鮮血。

但是這鮮血卻讓河中的靈體化形,凝聚了起來。

無數的靈體化形互相的吞噬着對方,越來越大的靈體化形出現在姜衍的面前!

姜衍終於知道仙器裏的大型靈體化形了!原來它們也是互相吞噬着!

那龐大的身體,讓這些渡劫期的妖獸們都感到害怕!

一聲明亮而又刺耳的尖叫聲“唧”讓姜衍的耳膜都破裂了。姜衍看着眼前的大傢伙!這可比100條鯨魚都大啊。太恐怖了。

姜衍握緊了拳頭直接衝向那龐大的怪物!而那龐大的怪物好像知道姜衍要攻擊過來一樣,也發出憤怒的攻擊。 “轟”!整個渡劫期區域的試煉空間好像坍塌似的,所有的渡劫期妖獸和化神期妖獸紛紛埋下了頭顱。

無數的星星點點飄落在這個試煉空間之中。

姜衍昏迷前看着視野中的一切,結束了嗎?

叮~恭喜宿主獲得82萬經驗

叮~恭喜宿主修煉至空間體質。

“由於宿主透支體力過多,系統將開啓自動修復gong能”系統的聲音在修煉空間內響起。

姜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身體的疲憊讓他無法移動,姜衍倒吸冷氣,疼,渾身疼,想着剛纔的那一戰,沒有動用任何的神通和法術,單憑肉體的程度就能有那樣的破壞力,也是很驚訝。

“小全,現在什麼時候了?”姜衍問到。

“外界兩個小時30分鐘,空間兩年零30分鐘”系統回答到。

姜衍想掙扎的起來了,可是系統修復還沒有完畢,身體的疼痛更加厲害。

“你沒幫我在兌換一些時間嗎?真是不靠譜的系統啊”姜衍艱難的說道。

系統很無奈的說道:系統只能自我修復gong能和強制拆除gong能!其他能力宿主並未開發……

姜衍也是懵逼了!連忙說道:不對啊,系統都6級了,這麼高的等級應該可以有了吧?

“宿主,您看到下面的黑se區域了嗎?那裏就是系統的所有gong能!”系統指了一下對話框的下方!

這一指讓姜衍無語,原來自己升級系統,才啓動了一小部分能力。

姜衍打開了人物介紹:

系統等級6

輪迴化神巔峯

修煉決:萬融決六級級  煉神決MAX

技能:焚火燎原MAX   焰分噬浪尺MAX級 空手入白刃MAX級  御雷劍法MAX

仙法《天地一心》 1/50萬  九行滅2級0/150

身法:太遊步 6級  0/22萬

道法 《道體決》空間體質   《無敵》第一式滅神指  第二式滅神拳

幸運值65點<幸運之子> 1/32萬

熔鍊火種:生靈之焱 南明離火 極寒冰火

當前經驗2487600/1440000

五行屬性MAX 雷屬性95 暗屬性0 光明屬性0 待開發中……

丹藥聖藥師  煉器聖階   陣法9級    稱號:略有小成  裝X之師 2%屬性加成

副業MAX

修煉空間:空間休息室200平修煉地100平

裝逼值 533000點,憤怒值20374點

系統升級7級 45萬裝X值   5萬憤怒值

姜衍看完後也是很無奈啊,這系統什麼時候才能到達10級啊。

叮~恭喜宿主自動修復gong能已完畢。

姜衍站起身體,立刻神念一動,立刻出現在小泥鰍面前。

“哇!”小泥鰍這下真被嚇到了!

火鍋剩下那點鍋底直接被小泥鰍踹到姜衍的臉上。姜衍無奈的將臉上和頭髮上面條甩在地上。

姜衍看着小泥鰍說道“我說,你對我有意見就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