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着羅烈春風得意,雷小雨突然感覺,自己這些年來是多麼的卑微,以前自己高高在上的幫主,現在竟然只能唯命是從,這一切說出來,是多麼的諷刺。

“嗯,不用了,直接帶我們去寶庫就可以了,不必搬來!”羅烈頓了頓,再次笑着說了一句。

“羅少俠,這就是寶庫,裏邊請!”既然羅烈都這麼說了,那景洪山只好親自帶路。

很快,在景洪山的帶領下,羅烈等人就來到了所謂的寶庫,看着寶藏一樣存在的寶庫,羅烈等人都是大吃一驚,太牛逼了,這景洪山還真是一個守財奴。

“哇!老大真的,全是珠寶啊,全是黃金,太震撼了!”進入寶庫,歐陽明月快速的打開着箱子,一臉吃驚。

逛了有一會,趙妖妖卻是有些不耐煩了,嘟着嘴:“羅烈哥哥,我們出去吧,這裏好沒意思哦。”

畢竟趙妖妖也對這些東西,沒有什麼興趣,而且這裏是地下寶庫的關係,這通風,確實是不太好,有些悶。

聽到趙妖妖的話,景洪山等人卻是面色微喜。

雖說羅烈也沒拿怎麼東西,景洪山也很喜歡錢,但是在這地下寶庫跟着羅烈瞎晃悠,景洪山也是比較無奈。

還偏偏得給羅烈解釋各種東西,這寶庫也分類比較多,不單單只是黃金白銀之類珠寶之類。

“妖妖,你要是無聊,你就先跟着若離姐姐,小冷他們出去逛逛,羅烈哥哥在逛一會。”

雖然看着羅烈沒怎麼動靜,但是羅烈在確認了之後,就不知不覺的把那些黃金收進了混元空間。

而江若離衆女,逛了一會就選擇離開了,歐陽明月寒霜等人也是,剩下的只要葉隨風、林嫣兒、雷小雨,還有景洪山等人跟着羅烈。

就這樣,大夥逛了將近一個多時辰,羅烈也是賺得盆滿鉢滿,但這些對於景洪山而言,也不過只是冰山一角,一路下來羅烈也很是滿意。

走出寶庫,大家也就去吃東西了,畢竟來時,景洪山就已經讓人安排了宴席。 雪狼幫

落花庭院,一個青年男子看着一箇中年男人:“父親,這羅烈就算是化境強者,但現在在我們勢力範圍,父親何必又對他卑躬屈膝呢?”

“那嘯天,你以爲如何?”景洪山看向一邊的景嘯天。

“羅烈受到千萬星雲國民的痛恨,我們要不將消息散播出去,然後來個理應外合。”景嘯天提議。

羅烈這幾天在雪狼幫不知道搞怎麼,反正就是把雷小雨的實驗室都直接般到了雪狼幫的總部,這讓景嘯天格外惱火。突然突然之間,就是一陣驚雷,他嗎的就連大半夜也是,睡都不能睡個安穩。


雷小雨的父親雷霹靂,因爲實驗令雪狼幫承受了不小的損失,所以雷小雨的試驗基地,就被般到了城外一個小地方。但是羅烈的到來,卻直接在雪狼幫的總部給搞了起來。

至於雷小雨,以前景嘯天也有見過,但那時候看背影還真讓景嘯天一陣迷糊,但看到雷小雨的臉後,直接嚇得景嘯天打了一個冷戰。

現在的雷小雨卻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而且看起來更是楚楚動人。

景嘯天有過進接近雷小雨的意思,但是卻被寒霜一隔門外。

雷小雨的加入,寒霜自然就在羅烈的安排之下,肩負起了保護雷小雨的安全。

對此雷小雨可是滿心歡喜,這幾天做起事來都帶着風,特別的有勁頭。

還有就是林嫣兒與趙妖妖等人,真是個個英姿煞爽,美豔絕倫,當然其中最爲突出的還是林嫣兒。

林嫣兒自從在羅烈中毒之後就破了身,雖然之後沒和羅烈那啥,但不知道爲怎麼,就是變得更加的成熟,動人了,這一點林嫣兒自己都沒有發覺。

所以說,目前在衆女當中。最爲突出的還是林嫣兒,之前千四娘趙妖妖還能與之媲美,但現在林嫣兒兩人的特點兼備,自然就脫穎而出了。

“那你以爲我們,我們要如何入手,又有誰願意牽起這個頭?”景洪山一臉認真的看着景嘯天。

“父親,我們只要將消息放出去,自然會有人願意做這個領路人。”景嘯天提議。

“羅烈,現在身在星雲,身邊都圍着一大羣驚驚豔豔的青年男女,你以爲沒有人知道,羅烈已經來到了星雲國是不是?”景洪山放下酒杯。

“可是父親。”景嘯天聞言一愣,看向景洪山。

“你這幾天,老是往西苑跑這是要幹怎麼?”

“沒有,孩兒只是想去探探羅烈他們的情況。”景嘯天心中一沉解釋。

“那你探到怎麼情況沒有?”

“目前,還是一無所獲。”

“現在的雷小雨,還有林嫣兒姑娘他們是不是很漂亮?”景洪山話鋒一轉,突然問到。


“確實如此,每一個都是絕色之姿。”聞言景嘯天心中一動,老實回答,嘴角還揚起了一絲笑容。

“但我星雲國,也一向以美人而聞名啊,嘯天。”景洪山有些不解。

“那哪能與林嫣兒姑娘他們媲美,曾經孩兒也是這麼認爲,但自從看到林嫣兒姑娘他們之後,一切的女子都顯得黯然失色。”景嘯天不經感嘆。

“那要不這樣,我們重金請煞血盟出手如何?想必煞血盟定能擊殺羅烈。”景洪山眼神一撇提議說到。

“可是,煞血盟之前不就追殺過羅烈,不得已而放棄了?”景嘯天面色一沉。

“哦,你還知道啊,看來你還知道一些事情。”景洪山嘴角浮起一絲笑意。

“……”景嘯天聞言有些無語。

“既然你知道,既然你知道,那你爲怎麼還有這種念頭?”景洪山大怒,一個巴掌下去,石桌直接粉碎。

“孩兒不敢,孩兒不敢。”景嘯天被景洪山這麼一嚇,面色一白,但也不知道景洪山爲何如此。

“哼,既然你都知道這些,那就不要心存僥倖!如若不是羅少俠宅心仁厚,你我早已是無主孤魂,而現在羅少俠還在給我們調理配方。你自己再看看你自己是怎麼樣子?一天到晚,就知道花天酒地。也不專心修煉,你這個樣子,我以後怎麼放心把雪狼幫交給你?”

“孩兒知錯,孩兒以後一定會勤加修煉。”

這下景嘯天算是明白,景洪山哪裏是要請怎麼煞血盟啊,分明就是給自己打的靜心劑,讓自己明白這其中的厲害。

“下去吧,放棄你那些不好的念頭。否則雪狼幫將會迎來滅頂之災。”景洪山兩手放到身後,有些嘆息的看向天空。

“孩兒明白。”接着景嘯天也就轉身離開了。

兩人的對話,自然都落到了羅烈的耳中,羅烈也沒有說怎麼,就轉身離開了。

羅烈離開後不久,景洪山就看向了羅烈剛纔所在的位置。


就在景嘯天提議,要除掉羅烈等人的時候,景洪山就感覺到了一絲莫名的殺機,雖然只有那麼一瞬間,但還是讓景洪山給捕捉到了。

拿到黃金,羅烈其實就打算離開,但宴會上景洪山請求,希望雷小雨可以把霹靂彈的配方給與雪狼幫,當然雪狼幫會給予雷小雨一定的分紅,同時也希望雷小雨能夠教育一些雪狼幫的科研隊伍。

於是,羅烈等人就在雪狼幫住了下來,而羅烈也自己研製了子彈,也算是小有收穫,開始羅烈以爲,只要子彈頭加入精鐵,就能讓子彈更具有威懾力。

但羅烈錯了,這威力不但大不如前,而且槍身精鐵之後,不單單是抗震效果,纔打兩槍羅烈就被高溫給燙到了。

羅烈這次過來,就是希望景洪山能夠給自己收集,一些別的材料。好讓自己進行,進一步的研究,所以正好聽到了父子兩人的對話。

而這其中,雷小雨自然也得到了羅烈不少的理論指導,畢竟有白小生這個百科全書的幫忙。對此寒霜,雷小雨等人對羅烈可是崇拜不已。

而這之後,景洪山也給羅烈收集來了材料,在雷小雨的與鐵小冷的幫助下做出了手槍,而鐵之精華羅烈之用在了幾個重要部位。

最後,手槍一事就這樣宣告了一個段落,雖然還有一些睚眥,但也就先做到這樣了,所以這些天雪狼幫也不斷的傳來槍械的聲音。

而林嫣兒等人,也都每一個人配佩了一把手槍,這畫風就突然出現了變化。

而羅烈等人就這樣,在雪狼幫呆了有些時日就再次出發了,景洪山也沒有怎麼動作,雷小雨也科普了雪狼幫的那些科研隊伍,羅烈當然也算造了很多子彈,而且子彈的藥量也增加的不小。

雲霧城

雲霧城 ,也被稱爲星雲最美的城市。


因爲這裏有着幾座連綿的雪山,終年積雪,四季不化,而雪山之上就是三大門派之一的雪城。

蓮花鎮,是雲霧城的特點之一,蓮花鎮的千蓮湖畔,四季如春,蓮花荷葉連綿千里,美麗絕倫。

羅烈這次的目的地,就是在回洛河城之前,看一看這美麗的千蓮湖畔,還有就是千蓮湖畔中的–五色蓮。

“公子,姑娘,行行好,給點銀子吧!”

羅烈等人剛走入蓮花鎮,就看到一大羣乞丐,在路邊乞討。

羅烈,轉手就給了一個老叫花子十兩銀子。

“謝謝公子,謝謝公子。”老叫花子接過銀子,就給羅烈等人磕頭。

“姐姐,姐姐你行行好,給點銀子吧!”在羅烈等人不遠的前面,一個七八歲小男孩,走向一個,長相標誌,身材高挑的美女問到。

“讓開,這麼這麼髒,別靠近我!”女子眉頭一皺,一腳就踢開了小男孩。

“嘭……”小男孩直接被踢到牆上,口吐鮮血暈了過去,小男孩不過只是一個普通的小孩,女子下手也不知輕重,哪裏受得了這樣一腳。

“畫兒,畫兒!”老叫花子看到這一幕,迅速起身跑到牆邊,的抱起男孩喊道。

“老六,畫兒沒事吧?”幾個旁邊的叫花子,一臉的氣憤的看青年女子。

“要……要沒氣了。”老叫花子說着,眼淚嘩的就落了下來。

“哼……”女子哼了一聲,轉身就要離開。

“站住……”其他很多的叫花子,這時,也迅速的圍了過來,攔住了女子幾人的去路。

“你們這些乞丐,這是要幹怎麼?是不是想死?”青年女子說着就想要拔劍,幾個乞丐雖然面色有些驚恐,但也並沒有讓開的意思。

“老人家,讓我給你孫子看看吧。”羅烈走到老叫花子的面前。

老叫花子一臉茫然,沒有說話,一顆真元丹給小男孩服了下,然後用真氣慢慢化開藥力, 而衆人也都看着這一幕沒有做聲。

“咳咳咳……”過了有一小會,小男孩睜開眼睛,看着老叫花子:“爺爺。”

“畫兒,你沒事了吧?”老叫花子看着小男孩,一臉激動的問到。

“嗯,感覺已經好了,身體裏暖暖的,好舒服爺爺。”小男孩點了點頭。

“多謝恩公,多謝恩公救了畫兒,畫兒快給恩公磕頭。”老頭立馬帶着小男孩,對着羅烈跪了下來,一臉激動的說到。

“嗯,沒事!你們都起來吧!”羅烈點了點頭,扶起了老叫花子。

“下賤……”一邊的青年女子,一臉不屑的看着羅烈嘲諷的一句。

“啪……”一陣刺耳的聲音響起,青年女子臉上多了一個清晰的掌印。

“嫣兒姐姐好霸氣啊!”趙妖妖一臉興奮的拍着手掌笑到。

“嫣兒嫂子威武,嫣兒嫂子威武!”歐陽明月與寒霜也跟着起鬨,旁邊同時也傳來了一陣,熱烈的掌聲,人人叫好! 蓮花鎮

在蓮花鎮的人可都知道,這些乞丐,並不是真的乞丐,而是是千蓮湖畔,受害的平民,因爲千蓮湖畔有怪物出現,這些人才被迫流落街頭成爲乞丐,所以人們對青年女子的行爲,都很氣憤。

“小賤人,你敢打我?”女子臉色鐵青,大怒想要拔劍,林嫣兒迅速的封住青年女子的穴道,“啪”又是一個響亮的耳光。

“打的,就是你這個小賤人。”林嫣兒冷冷的說到。

“小賤人,小賤人。”羣衆也對着青年女子罵道,有點扔菜葉的,臭雞蛋的各式各樣的都有。

“羅大哥,可不可以多給他們一點錢啊?我看他們都挺可憐的。”雷小雨弱弱的看着羅烈問到。

畢竟,雷小雨在遇到羅烈等人以前,也是這樣的普通人,所以對這些人都比較有感觸,而且還有羅烈可是把雪狼幫的資金,都給坑了不少。

“嫣兒,你們誰身上有零錢的都拿出來,發給大家。”羅烈看着林嫣兒與衆人。

“……”而聽着羅烈的話,雷小雨突然一陣鄙視,嘟嘴小嘴,對此羅烈自然也注意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