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真是男子漢的選擇!”

洛麗亞撇撇嘴,心道你纔是男子漢,你全家都是男子漢。

待洛麗亞準備好後,赫洛德取出了決斗的旗幟,將它用力插在地上。然後向後退開,等待洛麗亞上前確定。

這是艾澤拉斯神聖的決鬥之旗,5銀幣就可以買到一面,使用它可以開啓神聖決鬥。受到諸神賜福的神聖決鬥能夠使同陣營的雙方在決鬥中免遭致命傷害,是勇士們最喜愛的休閒活動。

就在洛麗亞用手觸摸着旗杆,心中默唸同意決鬥後。

赫洛德似乎換了個人似的,整個人都興奮起來,他指着洛麗亞大吼道

“給我來一場真正的決鬥吧!”

“聖光賜予我力量!”

“光!明!之!刃!”

“……”

燃起來的赫洛德向前舉起雙手斧,以自身爲中心快速旋轉起來,施展出了旋風斬的強化版本。

“……”

連蹲防都來不及的洛麗亞生命力瞬間變成了1,決鬥失敗。

……

……

……

“哈哈……一不小心認真起來了,沒事吧洛麗亞。”恢復了平常大大咧咧性格的赫洛德詢問洛麗亞道。

“嗚!”心靈受創的粉毛蘿莉扔下雙手錘,轉身淚奔而去。

“大壞蛋,大壞蛋…嗚…啊嗚!”

看着遠處摔倒後,爬起來繼續淚奔的洛麗亞,赫洛德尷尬的摸了摸頭…頭盔。

————————

夏天什麼的最討厭了

該死的飛蛾,再過來我真的要哭了。 靈氣逼人 奧格瑞瑪智慧谷

部落大酋長薩爾坐在首領大廳的首位上,和側立一旁的暗矛部族首領沃金討論着部落的戰略。

不同於聯盟相對鬆散的權力分配,薩爾在部落中擁有着壓倒性的威望——很多時候,他可以做到一言而決。

“我爲部落戰士們的勇氣感到自豪,但現在並不是和聯盟死戰的時候。”想到最近越來越緊張的局勢——聯盟和部落的冒險者們每天都在希爾斯布萊德丘陵進行大規模械鬥,薩爾皺起了眉頭。

總裁留步:一隻老婆待領養 “是的,我最尊敬的朋友。燃燒軍團還在毀滅的諾德拉舔舐着上次戰爭的傷口,隨時準備再一次入侵艾澤拉斯。而嗚喵王,據說他正不斷的擴充着自己的天災軍團……這實在令人憂心。”暗矛巨魔的首領沃金贊同的說道。“一旦和聯盟決戰,恐怕最後的結果就是和聯盟一同毀滅。”

薩爾揉了揉眉頭,有些疲憊的說道“沃金,我的朋友。我總是在擔憂着自己的決定,一千個正確的策略或許也無法戰勝敵人,但只要有一個足夠愚蠢的命令,就會毀滅部落。”

頓了頓後,薩爾接着說道“聯盟的議會總是效率低下,他們永遠也做不出最好的決定,但也不會犯最致命的錯誤……”

“我記得一個詞,嗯……最不壞的制度。”沃金回憶着從古老書籍中得來的詞彙,說道“但部落有你,我的朋友。只要有你在,部落就擁有最好的制度,總有一天,我們會戰勝所有的敵人。”

薩爾搖搖頭不再說下去,如果有一天自己不在了呢?或許同意被遺忘者加入部落是個好決定,不老不死的黑暗女王能夠制約下一任大酋長吧。

一名部落勇士打開了大廳一側的郵箱,從中傾瀉而出的郵件打斷了薩爾的思緒。

數月前寄給薩爾的信件數量突然變得恐怖起來,無數冒險者寄信給他,有推銷產品的、向他要求職位的、最多的是詢問他和吉安娜到底是什麼關係的八卦郵件。

最初的時候薩爾還耐着性子儘量閱讀,後來發現基本都是些無聊的內容後,索性讓巨魔法師們改造了自己的專有郵箱,除了自己認識的人外,其他人的來信都被傳送到大廳中的公共郵箱——任何人都可以打開。

爲防止漏過重要的郵件,現在這些莫名其妙的郵件由手下的部落勇士們先行審閱。

成堆的信件中,一封粉紅色信封的郵件引起了薩爾的注意,他想起了自己的人類姐姐——特蕾莎,那個唯一認同自己、已經死去的人類親人。在薩爾還是一個奴隸的時候,和他通信的特蕾莎就喜歡用粉色的信封。

“特雷斯特,把那封信拿給我。”薩爾命令自己的守衛道。

部落勇士特雷斯特有些疑惑的撿起地上的粉色信封,雖然不明白大酋長爲何對這種有着軟弱顏色信封的信件感興趣,但他還是立即執行了命令。

薩爾接過後看了起來,信封上用歪歪扭扭的通用語寫着‘尊敬的薩爾大酋長笑啓’。

笑啓?是笑着打開的意思嗎?想到這裏薩爾真的微笑起來。

取出信箋,他閱讀起來。

‘尊敬的大酋長,酋長中的戰鬥酋長,啊嗚!我最近在努力地學習獸人語,可是圖書館中的資料在戰爭中多有遺失,我的語言老師又總是嫌我笨而懶得教我。如果可以的話,能否請您寄一些獸人語教材給我——如果有通用語釋義就更好了。當然,我會付錢的。’

落款是‘洛麗亞·莫格萊尼’。

酋長中的戰鬥酋長,這是什麼?還有,落款是莫格萊尼嗎…..在洛丹倫王國長大的薩爾,自然知道莫格萊尼代表着什麼。

“特雷斯特,寄一套獸人語教材給這封信的主人,要通用語版的。回信說不用付錢”薩爾命令道。

在部落草創的時候,獸人中很大一部分是被解放的人類奴隸,他們大多不會獸人語,反而因爲奴隸生活而掌握了人類的通用語。當時的薩滿祭司們確實編寫過一套以通用語書寫的獸人語教材。

“另外,去請巨魔法師們把這封信的主人連接到我的專用郵箱。”薩爾補充道

“是,大酋長。”特雷斯特應命而去。

……

一品暖婚 血色修道院生活區,洛麗亞此刻正在懷特邁恩的房間中鼓搗着‘蘿莉萬能工具’。

原本打算從難民們居住的城鎮獲取材料的洛麗亞,在去到那裏後才發現,所謂城鎮其實只是個村落,而這樣大大小小的村落分佈在廣大的山區中。每個村落人口稀少,基本沒什麼商業活動,很難買到需要的材料。

無奈的洛麗亞只好讓自己的亡靈女僕從布瑞爾將需要的材料郵寄過來。單價很高的金屬錠還好說,而原本幾銅幣就能買到的染色劑卻依然要付出1銀幣每件的郵寄費用,洛麗亞總覺得很不划算的樣子。

再次將手中的萬能工具從錐子變成扳手,又從扳手變成一種可怕的武器——牙醫用的鑽頭。

玩了一會兒後,覺得無聊的洛麗亞偷偷打量起坐在牀邊椅子上看書的懷特邁恩來。

依然是一身剪裁暴露的紅色主教服飾,唔……腿好白。

輪到跟隨大白腿姑媽學習的日子,來到她房間的洛麗亞卻被告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而她自己則無視洛麗亞的存在,在一邊靜靜看書。

房間裏十分安靜,只有薩莉·懷特邁恩不時翻動書頁產生的聲音。

洛麗亞盯着懷特邁恩。

洛麗亞向懷特邁恩招了招手。

洛麗亞對懷特邁恩豎起大拇指。

洛麗亞對懷特邁恩做了個鬼臉。

洛麗亞向懷特邁恩展示自己的肌肉。好壯……好吧,一點都沒有。

“從前有隻侏儒叫做小黃。”

洛麗亞觀察着懷特邁恩,自言自語起來。

“有一天他過馬路被馬車撞死了。”

懷特邁恩不爲所動的繼續看着手中的書。

“臨死前他‘呱’的叫了一聲。”

懷特邁恩不爲所動地翻到下一頁。

……

“然後呢?”洛麗亞換了個聲音自言自語道。

“想知道嗎?”洛麗亞換回了自己的聲音。

“想知道想知道!”洛麗亞再次變換了自己的聲音。

……

這是放置play麼?

依然只有不時的翻書聲音,受不了這種詭異氣氛的洛麗亞用腦袋撞起了桌子。

洛麗亞混亂了。

她起身脫起衣服,只剩下襯裙和襯衣後撲到了懷特邁恩牀上,整個人鑽進被子縮成一團。

……

薩莉·懷特邁恩看着隨意仍在地上的紅色衣裙,將手中的小說合上。

被捲成一團的被子動了動。

“從來沒見你換過外衣呢。”薩莉說道。

一團被子又動了動,卻沒有發出聲音,似乎是在賭氣。

“出來吧,我教你裁縫。”嘆了口氣,薩莉繼續說道。

“啊嗚!”粉毛蘿莉興奮的從被子裏鑽出,撲向了懷特邁恩。

……

洛麗亞親暱的蹭着懷特邁恩,心想這是正常蘿莉對成年女性的正常依賴心理。絕對絕對不是什麼放置play後產生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絕對不是。

——————————

昨天早上不幸發生了地震,爲地震區的人們祈禱。

因爲本書大概算歡樂向,特地推遲了一天更新。 “雷諾,專心練劍!”

莫格萊尼公爵,亞歷山德羅斯嚴厲地喊到。

公爵長子,十歲的雷諾擦去額頭的汗水,壓榨着痠麻不堪的雙臂,再次揮動起手中成年人使用的制式雙手劍。

耳邊傳來弟弟達裏安天真的話語,以及父親溫和的笑聲,雷諾第一次有了嫉妒的情緒。

……

“雷諾,我決定將公爵之位傳給達裏安。”亞歷山德羅斯對長子說道。

“是的,父親。”雷諾低着頭,語氣平靜的回答道。

“你從今天起加入血色十字軍,跟隨我一起戰鬥。”看着手中剛剛由鐵爐堡國王麥格尼·銅須打造好的神器——灰燼使者,亞歷山德羅斯輕聲說道“雷諾,我的孩子,你有着無比出色的天賦,總有一天你會繼承它,帶領十字軍消滅所有亡靈。”

雷諾只是低着頭,不發一語。

……

“父親,請你同意我和薩莉的婚姻,我們是真心相愛的。”青年時的雷諾向着父親懇求道。

“混蛋!她是你的姐姐。”亞歷山德羅斯怒吼道。

“她只是您的養女!”雷諾爭辯着。

“住口,不準再提這件事。”亞歷山德羅斯轉身離開。

……

斯坦索姆

“雷諾,你在幹什麼?快來幫幫你的父親。”大檢查官法爾班克斯向着站在遠處,一動不動的雷諾喊道。隨即被蜂擁而上的亡靈撲倒在地。

雷諾冷漠的看着遭到伏擊的父親和其部下,而亡靈卻詭異的沒有攻擊他。

儘管身邊的部下不斷倒下,但揮舞着灰燼使者奮戰的亞歷山德羅斯僅憑一己之力就打退了亡靈軍隊的伏擊。

他將灰燼使者仍在一旁,發瘋般推開身邊堆積如山的亡靈屍骸,大吼着

“還有人活着嗎?還有人活着嗎?”似乎感到某處傳來聲音,亞歷山德羅斯跑過去跪倒在地,移動着堆積在腳下的屍體。“法爾班克斯,是你嗎?你還活着嗎?”

內心深處,恐懼魔王的聲音不斷誘惑着雷諾,“殺死他!殺死他!”

他撿起了地上的灰燼使者,緩緩走到父親的身後。

“雷諾嗎?你沒事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快來幫幫我,法爾班克斯他還活着。”亞歷山德羅斯向着長子求助,然而他等到的卻是穿透心臟的攻擊。

灰燼使者·亞歷山德羅斯死於了自己的武器,自己長子的刺殺。

“爲什麼?雷諾。”這是他在世的最後一句話語。

……

滿頭冷汗的雷諾驚醒過來,父親最後的話語還在他耳邊繚繞。從殺死自己父親的那天起,這個噩夢就彷彿詛咒一般,始終緊緊纏繞着他。

大口喘着粗氣,他痛苦的拿起斥候昨夜送來的報告。

‘援助索利丹農場的小隊全滅,阿倫·莫格萊尼生死不明。’

“聖光啊,如果這是對我墮落的懲罰,請只衝着我一個人來。”雷諾不復平時的冷靜威嚴,捂住臉嗚咽說道“求求你,給我贖罪的機會。”

“必須保護好洛麗亞…..”

……

這是洛麗亞被禁閉在房間內的第五天,五天前得到阿倫失蹤的消息,想要偷跑下山的洛麗亞還沒跨出修道院的大門就被抓住。

之前被勒令不準離開修道院卻屢屢逃跑的她,這一次乾脆的被罰了禁閉。

儘管房間內設施齊全,每天都有人送飯,甚至在洛麗亞的要求下,圖書館的法師們專門爲她在房間裏設置了郵箱,但怕寂寞的洛麗亞依然快要瘋了。

冒險者們經常幾天、十幾天在野外冒險,新交的筆友薩爾和梅卡托克又很忙,於是無聊至極的洛麗亞開始和這個世界的神聊起天來。

‘阿倫真的沒事嗎’洛麗亞用筆在紙條上寫下這樣的話,拿起桌上碼放整齊的一疊20個銅幣,和紙條一起扔進了郵箱。

連續兩陣光芒閃過,‘神’又秒回了。

他到底有多閒啊?超級量子計算機都這麼閒嗎?

這麼想着的洛麗亞從郵箱中取出紙條,只見上面寫道

‘這是第幾次了?都說了他沒事,你煩不煩?’

‘話說我一直都想問,你究竟要我做什麼?雖然能感覺到你大概是個好人……好計算機,應該不會抹消我什麼的,但人總需要一個目標吧。’洛麗亞抱怨道

‘你只要活下去就好,如果能夠儘量擴大影響力就更好了。我想我們的願望應該是一致的。’這是‘神’的回覆。

我的願望嗎?

洛麗亞呆呆的看着手中的紙條。

‘那你給我開上十個八個超級掛不就結了。’洛麗亞繼續抱怨道

‘我也想,但太大的動作會引來【監察者】,到時候我們就一起完蛋了。’依然是秒回。

‘另外,你應該也發現了,你身邊的npc很真實吧?這是解析你靈魂帶來的成果,只要有更多的數據,或許就能達成我們的願望。技術宅拯救世界的時代已經過去,現在是技術宅創造世界的時代!’計算機君連發了第二張紙條,這次的落款從‘神’變成了‘世界第一技術宅’。

喂喂,不要隨便玩弄別人的靈魂啊!

就在洛麗亞在心中吐槽的時候,房內傳來了敲門聲。

洛麗亞將所有紙條和郵資一起塞進郵箱,寄回去是最保險的銷燬手段了。

“洛麗亞小姐,指揮官大人要見你。”

門外的人這樣說道。

洛麗亞苦着臉撇撇嘴,打開門的瞬間切換到了微笑的樣子。

“請帶我去吧。”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