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真靈之體?特殊體質嗎?”說到體質,劉茫也來了興趣,畢竟自己身邊便有兩個特殊體質。

見劉茫知道特殊體質,白鶴有些驚訝,“真靈之體只是普通體質,雖然比不上特殊體質,但能比得過真靈之體的普通體質不超過兩隻手。”

劉茫點了點頭,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白鶴還以爲劉茫聽懂了真靈之體的厲害之處。

劉茫卻猝不及防來了句,“那還是垃圾啊。”

“你以爲普通體質都是爛大街的東西嗎?”聽到劉茫還說真靈之體垃圾,白鶴真想墜機摔死劉茫。


“還真不是我吹,我收了兩個特殊體質的小弟。”劉茫若有其事的裝了個逼。

白鶴顯然認爲劉茫在吹牛,咬牙切齒道:“要不是你救了我和小姐,我絕對摔死你個臭不要臉的。”

周芷靈從頭到尾都沒說一句話,而是瞪着兩顆卡姿蘭大眼睛看着劉茫。

雖然劉茫說的話怎麼聽都是天方夜譚,但是周芷靈不知道爲什麼,總覺得劉茫講的是實話。

周芷靈試探性問道:“大壞蛋,那你知道特殊體質有什麼特徵嗎?”

劉茫隨口應道:“知道啊,每個特殊體質都有自主意識嘛。”

“看來你的想象力跟你吹牛的本事有得一拼啊。”白鶴顯然不相信劉茫,以爲劉茫瞎編的。

而周芷靈卻沒有說什麼,對於劉茫說的話,周芷靈信了七八成了,或許誇張了一些,但劉茫應該真的認識特殊體質的人。

因爲特殊體質確實擁有自主意識,這個事還是周芷靈從其爺爺那聽來的。

···

帶着小丫頭回羅森門的路上,劉茫跨過山和大海,也穿過人山人海。

爲了防止其他截教的人在回去的半路突然截殺,即便到了夜晚,白鶴也並不打算停下休息。

劉茫一路上頻繁見到截殺與打鬥,甚至有不長眼的攔下了白鶴,被白鶴一頭撞死。

而越靠近北州,打鬥的場景越加頻繁,屍體更是隨處可見。

劉茫皺眉問道:“小丫頭,這次的考覈內容爲什麼如此嚴格?”

沒錯,雖然規則說的是,只要擁有令牌,無論到達哪個門派,即可通過第一項考覈。

這看似寬鬆的規則,卻因爲後面一條規定變得無比嚴格,甚至殘忍。

令牌擁有數前十名獎勵豐厚,直接成爲內門弟子,第一項考覈時間:五天。

根據小丫頭的透露,這次獎勵連內門長老都心動,意味着會有許多人爲了這個獎勵擠破腦袋,更別提直接成爲內門弟子了。

獎勵在劉茫眼中並不是最殘酷的,考覈時間纔是一把無形之刃,懸掛在每個人的頭頂,時間越短,意味着必須見人就殺,纔可能收到足夠多的令牌。

“這我不知道,原因估計只有我爺爺知道了。”這次周芷靈表示並不知情。

“那四大門派不怕有高手出手幫後輩收集令牌嗎?”劉茫又想到了這次考覈的一個漏洞。

“不可能的。”周芷靈搖了搖頭,“你能想到的,四大門派也可以想到,那些派發令牌的人,可以說也是監視者,一旦發現有人插手考覈,四大門派一齊派人滅族。”

劉茫點了點頭,如果有四大門派的威懾在,估計沒人敢冒這個滅族的危險。


到了清晨,飛了一個通宵的白鶴提醒道:“小姐,快到了。”

“這麼快到北州?”劉茫微微驚訝,眼睛一轉,接着詢問道:“小丫頭,你們羅森門有多少個入口?”

小丫頭指着前面那高聳入雲的大山,“看見那兩座相鄰的大山沒?”

劉茫擡眼望去,看到了小丫頭指的兩座相鄰大山,從這兩座大山的裂縫來看,似乎是一座大山被人從中間劈開。

“咕嚕。”

劉茫越接近這兩座大山,越看越像是被人劈開,忍不住嚥了咽口水。

見劉茫也發現了兩山的奇妙之處,周芷靈露出了自豪之色,“那兩座大山的裂縫便是我開山祖師劈開的,這裂縫便是我羅森門的山門。”

“那。。。”劉茫纔剛開口,便被周芷靈打斷。

“我知道你要問什麼,看見那呈環形的十座大山了嗎,那是我羅森門的十殿山,以山爲陣眼,形成了整個門派大陣,除了山門,其他地方的闖入者,陣法都會直接格殺。”

隨後小丫頭對劉茫做出了邀請,“大壞蛋,你來我羅森門吧,我爹要是知道你救了我,會讓你直接通過考覈的。”

在周芷靈看來,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拒絕這個邀請,如果有,那一定是傻子。

偏偏劉茫就是那個傻子。

劉茫義正言辭的拒絕道:“我像是那種走後門的人嗎?你這是對我人格的侮辱!更是對其他青年才俊的不公平!我一定要靠自己的本事通過考覈,能通過,我就光明正大的通過,就算失敗,我也要堂堂正正的失敗!”

劉茫說的那叫一個感天動地,地動山搖,搖山振嶽,越塔強殺!

就連白鶴都頗爲動容,只不過。。。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所謂的護送小丫頭回門派,所謂的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對劉茫來說根本不存在的。

等到白鶴快要接近山門時,劉茫便選了個地方下車。

周芷靈與白鶴則飛回羅森門,不時回頭看劉茫那昂頭挺胸,無所畏懼的正義之態。

“奶奶的,終於走了。”待到周芷靈消失在視野之中,劉茫趕緊朝羅森門山門跑去。


但凡錯過一人,劉茫就會心痛一下。

劉茫發現離開了雲荒的邊緣,來到了北州,靈氣也濃厚了不少。

依靠白鶴的飛行速度,劉茫在地圖上發現歸元宗倒是跟北州蠻接近了,加上逃跑時的方向剛好是北州的方向,到北州還是花了將近一天的時間。

從小丫頭的口中瞭解到的,羅森門其實跟古國差不多,整個北州都由羅森門統治。

而且所謂的五宗六國,不過是被雲荒頂尖勢力所遺棄的荒地罷了,荒地,便是靈氣極爲衰弱之地,不再可能出現靈脈。

但是地可以不要,人還是要的,每年從荒地參加考覈的弟子中,個別幾個是少有的奇才。

高大的樹冠,聳入雲端,劉茫走出樹冠從,發現遠看不如近看來的震撼。

透過山門,劉茫能清晰看到羅森門內連綿不絕的低矮山巒,巍峨雄壯,起伏不定。山間的雲霧,如夢似幻,縹緲不絕。

山巒被雲霧所掩蓋,看不清山內的情況,而有一座與十殿山一樣的大山豎立在山巒中間。

來到羅森門的山門,山門外站着兩位弟子。

劉茫禮貌的行了一禮,“二位師兄好。”

二人有些意外,從劉茫稚嫩的外表來看,可以斷定劉茫不過十歲,還是一個小屁孩。

“持有令牌可直接進入本門,等待第一項考覈結束。”其中一人開口說道,語氣之中盡是不屑之意。

二人以爲劉茫是個不懂事的小屁孩,運氣撿到令牌,便迫不及待想要通過第一項考覈。

其實四大門派所在的四大洲中,但凡有點實力,都會選擇截殺其他參與者,即便不能進入前十,也要成爲焦點,這樣也可獲得重點培養。

只有弱者爲了保全性命,在第一時間來到四大門派,而這種人也是最讓人瞧不起的。

“不是,兩位師兄,請問我可以在這山門外呆着嗎?”劉茫臉上掛着一副純潔的笑容,開口問道。

兩位守門弟子對視一眼,不知道眼前小屁孩要搞什麼飛機。

另一名守門弟子開口說道:“山門外,並不關我二人事。”

“嘿嘿,那就好,那就好。”聽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劉茫樂的摩拳擦掌,這下可以大幹一筆了。

“錚!”劉茫將四十米大砍刀放在身前,在山門外坐了下來。

兩個弟子剛開始還不知劉茫究竟要幹嘛,但是時間一久,兩人均會心相視,都看到了各自眼中的驚駭之色。

山門截殺?以一挑萬?

這個想法在兩個守門弟子看來着實太過瘋狂,但是沒有其他理由可以解釋眼前此子的行爲。

一個鐘頭後。

“怎麼還沒人來?”劉茫眉頭緊皺,有些不耐煩。


果然!聽到劉茫的話,兩個守門弟子更加確定自己的想法,不禁攥了攥拳頭,手心盡是冷汗。

這種做法在二人看來,劉茫不是瘋子就是有大實力者。

閒暇之餘,劉茫欣賞着羅森門外的風景,理由自然不用多說,一個湊字足以解釋。

不得不說,雖然羅森門極易讓人誤認爲是環境惡劣之地,但眼下卻顛覆了劉茫的想象。

看着重重疊疊的高山,不知是羅森門的緣故還是地勢險要,劉茫來時發現這崇山峻嶺中看不見一個村莊。

也就是說這片山羣如同世外桃源,一個門派佔領如此之大的地盤,難怪劉茫無時無刻能感覺到靈氣的存在。

“系統,給我來套茶具,頂級古董配套那種。”

在如此寂靜幽美的氛圍下,泡泡茶,陶冶一下情操,何嘗不是一種裝逼的方式呢。

“一套一萬點無恥值,名匠大師採用火玉石鍛造而成,更是在火山羣中吸收了七七四十九天的岩漿精華,茶壺杯身不燒自暖。”

財大氣粗的劉茫二話不說,“我自己做一套。”

“一千點。”

“成交。”劉茫就知道,一套破茶壺怎麼可能值一萬點。

將茶具從儲物空間內取出,一個茶壺,一個茶海和三個杯子,均是玄階下品靈器。

也就是說這一套茶具其實只要700點無恥值。

劉茫的心中十分不快,“系統,我好像沒得罪你吧?”

“捫心自問。”系統只是回了這四個字。

劉茫自己都佩服自己隱藏得這麼好,沒想到還是被系統識破了。

自己一直停留在道破境巔峯,爲的就是越級斬殺時的雙倍獎勵,沒想到還是被系統識破了。

“唉。”劉茫哀嘆一聲,先泡壺茶安慰一下自己。

現如今還沒人過來,劉茫便去找了一些山泉水。

著名動物學家,賴自新興德尼說過,山泉水和裝逼更配。

剛採完山泉水回到山門前,發現一男子正鬼鬼祟祟向山門摸去。

就在男子發現山門並無他人,熱淚盈眶地衝向山門時。

“柱者,建天地也,天地萬物。”

“轟!”的一聲,一把四十米大砍刀劈在了男子的正前方。

地面開闢出了一條三尺寬的裂縫,深度更是將近一個人的高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